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17章 造人成功
    曜儿小脸一偏:“我不!我就要跟着哈默丹叔叔!”

    说完,还抬手搂住哈默丹的脖子,像条小狗狗一样亲昵的蹭了又蹭。

    夏桑榆气得不行,正要叫保镖上前将曜儿强行带过来,哈默丹却长腿一迈,径直抱着曜儿往机场里面走去。

    几个小时之后,夏桑榆带着众人飞跃万里之距,终于站在了晋城的土地上。

    人的心态,真的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

    当初她被困在千野庄园的时候,想起晋城的风光景致,觉得晋城简直比天堂还令人向往。

    有那么一段时间,回晋城几乎已经成了支撑她活下去的信仰。

    但是当她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重新站在这片土地上,却因为这片土地没了容瑾西的存在,而觉得这座城市满眼荒芜,了无生气,堪比荒城。

    她叹了口气,不由得又想到了远在万里的千野庄园。

    当她被困在庄园的时候,觉得那是人间地狱,是一座巨大的牢笼。

    她看哪里都觉得阴森可怖,脑子里面整天都在想着要如何才能打破牢笼重获自由。

    现在她终于从牢笼里面走出来了,心里却半点儿喜悦的感觉都没有。

    那座阔大无边的庄园,因为埋葬了父亲母亲,因为海葬了容瑾西,而具有了特别的意味。

    庄园在她的心里也因此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夏桑榆在走神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曜儿稚气的惊呼:“爹地!”

    她心里一惊,急忙抬眼看去:“曜儿你在说什么?你爹地在哪里?”

    曜儿抬手指向对面商住楼外墙上那面巨大的LED电子屏:“娘亲,你看爹地……,他身边的女人……是你吗?”

    夏桑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脸色霎时刷白。

    巨大的电子屏上,隽俊不凡的容瑾西坐在轮椅上,由他的妻子‘夏桑榆’陪着,正在出席一场热闹的商业酒会。

    全场精英权贵那么多,镜头却全部都对准了他们夫妇二人。

    容瑾西金相玉质,‘夏桑榆’清丽脱俗,两人手牵手站在一起,是一对再般配不过的璧人。

    夏桑榆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电子屏上面的内容应该是很久以前的吧?

    容瑾西已经葬身海底了,根本不可能在近期出席任何活动。

    可是,那电子屏上面的宣传片右下角有清晰的时间标注:五月六日晚八点。

    五月六日,也就是昨天咯!

    她后脊一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容瑾西还活着?

    不不,这不可能!

    洪七柱和山本太雄是大魔头大毒枭,他们下手,基本上就没有让人生还的道理。

    更何况容瑾西双腿不能动弹,被人沉入那么深的海域,绝无生还的可能。

    而且最搞扯的是,她夏桑榆今日之前的几个月时间,全部都在日本的千野庄园呆着,怎么可能同时又出现在晋城的商业酒会上?

    夏桑榆百思不得其解,旁边的曜儿却脆生生的语气问她道:“娘亲,爹地还活着?他身边的女人是谁?”

    她取出墨镜戴在脸上,涩然道:“我也不清楚!”

    她都弄不清楚的事情,曜儿自然更是捋不清。

    曜儿趴在哈默丹的肩膀上,盯着那不断滚动播出的宣传短片,十分肯定的说道:“那不是我娘亲!”

    哈默丹看了看夏桑榆的背影,淡定道:“当然,那女人怎么能和你娘亲比?”

    抱着曜儿上了车,夏桑榆正在用手机刷晋城的最新新闻。

    根本不用她费劲,头条新闻正是关于容瑾西的:容氏夫妇结婚四年,终于造人成功!

    夏桑榆颤抖的手点开了这条新闻。

    这条新闻的前半段用了大量的篇幅来回顾容先生容夫人的婚姻情感之路,然后提到几个月之前的那场车祸,容先生在车祸重伤的情况下为了查找容夫人的下落远赴日本,皇天不负有心人,他不仅找到了容夫人,还在回国后顺利的让容夫人怀孕了。

    夏桑榆一字一句将这条新闻看完,脑子里面不由得浮上了两个疑问。

    第一便是这个容瑾西真的是她的容瑾西吗?

    他不是已经被沉海了吗?

    怎么逃生的?

    第二个疑问便是这位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容夫人’是谁?

    这位‘容夫人’在容瑾西身边这么长时间,容瑾西不仅没有怀疑她是假的,还让她受孕了?

