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16章 重口味(谢‘找条可以走的路’亲的打赏!谢谢各位打赏的亲~)
    夏桑榆心里一惊,连忙回头。

    鼻尖擦过他的鼻尖,气息混入他的气息。

    她没想到这个男人距离自己竟是如此之近。

    她吓得往后面退了两步,恰好此时一朵烟花在头顶上方轰然炸开,绚丽的光线下,衬出男人一张端美英俊的脸。

    她心房一震,人往后面仰去:“哈,哈默丹?”

    哈默丹伸手在她的手臂上轻轻一扶,迷人的声线道:“也香小心!”

    她大惊失色,急忙甩脱他的手往后面连退两步:“哈默丹王子,你认错人了!”

    “我有没有认错人,也香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我不是麻田也香,我是夏桑榆,我是Z国人!”

    夏桑榆沉下脸,正色道:“哈默丹王子,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曜儿的陪伴和照顾,明天我就要带着他回晋城去了,你……”

    “我也订好了机票!”他打断她,笑容魅惑缓缓说道:“巧的是,我和你们正好是同一个航班!连座位都挨得很近!”

    他的用意再明显不过了。

    她怔忡片刻,叹息道:“哈默丹王子,求求你别在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

    “这怎么能是浪费时间呢?”

    哈默丹王子琥珀色的眸子凝视着她:“没有遇见你的时光,才真是虚度了呢!”

    “……”他这算什么?告白吗?

    一朵接一朵的烟花在他们的头顶上方绽放。

    夏桑榆的眼神却渐渐黯淡沉寂下去,万千焰火,像是再也映不进她的眼里和心里。

    她转过身:“哈默丹王子,我们Z国有一个故事,不知道你听过没有!”

    哈默丹王子陪着她慢慢往前走:“什么故事?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还是唐僧被困女儿国?”

    他故意用了轻松的语调,却丝毫也没有勾起她的笑意。

    她仰头叹了口气:“都不是!”

    “那是什么?你快说给我听听!”

    “从前有个女人,被人强爆,赤身倮体死在了海滩上……”

    “故事一开始女主就死了?”

    “嗯,故事就是从女主死了之后开始的……”

    “那你快说,我还从来没听过这样的故事呢!”

    他英俊深情的脸上满是期待。

    她却隐约有些淡淡的忧伤:“女人的尸体在海滩上暴晒了几日,慢慢的开始腐烂,发臭,……”

    他侧眸看了一眼,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说这样重口味的故事给自己听。

    她继续往下说:“过了几天,终于有人注意到海滩上的这具女尸了……,一个男人走近女尸,掩住口鼻道:“唉,烂成这样,真可怜!”,摇摇头,男人走了!”

    “没过多久,第二个男人又走近了女尸,同样掩住口鼻叹息道:“唉,这女人衣服都被人扒了,真可怜……”,摇摇头,还是走了!”

    “次日又有第三个男人走近女尸,男人一番惋惜落泪之后,脱下身上的衣服盖在女人裸露的腐烂的身体上……。”

    “又过了几日,女尸的身体腐烂得更加厉害,尸臭味儿飘得老远,再也没有人愿意往这边靠近了……,有一天,一位远道而来的布衣书生从这里经过,别人都劝他不要靠近,说那边死了个女人,骨肉都快化成水了还暴晒在太阳下面,恶心得很,晦气得很!”

    夏桑榆说到这里,声音突然就有些哽咽:“那位书生说,尸体都快化成水了怎么不将她安葬入土啊?不顾周围好心人的劝说,他来到女尸身边,就地挖坑将那女尸埋了……”

    这故事是她很早以前从一本禅意杂志上看到的。

    最初看到这则故事的时候,她并没有领会到这则故事中的深意。

    直到先后经历过一些男人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她才慢慢明白了其中寓意。

    哈默丹王子见她说着说着就停了,不由问道:“讲完了?”

    她苦笑:“还没有!后来这女尸转世为人,一心想要找到前世将她掩埋的那位布衣书生……”

    哈默丹回过味儿来:“我是第几个男人?”

    她抬眼看向他:“你只是从未靠近过的路人……”

    “怎么可能?我一定是把你掩埋的那个人……”

    “那个人是容瑾西!”

    “那我就是给你披衣服的那个人……”

    “那个人不是你!”

    “那我是谁?”

    “你是路人!”她的脸色和眼神都平淡至极:“哈默丹,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你我都注定只能是毫不相干的路人!”

