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401章 捅在她心口的刀子(谢‘雪’亲的鲜花和巧克力!谢谢大家的打赏~)
    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似根本没有将生死放在眼里!

    可是她却做不到他那般若无其事!

    他的生死,对于她来说,太重要了!

    夏桑榆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这场游戏,她不想输。

    可是她也不敢赢。

    看着容瑾西伸到面前的两只空拳,她踌躇着不知道应该如何抉择。

    尤加利在旁边瘪了瘪嘴巴,劝道:“容先生,你为了闻樱小姐把性命搭上去不值得……,闻樱小姐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她骨子里……”

    容瑾西根本没有听尤加利的碎碎念。

    他俊眉紧蹙,将两只空拳又往夏桑榆的面前伸了伸:“也香姑娘,猜吧,硬币在我的哪只手上!”

    我可以说硬币被你丢进海里了吗?

    夏桑榆心里嘀咕了一句,苦笑说道:“容先生与闻樱小姐情比金坚,叫人羡慕!既然如此,那我就祝你们白头偕老吧!”

    她随手随便指向他的一只空拳:“我猜硬币在这里面!”

    当他以自己的性命为赌注的时候,她除了认输别无选择。

    容瑾西紧绷的俊脸瞬时松缓下来。

    刚才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真的好害怕她说出:我猜硬币不在这里面。

    或者说:我明明看见你把硬币抛进海里了。

    还好,她给他和千野闻樱留了一条生路。

    容瑾西松了一口气,正要摊开手掌揭开谜底,一旁的千野加藤突然说:“等一下!”

    夏桑榆心里一惊:“老爷!你想干什么?”

    千野加藤拍了拍她的肩膀:“也香啊,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心太软!别人都在你心口捅刀子了,你居然还想着放他们一马!”

    夏桑榆干巴巴的挤出一丝笑容:“老爷,愿赌服输嘛……”

    “都还没正式宣布输赢呢!怎么就认输了?”

    千野加藤锐利的目光看向轮椅上面的容瑾西:“容先生不介意我来帮也香猜一次吧?”

    容瑾西重新将两只空拳握紧:“不介意!”

    千野加藤走到他面前,目光在他的两只手上不停的看来看去。

    刚才夏桑榆猜的是左手。

    当容瑾西脸上露出一丝松懈的表情,千野加藤就知道,也香没猜中,也香输了。

    所以,他这次一伸手就握住了容瑾西的右拳:“硬币在这只手上!”

    容瑾西摊开右拳,里面空空如也:“千野老爷,我赢了!”

    千野加藤有些懵,难道也香本来是猜对了的,结果叫他给搅错了?

    夏桑榆生怕他还要看容瑾西的左拳,连忙过来挽着千野加藤的胳膊:“老爷,没关系,咱们愿赌服输,快把闻樱小姐拉上来吧!”

    千野加藤一脸自责:“也香,都怪我!你刚才其实猜对了……”

    话未说完,甲板上的人群突然发出一阵异样的骚动。

    “快看!鲨鱼群!”

    “哦天呐,真的是鲨鱼群……”

    “它们闻见血腥味儿了……”

    深蓝色的海水下面,无数体型巨大的鲨鱼循着血腥味儿,往千野闻樱的方向靠拢过去。

    千野闻樱吓得失声惨叫:“救命,救命……,瑾西救我啊……”

    她努力挣扎,像是一条垂死的鱼。

    容瑾西狠戾的目光看向千野加藤:“千野老爷!你们输了!快把她拉上来!”

    夏桑榆也摇晃着千野加藤的胳膊道:“老爷,快拉她上来,再晚就来不及了!”

    千野加藤今天本来是有心要处置了千野闻樱的。

    只是,这一场看似简单的游戏,被他自己亲手输掉,他也实在是无话可说。

    他无奈的叹息一声,抬手做了一个手势。

    那支巨大的海竿长臂猛升,快速的将千野闻樱钓离了海面。

    几乎同时,两头凶猛的食人鲨跃出水面,张开尖利的锯齿对着千野闻樱就咬了下来。

    一毫之差,真的是只差一点点,千野闻樱就变成食人鲨的小点心了!

    海竿的机械臂平稳收缩,片刻后,浑身被冷汗和动物血浸透的千野闻樱啪嗒一声掉在了甲板上。

    众人像是见到鬼一般,纷纷往后面避让。

    只有容瑾西的轮椅缓缓靠近过去,温润磁感的声音问道:“闻樱,你还好吗?”

    “我……还好……”

    千野闻樱狼狈的趴在甲板上,弱弱的声音像是随时都要断气。

    她的目光透过凌乱起绺的发丝看向容瑾西,眸色比任何时候都要明亮璀璨。

    他把手伸给她:“能起来吗?来,我带你离开这里!”

