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14章 诛心一剑(谢‘我恨了你好久’亲的打赏~,么么哒~)
    保镖见她紧张,便更加心虚起来。

    他低着头,小声回道:“华庭小少爷拦下警车后,说他是被庄园的坏女人拐来的……,他要求警察叔叔送他回Z国去!”

    夏桑榆只觉得脑袋嗡一声炸响了:“后来呢?”

    “后来,警方的人询问他在Z国的家人,他给出了一个手机号码!”

    “是谁的手机号?”她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你查过吗?”

    “查过了,是晋城金氏财团金重泰的手机号!”

    “金重泰?”他居然记得金重泰的手机号?

    早些时日,小华庭曾经跟着母亲乔玉笙在金氏别墅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他还小,心里也就认定了金重泰是自己的父亲。

    让人想不到的是,那时候他才两三岁,居然就牢记了金重泰的十一位手机号。

    这段时间,他接二连三亲眼看到‘母亲’乔玉笙被夏桑榆陷害,心中也肯定以为乔玉笙已经死了,所以才会在拦住警察叔叔之后,给出了金重泰的手机号码!

    夏桑榆想明白这其中的关窍,心中不由得暗暗惊叹小华庭的心智超常。

    不仅聪敏异常,还胆识过人。

    若是别的孩子,哪敢去拦截呼啸而来的警车啊?

    这孩子还不到四岁就如此超常,将来长大了那还得了?

    夏桑榆在心念百转的时候,保镖还在继续汇报说道:“手机号码确实是金重泰先生的,不过金重泰先生已经在十多天以前就去世了,这个手机号设置了呼叫转移,转移到了金重泰先生的女儿金宝宝的手机上……,我刚才试着拨打过,确实是金宝宝接听的。”

    “金重泰死了?”

    在夏桑榆的印象当中,金重泰的身体健旺得很,再娶个老婆再养个儿子都没问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不过现在她也没精神去关心金重泰是怎么死的。

    她现在,只关心小华庭的下落。

    她看向那保镖:“华庭呢?就这样被警察带走了?”

    保镖道:“是的!”

    她急了:“这些国际警察怎么回事儿?他们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把别人家里的孩子带走啊?谁给了他们这样的权利?”

    保镖说:“是华庭小少爷太精了!他哭诉在庄园里面遭到了虐待,还举起他的断指,说是被……,被‘坏女人’给削掉的……,况且还有保护未成年人的相关法律……,再加上千野庄园为了培养杀手死士什么的,也有一些劣迹……”

    夏桑榆神色颓然的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华庭……,他一直都在处心积虑的想要逃走,他一刻也没有放弃过逃走的念头……”

    保镖低下头:“桑榆姑娘,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她恍恍惚惚的发了一会儿怔。

    想起小华庭那冷冰冰的眼瞳,她的心里就好像被冰针硌着一般难受。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回过神来:“福田管家!”

    福田管家连忙应答:“在!”

    “你安排人去当地警局,尽快把小华庭给我接回来!”

    “是!我这就命人去办!”

    “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将他完好无损的给我带回来!”

    “也香姑娘放心,我保证把华庭小少爷给你带回来!”

    福田管家答应着,很快就下去安排人手去了。

    夏桑榆也相信他一定能够把小华庭带回来。

    以前她和千野加藤隔着国与国的距离,千野加藤的力量都能够将她平安带回来,更何况现在小华庭只不过才被警方带走了不到一个小时而已,福田管家派人去说明情况,一定能够顺利的将小华庭给带回来。

    这样想着,心里才稍稍踏实了些。

    她带着保镖从主堡这边出发,往附堡方向走去。

    附堡这边,美子等佣人居然还不知道小华庭已经跑去凯旋门那边拦下警车并且堂而皇之的走了。

    夏桑榆进入的时候,这些佣人都还在满城堡的到处找人。

    “找到没有?”

    “没有!到处都找遍了……,华庭小少爷到底去了哪儿啊?”

    “急死人了!也香姑娘如果知道咱们把华庭小少爷给弄丢了,肯定会责怪咱们的!”

    “咱们这么多人都看不住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说出去也丢人啊!”

    “唉!快找快找吧……”

    几名佣人在一起焦急的议论了几句,便又准备分头去找。

    夏桑榆走过去:“别找了!”

    美子等人疑惑的看向她:“姑娘你是?”

