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23章 逃不掉的劫
    夏云姿被她直杠杠的话呛得语塞:“这,这本来就是我的位置……”

    佣人狐假虎威的帮腔:“没错!我家小姐和容夫人是亲姐妹,在这容氏公馆,我家小姐也算是半个主人,她说这位置是谁的就是谁的,她说你不能坐你就必须得起来!”

    夏桑榆清澈的眸子冷冷眯了起来:“亲姐妹?”

    佣人一脸炫耀:“当然!容夫人把她出嫁时候戴过的珠宝首饰都送给了我家小姐,还给我家小姐在城中买了大别墅……”

    夏桑榆的目光再次看向夏云姿脖子上挂着的宝石项链,还有她手腕上,手指上,耳朵上挂着带着的珠宝首饰。

    难怪她刚才就觉得这些首饰很眼熟呢,原来是她嫁给容瑾西的时候,容家人置办的那一套珠宝首饰。

    嫁给容瑾西那天,夏云姿在旁边看着这些首饰就眼红得很,缠着要借过去戴几天。

    当时被她给拒绝了。

    没想到过了几年,这套珠宝最后还是落在了夏云姿的手里。

    夏桑榆收回目光,讥嘲笑道:“哦,还以为你家小姐有多了不得呢,原来身上戴着的都是别人不要了的旧首饰!”

    “你……,你你……”

    夏云姿被她噎得心口疼。

    她仗着有容夫人撑腰,走过去强硬道:“让开,我和我的姐妹们要坐在这里喝茶聊天!”

    夏桑榆看了一眼,刚才还空无一人的休息区,这时候居然来了十多个一脸挑衅的名媛千金,围成一圈,都用充满敌意的眼光瞪着她。

    这才多大点儿功夫啊,她就成名媛公敌了?

    夏桑榆苦笑,端起面前的茶水优雅的抿了一口:“你们聊吧!我对你们的话题不感兴趣!”

    夏云姿双手叉腰:“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的话,我就要叫人请你出去了!”

    夏桑榆冰冷的眸子看向她,唇角挑着一抹冷笑道:“你先说说你打算怎么‘请’我出去?是跪在我脚边请我?还是哭着求着请我?抑或者是捧着礼物请我?”

    “你……”夏云姿再一次气得语噎。

    眼前这个女人其貌不扬,可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实在太强大,太慑人了!

    这种处处被压制着的感觉,实在令人抓狂。

    佣人见主子接连吃瘪,怒哼一声,上前就要来抓扯夏桑榆的胳膊:“起来!你给我起来!”

    “谁敢动我?”夏桑榆一声冷喝。

    嚓——!

    手起刀落,银色水果刀带着凌厉杀气直接插进了旁边果盘。

    果盘里面的瓜果被插得汁液飞溅的同时,水果刀还直接插到了果盘的底部。

    只听得咔嚓一声轻响,水晶果盘竟是直接裂成了好几块。

    她拔出水果刀,如同一头噬血的母狼,伸出粉色的舌头,轻轻舔过刀刃上的汁液。

    唇角微微上扬,挑起一抹惊心动魄的邪魅浅笑。

    众名媛吓得面色如土,全都不敢作声。

    就连夏云姿也被她凌厉霸气的气场震得汗出如浆,颤抖着连大气都不敢出。

    都怕她手中的水果刀不长眼,下一次戳的不是果盘,而是她们的心口。

    夏桑榆眼底闪过些许快意:“怎么?你们不是要喝茶聊天吗?还不坐下开始聊?”

    “是是……,我们这就开始聊……”

    夏云姿最听话了,率先在距离她一臂之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其余的名媛千金也都被震慑得不敢说半个‘不’字,乖乖的找位置坐了下来。

    可是,聊什么呢?

    众人都将目光看向夏云姿。

    夏云姿压力好大。

    她支支吾吾半天,干巴巴道:“龚,龚小姐第一次到晋城吧?不如,不如我们哪天一起去逛街吧?”

    “对啊对啊,一起逛街吧!”

    “听说水族馆有美人鱼呢,龚小姐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看?”

    总算有话题可以聊了。

    气氛也不似刚才那么剑拔弩张了。

    夏桑榆打心底里瞧不起这群所谓的名媛,一个个就像是空心菜一样,只知道逛街购物和谈论男人,遇事一点儿胆量和谋略都没有。

    这样的女人也就靠着丰厚的家庭背景才能风风光光的活着,一旦家族没落,只怕会比平民之女过得还要凄惨无数倍。

    她有一口没一口的抿茶润喉,等到她们渐渐放松了下来,这才直接将话头切入正题。

    她太过专注的与这帮名媛们纠缠,全然没有意识到刚才她用水果刀震慑众名媛的举动,已经在男宾那边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她相貌虽然毫无出彩之处,可是就在挥刀的那一瞬间,狂野阴狠的气场令她整个人像是蒙尘的珍珠一般,迸发出了异样的光彩。

    哈默丹当时正擎着红酒与人周旋,看见她用粉嫩小舌舔舐刀刃,那么妖娆诱人的动作莫名就让他小腹一紧,浴望瞬间被唤醒。

    身边一位晋城富豪低声笑道:“哈默丹王子好眼力啊!这位龚小姐确实有一种很特别的魅力……,呵呵,轻易就能让男人为之犯罪啊!”

