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13章 造劫之手,不过如此
    洪七柱胖脸抽搐:“你,你盯我们干什么啊?我们可都是有正当职业的合法公民……”

    “闭嘴!没人要听你的这些废话!”

    刑警用枪把在他的后颈猛地击打了一下,一副冰冷的手铐便落在了他的手腕上。

    鸠山先生也被人摁着脑袋按在了餐桌上,他奋力挣扎,大声骂道:“他娘的!不是说千野庄园的迷宫围墙没人能穿得过吗?不是说东西南北有潜伏的狙击高手吗?不是说庄园固若金汤吗?这些条子是怎么进来的?”

    山本太雄被两名警察反拧着胳膊摁在地上,暴躁怒骂:“他娘的,老子早就觉得这麻田也香有问题!若不是她在里面做内应,这些条子能进得来?”

    洪七柱翻了个白眼,丧气的提醒道:“山本太雄,你看看麻田也香,她如果真是内应,警察怎么可能一进来先就把她给嘣了?”

    山本太雄往地上看了一眼,是啊,麻田也香已经被击中脑门心,血糊得一脸都是。

    她如果真的是内应,也不至于落得如此的下场!

    兔死狐悲,山本太雄等人似乎也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一个个面如死灰,被戴上手铐押上了警车。

    千野亚仁等族伯兄弟们全都慌了:“警官先生,您别铐我们啊,我们可什么事情都没做啊!”

    “什么事情都没做?那你们怎么会和山本太雄等人在一桌子吃饭?”

    二话不说,直接全部拷上,带走。

    有问题没问题,回警局一查不就明白了?

    千野家族的这几位族伯兄长可都是有野心有实力的人物,手上也或多或少也做过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这次被带回警局一查,就算他们和山本太雄没关系,只怕也不能就那么轻轻松松的出来。

    福田管家等几位佣人在旁边都看傻了。

    直到警车呼啸着远离了主堡,福田管家才回过神,一声悲哭往夏桑榆的身边扑了过去。

    “唉哟喂……,我的也香姑娘啊,你说你好端端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呀……,呜呜……,老爷,老爷呐,你干脆把我也带走吧……,呜呜呜,我没活头了呀……”

    他在千野庄园几十年,一直忠心耿耿的服侍着老爷,一辈子都以老爷的命令为宗旨,从未有过二心。

    现在老爷走了。

    他根据老爷生前的遗愿,把服侍对象换成了也香姑娘。

    不曾想,老爷才刚刚下葬没两天,也香姑娘就这样无辜枉死了。

    他一下子就觉得生活失去了信仰,失去了支撑下去的力量。

    他跪在也香姑娘的身边,声泪涕下的哭了一会儿,站起身就准备往旁边一根石柱上面撞去:“老爷,也香姑娘,你们等着,我到阴间再来服侍你们……”

    刚刚站起身,袍子的下摆突然被一只手给抓住了。

    他怔了怔,慢慢的,不敢置信的回头看了过去:“也,也香姑娘?!”

    “嘘……!”

    夏桑榆做了一个噤声的口型,低声说道:“让他们都出去!!”

    “是是……”

    福田管家既惊喜又惊吓,却也知道事关重大不敢声张。

    他站起,对角落里一众惶恐的佣人说道:“都退下吧,我想与也香姑娘单独呆一会儿!”

    “是!”出了这么大的变故,佣人们都震愣了,谁也不敢多说什么,乖乖退出了主堡。

    福田管家走过去将门关上,转过身再看的时候,发现也香姑娘已经从地上坐了起来。

    她抬手抹了一把眉心中弹处,低声咒道:“该死!还真疼!”

    警方的人告诉过她,说这种子弹是特制的,不会疼,更不会致命,击中之后子弹里面的浓缩血浆会迸溅出来,造成她中弹身亡的假象。

    她当时觉得这个提议挺好的。

    因为她一定要当着洪七柱和山本太雄等人的面先死,这样的话,就算他们有人侥幸逃脱死刑,也才不会想到是她在里面做内应,故意撤走了庄园外面的狙击手,故意令人将这些警察引进了庄园……

    更不会有人想到,这整件事情都是她一早就筹谋计划好了的。

    死在所有人前面,会省掉很多麻烦。

    那日在湖心岛,千野加藤带着她认识了洪七柱等人之后,她回去就查了这些人的底细。

    那时候,她就有心要通知警方,把这些人一锅给端了。

    后来她有无意中从窗户外面看到了他们正准备在全球各地推行一种X组织新近研发出来的药剂,她更是觉得毛骨悚然,发誓要将他们全部送进监狱,要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只可惜她还没有来得及有所行动,先就连累了容瑾西……

    现在她终于一步步引诱布局,将他们全部都交给了国际刑警,也算是为瑾西报了仇吧。

    至于洪七柱等人亲笔手写的罪状书,早在他们泡温泉的时候,她就已经将原件一一扫描到了国际刑警的手里。

    原件嘛,她锁在了绝密的保险柜里。

    一切都缜密无遗,天衣无缝。

    福田管家走过去将她从地上搀扶起来:“也香姑娘,你刚才吓死我了你知道吗?唉……,我想一定是老爷在天有灵保佑着你,不然的话你被子弹打中肯定早就没命了……”

    “对,我命好大!”

