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18章 汁液四溅的大草莓
    他太紧张了,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

    夏桑榆往他脸上看了一眼:“你既然害怕,为什么还要跟进来?”

    “我……想保护你们!”他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你们的身边,需要一个像我这样的男人!”

    她哑然一笑,不忍心继续戳穿他,也不忍心硬将他撵出去,只得让他暂时先在别墅里面住下。

    晚饭后,她一回到房间就拨打了金宝宝的手机。

    当初小华庭在千野庄园被国际警察带走,她虽然第一时间就让福田管家的人去当地警局把小华庭接回来。

    可是事情并不顺利。

    福田管家派去的人赶到警局的时候,警局的人说小华庭并未被带回警局,他们在联系上晋城金重泰之女金宝宝之后,金宝宝承认小华庭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要求国际警察尽快将小华庭送回Z国。

    当时一众国际警察都忙着要查办洪七柱和山本太雄等重量级罪犯,谁也没有将小华庭的事情放在心上。

    他们差了两名小警员护送小华庭上了飞机,后面的事情他们也就不清楚了。

    福田管家派去的人无功而返,夏桑榆当时也并未将这事儿往深处想。

    毕竟她还是很了解金宝宝的为人的。

    既然金宝宝愿意认下小华庭做弟弟,那么必定会尽力的照顾好他,不会让他受委屈。

    所以她很放心!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庄园开放和海心岛父亲母亲的雕像这两件事情上。

    现在回国了,她也是应该打电话给金宝宝,问问小华庭的近况了。

    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

    就在她失去耐性准备挂掉的时候,金宝宝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喂……”

    “宝宝,我是夏桑榆……”

    夏桑榆才刚刚开了个头,手机里面就传来了嘟嘟嘟的挂断音。

    金宝宝一听见她的名字,一听见她的声音,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嘛。

    夏桑榆愕然,都过了几个月了,金宝宝难道还在生她的气?

    当初在莫思与容慕北举行婚礼的酒宴上,她先是被莫思下药,在厉哲文的帮助下到紫荆酒店歇息。

    后来好巧不巧的,厉哲文回去就被金宝宝的‘紫醉金迷’弄得不能自持,意乱情迷的情况下,居然鬼使神差的也来到了紫荆酒店。

    夏桑榆为了避免和他做出出格的事情,把自己关在浴室,然后便拨打了金宝宝的电话,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了金宝宝。

    金宝宝很快就来了紫荆酒店,趁着厉哲文身上的药性,如愿以偿和他完成了夫妻之间早该完成的事情。

    没想到的是,后来夏桑榆和厉哲文在酒店被容瑾西‘捉奸’,夏桑榆打电话给金宝宝让她证明自己的清白,金宝宝却狠狠的反咬了她一口……

    这事儿说起来,生气的人也应该是她夏桑榆吧?

    怎么金宝宝比她还来劲?这也太小气了吧?

    夏桑榆忍不住再次拨打了金宝宝的手机。

    手机里面很快传来冰冷的电子提示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金宝宝这是什么意思?

    要和她绝交?

    绝交也行,得先把小华庭还给她啊!

    夏桑榆郁闷得不行,又拨打了几次,金宝宝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正考虑要不要打电话给厉哲文,房门被敲响了。

    小筑的声音恭敬传来:“夫人!”

    “进!”夏桑榆放下手机,看向小筑道:“查清楚了?”

    “查清楚了!”

    “那辆黑色轿车里面是谁?”

    “那是一辆普通的大众汽车,车主叫王建,今年四十一岁……”

    “你能不能把这些没用的信息过滤掉?直接告诉我结果就行了!”

    “是!我彻底的查过,唯一有价值的信息就是这位王建先生是旷世集团旗下的一个部门主管……”

    “旷世集团?”

    “嗯!我也怀疑当时坐在轿车里面的人,是容先生!”

    “容瑾西?”夏桑榆吃惊道:“他知道我回来了?”

    “他……应该知道吧?毕竟咱们修缮夏氏别墅也不是小事儿,但凡有心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别墅的主人要回来了!”

    “他今天既然已经看见我了,为什么要一声不吭的走开?”

    两个人均是大难不死,难道不应该激动的上前紧紧拥抱吗?

    为什么要那么漠然的开车离开?

    夏桑榆想起那位陪在他身边的‘夏桑榆’,想起他们已经造人成功的喜讯,心房不由得一阵隐隐作痛。

    打发小筑离开之后,她一个人去露台上呆坐了许久。

    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脑子里面浑浑噩噩,思绪完全乱成了浆糊。

    不知不觉之间,她竟是靠在露台的软垫上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容瑾西和她在草莓园摘草莓。

    梦里面天气很好,阳光很是通透。

    她一个抬眸,都能够清晰的看见他墨瞳中盈盈含笑的自己。

    草莓又红又大,他摘了一个递到她的嘴边:“吃吧,可甜了!”

