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26章 女子本弱,为母则强
    他斜睨着她,缓声又道:“厉哲文先生前段时间遇上点儿麻烦,有人一直在追杀他怀孕的妻子,他没办法,这才答应与我合作……”

    “詹姆斯你混账!追杀金宝宝的人明明就是你自己!”

    夏桑榆愤怒之下,惧意反而消了。

    她挺直脊背,逼视着詹姆斯噬血的眼睛冷声道:“詹姆斯,我知道血樱花的规矩!当初你将血樱花送给我是想要利用千野家族的力量杀了我!只可惜那株血樱花被金宝宝给抢先拿走了……,就为了那狗屁规矩,你们连无辜的金宝宝也不放过!”

    “呵呵,这么激动干什么?”他冰冷的手指钳起她的下巴,慢条斯理的嘲讽道:“这副义愤填膺的表情,就好像你和千野家族没有关系似的!”

    夏桑榆一靠近他,就又闻到了血樱花的腥气。

    她微微皱眉,猛地将他推开:“詹姆斯你别碰我!”

    “怎么?不喜欢这血樱花的芳香?”

    他将那朵血樱花举到鼻端轻轻嗅了嗅,魔鬼一般笑道:“你没发觉吗?这血樱花的香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馥郁……”

    他盯着她,又问:“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她唇瓣紧抿,不安的揺了揺头。

    他于是笑得更加猖狂快意:“因为上次的月圆之夜,我用了一名三岁多的稚童鲜血来浇灌血樱树……”

    似有一道惊雷从夏桑榆的脑子里面猛地劈过。

    她脸色瞬间刷白:“詹姆斯,你,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厉哲文那个笨蛋,一直以为我才是能够保护金宝宝和她肚子里面孩子的那个人……,三个月以前,金宝宝就已经落在了我的手里,有一天,金宝宝突然接到了国际警察打来的电话,问他认不认识一个叫做金华庭的小孩子……”

    詹姆斯得意的咧嘴笑道:“在我的授意下,金宝宝认下了这个小孩子,并且要求国际警察马上就将这个孩子遣送回国……”

    夏桑榆连最后的一点儿平静也绷不住了。

    她颤抖着,扑上前揪住詹姆斯的领带,怒目问道:“华庭现在在你的手里?你把他怎么了?啊?你说,你到底把他怎么了?”

    “你别激动嘛!”

    詹姆斯反手握住夏桑榆的手腕,轻易就将她的手掰开了。

    他将她拽进,黑暗如魔鬼的眼瞳直直盯着她,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如同利剑扎进她的心里:“如你所见,我一直把他当条狗一样养着……,有时候我心情好,会牵着链子带他出去溜几圈,心情不好,我就将他和别的大型犬关在一起,让他们互相厮斗……”

    “啊——!我要杀了你这个魔鬼!”

    夏桑榆心房炸裂一般疼得要命。

    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母兽一般,扑过去猛地将詹姆斯撞倒在地,双手准确的揪扯住他的头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激怒之下,她的反应快得不可思议。

    骑在詹姆斯的身上,恨不得十指化刃,活活撕了眼前这个毫无人性的混账东西。

    詹姆斯万万没想到刚刚还在瑟瑟发抖的夏桑榆,眨眼之间竟会迸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夏桑榆骑在身下又抓又挠蹂躏得不成样子了。

    他既惊且怒:“你这个疯女人,你快点给我滚开!”

    “还我华庭!把我的小华庭还给我!呜……,你这个魔鬼,我要杀了你!”

    她完全失去了理智。

    脑子里面,全部都是小华庭被拴上狗链子备受虐待的场景。

    他还那么小,才三岁多还不到四岁。

    又因为早产的原因,他的身体一直都很羸弱,从小到大颠沛流离,极少享受到安稳快乐的生活。

    对小华庭,她一直都怀着深深的愧疚和自责,心里还幻想着将来有漫长的一生可以好好的弥补他,把对他的亏欠都补偿回来!

    可是现在,小华庭却再度与她分离,还被人囚禁着备受虐待。

    夏桑榆心房炸裂一般,鲜血淋漓的痛!

    这一刻,她也不想活了!

    她要毁掉眼前这个男人,要毁掉这整个世界,要让这世上所有人都为小华庭的不幸陪葬!

    她疯狂的抓扯,揪掐,啃咬……

    甚至玉石俱焚的用脑袋狠狠撞击詹姆斯的脸:“魔鬼!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声嘶力竭,神色癫狂。

    远处,詹姆斯的随从听见主人发出一声声哀嚎惨叫,连忙拔腿过来想要帮他。

    可是黑暗中似有风声掠动,这些随从还来不及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便齐刷刷的倒了下去。

    黑衣武士只用了极短的瞬间,便解决了好几名随从。

    他慢慢回头,目光穿透夜色看向幽深的走廊上男下女上的厮打场面,迟疑着往长廊走去。

    刚刚走了两三步,身后突然传来轮椅滑动的声音。

    他神色一凛,身形极快的隐匿在了黑暗之中。

    容瑾西刚才趁着没人的功夫,把夏桑榆送他的那份儿礼物拆开了。

    那熟悉的粉饼盒内嵌小镜上,新鲜动人的唇印令他有一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多高兴一会儿,就接到了阿宇打来的电话。

    “容先生!”

