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15章 离不开男人的陪伴
    可是现在,她想要把这个道理细细的告诉给曜儿,却发现曜儿的眼底已经有了些冰冷抗拒的东西。

    不知不觉之间,曜儿已经有了自己看待事物的想法。

    他不再是当初在容氏公馆,她说什么他都愿意听的孩子了。

    曜儿口里虽不再说什么,眼神却愈发坚毅了些。

    华庭弟弟离开的时候让他转告给娘亲的话,以其说是对娘亲的威胁和示威,倒不如说是对他容曜的一种挑战。

    他容曜,是绝对不会示弱的!

    次日,天气晴朗无比。

    夏桑榆带着曜儿在庄园后面的灵宠园看各种珍稀动物,小筑走了过来:“夫人,哈默丹王子回来了!”

    “哈默丹?他都已经走了,还回来干什么?”

    上一次千野加藤带着夏桑榆和容瑾西等人乘坐游轮出海,故意没有邀请哈默丹王子。

    回来之后,夏桑榆就听说哈默丹王子已经带着随从离开庄园,回他的迪拜去了。

    走了就走了呗,他怎么又回来了?

    夏桑榆秀眉皱起:“带他进来吧!”

    小筑恭敬道:“是!”

    小筑等人是前几天才被夏桑榆接进庄园的。

    当时小筑等人跟着容瑾西前往日本,千野闻樱并没有表示反对。

    可是从国际机场出来之后,千野闻樱就改变主意,带着容瑾西搭乘直升机前往千野庄园,把他们一行人扔在了机场附近。

    小筑等人没办法,只得按照容瑾西的意思隔日来到达千野庄园。

    他们本来想伺机把夫人接出去的。

    没想到夫人没接出去,反而还把容先生给折在了这里。

    小筑等人知道这个噩耗之后都慌了神,不知道是应该继续留在这庄园外面等着夫人,还是直接回晋城去。

    就在他们举棋不定的时候,夫人亲自出来接他们来了!

    现在容先生没了,他们也都打定主意,以后就一心一意的跟着夫人了,这一辈子,就只认她这一个主人!

    小筑很快就把哈默丹王子带来了。

    英俊不凡的哈默丹王子顶着白色的缠头头巾,穿着宽大的白色长袍,手中还捧着一大束白色的玫瑰。

    他步履从容,脸色却异常肃穆。

    看见夏桑榆,他微微怔了怔:“这位是?”

    夏桑榆依稀记得他是从未见过自己这张脸的。

    她礼貌颔首:“我叫夏桑榆,现在是庄园的主人!”

    “主人?”哈默丹王子的眼中掠过一抹莫名的情绪:“据我所知,庄园的继承人应该是也香姑娘!”

    “也香姑娘死了!”夏桑榆看向他手中的白玫瑰:“哈默丹王子这是来祭奠也香姑娘的吗?”

    哈默丹王子黯然点头:“她在哪里?”

    夏桑榆看向一边的小筑:“小筑,带哈默丹王子去祠堂祭拜吧!”

    “是!哈默丹王子,这边请!”

    哈默丹跟着小筑走了几步,忍不住又回头往夏桑榆母子这边看来。

    此时曜儿正亲热的拉着夏桑榆的手,好奇的问:“娘亲,你刚才说那头白色的狮子是来自哪里?是来自北极吗?”

    夏桑榆眼神温柔,极有耐心的讲解说道:“一般的狮子都生活在非洲那样的热带地区,不过这头雪狮与众不同,它来自靠近北极的冰川之地……”

    曜儿听得十分认真,稚声稚气的追问道:“那它在这里生活得习惯吗?它会想念在冰川之地的兄弟姐妹吗?”

    “它肯定生活不习惯,这里没有它熟悉的冰川,也没有它熟悉的兄弟姐妹……”她柔声又道:“它肯定和咱们一样,无时无刻都在盼着能回到自己的故土去!”

    说着说着,突然感觉到旁边有一道炙热的目光正直直盯着自己。

    她急忙抬眼,正对上哈默丹那双似有深思的眼瞳。

    她心里一慌,难道是哪里露出破绽,被他看出什么来了?

    她尴尬的勾了勾唇角:“哈默丹王子,你不是要去祭拜也香姑娘吗?快去吧!”

    哈默丹王子沉默片刻,突然咧开一个迷人的微笑:“我突然又不想去了!”

    “为什么?你不是为了也香姑娘才回来的吗?”

    难道真的被他看出什么端倪来了?

    就凭刚才她与曜儿的那两三句对话?他就看出她夏桑榆是麻田也香了?

    不可能吧?

    哈默丹王子应该没有这么敏锐的洞察力吧?

    夏桑榆心里猜测着哈默丹王子突然改变主意的原因,哈默丹王子却将手中的白玫瑰递给小筑:“小兄弟,麻烦你一下,帮我把这束玫瑰放在也香姑娘的墓前吧!”