    佣人们都不认得她的这张脸。

    这也难怪,在庄园里面,她根据千野加藤的要求,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戴着人皮面具的。

    只在曜儿面前和千野加藤的面前,她才会偶尔一两次揭下面具。

    其余时间若她的面部需要透气,她都是选在夜深人静没人打扰的时候才会揭下假面。

    不过现在她也没功夫与这些佣人解释,沉着脸自顾自的说道:“我是谁不重要!我就是想告诉你们一声,刚刚听说小华庭已经跟着警车出了庄园,所以好心提醒你们一句,别再浪费力气找他了!”

    美子等人惊愕不已。

    美子惊疑道:“姑,姑娘是说,华庭小少爷离开了庄园?这怎么可能?他那么小……”

    另外一名女佣更是觉得荒唐:“姑娘刚才还说警车?咱们庄园里面有警车吗?我们在庄园里这么些年了,还从来不知道庄园里有警车出入呢!”

    附堡距离主堡有一段距离,刚才乱糟糟一团,她们都在忙着找小华庭,没有听见警车的啸叫声也很正常。

    夏桑榆也不与她们争论,抬步就要往楼上去看曜儿。

    美子连忙伸手拦住她:“姑娘,你到底是谁啊?这里不能乱闯的!”

    夏桑榆没有说话,倒是她身边的保镖稍稍一用力,就将美子等人拦在了楼梯下面。

    楼上,曜儿坐在一堆鲜艳的玩具当中,手中捏着一块积木,眼神却有些落寞的看向了窗外。

    他太过走神,连她靠近了都没有察觉。

    她抬手轻轻抚了抚他柔软的头发,他才如梦初醒一般:“娘亲……”

    她柔声问:“在想什么?”

    他垂下绵密眼睫,低低说:“华庭弟弟走了……”

    “我知道……”

    “他说你是个坏女人,他还说你害死了他的娘亲?”

    曜儿抬起干净无染的黑眸,定定望着她道:“娘亲,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这样的问题,叫她如何回答?

    思忖片刻,她苦笑说道:“曜儿,华庭弟弟一生下来就被乔玉笙抢走了,他自小就在乔玉笙身边长大,认乔玉笙做娘亲我不怪他……”

    “那你有没有害死他娘亲?”

    曜儿眼神执着,一定要她的亲口回答。

    她苦涩的抿了抿唇,低头看着指甲缝里面的血迹,黯然道:“曜儿,有些事情吧,它不能只看表面,你得看这件事情的起因究竟是什么……”

    “你真的害死了华庭弟弟的娘亲?娘亲,你这是承认了,对吗?”

    曜儿漂亮的眼瞳里面瞬间漫上一层密湿水雾。

    就好有某种他一直小心呵护着的东西,在这一刻突然就碎裂了。

    “曜儿……”

    她伸手想要拥抱他,他却猛地往后面缩了缩。

    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一下:“曜儿,对不起,娘亲让你失望了!”

    曜儿稚嫩的小嘴隐忍的抽搐着,哽声说道:“华庭弟弟走了……,他走的时候让我转告你一句话……”

    “他让你转告我什么?”

    “他说他恨你!等他长大了,一定会亲手杀了你为他娘亲报仇!”

    曜儿的话让夏桑榆的身体猛地震颤了两下。

    小华庭以前就经常在她的耳边嚷嚷着恨她,要杀了她之类的话。

    她只当是小孩子气极了随口说出的浑话,从来没有将这样的话放在心上。

    可是今天,小华庭利用他自己的力量顺利逃出了庄园,还让曜儿帮忙转达这样的话,便不由不得她不心惊肉跳了!

    被亲生儿子痛恨的感觉,远比被全世界的人痛恨更可怕,更痛心!

    这诛心一剑,疼得她脸色苍白,在曜儿的身边跌坐了下来。

    曜儿也终于察觉到了她脸色的异样:“娘亲,你怎么了?”

    她用手死死揪着心口,哑声说:“娘亲这里好痛!”

    “娘亲是肺病又犯了吗?我去帮你拿药!”

    曜儿一直都是个懂事听话的好孩子。

    他心里虽然对娘亲十分失望,可还是起身去帮娘亲把药拿了过来。

    把药片和温水都递到娘亲的手中,他神色凝重的说道:“娘亲,你不要害怕,华庭弟弟将来长大了,我也就长大了,我会保护你的,如果他敢伤害你,我就先杀了他……”

    “别……”夏桑榆再次心惊肉跳:“曜儿,你答应过娘亲的,永远都不会去仇恨任何人……”

    曜儿噘嘴:“别人要杀我的娘亲,我难道也不能仇恨那人吗?”

    “当然不能!华庭弟弟很可怜,他还这么小,心底就已经种下了仇恨的种子……,我不要你像他一样!”

    仇恨是把双刃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到最后谁也讨不了好。

    这个道理是她历经了几番生死才想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