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98章 千万不要这样折磨我
    佣人有些无奈:“这都是老爷的意思!”

    夏桑榆秀眉微拧:“她吃不下去就别吃了吧!”

    “不行!老爷交代过,必须要把这些丸子全部喂夫人吃下去!”

    “这都是些什么丸子啊?看上去白花花的,一点儿食欲都没有!”

    这种东西,正常人都吃不下,更何况吉川千奈这种失去自由的疯子。

    桑榆想要伸手从佣人的手中把碗接过来。

    佣人却紧张的往后面避了避:“也香姑娘,别……”

    “怎么了?”她问道:“这丸子有什么问题吗?”

    佣人支支吾吾不肯说实话。

    吉川千奈却哇啊的一声嚎啕起来:“这是我家拓哉的肉和闻樱的肉做成的丸子啊……,千野加藤你这个挨千刀的,你逼着我吃这样的丸子,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呢!”

    夏桑榆吓得脸色都变了:“这,这丸子……”

    佣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也香姑娘,你还是别管了!”

    “不行!你必须得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夏桑榆走过去挡在吉川千奈的面前:“这丸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说清楚,我就不准你们强硬的喂她吃!”

    “这……,也香姑娘你别为难我们啊!”

    “说!”她眼神很凶。

    旁边那名佣人叹了口气,低声说道:“也香姑娘,你们Z国有个古代神话是关于妖精妲己的?”

    夏桑榆抽了一口凉气:“有……”

    佣人低着头:“既然如此,想必伯邑考的故事也香姑娘也应该听说过!”

    “伯,伯邑考?”夏桑榆的脸色大变:“你们这群畜生!”

    伯邑考就是被商纣王残忍杀害,做成肉丸强迫伯邑考的父亲周文王吃下……

    可是千野拓哉和千野闻樱不是伯邑考,千野加藤也不是纣王……

    她快步上前,猛地佣人手中的肉丸子打翻在地:“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谁再敢逼她吃这种东西,我跟你们没完!”

    她神色凶横,强烈的气愤让她看上去毫无病弱之态。

    白色的肉丸子溅落在地上,油腻腻的,滚得到处都是。

    佣人都知道她在千野老爷心中的地位,一时也不敢顶撞她,只低着头不敢回话。

    夏桑榆气得胸脯剧烈起伏,转身就又要帮吉川千奈将坐下的铁椅子打开。

    可是找来找去,也不知道开关在哪儿。

    吉川千奈短暂的惊慌之后,很快就平复了下来:“在那只仙鹤青桐雕像的下面……”

    夏桑榆很快就找到了机关。

    啪嗒一声,吉川千奈手腕上脚腕上的铁锁链退了回去。

    得到自由的吉川千奈眼神中闪过惊喜的微芒。

    她站起身,揉了揉被勒痛的手腕,冷冷的目光蛇一般看向夏桑榆:“宫如玉……”

    桑榆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一步:“我不是宫如玉,宫如玉早就已经死了……”

    “死了?”

    “死了!生下我就死了!”

    “生下你就死了……,这么说来,你是千野加藤和宫如玉生下来的野种?”

    如此明晰的逻辑,实在不是一个疯子该有的。

    夏桑榆瞪大眼睛:“你……没疯?”

    “哈哈哈,你们都希望我疯了,可我偏偏就是没有疯!”

    吉川千奈危险的笑着,猛地往夏桑榆扑过来。

    “小贱人,小野种,我要掐死你……,难怪千野加藤对我的一对儿女视作眼中钉,原来是因为有你的存在!”

    “你别过来!”

    夏桑榆见她神色骇人,连忙灵巧的躲避。

    两名佣人生怕也香姑娘会受伤,赶紧上前,一左一右将吉川千奈制住,强行拖到了那张铁椅子上面。

    正要将她的手铐脚铐再次锁上,吉川千奈突然爆发出惊人的力气,挣开两名佣人就往窗户旁边冲去。

    推开窗户,她一只脚就踩了上去。

    夏桑榆忙道:“你别冲动,千野闻樱她还没死!”

    “你胡说!她的肉都被做成了丸子……”

    “那是老爷故意吓唬你的!老爷他再怎么狠心,也不可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

    夏桑榆的话刚刚说完,身后突然传来千野加藤的声音:“谁说我是吓唬她的?”

    夏桑榆身体一颤:“老爷……”

    千野加藤走到她身边,见她上上下下都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你呀,跑这里来干什么?”

    “我听见她在哭……”

    “她是个疯子,一天有几个时候是不哭的?”

