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04章 疼吗?宝贝儿
    “千野闻樱,我今天叫你过来,是想要问你知道错了没有?想清楚我为什么要惩罚你了?”

    千野闻樱低着头:“我不该做伤害也香姑娘的事情!!”

    “嗯!你总算是想明白了!你错就错在不该伤害我的也香!”

    千野加藤蛇一般冰冷的目光又直直看向容瑾西:“容先生,这一点,我也希望你牢牢记清楚!谁敢欺负我的也香,下场可比钓鲨鱼严重多了!”

    容瑾西不置可否的牵了牵唇角。

    他垂下目光,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一枚铭刻这千野家族血樱图腾的通行牌:“千野老爷,我对你的也香没兴趣!我现在只想带着闻樱和两个孩子回晋城去,还请千野老爷成全!”

    千野加藤点了点头:“上次的游戏你赢了嘛!我确实答应过你,你和孩子可以随时离开!不过闻樱嘛,不能走!”

    “为什么我不能走?”千野闻樱急道:“你现在有麻田也香,都恨不得将整个千野家族交到她的手里了,还留着我还有什么用?”

    “留着你浇灌血樱啊!”

    千野加藤轻飘飘一句话,震得在场所有人都失语了。

    千野家族的血樱,前身其实是一株盛开白色樱花的普通雪樱,就因为每月的月圆之夜以鲜血和特殊养分浇灌,雪樱才慢慢变成了血樱……

    他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无疑是要置千野闻樱于死地了。

    夏桑榆脑袋被震得嗡嗡直响,太可怕了,千野加藤这个人实在太变,态!太可怕了!

    她也想逃离这魔窟,也想马上就带着孩子回晋城去。

    然而,容瑾西的计划里面,没有她!

    她难过的抬眼往容瑾西的方向看过去。

    容瑾西深邃的眸光恰好也正复杂的凝视着她,来不及掩藏,他眼底的担忧和心疼无所遁形。

    夏桑榆心房一震,这一瞬间,她怀疑自己又看到了从前的容瑾西。

    可是容瑾西很快就避开了她的目光。

    他扬声对千野加藤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带着孩子回晋城吧!还希望千野老爷到时候不要阻拦!”

    “放心,我千野加藤一言九鼎,绝不做那出尔反尔的事情!”

    千野加藤爽快的补充说道:“等这次出海结束,我就会让人送你和那两个孩子一起离开庄园!”

    千野加藤觉得容瑾西的存在就是一个大麻烦,那两个孩子就是两个小麻烦。

    他们的存在,只会扰乱也香的心神,害得也香无心不定,成天也只想着要逃跑。

    所以,早点送走早点清净。

    夏桑榆眼神期待,嘴唇张合几次,想要出声让千野加藤放自己也回晋城去。

    然而,她终究还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她一个眼神回眸,却看见千野闻樱低着头虽然是一脸恭顺模样,双手却紧紧攥成了拳头,深紫色的指甲片嵌进肉里,血都渗出来了。

    千野闻樱的心里,到底是有多深的恨啊!

    傍晚时分,游轮在码头停靠下来。

    夏桑榆听尤加利说到了到了,还以为是回到庄园了。

    从船舱走出来,才发现四周依旧是一望无垠的深蓝色海域。

    她拢了拢被海风吹散的头发:“这是哪儿?”

    尤加利自豪的说道:“这里是千野家族私人海域中的一座小岛,虽然占地还没有咱们的千野庄园大,可是该有的银行,酒店,度假村,商场超市,停机坪一应俱全……”

    夏桑榆心底却有了疑问:“千野家族是做什么发家的?”

    “生意呗!”尤加利随口回道:“听我父亲说,每次老爷有大生意要谈,都会到这岛上来!”

    生意?

    做什么生意能有钱成这样?

    又是庄园又是私人海域,还有这么大一座私人岛屿,千野家族简直是富可敌国嘛!

    晚饭的时候,千野加藤又带着夏桑榆见了几位所谓的‘重要人物’!

    很不巧,其中两人夏桑榆是认识的。

    一个是两年前Z国举国通缉的大毒,枭洪七柱。

    有一次洪七柱到夏氏别墅找桑榆的父亲夏挚老先生,希望夏挚老先生能够和他‘合伙做生意’。

    夏挚老先生自然是一口回绝,端茶送客!

