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19章 都还没死,就在想着埋了
    夏桑榆搅拌着手中一份肤色膏体,语气平静的说道:“假体!”

    曜儿凑上前看了看,一副什么都知道的表情道:“娘亲,你这是又要易容吗?”

    “易容?”哈默丹王子一脸好奇:“桑榆你居然会易容术?一直都听说Z国的易容术和武术十分有名……”

    “易容术还谈不上!”夏桑榆淡然说:“不过是比较另类的化妆术而已!”

    她在梳妆台前面坐下,平静道:“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这几年拼了全力,却还是活得越来越狼狈……,这张脸越来越不能见人了!”

    说话间,她已经利用手中的肤色膏体和一只小银勺,熟练的擀制出一片饺子皮厚的假体。

    沾上特制的胶水,她将细长形状的假体贴在了鼻梁两侧。

    原本秀挺的鼻梁顿时就粗重了些。

    紧接着她又用小银勺擀制出几片假面,分别贴在颧骨,下颌,腮骨等地方。

    还没有上粉底液,她的脸看上去怪极了。

    哈默丹连连摇头:“桑榆,人家都是把自己越变越美,你为什么要把自己越变越丑?”

    她往镜子里面看了看:“丑吗?应该还好吧?放心,不会太丑的!”

    真的丑不到哪里去,只是姿色会显得比较平庸而已。

    在哈默丹诧异的目光中,她开始一步步化妆。

    简单的护肤之后,她一层层上隔离液和遮瑕膏,假体与脸之间的细微痕迹便完全看不到了。

    “我今天让他们过来亲眼看着我化妆,就是希望你们能明白,以后这张脸就是我夏桑榆……”

    她一面继续化妆,一面说道:“我不想突然以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你们面前,那样只怕会吓到你们!”

    “娘亲,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能认出你!”

    曜儿好奇的把玩着她的高光棒:“娘亲,我想跟着你学易容术……”

    “你一个小孩子,学这干什么?”

    “好玩嘛!我也想有几张不同的脸,几个不同的身份……,这样会很好玩儿的!”

    “有什么好玩儿的?”她看了曜儿一眼,叹息道:“当你站在娘亲面前,娘亲却认不出你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一点儿都不好玩儿了!”

    曜儿瘪瘪嘴:“我都能认出娘亲,娘亲为什么就认不出我呢?”

    看他的神情,还是很想学呢。

    夏桑榆却不愿意教儿子化妆,于是岔开话题道:“哈默丹,我还差一个名字,不如你来帮我想想?”

    哈默丹随口就道:“我以前看过一部Z国电影,里面女主角叫知夏……”

    “嗯,好,那我就借用一下这位女主角的名字吧!”

    知夏,知夏,也挺好听的。

    夏桑榆当着哈默丹和曜儿的面,换上了另外一张脸和另外一个身份。

    今天无论如何得去金宝宝那边看看情况,既然金宝宝抗拒夏桑榆抵触夏桑榆,那么她就用知夏的身份去接近金宝宝……,反正今天一定要见到才行。

    三人正在吃早饭,小筑走了进来:“夫人!”

    夏桑榆放下筷子:“怎么了?”

    小筑看了哈默丹一眼,走上前将一份儿精美鎏金的请柬双手递上:“哈默丹王子,容氏公馆的容先生邀请你参加今晚的晚宴!”

    曜儿兴奋的将请柬一把夺过:“我爹地的请帖?”

    哈默丹浓黑的俊眉紧紧蹙起:“我昨天才到晋城,这么快就有人请了?”

    夏桑榆想起昨天在别墅门口看见的那辆黑色轿车,心下叹息一声道:“有人请还不好么?晚上我陪你去吧!”

    “行,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去这容氏公馆走一趟吧!”

    哈默丹说着,从曜儿手中接过请柬简单翻看了一下,叹道:“这容先生还真是命大……,被人沉海居然都能够死里逃生……”

    他看上去像是自言自语,熠熠眸光却一瞬不瞬的盯着夏桑榆。

    夏桑榆淡然勾唇:“他当然不能死!他若死了,我的余生谁来陪?”

    哈默丹连忙接话:“你还有我啊……”

    她挽唇轻笑:“我说过了,你只是路人,容瑾西才是挖坑埋我的那个人!”

    他英俊的脸上微微有了恼意:“能不能别总拿那个滑稽的故事往咱们身上套?”

    她无奈的耸耸肩:“这个故事哪里滑稽了?”

    “哪里不滑稽?从头到尾,又滑稽又牵强,是我听过最糟糕的故事了!”

    哈默丹站起身,带着怒意往餐厅外面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又回头看了夏桑榆一眼:“就算我前世是路人,这一世也要跟在你身边做埋你的那个人!”