    千野加藤说着,冷寒的目光从地上的肉丸子扫过:“吉川千奈,既然你不肯吃我为你精心准备的丸子,那么,我就将你送去全日本最有名的精神病医院,让你天天和疯子在一起!”

    吉川千奈愣住了。

    片刻后,她猛地过来扑住千野加藤的腿:“不不,老爷你别把我送精神病院……,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你们母子三个,都一个德行!”

    千野加藤厌恶的一脚将她踹开:“你不是喜欢装疯子吗?这次我就让你装个够!”

    吉川千奈颓然的跪坐在地上:“老爷,我好歹也跟了你二十多年,你这样对我,太狠心了!”

    “我狠心?哈哈,你居然说我狠心?”

    千野加藤冷冷磨牙,恨声说道:“我与如玉两情相悦,就因为你的突然出现,我和她才劳燕分飞……,这么多年,我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们母子三人,可你们呢,一个个处心积虑的想要杀了我,现在居然还敢说我狠心?”

    千野加藤越说越气,从旁边的搁架上面抽下拇指粗的藤条,呜的一声,狠狠抽打在吉川千奈的身上:“说!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吉川千奈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上的衣服瞬间被藤条抽裂。

    夏桑榆想要上前阻拦,两名佣人连忙对她使眼色示意她别管。

    老爷和夫人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外人实在不好插嘴,就让他们你死我活的去折腾去吧。

    十多分钟,吉川千奈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

    千野加藤将手中的藤条扔在地上,气哼哼道:“来人!把她送去精神病院,派人好好看守着,不准她寻短见,不准她逃跑!”

    “不不,老爷,不要把我送出去……”

    吉川千奈可怜巴巴的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腿道:“老爷,我不想离开庄园……,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不能把我送出去……”

    千野加藤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转身对两名佣人吼道:“还傻站着干什么?把她给我拖下去!”

    “是!”两名佣人很快就拖着不停哭闹的吉川千奈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面,就只剩下了夏桑榆与千野加藤两个人。

    窗户大开着,丝织窗帘在风中不停的翻飞起舞。

    散落满地的肉丸子,让夏桑榆肠胃微微抽搐,升起了恶心之感。

    她艰难开口:“老爷……”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千野加藤牵着她的手来到窗户边:“丸子是普通的猪肉丸子!这个可恶的女人在我身边装疯卖傻了几十年,还不许我用肉丸子吓唬吓唬她啊?”

    夏桑榆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猪肉丸子,不然的话,我以后都不敢和你在一起了!”

    她顺着千野加藤冷血薄情的目光从窗户看下去,只见吉川千奈被两名佣人拖着,来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面,几名精英保镖早就候在那里。

    他们从佣人手中接过吉川千奈,就要将她往车上推。

    一辆代步马车突然从北堡方向急速驶来。

    马车尚未停稳,披头散发的千野闻樱就跳了下来:“妈!妈……”

    “闻樱……”

    吉川千奈喉咙里发出悲戚的呜咽,她拉着千野闻樱上上下下看了又看,哽咽说道:“闻樱你怎么样了?千野加藤那个魔鬼,他没有把你的肉割下来做丸子吧?”

    “丸子?什么丸子?”

    千野闻樱并不知道在母亲吉川千奈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拉着吉川千奈的手,哭着问道:“妈,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了?啊?他凭什么这么打你?”

    “闻樱,你要替我报仇,替你哥哥报仇啊……”

    吉川千奈抓着千野闻樱的手,一字一句狠狠叮嘱道:“你一定要杀了千野加藤!是他害得咱们母子三个变成现在这样的!”

    千野闻樱双目血红,点头道:“嗯!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说话间,她抬头往窗户这边看了过来。

    窗户旁边,千野加藤和夏桑榆并肩站立,高高在上,像是主宰一切的王!

    而他们母女二人,就是被他们踩在脚下的蝼蚁。

    这种被俯视的感觉,让千野闻樱眼底的仇恨更加浓烈了些。

    夏桑榆想要将目光避开,千野加藤却搂着她的肩膀,硬声说道:“也香,别怕,这个千野闻樱,我从来就没打算这样轻易的放过她!”

    夏桑榆被他的恨意扎得浑身不舒服。

    她挣了挣:“她是你女儿!”

    “不是!她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她是吉川千奈留在我身边的定时炸弹!她是上帝派来折磨我的祸害!”

    千野加藤语气冰冷,眼神更是凌厉得可怕。

    夏桑榆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老爷,如果我以后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情,请你直接杀了我吧,千万不要这样折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