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03章 一个轻吻,一记耳光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随着千野加藤的靠近,她的鼻端瞬间就闻到了咸湿的海腥气。

    她后背绷直,不安的往远处挪了挪:“老爷找我,有事儿吗?”

    “你躲什么啊躲?我又不是吃人的魔鬼!”

    千野加藤伸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摸了摸,语气慈爱:“我就是担心你的身体,所以带医生过来看看!”

    “我没事儿!”

    夏桑榆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他忙问:“你要去哪里?”

    她干巴巴道:“洗手间!”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你等我干什么?”

    “马上就要开宴了,这是我们在游轮上吃的第一餐饭,我想带着你在大家面前露个脸!”

    “有什么好露的?”她苦笑:“你没发现吗?你越是宠我越是在乎我,嫉妒我仇恨我的人就越多!”

    “除了千野闻樱和尤加利,我没有看出还有谁嫉妒你!”

    他别有深意的盯着她:“尤加利是个聪明的姑娘,就算嫉妒你也不敢把你怎么着!倒是那千野闻樱,她的狠毒远远超出你的想象,你以后见到她可得当心着点!”

    她烦躁的踱步道:“所以你就别对我这么好啊!我可不想招惹她!”

    “不!我就是要你去招惹她!”

    “什么意思?”

    “我把千野闻樱交给你练手!你什么时候能够让她跪伏在你的脚前,我就让福田管家安排你去大阪好好玩玩!”

    “老爷!”夏桑榆悲哀的挽起唇角:“你何苦这样逼我?”

    他眼神锋利的盯着她:“难道你不想报仇?上次你莫名其妙掉进暗道的事情,我可都查清楚了……”

    “我也早就知道是她!可这并不表示我就一定要找她报仇啊!”

    一想起容瑾西对千野闻樱的以命相护,她就已经决定放弃报仇了。

    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她也发现了,这仇啊,报来报去的并没有什么意思,害人害己,谁也落不到好!

    他却强硬道:“不行!我千野加藤的女儿岂能就这样忍气吞声?”

    “唉,我和你说不通!”

    她叹息一声,进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千野加藤带着她去了位于游轮第二层的开放式豪华餐厅。

    杯觥交错,喧哗热闹。

    所有人都在热烈的议论今天钓鲨鱼的事情。

    夏桑榆觉得残忍得不能直视的事情,他们却津津乐道大肆渲染。

    看见千野加藤牵着夏桑榆的手走过来,众人自动让开一条通道。

    夏桑榆发现,这些宾客大都十分陌生,不像是庄园里面的客人。

    她游目四望,望来望去也没能发现几张熟悉的脸庞。

    连哈默丹王子也不在受邀之列。

    千野加藤牵着她的手来到台上,朗声为她做了介绍:“各位朋友,这位是麻田也香小姐,她是我的干女儿,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众人热烈鼓掌。

    “也香姑娘好美啊!”

    “千野老爷真的是好福气,有这么年轻漂亮的干女儿……”

    也有人在低低非议。

    “听说这位也香姑娘可了不得呢,到千野老爷身边时间不长,却害得千野拓哉切腹自尽,害得吉川千奈被关进了疯人院……”

    “今天还害得闻樱小姐差点去喂鲨鱼!”

    “看这麻田也香的势头,只怕是很快就会执掌整个千野家族了!”

    “我听说千野老爷早就将黄金蟒交给她了!”

    “是吗?千野老爷这是摆明了要扶她上位了!”

    “啧啧……,年纪轻轻不学好……,学人家拜干爹……”

    “听说她来自Z国,Z国女人最擅长耍心机了!”

    夏桑榆站在千野加藤的身边,表情十分木然。

    不管这些人说什么,都和她没关系。

    不管千野加藤将她推到怎样的高位,也与她没关系。

    她迟早是要回晋城的。

    Z国才是她的故土,晋城才有她的家。

    她配合着千野加藤见了几位所谓的‘重要人物’,又陪着千野加藤入席吃了些饭食,一个人来到了安静无人的顶层观景台。

    夕阳正在缓缓西沉,海风袭来,似乎还残留着些许血腥之气。

    不知名的白色大鸟在起伏的海面上低低盘旋,像是还在找寻剩下的食物残渣。

    夏桑榆情绪闷闷,很快就没了观景的兴致。

    还是回房间睡觉吧,醒过来说不定就已经离开海面回到庄园了。

    一转身,却看见千野闻樱站在身后,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不得不说,千野闻樱这女人的内心真的十分强悍。

    几个小时之前的那场劫难,也只是在当时把她吓得魂飞魄散,事后她很快就平复下来,跟个没事儿人似的!