    哈默丹这才发现,身边的男人都用一种想入非非的眼神看着女眷休息区的她。

    他脸色一沉,搁下酒杯就准备往女眷区去宣告她的名花有主。

    视线却被不远处的容瑾西吸引了。

    很显然,刚才那精彩的一幕,也恰好落入了容瑾西的眼里。

    森冷的气息在容瑾西身上扩散,心底的浴望却在燥热中苏醒。

    她,早就已经成了他戒不掉的瘾,逃不过的劫。

    她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就可以成功的将他心底的浴火撩起来。

    他恨不得现在就起身走过去,将她压在身下狠狠的贯穿她,亵玩她,完完全全的占有她!

    只是……

    他的眸光看向薄毯遮盖着的某个部位,一抹失望和悲伤从眼底掠过。

    心底浴望呼啸如斯,那个地方却丝毫也没有反应。

    自从上次在千野庄园与绵绵甜甜两位姑娘度过了地狱一夜之后,他的那个地方就再也没有起过任何反应。

    千野加藤说那杯明前茶里面加了一种十分厉害的催晴药,如果不与女人做那种事情,不彻底释放的话,就会伤到身体变成废人。

    他当时以为千野加藤是夸大其词故意吓他的。

    可是自那以后,他的男性骄傲当真就再也没有立起来过!

    这种挫败沮丧和自我否定的感觉,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

    现在的他,已经失去了爱她的能力和资格了!

    女眷区这边。

    夏桑榆并不知道自己震慑夏云姿等人的举动已经同时落入了容瑾西和哈默丹的眼里。

    她姿态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一双玉足从高跟鞋里面解脱出来,悠闲的晃悠着。

    夏云姿等人在她的威慑之下干巴巴的聊天,聊着聊着便不知道应该聊什么了。

    夏桑榆这才轻咳一声,把话头切入正题道:“你们知道金宝宝现在住在哪里吗?”

    “金宝宝?”

    众名媛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低的议论开来。

    “我已经好久没见到金宝宝了!”

    “听说她得罪了道上的人,一直被人追杀……”

    “我只知道厉先生为了保护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将她藏到了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前段时间她父亲被人杀死了,据说也是道上的人干的!”

    “天呐,好恐怖!”

    “咱们晋城一向太平,什么时候黑势力变得如此猖狂了?”

    “就是啊,最近我爸爸都不怎么准我出门了,就害怕我招惹上道上的人!”

    议论来议论去,全部都是一些重复的,没用的信息。

    夏桑榆心头焦虑,眉头情不自禁的皱了起来。

    夏云姿刚才得罪过她,这时候坐在旁边就显得格外小心翼翼,见她神色不耐,便欠身含笑问道:“龚小姐是不是觉得有些闷了?我陪你去花园转转?”

    “不去!天都黑了,有什么好转的?”

    最重要的是她脚疼。

    她刚刚拒绝了夏云姿,气质华贵的容夫人往这边含笑走了过来:“姐,你们在聊什么?”

    夏云姿连忙起身:“我们在陪龚小姐聊天解闷呢!”

    “陪她?”容夫人看先夏桑榆,神色有着毫不掩饰的不喜。

    刚才容瑾西在面对这个龚知夏的时候,那细微的表情变化,可是丝毫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呢!

    以她的经验来看,这个龚知夏可远远不像她表面上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而且,一个长相如此普通的女人,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一帮名媛千金驯得服服帖帖,这就不得不令她刮目相看。

    她的目光从夏桑榆的脸上扫过,以专业人士的眼光,一眼就看出她的脸是经过伪装的!

    她心里沉了沉,面上却丝毫也不动声色的说道:“龚小姐,我家先生送了我一颗南非宝石,不如你帮我看看成色如何?”

    “好呀!”夏桑榆一口就答应下来:“正好我也觉得无聊,不如我们现在就去看看你的宝石?”

    “龚小姐请跟我来!”

    容夫人起身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率先往休息区外面走去。

    夏云姿连忙也跟着起身:“桑榆,容先生什么时候送了你南非宝石?你怎么都没告诉过我?等等我,我也要去看看宝石!”

    经过夏桑榆身边的时候,夏桑榆眸色一冷,故意伸腿一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