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09章 想丢也丢不了的珠宝
    夏桑榆呆怔的坐在地上,嘴唇微颤,一个字都说不出。

    曜儿走到她的身边,摇晃着她的胳膊糯声追问道:“娘亲,娘亲你怎么了?你告诉我,我们什么时候回去?爹地答应过我的……”

    “你爹地……”她沙哑的声音刚刚说出三个字,眼泪就流了出来:“你爹地……死了!”

    曜儿瞬时僵在了原地。

    片刻后,他带着哭腔的声音道:“你骗人!娘亲你骗人!爹地怎么会死呢……”

    她捂着脸,泪水顺着指缝不停的往下流。

    曜儿被她的样子吓到了,片刻后,也跟着呜呜的哭了起来:“我要爹地……,呜呜,爹爹不会死的……”

    她伸手抱着曜儿,哽咽得快要背过气去了:“对不起曜儿……,娘亲没有来得及把爹地救下来……,是娘亲没用……,娘亲对不起你,对不起华庭……”

    母子两个抱作一团,哭得涕泪俱下。

    小华庭却十分冷漠的坐在床上,对于他们的悲恸和苦难无动于衷。

    那双本该澄澈纯净的漂亮眼瞳,居然有一丝绝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得意与狠毒。

    哼——!坏女人,你遭到报应了吧?谁让你欺负我娘亲的?

    夏桑榆察觉到他眼神当中的寒意,不由得抹了眼泪往他这边看过来。

    他漠然的别开脸,根本不与她有任何眼神交流的机会。

    当初她和小华庭被关在暗室,他高烧之际也偶尔会有清醒的时候,那时候他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像只可怜的小猫咪一样蜷缩在她的怀里,不叫她滚,也不骂她是坏女人!

    生怕被她抛弃了一般。

    现在他身体好了,骨子里那股冷血的劲就又上来了。

    唉,小家伙,真是一头养不熟的小白眼儿狼啊!

    等她把手头上的事情忙空了,一定要花时间好好调教调教他,非把他驯服了不可。

    七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在这期间,夏桑榆抽时间把千野家族的所有宗族亲戚邀请到一起吃了个饭。

    这些族伯婶娘们,自然不甘心如此庞大的家族产业落在她这个外姓女的手里!

    好在千野加藤早就为她做足了功夫,他们虽然不服,却也没人敢在明面上刁难她。

    她还毫无顾忌的打开了千野加藤生前留下的所有保险箱和暗室。

    让她大感意外的时,这些保险柜里面放置的都是一些寻常之物,比如说样式老旧的女士发卡,字迹模糊不清的戏院门票,颜色鲜艳如新的丝巾等等等等。

    她不用想也知道,这些在千野加藤眼里珍贵无比的东西,一定都是宫如玉生前用过的。

    而那些价值不菲的珠宝玉器反而是随手摆放在主堡的显眼位置,就不怕被人偷走么?

    福田管家进来的时候,她正拿着一件色泽温润的翠色玉器慢慢把玩。

    福田管家走过去,恭敬道:“也香姑娘,你找我?”

    她漫不经心问:“嗯,尤加利找到了吗?”

    “找过了,她没有回庄园!”

    “没有回庄园?莫不是还在海心岛?”夏桑榆凝重道:“要不要派人回去再找找她?”

    “不用了……”

    福田管家的神色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夏桑榆问道:“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不敢!我哪敢瞒着也香姑娘你啊?”福田管家说着就又要往地上跪去。

    夏桑榆轻啧一声:“行啦,别跪了!说吧,你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

    福田管家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我怀疑,怀疑尤加利已经去了Z国!”

    “Z国?”夏桑榆吃惊道:“你查清楚了?她真的去了Z国?”

    “应该不会有错!”福田管家叹息道:“尤加利虽然是我这个管家的女儿,却自小就深得老爷的喜爱!她刚刚出生的时候,老爷就在国际银行为她开了一个户头,存了一笔丰厚的嫁妆进去!以后每个季度会有一笔置装费,每年生日会有一笔庆生费,过节会有过节费……,二十八年累积起来,这已经是一笔很可观的天文数字了!”

    夏桑榆秀眉微拧:“你是通过这笔钱发现她在Z国的?”

    “没错!这二十八年以来,我们父女两人吃住行都在庄园里,根本没机会用这户头里面的钱!可是今天凌晨,我接到了国际银行发来的信息,她在Z国消费,用的就是这户头里面的钱……”

    福田管家有些心虚的看了夏桑榆一眼:“也香姑娘啊,我也不清楚尤加利怎么突然就去了Z国……,她之前也从来没和我说过这方面的事情啊!”

