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96章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福田管家看了夏桑榆一眼,迟疑着应了一声:“是……”

    千野加藤这才回头看向身边的夏桑榆,故作惊讶的说道:“咦?也香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夏桑榆的眸色黯哑如灰,站起身涩声道:“我突然想起……,我这病毒性肺炎是会传染人的,不如我还是回附堡那边去吧……”

    “别走啊也香!”

    千野加藤抓着她的手腕,将她摁在了身边的座位上:“我不怕被传染,庄园里面的所有人都不怕被传染……”

    顿了顿,他又沉声补充道:“你都在承受病痛的折磨,他们凭什么好好的活着?”

    夏桑榆有些无语:“老爷……”

    “好了,别说了!”

    千野加藤将筷子递到她的手上:“你看看今天这些菜合不合你的口味?我知道你不吃生的,所以命厨房里面按照你们Z国的食谱做了早餐,你快尝尝……”

    她看着满桌子菜肴,毫无胃口。

    他亲自动手,为她舀了些蟹黄豆花在餐碗里:“这个要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夏桑榆这时候哪有心情吃东西啊!

    她脑子里面都是千野加藤刚才那句话:去把容先生请过来……,他昨晚和绵绵甜甜两名尤物激,战一夜,体能消耗太大……

    她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可是绵绵甜甜她是见过的。

    胸大臀翘,腰细腿长,一等一的性感美女,再加上媚眼如丝动作撩人,不要说男人,就连女人看着也会觉得口干舌燥,浮想联翩。

    千野加藤说容瑾西昨天晚上和绵绵甜甜激,战了一夜,而哈默丹王子又说容瑾西昨晚与千野闻樱欢爱到天亮!

    不管哪一个版本,她都接受不了!

    她打心底里不希望别的女人染指自己的男人!

    可是一想到他刚才冷冽疏离的眼神,绝然无情的背影,她心里又难受得紧。

    一瞬之间又觉得一切都无所谓。

    只要他肯回头看她一眼,好好给她解释,她说不定会原谅他的荒唐,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她心里矛盾极了,不知道应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怎么面对容瑾西。

    内心挣扎了片刻,她再次站了起来:“老爷,我身体不舒服,不想吃早饭了……”

    “不吃早饭怎么行?你啊,就是身体底子太差了!”

    千野加藤拉着她的手在掌心抚了抚,和缓道:“也香啊,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和容瑾西在晋城发生过的恩怨,我也都已经调查清楚了……”

    她骤然不安:“老爷……”

    “别怕!我会替你做主的!”

    千野加藤重重叹了口气:“听说你是因为想要避开容瑾西,才会不小心掉进暗道?”

    “不是的……”

    “也香你别否认嘛!容瑾西会喜欢上千野闻樱那样的女人,可见人品真的不行,你避开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老爷,我……”

    “你放心,我已经替你惩罚了他,以后你不用躲着他了……”

    “你替我惩罚了他?”

    夏桑榆心底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候,餐厅的门被推开。

    容瑾西表情幽暗莫测,往这边缓缓驶来。

    千野加藤哈哈笑道:“容先生,昨晚怎么样?很销魂吧?我刚才问过佣人,说两位美女被你玩得这时候都还没法下床!”

    容瑾西看了脸色苍白的夏桑榆一眼,已经明白千野加藤今日叫他过来的用意了。

    他垂下眼睫,努力掩藏心底汹涌的情绪。

    片刻后,他淡声问:“闻樱呢?”

    夏桑榆还在等着他的解释,万万想不到他一开口,问的居然是别的女人。

    而且语气还这么亲昵。

    闻樱闻樱,一听就是很亲密的那种关系。

    她的心被狠狠扎了一下,脸色变得愈加难看。

    千野加藤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回答说道:“闻樱啊?闻樱昨晚和我那十二名黑衣武士玩得太嗨,估计这段时间都没法下床……”

    夏桑榆一怔,什么十二名武士?

    昨天晚上,庄园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她失踪的这几天时间里,庄园里面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她迷迷瞪瞪,整个人像是悬在四不着边的半空中,惶惶然不知所措。

    容瑾西倒是十分淡定,轻轻应了一声:“哦。”

    轮椅无声的滑行到餐桌旁边,修长大手拿起精美餐具,动作优雅的开始吃早饭。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才吃两口,突然就被呛到了。

    俊脸涨红,脖子上的青筋都凸起来了。

    一声一声的闷咳,让夏桑榆的心都揪起来了。

    这时候,两名女佣从外面走了进来。

    “老爷,按照你的吩咐,我们刚刚检查过绵绵甜甜两位姑娘的身体,她们……都很干净,还是处!”

