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06章 半冷半暖秋天,我想在你身边
    他躺在床上,浑身都是血。

    千野闻樱趁着他睡着的功夫,偷偷从窗户翻进来,第一刀就扎在了他的关键部位。

    “这一刀,是我替我的前夫还给你的!”

    他从睡梦中猛地惊醒,根本来不及呼救,她的第二道又扎在了他的心口。

    “这一刀,是替我的哥哥和母亲还给你的!你这个魔鬼,你早就该死了!”

    带着刻骨的恨意,刀在他的身体里面拧转了半圈。

    千野加藤疼得直接昏了过去,连呼救的能力都没有。

    千野闻樱刺了两刀,两刀都十分致命。

    她知道千野加藤的身边有十二名神出鬼没的黑衣武士,也知道这酒店附近到处都是从全国各地挑选出来的精英保镖。

    确定千野加藤再无活着的可能,她便慌忙想要离开。

    一出卧室门,却还是被一名黑衣武士抹了喉。

    现在,千野加藤就躺在床上,血把身下的床褥都润湿了。

    夏桑榆走过去,惶惶道:“他怎么样了?”

    医生说:“伤得很严重!只怕是……”

    另外一名医生又说:“我们只能暂时帮他止血,这么严重的伤势,还必须得马上送大医院……”

    夏桑榆哆嗦着:“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们……都要死了么……”

    瑾西死了,千野闻樱死了,现在连千野加藤也要死了?

    她不知道应该为谁难过。

    心里毛塞塞的堵作一团,眼眶刺痛得厉害,却没有眼泪掉下来。

    “如玉……,如玉……”

    千野加藤大约是听见她的声音,慢慢清醒了一些。

    他浑浊散乱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如玉,你来看我了?”

    “我不是如玉!我是麻田也香!”

    “你就是我的如玉!”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早知道濒死之际才能看见你,我就应该,就应该早点让他们来杀我……”

    “你瞎说什么呢?你不会有事儿的……”

    她心里乱极了。

    想抽开手转身去找容瑾西,可是千野加藤的手像只铁耙子一般紧紧扣着她,半分松动也没有。

    害得她只能心急如焚的坐在床边,眼睁睁看着医生为他的伤口止血。

    几分钟后,他被医生们抬上担架床,要抓紧时间往医院里面送。

    他的手还是紧紧攥着她,掰也掰不开。

    她没办法,只能跟着他去了医院。

    半个小时后,她好说歹说,终于将他送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门刚刚关上,电梯方向就急步走过来一行人。

    为首的正是洪七柱与山本太雄。

    他们来到夏桑榆的面前,关切的问道:“怎么样?千野君的伤势怎么样?”

    “他……刚刚才进手术室,具体的情况我也说不好!”

    夏桑榆简单敷衍两句,问道:“容瑾西呢?他们把他怎么了?”

    “也香姑娘放心,我们已经把他沉海了!”

    洪七柱的话刚刚说完,夏桑榆就眼前一黑往地上倒去。

    山本太雄伸手在她腰上扶了一把:“也香姑娘你还好吧?”

    她连忙挣开他,自己扶着墙在旁边的长椅上颓然坐了下来:“我能好得了吗?”

    容瑾西死了,她的人生里面再也没有‘好’这个字了。

    洪七柱和山本太雄只当她是在为千野加藤的伤势担心,遂一人一句的劝了起来。

    “也香姑娘不要过于担心,千野君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儿的!”

    “对呀,今年大年初一我们几个人上金阁寺上香占卜,千野君抽的还是上上签呢……”

    “所以说嘛,千野君肯定会没事儿的!”

    “也香姑娘你一定要振作啊!千野君可是把所有生意都教给你在打理呢,你若是急出个三长两短,我们没法给千野君交代啊!”

    夏桑榆是很着急!

    可她的着急,与千野加藤并没有多大关系。

    千野加藤性子阴损变,态,又做下了许许多多罪不可赎的‘生意’,将来迟早是要挨枪子儿的!

    以其挨枪子儿,倒还不如死在千野闻樱的手里。

    况且,她始终打心底里抗拒着千野加藤,从来也不肯承认他是自己的生父。

    他的生死,对她来说,真的没那么重要。

    她着急的是容瑾西!

    容瑾西被沉海了!

    且不说海底有没有鲨鱼等凶险的鱼种,单说他拖着不能动弹的两条腿,就万万没有自救的可能!

    现在,说不定已经沉尸海底了!

    她心痛如绞,捏着那块硬邦邦的通行牌,耳边又响起他醇厚磁感的声音:“快走!不要再呆在千野加藤的身边,带着孩子尽快回国去……”

    带着孩子回国去,这一直都是她的执念。

    可是,她怎么忍心将他一个人留在冰冷的海底?

    要走就一起走,要留,就一起留!