    她往后面避了避。

    “洒农药了吧?”

    “没有农药,这是纯天然的有机水果!”

    她听话的咬了一口,果然很甜,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酸酸甜甜的汁液。

    他问:“好吃吗?”

    她使劲点头:“嗯!好好吃,你也尝尝吧!”

    “我要你喂我!”

    “你自己有手,为什么要我喂你?”

    “因为我刚刚喂过你啊……,恩爱的夫妻,不就是应该这样互相投喂的吗?”

    她说不过他,只得选了一颗看上去更红更大的轻轻摘下。

    “来,张嘴!”

    他听话的张开嘴巴,期待的望着她。

    她刚刚将草莓送到他口边,他便嗷呜一口咬了下来。

    汁液溅得她满手都是。

    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她的手指全部含了进去,温热的舌卷裹着她的手指,暧妹的慢慢吮,吸起来。

    异样的感觉传遍了她的全身。

    “讨厌!”她脸色爆红,急忙推开他大步往前面的菜园跑去。

    菜园里面种着黄灿灿的大南瓜,还有茄子和丝瓜从高高的架子一直垂到地面,还有红彤彤的番茄和火辣辣的朝天椒。

    一阵风吹来,绿叶轻轻拂动,所有的瓜果都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之下,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看着就令人心情大好。

    她在一只大得出奇的南瓜上面坐下:“瑾西,这是什么地方?是世外桃源吗?”

    四周却再也听不到容瑾西的声音。

    连他的气息也彻底消失了,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夏桑榆心里一惊,猛地从金色的大南瓜上面站起身:“瑾西,瑾西你在哪里?”

    天空突然就变得阴暗起来。

    铅云飞渡,狂风大作,如同暴雨将至。

    一声炸雷,吓得她惊呼一声,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瑾西……”

    哪里有什么瑾西?

    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只有惊魂未定的她在捂着心口大口大口的喘息。

    刚才的梦太真实了。

    就好像容瑾西真的陪在她身边一起摘草莓逛菜地瓜园一般。

    她的视线突然落在玻璃门敞开的露台上,神色不由得稍微的怔了怔。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刚才她明明靠在露台的软垫上睡着了,怎么这一醒过来就到床上了?

    谁将她抱到床上了?

    她心念一动,连忙跳下床往窗户外面看去。

    外面闷雷阵阵,风把院子里面的花木吹得簌簌作响,树影绰绰,却并没看见什么可疑的人影。

    转念她又笑自己太紧张了。

    这别墅的安保设施虽然比不上千野庄园的十万分之一,可是门口好歹也安排了两名从千野庄园带出来的精英保镖守着。

    这些精英保镖一个个训练有素,不仅身手厉害,警觉性更是高得出奇,不可能有陌生人进入庄园他们都没察觉。

    唉,一定是她时差没倒过来太累了,才会做那样的怪梦吧?

    还吃什么草莓,这时候的容瑾西倒是有可能正在那位假的夏桑榆身上吃草莓吧?

    这个想法令她的心情变得很差。

    独自喝了两杯红酒,这才晕晕乎乎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八点,她还没起床,曜儿已经跟着哈默丹绕着别墅晨跑一圈回来了。

    曜儿用一朵新鲜带露的蔷,薇花在她的脸上轻轻挠了又挠:“娘亲……,娘亲别睡了,你答应过我今天要带我回去看爹地的!”

    她揉了揉眼睛:“嗯……,几点了?”

    曜儿看了看手腕上的儿童智能手表:“都八点过五分了!娘亲,你不是对我说要早睡早起的吗?”

    “好好,我这就起来!”

    她搂过曜儿,在他的脑门儿上亲了一口,疲乏的身体这才有了起床的力气。

    “曜儿,你去把哈默丹叔叔叫进来吧!我有事情给你们说!”

    “好!”曜儿乖巧的答应。

    不到五分钟,他就将哈默丹给带了进来。

    “娘亲,娘亲我把哈默丹叔叔给你带过来了!”

    “稍等!”

    夏桑榆在浴室里面,像是在洗澡?

    哈默丹往浴室看了一眼,瞬间就有些想入非非:“曜儿,要不你先出去?我和你娘亲单独说几句话?”

    “不行!娘亲说有事情给我们两个说,不是给你一个人说!”

    两人正说着话,浴室的门打开了。

    夏桑榆刚刚用洁面乳洗过脸,一张清丽小脸又白又紧致,跟剥壳的鸡蛋似的。

    哈默丹看向她手中的东西:“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