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08章 也香姑娘有些不对劲
    夏桑榆哽咽着深吸一口气,戚然道:“我原谅你了!我母亲也原谅你了!一切都过去了……,没人会怪你的!”

    “真的吗?如玉你原谅我了?”

    他蜡黄的脸上露出奇异的微笑,如释重负的长长叹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终于有脸去见你了……,如玉,你等着我,我要重新追求你……,我们再也不要辜负爱情了……”

    夏桑榆的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流:“如果你见到她,请告诉她,我会好好活着的……”

    他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口中只喃喃的叫着如玉的名字,气息渐渐弱了下去。

    片刻后,他脸上带着释怀又向往的神色,松开了她的手。

    她的心猛地被什么东西剜了一下,失声泣道:“爸……,爸——!”

    他的喉头发出一声类似于吞咽的咕噜声,最后一丝气息也断了。

    医生和护士都进来了,福田管家和保镖们都进来了,就连洪七柱和山本太雄等人也都跟了进来。

    “怎么样怎么样?千野老爷他怎么了?”

    医生检查了千野加藤的瞳孔,沉痛道:“千野老爷已经走了!”

    “老爷啊……”

    福田管家一声悲呼,带头跪了下去。

    洪七柱等人也脱帽默哀。

    气氛说不出的悲恸压抑。

    夏桑榆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哭成了泪人儿。

    她以为自己不会心疼不会难过,因为在失去自由的这段时间里,她也无数次暗地里诅咒他怎么不去死!

    可他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

    当他在她的面前咽下最后一口气,那种铺天盖地的悲恸让她难以承受。

    她抽噎着,红肿的目光最后一次看向病床上再也不能醒来的千野加藤。

    视线却被他枕头下面一点金属亮光晃了一下眼睛。

    护士也看见了,伸手将那东西拿了出来:“是一支录音笔!”

    “给我!”

    夏桑榆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推开录音笔的开关,千野加藤沧桑疲累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也香啊,爸爸就要走了,就要去见你妈妈了……,你不要伤心,也不要害怕,未来的路我都已经为你铺好了,你只需要跟着洪七柱先生和山本太雄先生就能够把咱们千野家族的生意一直做下去……,庄园里面所有需要身份验证的保险柜和密室,我都替换成了你的指纹,庄园对于你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禁忌……,也香啊,爸爸其实很舍不得你……,爸爸以前做错了一些事情,还希望你能原谅爸爸……,关于爱情……”

    他的声音凝噎住了。

    片刻后,沉闷的声音才又说道:“关于爱情,爸爸错了……,容瑾西是个难得的好男人,只可惜他已经死了……,我看那哈默丹王子也很不错,爸爸希望你把以前的经历都忘掉,再去谈一场天长地久的恋爱,莫要像爸爸一样,辜负了这世上最美好的爱情……”

    他终于承认,爱情是美好的了!

    在夏桑榆去帮他准备爱心饼干的这段时间,他偷偷录下了这段音频,告诉她,莫要辜负了爱情……

    夏桑榆将脸埋在双臂之间,心碎欲裂,哭得快要晕厥过去了。

    几分钟后,护士小姐替千野加藤盖上遮尸布,将他的尸体搬去了太平间。

    夏桑榆失魂落魄往病房外面走。

    洪七柱快步跟了上来:“也香姑娘,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她红着眼眶道:“还能怎么办?带他回庄园去……”

    “我是说生意!你打算什么时候正式接手千野老爷的生意?”

    “给我几天时间吧……”她烦乱的抓了抓凌乱的头发,闷声说:“你们总得等我把他下葬了吧?”

    想了想,她又补充道:“这样吧,你告诉大家,七天后在千野庄园为老爷举行葬礼,让所有的生意伙伴都来参加吧!”

    洪七柱点头道:“这样也好!千野老爷在道上混了几十年,我们很多人都受过他的恩惠和照顾,是应该参加他的葬礼送他最后一程!”

    “嗯!那就麻烦洪叔帮我通知一下大家吧!但凡是还想要继续与千野家族合作做生意的,都让他们在七天后来庄园参加老爷的葬礼吧!”

    夏桑榆交代完,十分礼貌的对洪七柱行了一个礼。

    然后在一种保镖随从的簇拥下离开了。

    洪七柱看着她的背影,唏嘘道:“这孩子不错……,如果我女儿还活着,应该也是她这般大……”

    山本太雄则显得有些不安:“我怎么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总觉得这也香姑娘的转变太大了,昨前天在游轮上她陪咱们吃饭,看上去都还是缩头缩脑的样子,这怎么一下子就……”

    “唉!想当年我也是少不更事的纯真少年,还不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变故,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瘴头子?”