    夏桑榆虽然只见过洪七柱那一次,可是不久后洪七柱就翻船了,成为了举国通缉的对象,因此她对他的印象更是深刻了几分。

    千野加藤带着她一走进雅室,她便认出其中一人是洪七柱。

    那面相那眼神,绝对错不了。

    另外一个夏桑榆也认识的,是X组织的头目山本太雄。

    当初夏桑榆为了震慑住林心念和薛紫涵,曾经收集和剪辑了有关于X组织病毒实验的资料,从而在网上见到过令人闻风丧胆的组织头目山本太雄的真实图片。

    然后令她大跌眼镜的是,声名赫赫的山本太雄见到千野加藤,居然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千野君!”

    千野加藤哈哈笑着,伸手在山本太雄的肩膀上重重拍了拍:“辛苦了!这么远把你们都召集过来,是想要介绍一个人给你们认识!”

    说着,就将夏桑榆推到了身前。

    “她叫麻田也香,我打算让她接管我全部的生意!”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都落在了夏桑榆的身上。

    有怀疑,有轻视,有审视,有不屑……

    直到千野加藤又不紧不慢补充了一句:“以后,麻田也香就全权代表我千野加藤,谁敢瞧不起她,就是瞧不起我千野加藤,谁敢为难她,就是为难我千野加藤!”

    众人看向她的目光这才正常了些。

    夏桑榆整个人晕晕乎乎,脑子里面来来回回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警方这个时候神兵天将,将他们一锅端了就好了!

    席间谈了些什么,她不记得了。

    席间吃了些什么,她也不记得了。

    反正千野加藤让她举杯她就举杯,千野加藤让她干杯她就干杯。

    宴席还没进行到一半,她就醺醺然有了醉意。

    洪七柱哈哈笑道:“也香姑娘酒量不行啊……”

    山本太雄则有些担忧的说道:“千野君,你真的要将所有生意都交给她吗?我看她年纪轻轻又是个女人……”

    “女人怎么了?我千野加藤的女儿比男人强多了!!”

    千野加藤十分强势的回了一句,命人将夏桑榆送回房间休息。

    夏桑榆本来有肺病不能饮酒,就算是度数极低的花酿酒,也还是让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紧接着身体还出现了低热的症状。

    辛亏身边备有最好的特效药物,服下后倒也安静的睡了一觉。

    醒过来的时候,才凌晨一点过。

    她没了睡意,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摸出手机查了查洪七柱山本太雄等人的背景资料,更是吓得没了瞌睡。

    她穿好衣服,换了一双便于行走的软底鞋,打算潜出酒店,到外面找个地方偷偷报警。

    国际警察的报警电话她一直熟记于心。

    她的手机说不定早就被监听了,所以她必须去外面找个电话亭或者是借一部游客的手机来拨打电话。

    主意打定之后,她蹑手蹑脚的拉开了房门。

    过道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很好的掩藏了她的脚步声。

    然而经过千野加藤屋外的窗户时,她意外的听见里面正在低低的密谋着什么。

    好奇是人类的天性。

    她下意识的放轻脚步,偷偷靠近了过去。

    透过半开的窗棂,她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听见了不该听见的内容。

    千野加藤晃着手中一支淡蓝色玻璃试管,笑呵呵道:“有了这东西,咱们世世代代都可以过上人上人的生活了……”

    玻璃蓝光一闪,他突然瞥见窗户外面好像有人在窥视。

    他目光一戾:“谁?谁在外面!”

    紧接着,屋内几人如临大敌一般,气势汹汹往门口跑来。

    同时,酒店内警铃大作,无数安保人员往这一层冲了上来。

    夏桑榆大惊失色,被他们逮住肯定就死路一条了。

    她慌忙想逃,可是两条腿都已经吓软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大手伸过来搂着她的腰往怀里一带。

    她只觉得耳畔生风,还不等她明白是怎么回事,人已经跌进了容瑾西的怀抱。

    他轮椅飞快前行,瞬息之间就带着她进了抹角一个杂物间。

    房门砰一声关上,彼此都能够听见对方激烈的心跳声。

    夏桑榆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他白天还那么冷漠的扇她耳光,现在却将她紧紧箍在怀里,像是生怕失去她一般。

    她懵懂之际,一枚硬硬的东西塞进她的手中。

    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难掩的情绪:“快走!带着曜儿和小华庭回晋城去!”

    她低下头,掌心攥着的是那枚可以自由出入千野庄园的通行牌。

    她喉头猛地噎住:“瑾西……”

    “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他捧着她的脸,在她被掌掴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还疼吗?”

    她含泪摇头:“不,不疼……”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柔声又问:“恨我吗?”

    她眼泪大颗滚落:“不恨!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我们之间的爱情……,虽然我不懂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心里始终相信你是爱我的!”

    “傻瓜!”

    他语气宠溺,帮她把脸上的眼泪擦了擦,屋外突然传来砰砰砰的粗暴打门声。

    “开门!容先生,我们知道你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