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21章 为他准备的礼物
    夏桑榆从立夏集团的办公大楼出来,心急如焚,浑身都忍不住的哆嗦。

    一名保镖将药瓶递给她:“夫人,身体要紧!”

    “谢谢!”她拧开药瓶,放在鼻端猛吸了几口,这才觉得肺部窒息的感觉稍稍缓解了些。

    上车后,她不停的给金宝宝打电话。

    金宝宝始终不接她的电话。

    没办法,她只得从手机上收到的这张图片下手。

    这张图片是通过虚拟账号发到她手机上的,她根本无从查起。

    她将图片放大,在小华庭的身上又发现了几处明显的伤痕!

    被虐待是明摆着的事实了!

    夏桑榆心疼欲裂,看着那图片,眼泪很快就漫上了眼眶:“华庭……,我可怜的孩子……,你到底在哪里?你知不知道娘亲好担心你啊……”

    小华庭眼神冰冷的盯着她。

    那么冷的眼神,都快要冷到她骨子里了。

    保镖在前面开车,安慰道:“夫人!你别着急,就算天塌下来,也还有我们帮你顶着!”

    她这次从千野庄园回国,把父亲生前亲自调教的十九名保镖和十二名日本武士全部带在了身边。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已经懒得再亲自动手做那些虐渣撕婊的事情!

    她打定了主意,谁拦她的路她就让身边的保镖去解决。

    谁敢威胁到她和身边人的性命,自有黑衣武士护他们的周全。

    却没想到,一回国就遇上了这样棘手的事情。

    保镖再多也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

    她抽纸巾擦了擦眼泪,心绪慢慢平复下来。

    她从手机里翻出阿宇的电话号码,发给保镖道:“你帮我联系一下这个叫阿宇的人,务必要请他帮我查清楚这张图片是谁发出来的!如果有可能,再请他帮忙查一下金宝宝的下落!!”

    “好的!”

    保镖低头看了一眼小华庭被虐的图片,不由得神色一凛:“夫人,这事儿我们也可以帮你查!”

    “不用!你们刚刚到晋城,对这边的一切都还不熟悉……”

    夏桑榆顿了顿,又道:“你们去查,只怕会打草惊蛇!而阿宇是电脑高手,他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查清楚这照片是从谁的手机上发出的,甚至他还能查出这照片的拍摄地点……!”

    保镖点头道:“是!一切都听夫人你的安排!”

    夏桑榆往车后座上面靠了靠,长长叹了口气,合上了绵密的眼睫。

    回到夏氏别墅,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

    哈默丹和曜儿还在外面疯玩,佣人们都悄无声息的忙着各自手中的活计,庄园里面显得格外冷清。

    夏桑榆沿着花园中蜿蜒的鹅卵石小道前行,恍惚之间,时光倒流,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

    也是这样清幽的午后,她在花架下面荡秋千,元宝兴致勃勃的追逐她飘扬的裙摆,憨态可掬的样子惹得她哈哈直乐。

    父亲夏挚老先生在书房里面摇头叹息:“桑榆啊,你这字都还没练完呢,怎么又跑出去玩儿了?”

    她欢快回道:“我陪元宝玩一会儿,晚点儿再练……”

    “别玩太久了,外面热……,我让王婶儿给你冰镇了乌梅汤,你快进来吃点儿……”

    往日欢乐的时光仿佛还在眼前,可是一转眼已经物是人非。

    熟悉的别墅熟悉的院落,却再也寻不到往日痕迹了。

    她心下唏嘘,沿着青石台阶往里面走。

    一名保镖突然往这边走了过来:“夫人!”

    她停住脚步:“怎么了?”

    “夫人,我在你的后窗下面捡到了这个!”

    保镖说着,将一只已经掉色的粉饼盒递到她的面前:“夫人你看。”

    夏桑榆心头一颤,急忙将那粉饼盒拿了过来:“你在哪里发现的?”

    “在你的后窗下面!”

    “我卧室的后窗下面?”

    她问话的时候,便已经迫不及待的将粉饼盒打开了。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粉饼已经干裂起了浮尘,内嵌的那面小镜子上,那枚熟悉的唇印也变得模糊不清……

    她的眼眶蓦地就红了:“瑾西……来过?”

    保镖不明白她见到一个普通的陈旧粉饼盒为何会如此激动。

    他低下头,如实回报道:“我们十九个人都刚刚到别墅不久,还以为只要将前后门守住这别墅就算安全了,没想到今天早上我们在例行巡查的时候,发现偏西的后墙方向有花草被踩踏的痕迹……”

    她紧张的问道:“然后呢?”

    “然后我们顺着脚印一路查下去,发现昨夜有人翻墙而入,到了你的卧室下面……,窗台上也有攀爬过的痕迹,那人应该是进了夫人你的房间!”