    这话……,让夏桑榆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她还没死呢,什么埋不埋的?

    大清早的说这些,也太不吉利了吧?

    她望着俊脸凝重的哈默丹,一时语塞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最后还是曜儿打破僵持的局面,从椅子上跳下来道:“哈默丹叔叔,你说过今天要带我去参观科技馆的!”

    “对啊!听说你们晋城科技馆有一套全球高智能机器人,其实我也想去看看……”

    哈默丹还真是位兴趣广泛的男人。

    他蹲下了身子,冲着曜儿拍拍手,曜儿就像条小宠物似的,欢快的扑进了他的怀里。

    “哈默丹叔叔,下午你再陪我去水族馆玩玩儿吧?听说那里面有美人鱼……”

    “水族馆?好呀,你想去哪里我就陪你去哪里!”

    哈默丹说着,情不自禁在曜儿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那种打心底里溢出的宠爱令夏桑榆有些动容。

    目送着他们出了门,她愣了好一会儿神,这才站起身道:“小筑,给我准备一辆车!”

    小筑道:“夫人你要去哪里?我让司机送你吧?”

    “不用!我就随便逛逛……”

    夏桑榆拎着包往车上走,心念一转,突然道:“小筑,把你手机借用一下!”

    “好的!”小筑急忙将自己的手机双手递给她。

    她拨打了金宝宝的手机号。

    手机很快就通了。

    金宝宝的声音传来:“哪位?”

    “宝宝,是我,我是桑……”

    “嘟……,嘟……”

    金宝宝一听到她的声音,毫不迟疑就又将电话挂断了。

    夏桑榆秀眉紧蹙:“有病吧?以为挂电话就能躲得掉?”

    她不甘心,再次用小筑的手机拨打金宝宝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行呀金宝宝,你以为不接我电话我就找不到你?”

    晋城就这么大,我看你今天还能躲到哪里去。

    夏桑榆将手机还给小筑,拉开车门就坐进了驾驶室。

    油门一踩,焰红色跑车往别墅外面驶去。

    小筑连忙对不远处几名肃立的保镖道:“快,快跟着夫人!千万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

    “是!”几名黑衣保镖很快上车,跟着夏桑榆往晋城市中心开去。

    夏桑榆先去了金氏别墅。

    记忆中朱门拱梁的豪华大别墅,现如今显得格外冷静荒凉。

    守门的佣人听夏桑榆说要找金宝宝,连连摇头道:“姑娘你还是去别处找找吧!宝宝小姐三四个月之前就已经离开晋城,不住在这里了!”

    夏桑榆一怔:“离开晋城了?”

    佣人道:“是啊,早就走了!”

    “那你知道她现在住哪里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呢!我只是听说好像有什么人要追杀宝宝小姐,宝宝小姐又怀着身孕,厉先生不放心,就给她安排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养胎……,具体在哪儿只怕除了厉先生也没人知道。”

    “宝宝怀孕了?”

    难道是上次在紫荆酒店,厉哲文中了她的‘紫醉金迷’那一次怀上的?

    夏桑榆心里满是疑惑,继续追问说道:“那你知不知道厉哲文厉先生现在在哪里?”

    “厉先生?厉先生还是在他的立夏集团啊!”佣人感叹道:“厉先生现在事业做得大哟!据说实力都快赶上容先生了……”

    佣人在夸赞厉先生的实力,夏桑榆却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等到佣人夸完了,她谦和问道:“大叔,我听说金重泰老先生前段时间去世了?”

    “是啊!金老先生的尸体现在都还在殡仪馆的冷冻室呢……”

    “还没下葬?”

    “宝宝小姐都没有露面,谁敢冒然将他下葬啊?”

    这佣人被夏桑榆勾起了谈兴,摇头晃脑继续说道:“金氏财阀曾经是多么显赫的一个家族啊,没想到会变成现如今这副模样……,唉,倒是那厉先生,当初刚刚和宝宝小姐结婚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他是高攀了宝宝小姐,连咱们这些佣人都不怎么看得起他……,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年时间,他一个寒门子弟居然变成了晋城最耀眼的青年才俊……,连宝宝小姐现在都要生活在他的庇护之下……”

    夏桑榆陪着佣人瞎唠了几句,从他口中再也套不出有用的信息,便准备上车离开。

    佣人在身后问她:“姑娘,你叫啥?万一宝宝小姐回来了,我好告诉她你曾经来找过她!”

    夏桑榆笑笑:“知夏!我叫龚知夏!”

    “龚知夏?好特别的名字……”

    佣人还想要寒暄几句,夏桑榆已经上车离开了。

    时间还早,夏桑榆驱车去了位于晋城繁华市中心的立夏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