    “才不是!”他音量拔高,无比肯定的语气说道:“我们前世一定发生过什么!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会被你吸引?我一共娶了四位王妃,没有遇见你之前,我觉得她们每个人都有吸引人的地方,可是自从你出现之后,她们全都黯然失色了……”

    他语气冷硬:“那你离我远点儿,不就又能看见她们有魅力的一面了?”

    他却苦闷笑道:“不,我对她们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上次我离开庄园回迪拜,就已经将她们全部遣散了!”

    她停住脚步,凝重道:“哈默丹,你玩得太大了!”

    “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认真道:“以其守着一堆没有灵魂的美丽躯壳享受肉,欲之欢,倒不如追随真爱浪迹天涯!”

    她慢慢有了恼意:“哈默丹,我想我已经把话说得够清楚了,你再这样纠缠下去,我们只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沉着脸说完,她转身大步往前面走去。

    哈默丹紧紧追上:“也香,我……”

    “桑榆,我叫夏桑榆!”

    她是真的生气了:“你再跟着我我可就报警了!”

    她平生最受不了这种死缠烂打的男人!

    还以为哈默丹王子出身尊贵,只要把话给他说清楚,他就会知难而退。

    没想到,他还会这样纠缠不休。

    “好吧桑榆姑娘,就算我前世只是路人,可是这一世我一定要做你身边的男人!”

    他伸手拽住她的胳膊,郑重道:“桑榆姑娘,千野老爷临终前给你的留言我也都听说了,他让你和我都不要辜负爱情,他还说我是值得你依靠的男人……”

    夏桑榆被他逼急了,甩手怒道:“哈默丹,别缠着我!我告诉你,我爱的人是容瑾西!”

    “容瑾西已经死了!”他指着前面那片深海汪洋:“听说他就是被人从那里沉下去的……,过了这么久,尸骨早就被海底凶鱼给啃光了,你难道还指望他能在你身边保护你吗?”

    夏桑榆神色骤然转冷,猛地推开他,大步往前面海域跑去。

    风从脸颊掠过,火辣辣的如同刀子在刮。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她纵身就要跳下去!

    哈默丹长臂一伸,急忙搂住她的腰:“桑榆你干什么?”

    她突然就崩溃了:“放开我!我要去问问容瑾西,他为什么要那么傻……,沉海的明明应该是我……,他不是说喜欢的人千野闻樱吗?为什么还要用生命来替我挡灾?”

    她嚎啕,她悲哭。

    一想到容瑾西就命丧在前面那片海域,她的心就疼得快要窒息。

    夜色下,海面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平静,一圈一圈的涟漪,回应着她声嘶力竭的悲嚎。

    哈默丹王子伸手抹了抹她脸上的眼泪,在她耳边温柔道:“别难过了,你还有我……”

    她不喜欢他的触碰。

    正要挣开,前方容瑾西沉尸的地方突然爆出轰一声巨响,紧接着一朵红色的焰火在海底绽开。

    那焰火的形状是一朵正在怒放的玫瑰。

    花瓣片片张开,刚刚盛开到极致,又一朵玫瑰在水底绽开……

    绚丽得不可思议。

    她惊讶的瞪大双眼:“水底烟火?”

    “我送给你的!”他从身后拥着她,低声说道:“这段时间在庄园里,我已经听说了你和容先生之间的事情……,我知道前面就是容先生去世的地方,我准备这场焰火,就是想着他的灵魂如果还徘徊在海底,应该能被我的焰火吸引,和你一通欣赏这场玫瑰焰火……”

    她颤声问:“你说,他也在看!”

    他轻轻点头:“嗯……,他会看到的!”

    “瑾西……”眼泪再度漫上她的眼眶,身体也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瑾西,你也在看吗?那你能透过这些焰火看见我吗?你还能回到我身边吗?瑾西……,我想你,我好想你……”

    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大颗大颗落在哈默丹的手背上。

    哈默丹的心在这一刻也跟着痛了起来,看着海底一朵一朵绽放的玫瑰,慢慢湿了眼眶。

    第二日,大阪国际机场。

    夏桑榆带着曜儿刚刚从车上下来,一辆十分炫酷的兰博基尼在他们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哈默丹王子穿着一身洒脱的旅行劲装,摘下墨镜对他们潇洒挥手:“嗨!”

    曜儿兴奋的跑了过去:“哈默丹叔叔,我还以为你不来送我们呢!”

    “我不送你们!我跟你们一起去晋城!”

    哈默丹从车上拎下一个旅行包,随手丢向不远处的小筑等人:“谢啦!”

    然后他将小曜儿一把抱起,在他稚嫩的脸颊上狠狠砸了一口:“走吧,出发去晋城!”

    夏桑榆黑着脸站在旁边:“曜儿,给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