    保镖说到这里,有些不安的看了夏桑榆一眼:“夫人,你没有受伤吧?”

    “我……”她百感交集,又惊又喜,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保镖只得又问道:“昨天晚上,夫人你没有遇上什么凶险吧?”

    “凶险?没有没有,我没有任何凶险……”

    她连忙否认。

    昨天晚上她只是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而已。

    梦里面,她和容瑾西在摘草莓,草莓又红又大,还有金色的南瓜更是大得出奇……

    当时只以为是一场普通的梦,现在看来,容瑾西昨天晚上真的来过她的房间?

    他还将她从露台抱到了床上。

    昨晚上的吃草莓,说不定是他的亲吻也有可能哦!

    容瑾西的腿伤难道都已经好了?

    他半夜三更来看她,更加证明昨天在黑色轿车里面窥视着她的人就是他。

    他已经知道她是夏桑榆,那么自然就应该明白他身边的那位‘夏桑榆’是假的了。

    他今天一大早就差人过来邀请哈默丹王子参加晚宴,其本意应该是想要邀请她吧?

    他什么都知道了,只不过他没有点破而已!

    夏桑榆握着手中陈旧的粉饼盒,怎么都猜不透容瑾西的用意。

    保镖在旁边检讨道:“夫人,对不起,是我们的疏忽才会让外面的人闯进你的卧室,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加强警界,绝对不会让外面的人再有机会进来!”

    夏桑榆含含糊糊应了一声:“没关系!昨夜那人应该没有恶意,不然的话我现在也不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了!”

    她本来是心不在焉的随口一句,那保镖脸上愧疚自责的神色却是更重了。

    她也没有察觉,握着粉饼盒进了别墅大厅。

    佣人喜姐恭敬上前:“夫人,你还没吃午饭吧?我这就给你准备去!”

    “嗯!熬点稀粥吧,熬好了送楼上来!”

    夏桑榆跑了一上午,也确实是又累又饿了。

    回到起居室,她用湿布将粉饼盒内嵌小镜子上面的唇印全部擦拭掉。

    然后她用唇笔将嘴唇勾勒出诱人的形状,挑选了最喜欢的颜色,一层层细细抹上。

    拿过粉饼盒,在那面干净的小镜子上郑重的留下一道完美的唇印。

    唇角微微挑起,似抿着笑意。

    很好,比几年前留下的那枚唇印还要好看,还要生动。

    将粉饼盒用一只精致的盒子装上,外面再扎上漂亮的紫色蝴蝶结。

    容瑾西,你会喜欢我送你的这份儿礼物,对吗?

    下午五点过,哈默丹带着曜儿才从外面尽兴而归。

    曜儿兴奋得不得了,一见面就对夏桑榆道:“娘亲,你知道吗,科技馆里面的机器人太智能了,居然能和我对话呢……”

    她心不在焉,简单的敷衍几句后,转身看向哈默丹:“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换上衣服,咱们现在就可以出发!”

    哈默丹从车上拎下三只服装袋子,将其中一只递给她道:“去试试吧,应该能合身!”

    “给我的?”

    “嗯!你既然是我哈默丹的女伴,我自然应该亲自为你挑选一身礼服!”

    “那好吧!我先换上!”

    哈默丹为她带回来的是一条宝石蓝斜条纹包臀长裙。

    很美,却并不是她的风格。

    不过她也懒得再换,整理了一下妆容,确认没有不妥的地方,这才拉门走了出去。

    大厅里面,哈默丹和曜儿也都换上了崭新的礼服。

    哈默丹是一件宝石蓝斜条纹绅士风西装,曜儿身上也是宝石蓝斜条纹的小号燕尾服,三个人同款同色,很显然都是出自同一位设计师之手。

    哈默丹本来就长得少见的英俊帅气,身上又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之气,穿什么衣服都是极其好看的。

    曜儿更不必说,长得呆萌可爱,穿上小号燕尾服更有一种Q版酷帅的感觉。

    只有她,五官本来就被假体遮盖得毫无出众之处,又因为从未穿过这种颜色的礼服,所以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走路都差点同脚同手了。

    她低头拽了拽身上的礼裙,低声抱怨道:“哈默丹你傻不傻啊?这么难看的衣服我一个人穿就够了,干嘛都要穿成这样?”

    “这衣服哪里难看了?”哈默丹走过来站在她身边,挽着她的手问曜儿:“曜儿,我们好看不好看,般配不般配?”

    曜儿早就被他收买了,一个劲点头说:“嗯,好看!我们三个都好看!”

    说不过他们,夏桑榆只得拎着裙摆往车上走去:“走吧,再晚就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