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25章 勾当
    容夫人怔了一下:“龚知夏,没想到你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

    夏桑榆口舌发麻,乃至全身都不能动弹。

    但是她脸上笑意未减,目光越过容夫人,看向她身后的某一个点。

    容夫人隐约觉得不妙,还来不及回头,肩颈处便被人狠狠劈了一个手刀。

    神出鬼没的黑衣武士放倒容夫人之后,走过去将一只黑色小瓶子拧开,放在夏桑榆的鼻端前面轻轻晃了晃。

    黑瓶子里面的气味儿并不好闻,却能有效的让她身上的麻痹感消失。

    两三分钟之后,夏桑榆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她在车厘子里面下药了?”

    黑衣武士恭敬回道:“是的!你和夏云姿在客厅里面聊天的时候,这个女人就在厨房里面用药水清洗车厘子……”

    难怪她觉得车厘子的味道不如以前甜呢!

    辛亏她的身边有这些善于藏匿的黑衣武士,悄无声息之间,早就将这位‘容夫人’背后的小动作看了个一清二楚,才会趁早做了防备。

    不然的话,她脸上这张假面只怕已经被撕下来了。

    夏桑榆走到‘容夫人’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脸蛋:“知道吗?我也很好奇你到底是谁!”

    她用卸妆水将化妆棉浸透,从昏迷的‘容夫人’脸上擦过,再擦过……

    她脸上那道闪电形的疤痕最先脱落。

    紧接着,人皮面具在化妆水的浸泡下开始起了细微的褶皱。

    夏桑榆十分有经验的在她的下颌找到人皮面具的缝隙,轻轻一撕,假面脱落,尤加利的脸露了出来。

    黑衣武士按照她的要求正在旁边用手机录制视频,看到这里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是尤加利?”

    “是啊!没想到真的是她!”

    夏桑榆扔掉人皮面具,站起身道:“弄醒她!”

    “是!”

    黑衣武士简单粗暴,直接一盆冰水对着尤加利的脸上就泼了过去。

    “啊——!”尤加利一声惊呼,打着寒颤醒了过来。

    夏桑榆美腿交叠,悠闲的坐在对面长椅上,浅浅笑道:“尤加利,你对容先生还真的是一往情深啊!”

    尤加利看了一眼地上的人皮面具,便知道一切都瞒不住了。

    她挣扎着坐起,抬高下颌冷笑说道:“对呀!我就是喜欢容先生!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爱上了他,我要做他的女人,我要给他生宝宝!”

    说完眼风一扫,看向对面的夏桑榆:“怎么?你已经有了哈默丹王子,难道还想要染指我的瑾西?”

    夏桑榆这些年经历过无数次撕B,早就厌烦了。

    她秀眉紧蹙,岔开话题道:“你真的有了他的宝宝了?”

    她刚才已经测试过了,可还是不死心,希望能够从尤加利的口中听到不一样的答案。

    尤加利得意的挑眉笑道:“没错!我们的宝宝已经两个月了……,瑾西说如果是个男宝宝的话就叫容翌,如果是女宝宝的话就叫容焰……”

    夏桑榆黯然苦笑:“他把名字都想好了?”

    “是啊!我们会一起把这个宝宝养大……”

    “可你并不是夏桑榆!”夏桑榆激动道:“他如果知道你在骗他,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你以为他会不知道?”

    尤加利抬手抹了抹脸上的水渍,快意笑道:“他那么聪明敏锐,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我的破绽?”

    夏桑榆全身发冷:“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显,瑾西他愿意将错就错将我当做是夏桑榆!”

    尤加利慢慢站起身,一面整理身上的狼狈,一面平静说道:“瑾西早就明白我对他的心意,也一直都知道我想为他生一个孩子……,那日我从千野闻樱的口中得知他要被洪七柱和山本太雄等人沉海,便穿着潜水服将他从海底救了上来……,我驾驶快艇,连夜带着他逃离了千野庄园,第二日便启程回了晋城……,我知道他喜欢的人是夏桑榆,牵挂的人也是夏桑榆,这才做了一张面具,假扮夏桑榆呆在他的身边,讨他欢心,与他长相厮守……”

    尤加利说得没错,以容瑾西敏锐的观察力,只怕早就识破了由吉利的身份。

    他不仅不戳破,还在明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夏桑榆的情况下,和她发生关系,让她怀孕……,这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夏桑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已经不需要再查再审了,事情就这样明摆在眼前。

    容瑾西移情别恋,喜欢上了救他性命的尤加利,而且两人很快就过上了夫,妻生活,现在孩子都两个月了。

    她记得尤加利好像还是个初女。

    容瑾西不就是喜欢这种又干净又听话的女人么?

