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27章 自虐般的疯狂举动
    她哽咽难抑,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不停流淌。

    他用温暖的大手擦了又擦,却始终无法抚慰她心底的悲伤和自责。

    他紧紧抱着她,声音因为心疼而异常沙哑:“桑榆,别哭了……,都怪我没能给你们足够的保护……,我发誓,一定将小华庭完完好好的给你带回来!”

    砰!砰!

    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这大晚上的,连佣人都在主楼那边用宴,谁会来这偏僻的东跨院?

    容瑾西眼神中闪过戒备,将夏桑榆轻轻放在床上,这才警惕的看向房门:“谁?”

    “瑾西,是我!”

    尤加利的声音。

    容瑾西连忙敛藏情绪,重新坐回轮椅,将腿上的薄毯盖好。

    轮椅滑动到门边,他开门平静道:“桑榆,有事儿吗?”

    尤加利的脸上,已经重新戴上了人皮面具,就连眼角下面那道细小的闪电形疤痕也贴上了。

    她已经成功的做回了夏桑榆。

    她迎上容瑾西的目光,含笑说道:“主楼那边,宾客都还在等着咱们过去开宴呢!”

    “嗯!宴席上没个主人实在不像话!”

    容瑾西说着,轮椅滑出了房门:“走吧!我们一起去!”

    “好!”尤加利口里答应,目光却忍不住的往里面看了一眼。

    什么都没看见,反而更好奇了。

    她陪着容瑾西来到主楼这边,以容夫人的身份和大家敬酒致意,寒暄应酬了一番之后,总算抽空脱身,从宴会现场溜了出来。

    她今天本来想要揭穿那位龚知夏的真面目,没想到阴沟里翻船,反而被龚知夏撕下了脸上的假面。

    等她重新戴上人皮面具,重新做回夏桑榆从楼下下来,才听说詹姆斯先生在偏院长廊那边被一个女人给打了。

    尤加利当时就觉得很奇怪。

    这詹姆斯先生整日里阴恻恻的,有事儿没事儿都喜欢捻着一朵血樱花在鼻子前面闻呀闻的,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森冷气息,哪个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他?

    尤其是她看了詹姆斯的惨状后,对揍他的那女人更加好奇了。

    接连着问了好几名佣人,才隐约听说是龚知夏揍了詹姆斯。

    而龚知夏后来被容瑾西给抱走了。

    尤加利早就看出容瑾西在面对龚知夏的时候神色十分怪异,这时候又听说龚知夏被容瑾西抱走了,心里更是隐约觉得这龚知夏会成为她与容瑾西之间的一个大障碍。

    她将几名知情的佣人交到房间里,威逼利诱,终于得到了一些消息,知道他带着龚知夏来了东跨院。

    这东跨院原是容老爷子居住了几十年的地方。

    现在容老爷子虽然走了,可是这堂屋里面还供奉着他的灵位,瑾西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来这里焚香祭拜,有时候一呆就是一整天。

    这东跨院,俨然成为了一个不许外人踏入的禁地。

    而今日,容瑾西居然抱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来了这里。

    尤加利心中醋意翻滚,更加想要揭开龚知夏脸上的假面,想要看看那张平淡无奇的假面后面,隐藏着怎样一张令容瑾西动心的脸。

    从宴席上抽身离开,她一刻也没有耽搁,径直就来了东跨院。

    推开门走入内间,果然看见龚知夏像个重病之人一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尤加利冷冷一笑:“龚知夏,今夜我一定要看看你是何方妖魔鬼怪!”

    她从拎包里面取出特效卸妆水,倾身向前就要往夏桑榆的脸上敷。

    突然觉得身后有些发凉。

    似有人正用充满杀气的眼光盯着自己。

    尤加利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慌忙转身,只看到黑影一闪,她的后颈上又被人猛力劈了一掌。

    她心里暗咒一声,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黑衣武士走到夏桑榆的床边:“主人,你还好吧?”

    夏桑榆抿了抿干涸的唇,沙哑又虚弱的声音道:“瑾西呢?”

    “容先生在主楼那边……”

    他身为主人,开宴之时自然少不了一番应酬。

    夏桑榆看了一眼地上的尤加利,叹息一声道:“扶我起来,我想回家!”

    “是!”黑衣武士恭敬上前,十分礼貌有分寸的扶着她的手肘:“主人你慢点儿!”

    “我还行……”

    她强撑着,竭力不让自己的双腿发颤。

    可是她脑子里面一旦清醒过来,耳边回响的始终都是詹姆斯阴冷瘆人的声音。

    “你没发觉吗?这血樱花的香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馥郁……”

    “……我用了一名三岁多的稚童鲜血来浇灌血樱树……”

    “如你所见,我一直把他当条狗一样养着……,有时候我心情好,会牵着链子带他出去溜几圈,心情不好,我就将他和别的大型犬关在一起,让他们互相厮斗……”

    “……”

    夏桑榆心疼欲裂,忍了又忍,一口鲜血还是‘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黑衣武士吓坏了:“主人,主人你这是怎么了?”