    洪七柱感概道:“人嘛,不都是这样吗?当身边有人可以依靠的时候,总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等到这靠山崩了,才会突然之间成熟和强大起来!”

    山本太雄摸着下颌的小胡子,语气依旧有几分怀疑:“也许你说的都对,不过我总觉得这也香姑娘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哪有什么不对劲?走吧走吧,不管怎么说,千野加藤对咱们有过不少的提携和照顾,他的葬礼咱们必须得参加!”

    “那是,葬礼是一定要去的!”

    ……

    夏桑榆回到游轮上,才发现尤加利不见了。

    她叫来福田管家:“尤加利呢?”

    福田管家也是一脸茫然:“我不知道啊!我好长时间都没有看见她了……”

    “打她电话也关机!这个尤加利到底去了哪里?”夏桑榆烦躁的说道:“我们马上就要回庄园去了,总不能把她一个人留在海心岛上吧?”

    福田管家低着头,踌躇了一会儿,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也香姑娘,尤加利可能,可能已经坐游艇先回庄园去了……”

    “什么?她已经走了?”

    “我也只是猜测!闻樱小姐刺杀老爷的那天晚上,码头停着的千野号游艇不见了一艘……,我估计,估计是她开回去了……”

    “她开游艇先回庄园了?这是为什么啊?”夏桑榆焦急的踱步说道:“就算她会驾驶游艇,可是海域这么宽广,连个导航灯都没有……,她怎么可能独自把游艇开回庄园去?”

    “这个我也不清楚。”福田管家道:“这些都是我的猜测……”

    “算了算了!不等她了!我们先回庄园吧,你想办法和她联系一下,看看她到底去哪里了!”

    夏桑榆又交代了福田管家一些事情,让游轮马上启程回庄园。

    从踏上游轮到离开游轮,才不过短短两三天的时间,一切却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位于权利顶端的千野加藤现在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就装在游轮底层的冰棺里。

    骄傲美丽的千野闻樱也变成了一具尸体,生前她与夏桑榆针锋相对,却在临死之际握着她的手请求言和,并且把容瑾西托付给她照顾……

    而容瑾西……,现在只怕已经被海底的鱼类啃噬得只剩下骨架了吧?

    一想到容瑾西,她千疮百孔的心又揪痛起来。

    若不是考虑到庄园里面还有两个孩子,她真的想现在就从甲板上终身跃下,为他殉情去!

    可是她不能这么不负责任。

    曜儿和小华庭都还那么小,他们的成长离不开她,她还要送他们回国去呢。

    想起两个孩子,她心底起伏的情绪平复了些。

    游轮停靠在千野庄园的码头,已经是第二日的凌晨时分。

    夏桑榆在几名精英保镖的簇拥下走下码头,又改坐代步马车直接去了附堡。

    美子正在过道上打瞌睡,听见响动立马站了起来:“谁?”

    她轻声道:“是我!孩子呢?”

    “是也香姑娘啊!两位小少爷都在房间里面睡觉呢!”

    “好,我进去看看。”夏桑榆走了两步,又回头对她说:“你回自己的房间去休息吧……”

    美子道:“不行啊!华庭小少爷会偷偷跑出去的!”

    夏桑榆蹙眉:“他还偷跑?”

    “嗯!他一逮着机会就想要偷跑……”

    上次他把曜儿哥哥捆绑起来还塞上了嘴巴,然后趁着女佣交接班的空隙偷偷跑出去就弄断了一根手指头,现在居然还想跑?

    这孩子,脾气也太犟了吧!

    夏桑榆轻轻推开卧室门走了进去。

    两个孩子分别睡在两张儿童床上,柔和的光线下,他们睡颜恬静,像两只可爱的天使。

    她的目光落在小华庭的残缺的尾指上,心底升起了强烈的负罪感。

    她走过去,俯身下去在小华庭的额头轻柔的落下一个吻。

    唇瓣刚刚贴上他的额头,他冰寒的眼瞳突然就睁开了。

    这孩子,就算睡着了也保持着这么重的戒心吗?

    抑或者是,他根本就是在装睡?

    夏桑榆尴尬的笑了笑:“华庭,我……”

    “滚——!”

    他像一头奋起的小豹子,双手猛力一推,直接就将她推得往后面踉跄几步。

    她绊倒了旁边的椅子,连人带椅子哗啦啦狼狈的跌倒在地上。

    曜儿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睡意朦胧的说道:“华庭弟弟,你又闹什么啊?”

    目光却突然看到了跌坐在地上的夏桑榆。

    他澄澈的墨瞳顿时漾上惊喜:“娘亲?娘亲你回来啦?爹地呢?爹地说要带着我们一起回去的!我们什么时候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