    ‘受孕’二字让夏桑榆的心里像吞了苍蝇一般难受。

    她皱着眉头,无意识的翻看着新闻下面的评论。

    曜儿上车后来到她的身边:“娘亲,你先别着急,咱们和爹地见面一问就什么都清楚了!”

    哈默丹也在旁边安慰说道:“对呀,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我也赞成你先和容先生面对面把话问清楚!”

    “只怕面对面也说不清楚!因为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假的了!”

    夏桑榆将新闻中的图片拉大,发现那位‘容夫人’真的与她一模一样,连眼角那枚闪电形状的疤痕都完全一致。

    不仅五官与她完全一样,就连神态也与她如出一辙。

    这样出神入化的易容术,倒是让她想起一个人来。

    她唇角微微勾起:“小筑,回别墅!”

    “是!”小筑应声答应。

    早在他们决定要回国之前,小筑就安排晋城的人把空置了几年的夏氏别墅给修缮整理了一番,为的也就是回国之后能有个落脚的地方。

    因为夏桑榆想着容瑾西已经死了,她孤儿寡母的如果继续回容氏公馆居住,与容淮南容慕北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势必会招人闲话,惹一身是非。

    这才让小筑把父亲夏挚老先生留下的别墅整理出来。

    一个小时后,车子穿过晋城熟悉的街道,在夏氏别墅的门前停了下来。

    小筑上前将车门拉开:“夫人,到了!”

    “嗯!”夏桑榆带着曜儿下车,往花木繁茂的别墅内院看了一眼,叹道:“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回到了这里!”

    哈默丹王子在身旁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我家!”夏桑榆有些冷淡的回了他一句,牵着曜儿的手就进了别墅的铁艺雕花大门。

    走了几步,突然没来由的感觉到身后有一道炽热滚烫的目光正直直盯着自己的背影。

    她迟疑了一下,猛地转身看了过去。

    只见对面街道上一辆黑色的轿车正缓慢启动,往市中心的方向开去。

    车窗上面贴了全黑的防爆膜,她丝毫也看不见车里面的人。

    可是知觉告诉她,车内的人此时还正在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哈默丹走到她身边:“桑榆,怎么了?”

    “啊?没什么!”她对哈默丹始终热情不起来。

    简短的敷衍了他两句,她转身对小筑道:“看见刚才那辆黑色轿车了吗?”

    “看见了!车牌号我也记下了,回头我让人去查一查!”

    “嗯!”

    夏桑榆对小筑的警惕性和应变能力十分满意。

    她曾经在晋城树敌无数,这种一回国就别人盯上的感觉令她十分不舒服。

    哈默丹王子在旁边听见她与小筑的对话,不由得好笑的说道:“桑榆,你是不是太紧张了?我看刚才那辆车也没什么特别嘛,说不定只是路过……”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夏桑榆凉淡的叹了口气:“哈默丹王子,要不你还是去附近的酒店住吧!我这别墅对于你来说可能不合适!”

    哈默丹一脸迷惑:“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和曜儿都能住为什么我就不能住?”

    夏桑榆只得吓他道:“这别墅几年前曾经发生过一桩轰动全城的血案,别墅上上下下三十多口一夜之间全部被害……,你站的地方就曾经是一名佣人惨死的地方!”

    哈默丹果然神色大变,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两步:“桑榆,你……别吓我!”

    她认真道:“我没有吓你!我说的都是事实,你若不信的话可以上网查一下……”

    “三十几口全部被杀了?”他四下看了看,不安道:“难怪我觉得这院子鬼气森森的……,桑榆,要不咱们都去住酒店吧?”

    “我不去!我就要住这里!”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是我的家!”

    夏桑榆说完,不再理会哈默丹,牵着曜儿大步往里面走去。

    哈默丹有些尴尬的僵在原地。

    说实在的,他心里真的很害怕。

    十七八岁的时候,他曾经和朋友慕名看过一部Z国的灵异片,青面獠牙神出鬼没的邪物再加上令人毛骨悚然的音效,差点没把他吓晕过去。

    自那以后,他对于一切血腥,灵异,死亡等东西畏惧到了骨子里。

    而现在,他就置身在这样一处凶宅里……

    他身体发僵,脸色发白,脑子里面十分应景的想起了灵异片里面看到的幽灵厉鬼,于是,更加惊悸害怕了。

    真的好想拔腿就从这处凶宅里面离开啊!

    可是……

    他的目光看向夏桑榆与曜儿。

    母子两人手牵手,正沿着鹅卵石小径往别墅深处走去。

    花木掩映之下,更显得母子二人柔弱无依。

    哈默丹内心挣扎片刻,快步跟了上去:“桑榆你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