    “算了,走了就走了吧!”夏桑榆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她可能是有什么难处吧,福田管家你也别怪她……”

    “我就是气她太不懂事了!老爷生前明明有交代,让她好好的侍候在你身边……,这才没几天呢,她就偷偷跑了……”

    “人各有志嘛!她也许是想着老爷死了,从此就无拘无束了……”

    千野加藤这一死,禁锢在许多人身上的枷锁就都解除了。

    他们想要自由,她就给他们自由,绝对不会以任何名义再去把他们召唤回来。

    她和福田管家闲话了两句,正色道:“福田管家,你让人把这些珠宝玉器都收起来吧,我过几天会开放整个千野庄园,到时候进进出出的人又多又杂,弄丢了就不好了!”

    “也香姑娘,我,我没有听懂你话里的意思,你是说……要开放千野庄园?”

    “嗯……”她承认了,却并不愿意深谈:“总之你听我的,把这些珠宝全都收起来吧!再有钱的人家也不用把珠宝放在这么显眼的位置啊!”

    “也香姑娘你有所不知,这些珠宝就算被别人偷出去,不久之后也会乖乖被送回来!”

    “为什么啊?这些珠宝都可以换钱的!”

    她想起了送给光头蛇的那些珠宝……

    福田管家先去旁边的书房取了一只放大镜,然后拿起一枚璀璨的蓝宝石,递到她面前道:“也香姑娘,你不妨用放大镜看一下这枚宝石的背面……”

    她狐疑的接过:“背面有什么吗?”

    放大镜下面,蓝宝石背面一枚血樱图腾栩栩如生。

    福田管家道:“每一件珠宝的身上,都有千野家族特有的血樱图腾,这样的珠宝就算流落在了外面,各地的珠宝商也会替我们抓住偷珠宝的人,然后再将珠宝完整无缺的送回来,从我们这里可以换得不菲的酬金!”

    “啊?”那光头蛇身上的那些珠宝岂不是会为他招来灾难?

    不过,以光头蛇的智商,应该想不到去珠宝商那里换钱。

    他最多是把珠宝当钱用。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她的话去国际机场,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心的国际友人帮智商不够的他报个警,把他遣送回Z国什么的……

    唉,真的是操也操不完的心呀!

    转眼就到了千野加藤下葬的日子。

    夏桑榆穿上丧服,系上丧带,往祠堂方向走去。

    福田管家跟在她的身侧,小心的提醒说道:“也香姑娘啊,不让两位小少爷去参加葬礼吗?”

    夏桑榆淡声说:“他们还小……,这种场合不适合他们!”

    她始终还是想要竭力撇清和千野家族的关系。

    就算她撇不清,也一定要保护好两个孩子,不让他们和千野家族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在福田管家的陪同下,她一路往千野祠堂的方向走来。

    她以女儿的身份为千野加藤扶棺吊孝,完成了一系列繁琐的仪式之后,她将那三只饼干罐子轻轻放在了他的身侧。

    “爸,你安息吧……,家里面的事情你就别再操心了,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一位族伯在旁边‘好心’说道:“也香啊,如果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你尽管开口……”

    另外一位婶娘道:“对啊也香,你一个女人家家,哪里撑得起这么大一个家族?不如将你手里的生意分一分吧,也好让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帮你分担分担!”

    又有人附和说:“是的呢,也香你身体还没痊愈,这么大一副担子,你一个人恐怕担不起!”

    夏桑榆一脸涉世不深的天真:“好啊,有各位族伯婶娘的帮助,我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一众族伯婶娘堂兄堂弟的脸上都露出欣喜的神色。

    “也香啊,那你今天就找个机会把我们介绍给洪七柱先生和山本太雄先生认识认识吧?家族生意嘛,哪能你一个人说了算呢?”

    “好!没问题!今晚你们想要想要接管家族生意的,都到主堡里面来找我吧,我给你们引荐引荐!”

    夏桑榆答应得异常爽快,谁也没有察觉她眼底掠过的那一抹狡黠冷光。

    晚宴在主堡前面那片巨大的广场上面举行。

    因为是丧葬之礼,夏桑榆不准在场宾客举行任何娱乐喧哗的活动,更不准在场地中追逐嬉戏。

    宴席也是素宴,连酒水也不提供。

    宾客们都觉得好无趣,草草用了晚宴就都想要告辞离开。

    夏桑榆却在两名精英保镖的陪同下走了过来,扬声道:“各位请稍等!我这里有两件事情要宣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