    夏桑榆不想理她,裹了裹身上的披肩就准备离开。

    千野闻樱却伸手拉住了她:“麻田也香,你无不无聊?明知道瑾西爱的人是我,你为什么还要缠着他不放?”

    夏桑榆冷冷回敬:“你该不会是脑子被吓鲨鱼傻了吧?哪只眼睛看见我缠着他了?”

    “还不承认?”千野闻樱摸出手机:“尤加利想给瑾西生孩子也就罢了,因为她本来就是个低智商的花痴!可是你凭什么敢奢望和我的瑾西生孩子?”

    夏桑榆看了那软件上的图片一眼,很快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了。

    她冷冷哼了一声:“无聊!”

    转身就要走。

    千野闻樱却抬手就是一记耳光往她的脸上招呼过来:“别以为有千野加藤护着我就不敢动你!我要弄死你跟掐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夏桑榆早有防备,一抬手便稳稳捏住她的手腕:“别以为有容瑾西护着你我就不敢动你!我要弄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千野闻樱奋力想要将手挣开。

    夏桑榆干脆就顺势一推:“别惹我!”

    她已经够烦的了!

    谁来惹她她就怼谁!

    一抬眼,她毫无防备的撞入一双深暗色的墨瞳。

    容瑾西坐在轮椅上看着她们之间的争执,脸上是事不关己的冷淡。

    夏桑榆脑子一抽,大步走了过去。

    她弯下腰,勾着他的脖子直接就往他性感冷情的薄唇上吻去。

    容瑾西浑身禁欲气息,长臂攥着她的腰想要将她推开。

    她却紧紧搂着他,吻得忘情又投入。

    柔软灵巧的舌尖在他的唇片上面来回清扫,撬开他的齿关便滑了进去。

    如同他们第一次接吻那般。

    她主动热情,他僵硬抗拒。

    她忘情的吻他,香滑的小,舌在他的口腔里面翻搅,一声痛苦的嘤咛情不自禁流溢而出:“瑾西……”

    他对她的身体向来就没有什么抵抗力。

    无论是她的亲吻还是抚,摸,抑或是她身上这种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淡淡馨香,都是轻易就能让他情动的毒药。

    他的呼吸渐渐急促,心脏砰砰跳得厉害。

    他搭在她腰上的手臂渐渐箍紧,恨不得将她揉进怀里。

    她却在这时候猛地抽身离开,对一旁瞠目结舌的千野闻樱挑衅一笑。

    “看见了吗?我只轻轻一个吻,他的心就乱了!你呢?他吻过你吗?为你有过反应吗?”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夏桑榆头晕眼花。

    她不敢置信的看向容瑾西:“你……打我?”

    容瑾西的眼底有片刻的心疼和错愕,不等她捕捉,便被冷戾取代:“我只是提醒也香姑娘,以后别碰不该碰的人!”

    曾经的恩爱甜蜜呢?山盟海誓呢?去哪儿了?

    怎么一转眼,就成了不该碰的人?

    她被他冷漠的眼神刺得鲜血淋漓,身形踉跄两步,哑声说道:“好!好……,我记住了……”

    转过身,正遇到前来找她的尤加利。

    尤加利大惊小怪的声音道:“呀!也香姑娘,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我没事儿,走吧!”

    她用手背抹了眼泪,低着头快步离开。

    千野闻樱走到容瑾西身边,半蹲着身子,认真问道:“还喜欢她?”

    “走吧!千野老爷说有事儿找你!”

    容瑾西的心情明显也不好,简单说了一句,轮椅便调转方向离开了。

    夏桑榆被容瑾西打了一巴掌,心情简直差到爆炸。

    从顶层的观景台下来,直接就想躲回自己的房间去。

    两名保镖却恭恭敬敬拦住了她:“也香姑娘,老爷让你去大厅见他!”

    她没好气的说:“刚刚不是才见过吗?还见?”

    “这是老爷的意思!还请也香姑娘不要为难我们!”

    夏桑榆没办法,只得将侧辫的头发放下来,遮住火辣辣的面颊,然后跟着保镖往大厅方向走去。

    千野加藤一眼就看见了她的异样:“谁欺负你了?”

    尤加利是个快嘴巴,张口就道:“容先生打了她一巴掌!”

    夏桑榆忙道:“没有没有!是我自己不小心……”

    “不小心抽了自己一巴掌吗?”千野加藤简直是震怒至极。

    他的掌上明珠,他都舍不得动一根手指头,容瑾西居然敢掌掴?

    夏桑榆知道他生气的后果,连忙拽着他的胳膊好一阵解释,竭力要为容瑾西撇清洗白。

    殊不知她越是这样护着他,千野加藤眼底的寒芒就越盛。

    片刻后,容瑾西和千野闻樱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千野加藤懒洋洋坐在藤椅上,眼神冰冷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