    她根本无力回答,激怒攻心,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过来已经是第二日上午九点过。

    斑驳的阳光从窗帘投射进来,隐约可以听见屋外啾啾鸟鸣和树叶被风吹得簌簌作响的声音。

    城市的喧闹和浮躁,反而被隔绝在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楼下佣人在熬草药,浓郁的苦味儿随着夏日的风吹进来,让她想起了小时候生病的日子。

    那时候她还是父亲的掌上明珠,但凡有个伤风感冒头疼脑热的,都会被父亲要求卧床休息,然后家里面的佣人就会在楼下咕嘟咕嘟的熬草药……

    熬得整个空气中都是挥之不去的苦药味儿。

    然后父亲会捧着药碗,想尽千方百计,诱哄她一口一口喝下去。

    那时候她是父亲捧在掌中怕摔了,含在口中怕化了的宝贝女儿。

    父亲走了,她也失去了庇护。

    一个人摸爬滚打的挣扎了这么几年,遍体鳞伤之余,心也越来越坚硬,再也找不到从前那种小女儿心境了。

    想着想着,只觉得心酸得紧。

    夏桑榆躺在床上正失神,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小筑端着药碗走了进来:“夫人,我想着你也该醒了,来,把这汤药喝了吧!”

    她皱眉道:“这么臭,我不喝!”

    “喝吧!喝完我告诉你关于华庭小少爷的消息!”

    “有华庭的消息了?”

    她眼神一亮,就想要从床上坐起。

    一动之下才发现手背上还插着输液针,药液正一点一点渗入她的身体。

    她再度皱眉:“既然已经再输液了,为什么还一定要喝这又臭又苦的汤药?”

    “夫人,你这次病得凶猛,上次的病毒性肺炎还没完全痊愈,这次又激怒攻心伤了根本……,辛亏昨夜容先生替你请来了仁爱医院的肖鹏院长,肖鹏院长又带了他们医院的精英医疗队过来帮你诊治……,不然的话,你昨夜那一晕只怕就再醒不过来了……”

    昨夜,她只不过吐了一口血而已,没想到会闹得这么严重。

    连肖鹏都惊动了。

    既然肖鹏都觉得应该是中医和西医一起用药,那她就认了吧。

    咕咚咕咚,将苦臭的药汁大口喝下。

    一碗喝下去,恶心得她直打颤。

    药碗一放,她直接问道:“说吧,华庭在哪里?”

    小筑剥了一块糖递给她,然后才回答说道:“昨天你让保镖帮你联系电脑高手查华庭小少爷的下落,那电脑高手今儿一早就回话了,华庭小少爷和金宝宝都在詹姆斯先生的手里……”

    “我知道在詹姆斯手里!”

    她着急的问道:“我要的是华庭的具体地址!我要马上将他从那个魔鬼身边救出来!”

    小筑为难道:“还在查!”

    “还在查?也就是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咯?”

    夏桑榆气得拔掉手背上的输液针:“不行!我还得去一趟立夏集团!我要把这一切都告诉厉哲文,我要让他带我去找詹姆斯……”

    “夫人你还不能下床……”

    小筑急忙过来扶她。

    她手一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是直接就将小筑推了个踉跄。

    她一想到小华庭还在詹姆斯手里受虐,这心就好像被油锅烹煎着一般。

    她一定要把小华庭救出来。

    一分钟也不能再耽搁了!

    她来到衣橱旁边,想要找一身出门的衣服。

    衣橱上面嵌着的镜子清晰的映照出她苍白憔悴的面容,和,鬓边一缕灰白的头发。

    她盯着那缕一夜之间变白的头发怔了好大一会儿,眼前逐渐升起一片迷蒙水雾。

    她苦涩牵唇:“我都老成这样了?”

    小筑连忙过来,小心回到:“夫人,你这是气怒攻心,忧思过甚才导致这样的……,医生说了,要你放宽心境,好生调养……”

    “华庭在魔鬼手里受虐待,你叫我如何能放宽心境?”

    她嘶吼着,扬起右拳自虐般猛地往镜子上面击去。

    哗啦啦……

    玻璃被击碎,她的手也被划伤。

    血顺着她的手嘀嗒嘀嗒掉落在地上,她却丝毫也感觉不到痛一般,脸色沉凝,拿起一套利落的套装就要换上。

    小筑被她自虐的疯狂举动吓坏了,噗通一声便跪了下去:“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