    说完,将两颗拇指大小的宝石丢给了小筑。

    小筑疑惑的接过,征询的目光看向夏桑榆。

    得到夏桑榆的点头示意,他这才收了珠宝和玫瑰,往祠堂方向走去。

    哈默丹王子走到夏桑榆面前,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面有惊喜的神色隐隐闪现。

    “桑榆小姐,今天天气很好,能见度也很高,不如咱们去射击场玩几把吧?”

    “不去!”

    夏桑榆根本就不想与这位哈默丹王子有任何牵扯。

    她冷冷说道:“哈默丹王子既然已经让小筑替你祭拜了也香姑娘,那么还请早点回去吧……”

    她的话没有说完,身边的曜儿突然兴奋道:“娘亲,我想要学射击!”

    哈默丹忙道:“你想学射击?好啊,让我来教你好不好?”

    曜儿高兴得两眼放光,根本不再征询娘亲的意见,直接拉着哈默丹王子的大手道:“好!我跟你学!”

    学会射击了,华庭弟弟如果赶来伤害娘亲的话,他就直接扣动扳机。

    想到这里,曜儿澄澈的眼神中有锋利的寒芒一闪而过。

    夏桑榆根本来不及说任何阻止的话,哈默丹王子已经将曜儿一把抱起,大步往射击场走去。

    她不放心,急忙快步跟上:“哈默丹王子,你快点放他下来,他有脚,可以自己走!”

    “没关系,我很喜欢小孩子的!”

    哈默丹将曜儿往上面抛了抛又稳稳接住,逗得曜儿咯咯咯笑个不停。

    已经有很长时间,曜儿没有这样开心的笑过了。

    见他这般高兴,夏桑榆的唇角也不由得微微扬起。

    不忍心扫了他们的兴致,她只得也跟着来到了打靶场。

    哈默丹王子手把手的教曜儿一些基础动作,夏桑榆却换上射击服,自己一个人到远处的射击处,一下一下的扣动着扳机。

    大约是因为内心比以前更加强大了,她手不抖了,心不慌了,射出去的子弹越来越向靶心靠拢了。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哈默丹都住在庄园里。

    他陪着曜儿射击,教曜儿马术和桌球,带曜儿高空滑翔,海面冲浪……

    曜儿还小,有些运动他不可能现在就教他,却可以带着他一起感受,顺便给他讲解一些浅显的原理和技巧。

    曜儿正是对什么都充满好奇的年纪,很快就成了哈默丹王子身后的小尾巴。

    夏桑榆开始的时候是反对哈默丹王子和曜儿亲近的。

    她总觉得哈默丹王子对曜儿的示好是别有居心,说不定他早就已经窥破了她的身份,知道她是已经‘死去’的麻田也香了!

    不过,她后来见哈默丹王子并没有恶意,也没有要将她身份捅出去的意思,便也慢慢放下心来。

    后来又想着曜儿是个男孩子,他成长的过程当中如果能够有哈默丹王子这样优秀的男人陪伴着教导着,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就这样,哈默丹王子在庄园里面一住就是三个多月。

    在这期间,哈默丹还针对庄园开放的事情给出了一些十分有针对性的建议。

    不愧是出生王室的男人,看问题的眼界和格局绝不是夏桑榆这样的女流之辈能够比拟得了的。

    夏桑榆在他的帮助下,千野庄园几乎是没有遇到任何阻挠就顺利的对外开放了。

    不过,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够进入庄园游玩的。

    游客必须要进行身份验证,名流贵胄自然可以入内玩耍消费,普通平民就算缴纳大笔的押金也只能在外围参观迷宫围墙,连凯旋门都进不了。

    一来二去,全球各国的名流富豪都把能进入千野庄园看成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为了这种身份的象征,更是不惜一掷万金。

    海心岛的雕像也提前完工了。

    雕像是根据千野加藤和宫如玉的真实身高扩大了五倍建造而成的。

    站在游轮的甲板上,远在几英里之外的海面上就可以看到他们两人比肩而立,十指紧扣,含笑远眺的样子。

    临近回晋城的前一夜,夏桑榆捧着火红的天堂鸟和白色的雏菊来到了这尊玉石雕像的附近。

    她将花束放在他们的脚下,仰望着父亲母亲栩栩如生的容颜,哽咽说道:“爸,妈,我明天就要回去了……,你们不用牵挂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海心岛上,不知道谁家在放烟花。

    一朵朵绚丽夺目的焰火在夜空中绽放,美得摄人心魄。

    她仰头看了一会儿,忍不住赞道:“哇啊……,好美呀……”

    正为焰火惊艳不已的时候,鼻端突然嗅到了男性特有的体息。

    紧接着,耳畔传来男子深沉帜热的声音:“喜欢吗?喜欢的话,我送你一场水底的烟花盛宴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