    “还是处?”

    千野加藤失声惊呼:“这怎么可能?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我根本没碰她们!”

    容瑾西慢慢抬起头,深邃的眼神蕴藏着慑人气势:“让你失望了千野老爷!昨晚那场游戏,我赢了!”

    “你,你真的没碰她们?”

    千野加藤不敢置信:“那明前茶里面我给你加了……”

    “加了什么都不管用!我容瑾西这一生,只会碰我心爱的女人!”

    容瑾西滚烫的眸光从夏桑榆身上扫过,旋即又很快移开:“我喜欢的人是闻樱!等她伤好了,我就带着她回Z国,到时候还希望千野老爷务必要信守承诺,不要加以阻拦!”

    夏桑榆在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体念到了坐过山车的感觉。

    他的上半句让她升到了云端,下半句则直接让她坠入深渊。

    瑾西你在搞笑吗?

    你喜欢的人是千野闻樱?

    昨天晚上你是在为她守身如玉?

    这怎么可能?你们才认识多长时间啊?而且你怎么可能会喜欢千野闻樱那种类型的女人?

    夏桑榆脑子里面一瞬之间闪过很多念头,脸色也是忽青忽白的转变着,越来越难看。

    千野加藤却在听了这话之后,哈哈哈的纵声大笑起来。

    “容先生果然好定力啊!在那种情况之下你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实在让人佩服,佩服……,哈哈哈……”

    容瑾西的表情有些僵硬,握着筷子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指节根根发白。

    经过昨晚那地狱一夜,他自然明白千野老爷此时在笑什么,在高兴什么。

    昨晚那场游戏,不管他睡不睡那两位美女,他都只有一个结局。

    那就是——输!

    不管他做出怎样的选择,他都会输得很惨。

    他的眸光不受控制的往夏桑榆又看了一眼,一声长长的叹息从心底划过:桑榆,答应我,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这地狱,有我一个人呆着就够了……

    夏桑榆被他的眼神灼得发疼,整个心房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猛地攥紧。

    瑾西……,你怎么了?

    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啊?你告诉我,我可以原谅你的……

    两人视线胶着,久久不能分开。

    千野加藤不由得面色一沉,重重咳嗽道:“好了!容先生,既然你对千野闻樱情有独钟,那我就成全你,等到千野闻樱的身体好了,我亲自为你们操办婚礼!”

    “婚礼就不必了!我只想带着她回晋城!”

    容瑾西音线紧绷艰涩,因为正强力克制着心底的某种情绪,他的面部肌肉不受控制的发颤。

    千野加藤倒是心情极好,哈哈笑道:“容先生尽管放心,等我为你们举行婚礼之后,我自然会安排你们回晋城……”

    夏桑榆在旁边脱口说道:“我也想回晋城!”

    “你不行!”千野加藤也是一脱口就拒绝了她。

    她不满的说道:“为什么不行?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晋城,我想回去看看他们。”

    “从今往后,你的家人就只能是我一个!你哪里也不准去,就留在庄园里陪着我!”

    千野加藤的态度十分武断。

    夏桑榆再也忍不住,把面前的餐碗重重一推,硬声说道:“我又不是囚徒,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

    千野加藤十分自然的说道:“因为我爱你啊!”

    对面的容瑾西再次闷声呛咳起来。

    他低着头,英俊的侧脸蕴着难以遏制的怒气。

    夏桑榆知道他肯定误会自己和千野加藤的关系了。

    可是现在她也不好给他解释啊!

    情急之下,她猛地拉开椅子站了起来:“不让我回晋城我就绝食!”

    气冲冲说完,她大步就要离开餐桌。

    然而她真的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体。

    她的高烧虽然退下去了,可是身体虚脱得厉害,再加上两三天都没有进食过食物,这时候凭着一股愤怒站起身刚刚走了几步,便脚趴手软的往地上栽去。

    她栽倒的地方距离容瑾西不过一臂之远。

    只要容瑾西稍稍一伸手,就能够将她稳稳扶住。

    可是……

    他像是见到了最可怕的瘟疫携带体一般,不仅没有伸手扶他,反而还飞快的往后面滑退了数米之远。

    见到她狼狈的摔在地上,他极为冷漠的别开脸:“千野老爷,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以后你就住在北堡,替我好好照看着千野闻樱的伤势吧,可千万别让她在婚礼前就死了!”

    “是!”

    容瑾西轮椅滑动,头也不回的往餐厅门口走去。

    夏桑榆趴在地上,看着他绝决的背影,心痛如绞,眼泪大颗大颗滚落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