    “怎么了阿宇?这么晚打电话是有事儿吗?”

    “容先生,刚刚有人联系我,出了极高的价格请我查一个孩子的下落!”

    “孩子?”容瑾西的后脊一下子就绷紧了:“是小华庭?”

    “是的,是小华庭!”阿宇迟疑片刻,凝重道:“容先生,我还是把手上查到的资料和线索先发给你看看吧!”

    “好!”

    于是,只用了不到两秒钟,小华庭脖子上被拴着狗链子受人虐待的照片就出现在了容瑾西的手机上。

    不仅如此,小华庭被人关在笼子里,被人拽着链子在院子里散步的图片也都相继发了过来。

    容瑾西被这些丧心病狂的图片激怒了!

    他打电话给阿宇:“你还查到了什么?”

    “小华庭三个月之前被国际警察遣送回国,一下飞机就被金宝宝接走了,而这金宝宝,一直都被詹姆斯操控在手中……”

    “也就是说,我的小华庭,现在在詹姆斯手里?”

    “是的!”

    “具体地点呢?马上查清楚发我手机上!”

    “好的!”阿宇迟疑片刻,又道:“容先生,我这边还随手查到詹姆斯最近几个月和立夏集团的厉哲文走得很近,疑似有一些不能摆在明面上的黑暗交易……”

    “行!这事儿我知道了!先不管,你的当务之急是马上把小华庭被囚禁的地点给我查清楚!”

    容瑾西挂断电话之前,又问了一句:“这次小华庭的事情,是谁让你查的?”

    “一个日籍男人,我这边暂时还查不到他的相关资料!”

    “好,我知道了!”

    容瑾西挂断电话,便直接往宴会厅这边找了过来。

    他记得詹姆斯今晚在宴会现场。

    只要找到詹姆斯,控制住詹姆斯,就能够顺利的把小华庭救出来了。

    根据佣人提供的线索,他往这边找了过来。

    距离长廊还有好远,他就听见了詹姆斯一声接一声的哀嚎:“疯女人……,你放开我……”

    隐约之间,他还听见了夏桑榆撕心裂肺的悲哭。

    他的心脏瞬间便被攥紧。

    轮椅的速度更快了。

    沿途看见了倒在地上的几名随从,他也没有在意,快速来到了夏桑榆与詹姆斯厮打的地方。

    “龚小姐!龚知夏小姐?”

    他谨慎着,不敢轻易唤出‘夏桑榆’三个字。

    她却像是根本听不见外界的任何声音,整个人狂躁的抡起拳头捶打着满脸是血的詹姆斯:“我打死你这个魔鬼,呜呜……,魔鬼……,我要杀了你!”

    染血的拳头抡着抡着,她突然像是被瞬时抽干了所有力气一般,身体一软往地上倒去。

    容瑾西轮椅滑动,快速过去将她一把抱在怀里:“龚小姐?你怎么样了?”

    夏桑榆浑身冰凉,因激怒而紧绷着的神经在见到容瑾西的这一刻全部崩断:“瑾西,华庭,华庭他……”

    声音减弱,脑袋一偏便在他怀里晕了过去。

    容瑾西心疼的将她抱起,转身再看地上的詹姆斯。

    哪里还有詹姆斯的踪影?

    一朵皱巴巴的血色樱花已经被揉压得花瓣凋落,孤伶伶躺在地上。

    詹姆斯已经趁着他搀扶夏桑榆的功夫,爬起来跑了!

    他暗眸中呼啸过危险的暗涌,抱起夏桑榆沿长廊往东跨院那边走去。

    东跨院曾经是容老爷子居住的地方,自容老爷子死了之后,这几进几出的院落就空置了。

    夏桑榆一整晚都惊梦不断。

    上下牙齿因为恨意而磨得咕咕作响,一声声饱含怨恨的破碎句子,伴随着切齿的恨意断断续续溢出。

    “……魔鬼……我要杀了你……,我要将你大卸八块……”

    他抵在她耳边柔声安慰着她,大手一下一下轻抚她战栗的后背:“桑榆,放松点儿……,魔鬼已经被你打跑了……”

    她喉头呜咽,片刻后又在睡梦中嘤嘤抽泣:“华庭,我的孩子……,娘亲对不起你……,都是娘亲的错,娘亲……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