    这一次,他算是找到真爱了吧?

    夏桑榆浑身发凉,被一种前所未有的沮丧和失望紧紧攥住了心房。

    她脸色苍白,对尤加利喃喃说道:“对不起……,我应该恭喜你们的!”

    站起身,她动作机械的往外面走。

    尤加利看着她的背影,惬意勾唇:“龚小姐,不看我的南非宝石了吗?”

    “不看了!既然是容先生送你的,一定是极好极好的……”

    她失魂落魄,再也撑不起强大的女王气场了。

    房门拉开,她神色挫败的走了出去。

    夏云姿老老实实守在门口,见她出来连忙关切道:“龚小姐你没事儿吧?我妹妹她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我没事儿……”

    “那我们刚才说的去迪拜玩儿的事情……?”

    “以后再说吧……”

    她恍恍惚惚应付了两句,沿着过道往楼梯方向走去。

    没有她的允许,她身边那些武士和保镖谁都没有露面。

    他们隐匿在暗处,担心她,却帮不到她。

    楼下已经准备开宴了。

    她心情恹恹,半点儿要吃饭的心情都没有。

    哈默丹被一众富贾名流缠着脱不开身,她沿着大厅的墙根慢慢往前走,打算去外面车上一个人呆会儿。

    一名女佣拦住了她的去路,恭敬道:“龚小姐,请跟我来,有人要见你!”

    她无力的摆了摆手:“抱歉,我现在谁都不想见……”

    女佣将一张叠着的纸条递给她:“龚小姐还是先看看这个再说吧!”

    纸条展开,上面刚劲有力一行字:夏桑榆,马上过来见我!

    这奔放遒劲的字体,狂妄霸道又冰冷强势的语气。

    倒是有几分像容瑾西!

    目前来看,也只有容瑾西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他一定是看了她送给他的那份儿礼物,所以才会着急的想要见她吧?

    正好,她也有些话想要当面和他说清楚!

    她将字条紧紧攥在手里:“他在哪里?”

    “龚小姐跟着我就能见到他了!”

    女佣侧身,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龚小姐,请!”

    夏桑榆踌躇片刻,跟上了女佣的脚步。

    从侧门出去,过了一个小院子,夏桑榆突然停住了脚步。

    空气中,有血樱花的味道。

    她全身松懈的神经猛地紧绷起来:“詹姆斯?”

    “呵呵,不愧是千野家族的继承人,对这血樱花的气息果然敏感得很!”

    詹姆斯从树影下走出,指间捻着的血色樱花娇艳得快要淌出血来。

    他斜眼睨着夏桑榆,笑得无比邪恶:“你果然有些本事,一招金蝉脱壳,把所有罪责都推到了那个从头到尾都不存在的麻田也香身上……”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夏桑榆转身就要走。

    詹姆斯却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猜,我若将你的真实身份透露给洪七柱,山本太雄,鸠山先生,约克先生等人的家属和兄弟,他们会怎么对你?”

    夏桑榆的身形像是被无形的绳子羁绊,再也不能往前面走一步了。

    这三四个月时间里,洪七柱山本太雄等人已经相继定案,铁证如山,他们一个个谁也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可是……,就算他们死了,他们还有至亲家属和手底下一帮歃血为盟的兄弟,若他们知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她夏桑榆,那她和她身边的人也将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思及此,夏桑榆在这初夏的闷热里结结实实打了一个寒颤。

    她转身看向一脸邪恶的詹姆斯:“你到底想怎样?”

    詹姆斯眼神噬血,一步步走近她,宛如冥王降临:“很简单!我想做第二个千野加藤!”

    夏桑榆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一小步,强撑道:“他的结局你也看到了,做第二个千野加藤是没有好下场的!”

    “我的下场就不劳你操心了!”

    詹姆斯冷然扯唇,缓缓说道:“这一次你躲在麻田也香的身份下搅弄风云,不仅从内部击溃了千野家族的实力,还将外部势力洪七柱山本太雄等一众首脑人物一一斩除……,呵呵,这次真的多亏了你,稳固多年的势力局面才会发生改变,我也才有机会趁着这次大洗牌而强势崛起!”

    夏桑榆满头冷汗,暗暗心惊。

    难怪詹姆斯这段时间销声匿迹,连他亲舅舅千野加藤的葬礼都没有参加,原来他是早早就在盘算着如何从这场鹬蚌相争的游戏中得利。

    她心虚的再次往后面退了一小步,颤声道:“你和厉哲文在一起,也是为了能够将他拖下水?和你一起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啧啧,什么勾当不勾当的?桑榆,你把话说得太难听了!”

    詹姆斯细嗅指间血樱,脸上带着笑,眼神却冷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