    夏桑榆也不想给福田管家细说这中间的缘由。

    他年纪大了,不经吓。

    她抽了纸巾胡乱擦拭脸上的血迹,却越擦越花,糊得一张脸都红完了。

    最后她干脆扔掉纸巾,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福田管家!”

    “诶诶,我在我在!”

    福田管家走过去,一副小心翼翼的表情,神色期盼的盯着她:“也香姑娘你有什么吩咐?”

    她在心里斟酌了片刻,郑重道:“福田管家,我当初是怎么到千野庄园的,你可还记得?”

    “我听老爷提起过!”

    “你说来我听听!”

    “老爷前几年无意中得知宫如玉曾经为他生下过一个孩子,只可惜那孩子不被宫氏长辈所接受,一出生便被人遗弃了!”

    “嗯,你继续说!”

    “老爷这些年一直派人在Z国打探那孩子的下落,直到三四年前,通过宫氏家族的罕见血型,才查到了你的身上……,可是没过多久,你突然就死了……,在你‘死去’的那三年多时间里,你的丈夫容瑾西先生每年都会为你举行一场葬礼,还要求全晋城的富贾名流都得前来吊唁……”

    “这你都知道?”夏桑榆有些意外。

    福田管家讪笑说道:“跟在老爷身边嘛,这些事情我自然都知道一些……,后来不知怎地,你好像又回到了晋城!老爷正准备派人将你接到身边的时候,你又被日本这边的警方给盯上了……,唉,总之,你们父女两个最后能相聚,真的挺不容易的!”

    夏桑榆正色看向他:“如此说来,我的真实身份你都知道?”

    福田管家点了点头:“知道!”

    她抬手揭起人皮面具的边缘:“那么,麻田也香已经被国际刑警击毙了,我现在做回夏桑榆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自然是没问题!”

    “那就好!”

    夏桑榆当着福田管家的面,将那张染血的人皮面具揭了下来。

    一张端丽秀气的小脸出现在福田管家的面前。

    那双明媚澄澈的眼眸,蕴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威慑光芒。

    福田管家急忙低下头:“桑榆小姐,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她尽量敛藏身上的锋芒,温和笑问:“哦?那你说说,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把已经死去的‘也香姑娘’安葬在千野墓园,对外宣称也香姑娘因为受山本先生等人的牵连,已经被警方击毙了……”

    “嗯——!”

    她满意的点了点头,旋即又淡潮笑道:“命运之神在我夏桑榆的手里也玩不出什么新花样嘛!当时一出机场‘我’就被人爆头,由夏桑榆变成了麻田也香!今日我同样被人一枪毙命,由麻田也香又做回了夏桑榆……”

    命运的造劫之手也不过如此,在她夏桑榆的身上翻来覆去就是这些把戏,难道是已经是技穷了?

    就不能来点儿新花样吗?

    几经生死,她已经无所畏惧。

    对于命运这种东西,她只有挑衅与嘲讽,并不臣服与畏缩。

    她心里正嘲讽着命运,屋外突然传来一个保镖焦急的声音:“也香姑娘,也香姑娘!”

    福田管家神色紧张的正要回话,她挥了挥手:“让他进来吧!我信得过他!”

    “是!”

    福田管家走过去将餐厅门刚刚打开,一名眉深目阔的保镖大步走了进来:“也香姑娘,出了一点儿小意外!”

    她神色微凝:“从今天开始,叫我夏桑榆吧!”

    保镖连忙改口:“桑榆姑娘,刚才国际刑警带着山本太雄等人离开的时候,出了一点儿小状况!”

    她表情一沉:“山本太雄跑了?”

    “不是!”保镖心虚的看了她一眼,声音弱了下去:“警车开到凯旋门附近的时候,突然被华庭小少爷拦住了……”

    “华庭?他拦警车做什么?我不是让美子她们好好看着他吗?”

    夏桑榆一下子紧张起来,急声问道:“然后呢?他把警车拦下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