    “能……”

    她缓缓抬起手,努力去够他的手指。

    就像是身处地狱的人,无比渴望的伸手去触碰来自天堂的圣光。

    她很努力很努的靠近。

    眼看着她的手指就要搭上他修长温暖的大手,她全身的力气却突然崩解,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容瑾西收回手,清冽的眸光看向不远处的千野加藤:“可以让人把她送回房间吗?”

    “当然……没问题!”

    千野加藤答应下来之后,又低声问夏桑榆:“也香,你别委屈自己,如果你看他们不爽,我有一万种方法趁着这次出海弄死他们!”

    夏桑榆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老爷你在说什么呢?我哪有什么委屈?咱们输人不输阵,你还是快点让人把她给送回房间吧!”

    “你呀,就是心太软!”

    千野加藤感叹一句,这才令人将浑身沾满动物血的千野闻樱带了下去。

    容瑾西一走,夏桑榆觉得身体更加不适,心悸气急的症状也更加严重了。

    “老爷,我有些晕船,想回去休息休息……”

    “不行!我千野加藤的女儿,哪有晕船的道理?”

    千野加藤兴奋的搂着她的肩膀,指着广袤的大海道:“这一整片海域都是咱们千野家族的,等我老了,还得交给你来打理呢!”

    夏桑榆看着起伏颠簸的海面,又看看海面下躁动不安凝聚不散的鲨鱼群,只觉得一阵阵心悸眩晕。

    “老爷,我真的不舒服……”

    “哪那么容易就不舒服了?你呀,就是缺少锻炼!”

    千野加藤将她带到甲板旁边,对身边的随从吩咐道:“开始吧!钓鲨鱼!”

    夏桑榆脱口道:“还钓?”

    千野加藤指了指旁边角落的两只‘大粽子’,笑呵呵道:“鱼饵都准备好了,你难道想要放弃水底的大鲨鱼吗?”

    夏桑榆心底猛地打了一个寒颤:“老爷,你能不能别这么残忍?”

    “我残忍?”千野加藤浑浊的眼瞳猛地乍现出刺人的寒芒:“她们两个,在我的新婚夜刺杀我,这难道就不残忍吗?是不是我被杀死了,就不算残忍?”

    她慌乱的揺了摇头:“不……,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他猛地攥紧她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严厉说道:“那天晚上,若不是你开了两枪,我现在就已经躺在千野家族的陵墓里面了!若我死了,这些比食人鲨更加凶猛的畜,生会放过你?你还能好好的活到现在?”

    她被他眼神中的凶光震得心慌意乱,下意识往后面缩了缩:“老爷,你,你放过我吧?”

    “你是我的亲生女儿,你叫我怎么放过你?”

    他逼视着她,狠声又道:“我决不允许我千野加藤的女儿是任人欺凌的小绵羊!我要你做这海底的食人鲨,我要你做丛林中的饿狼……,别人欺负了你,你就十倍百倍的还回去!我不许你心慈手软,我不许你怯懦软弱!我要你做这世上最强大的,最不可摧毁的女人!”

    他每说一句,她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瑟缩一下。

    她不想做不可摧毁的强势女人,她只想做有爱人陪伴的小女人!

    她不要这一整片的海域,不想要这偌大如皇宫的庄园,她只想回到容氏公馆,回到自己的家里去。

    千野加藤看出她的退缩和软弱,心头更加来气。

    “也香,我现在郑重的提醒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将会对你进行全方位的改造,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你培养成我的接班人……”

    “……”可以说不吗?

    她根本就不想做什么接班人。

    甚至,她打心底里一直都不肯承认千野加藤是她的父亲!

    她只想和容瑾西在一起,只想得到他全心全意的爱情,然后带着孩子一起离开这里!

    晋城才是他们的故土啊!

    而现在,她的瑾西,正无微不至的陪在千野闻樱的身边……

    她心底惆怅得要命,失落得要命。

    在他们父女两个低声说话的这点功夫里,绵绵甜甜已经被分别钓在了两只海竿上。

    她们刚才亲眼看到过千野闻樱的惨况,这时双手被绑,一吊上去便已经吓得没了半条命。

    连垂死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海竿伸缩,将她们慢慢往前面鲨鱼最集中的地方伸去。

    鲨鱼被血腥味儿刺激得兴奋不已,不停的拍打着尾巴,还时不时跃出水面,嚣张的露出锋利的牙齿。

    夏桑榆吓得眼前一阵一阵发黑,不敢直视接下来的惨况。

    千野加藤却擎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有什么可怕的?也香你给我仔仔细细看清楚,如果你不想做这水底的鲨鱼,你就只能做这鱼竿上的鱼饵!”

    她抿了抿发干的唇:“我其实还有第三种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