    洪七柱和山本太雄在旁边说了好一阵,她都是愣愣怔怔的没有反应。

    临近中午的时候,手术室的门才打开。

    洪七柱和山本太雄急忙迎上去:“医生,千野君他怎么样了?手术还顺利吧?”

    医生摘下白口罩:“手术还算成功!不过病人年纪大了,两处伤口又都在要害处,再加上失血过多,恐怕……”

    夏桑榆从长椅上慢慢站起身:“恐怕怎样?”

    医生无力的叹息一声:“恐怕,就只剩下这一两天的时间了……”

    夏桑榆脸色苍白,身形不受控制的摇晃了两下:“只剩下……一两天了?”

    医生道:“是的!还希望你们能够给他多一些关怀,让他不带遗憾的离开这个世界!”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就是真的活不成了?

    夏桑榆的眼前又开始发黑。

    山本太雄在侧旁礼貌的扶住她:“也香姑娘,还请你振作一点儿!千野君这次把你介绍给我们大伙儿,恐怕是早就料到自己会有不测,才有意让你接受他全部的生意!”

    洪七柱也道:“也香姑娘你放心,就算千野老爷走了,我们几个也会像长辈一样照顾你……,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夏桑榆惨然笑道:“谢谢你们……,你们先回去吧,我想多陪陪他!”

    “好的!也香姑娘你也要保重身体啊!”

    两人安抚了她几句,转身就走了。

    夏桑榆跟着护士一起,把千野加藤送到特护病房。

    液体挂上,身上插满了各种医药管子,戾气十足的千野加藤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毫无攻击力的垂死老人。

    夏桑榆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蜡黄的脸色黯然失神。

    过了不知道多久。

    千野加藤醒过来,伸手握住了她微凉的小手:“如,如玉……”

    声音闷闷的,含糊不清。

    不等夏桑榆说话,他又自顾自的说道:“如玉,我……好高兴,我能……来看你了……”

    夏桑榆俯身在他的耳边:“老爷,我不是如玉,我是夏桑榆,是麻田也香……”

    “如玉……”千野加藤依旧叫她如玉,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一样:“如玉啊……,我对不起你,你能……原谅我吗?”

    “老爷,我是也香……”

    “也香我都安排好了……,她会继承我的所有产业,会成为权利顶端的女人……,如玉你放心,她不会受苦的……”

    千野加藤说着,将她的手拉到唇边,吻了一下:“如玉……”

    夏桑榆被他这一吻吻得浑身肉麻,正准备将手抽回,一旁的护士道:“也香姑娘,病人现在意识不清,心率和血压都十分异常,恐怕是时间不多了……,不如你就顺着他,让他不要带着遗憾和不甘走……”

    时间不多了?

    千野加藤,这就要死了?

    夏桑榆怆然苦笑:“你们都要走了?那还留我一个人干什么啊?”

    “如玉……,如玉……”

    千野加藤叫着宫如玉的名字,陷入了昏迷当中。

    夏桑榆想要将他的手掰开,可他死死攥着她的手腕,跟焊在上面似的,她无论怎样都掰不开。

    唉,算了,就再陪他一会儿吧。

    以后再想陪着他只怕也没这个机会了。

    护士小姐帮她把旁边的陪护床展开,她昨晚一夜没睡,实在困得很,躺上去没多久就睡着了。

    时间无声无息的流淌。

    天黑了,灯亮了。

    天亮了,灯又灭了。

    夏桑榆迷迷糊糊之间,听见身边有人在低低哼唱一首曲调十分优美的歌。

    “半冷半暖秋天,熨贴在你身边,静静看流光飞舞,那晚风中枫叶片片,惹得身心酥软绵绵……”

    她被这歌声扰得没了睡意。

    睁开眼睛,入目看见的是千野加藤那双含笑的眼睛。

    她怔了一下,千野加藤在唱歌?

    看他这精神头,是马上就要痊愈了?

    不等她开口,千野加藤先就笑着说道:“如玉,你醒啦?”

    她微微皱眉:“别叫我如玉!我不是你的如玉!”

    她现在最讨厌听见的,就是‘如玉’这两个字。

    千野加藤还是沉浸在他自己的幻想里,自顾自的说道:“如玉,我刚才为你唱的歌好不好听?”

    “好听好听……”

    她发现他没有再攥着自己的手腕,连忙敷衍两句就下了床:“我去上个洗手间!”

    从洗手间回来,发现千野加藤斜靠在病床上,口里还在哼唱着刚才的曲调:“半冷半暖秋天,熨贴在你身边……”

    他的目光越过窗外,像是看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淡金色的温暖晨曦晕染在他苍老无神的脸上,这一刻他戾气全无,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落寞,无边无际的思念。

    夏桑榆放轻脚步走过去,正要开口说话,突然看见他嘴唇抽搐,眼角很快淌出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