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95章 一个难忘的美妙夜晚(520,加更是我对你们爱的表白~,啦啦啦~)
    千野加藤起身伸了一个拦腰,想了想,又对容瑾西阴恻恻提醒说道:“容先生,听我一句劝,不想做废人的话,最好就接受两位美女的好意……”

    容瑾西握紧手中的通行牌,冷凝如霜:“千野老爷只需要信守承诺,别出尔反尔就好!”

    “我千野加藤,向来言出必行!”

    他身上被戳了好几刀,却好似根本也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哈哈哈的笑得畅快至极,姿态狂傲,仿佛整个世界都掌控在他的手中。

    “好了,我得回去休息了!容先生,祝你有一个难忘又销魂的美妙夜晚!”

    千野加藤带着他的黄金蟒,很快就从卧室里面离开了。

    当房间里面只剩下容瑾西和绵绵甜甜两位美女的时候,气氛骤然变得暧妹起来。

    绵绵甜甜本来就是千野闻樱精心挑选出来侍候千野加藤的性感美女。

    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段,抑或是床,上技巧,都是百里挑一的尤物。

    为了活命,她们打定了主意,要在今天晚上使尽浑解数的‘侍候’好眼前这位俊朗的容先生。

    甜甜双手撑在容瑾西两侧的轮椅扶手上,身体前倾,正准备跳一段令人血脉喷张的热舞,视线突然被容瑾西腿心某处的耸立给吸引了。

    她大喜,冲绵绵使了一个眼色。

    哈哈,她们还没开始呢,这位容先生就已经有了反应。

    看来今天晚上,她们轻轻松松就能完成千野老爷交代的任务了。

    男人嘛,哪有坐怀不乱的?

    容瑾西喝下那盏明前茶之后,就预感到大事不妙了。

    身体像是正被邪火猛烈炙烤,意识和意志被翻来覆去煎熬,冒出滋滋的无形黑烟。

    而身边的两位美女就像是这世界上最甘美最清凉的两汪清泉,只需要他低下头喝上一口,身体上和精神上的煎熬就都会得到疏解。

    “容先生,你好热啊……,我帮你把身上的衣服解开吧?”

    “别……,不要……”

    他一开口,才发现声音黯哑得可怕。

    而意识,更加模糊起来。

    第二日,万里无云,和风缭绕。

    昨夜种种,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般。

    佣人们在庄园里虽然听到了各种鬼哭狼嚎的惨叫,可是谁也不敢多问,更不敢多说。

    千野加藤有早起的习惯,六点过就开始在花园里面散步,木屐叩打着地面的鹅卵石,发出阵阵脆响。

    福田管家撅着屁股,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老爷,老爷……”

    千野加藤停住脚步,一脸好笑的看着他:“我只不过命人打了你八十藤条,你怎么就一副快要被打残了的样子?”

    “我,我年纪大了嘛……”

    “你年纪能有我大?我昨天被吉川千奈戳了好几刀呢,这不也好好的吗?”

    “我哪能和老爷你比啊?”

    福田管家余悸未消,偷偷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平和并无发怒的迹象,这才松了口气低声说道:“老爷,我刚刚接到医院那边儿的电话……”

    “哦?也香醒了?”

    千野加藤关切又道:“医生怎么说?她的身体没事儿吧?你告诉她,就说等我今天把千野拓哉下葬了就去医院陪她,你让她好好养伤,什么都别想……”

    “不是啊老爷……”

    福田管家神色为难的说道:“医生说也香姑娘一醒过来就吵着闹着要回来……”

    千野加藤一怔:“回来?她这么着急回来干什么?”

    “我也不清楚也香姑娘是怎么想的……,不过医生说她的情绪很激动,还说不让她回来她就拒接治疗……”

    “这孩子,脾气和我一样犟!”

    千野加藤叹息一声:“算了!别为难她!她愿意回来就回来吧!我看她啊,就是不放心那个叫小华庭的孩子!”

    “那我现在就给医院方面打电话?让他们送也香姑娘回来?!”

    “嗯,去吧!别为难她,她想做什么就让她做什么吧!”

    “是!”

    福田管家答应一声,转过身,屁股一撅一撅的往花园外面走。

    千野加藤看着他的背影,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儿:“老东西,算你命大,我的也香幸好没事儿,不然的话,你现在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福田管家脚下一软,差点一个趔趄摔扑在地上。

    千野加藤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别害怕,只要我的也香还活着,你们就都是安全的!”

    “是是……”

    福田管家答应两声儿,快步的走了下去。

    两个小时后,浩浩荡荡的车队回到了千野庄园。

    佣人帮着拉开车门,在头顶上方撑起一把暗色的遮阳伞:“也香姑娘,您慢点儿!”

    夏桑榆苍白憔悴,眼窝深陷,干裂的嘴唇爆皮很严重。

    整整两天两夜的暗室囚禁和这场病毒性肺炎,让她本就羸弱的身体更是虚得要命。

    她搭着佣人的手刚刚从车上走下来,福田管家就恭敬的迎了上去。

    “也香姑娘,欢迎您回来!饿了吧?老爷在餐厅里面等着你吃早饭呢!”

    她有些呆滞的目光从福田管家身上扫过,漫无目的的四下游弋,像是在找着什么人。

    昨天晚上被千野加藤抱着上车的时候,迷迷糊糊之间她好像是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容瑾西。

    他坐在轮椅上,眼神和笑容都一如既往的温暖和煦。

    不过,等到她今天清晨醒过来之后,怎么想都觉得昨夜看见容瑾西的画面只是她臆想出来的一场幻梦。

    可如果真的是一场幻梦,那庄园外面等着接应她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儿?

    她甚至还看见了小筑。

    若容瑾西没有到千野庄园,小筑又怎么会出现在庄园外面?

    她心里七上八下十分的不踏实,这才吵着闹着一定要回庄园看个究竟。

    她的目光四下看了又看,怎么都看不到容瑾西的身影。

    夏桑榆失望的垂下眼睫:“走吧!”

    身后却突然传来男子惊喜若狂的声音:“也香姑娘?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她回头看过去,只见一位深邃英俊的异国男子正往这边大步过来。

    她愣愣怔怔,迟疑道:“哈,哈默丹王子?”

    “嗯!是我!”

    哈默丹王子欣喜若狂,长臂一伸,直接就将她揽进了怀里:“你知道我这两天有多难过吗?他们都说你死了……,说你变成骨架了……”

    享乐至上的哈默丹王子,说着说着,居然有了些哽咽。

    失而复得的惊喜,让他紧紧抱着她,不肯放开。

    夏桑榆无力的推搡了两下,脑子里面才慢慢回想起前段时间在这庄园内发生的事情,为了报复乔玉笙和莫思,她曾经跟着他‘学’桌球,也曾经跟着他学射击……

    这些事情就发生在几天之前,可是她现在想起来,只觉得宛如隔世,十分的不真实。

    “哈默丹王子,你可以先把我放开吗?我,我快被你勒得喘不过气了……”

    “让我再抱你一会儿……”

    哈默丹王子的下颌轻轻搁在她的肩窝处,闷闷的声音道:“也香你知道吗?我们差一点就擦肩而过了……,我都已经收拾好行囊准备离开庄园了,突然又听说你还活着……,昨天晚上我一夜未睡,一直在真主面前祈祷你能好好活着……”

    流利的英式英语,说起情话来,别有一番动人心魄的味道。

    夏桑榆受到他情绪的感染,眼眶也跟着湿润起来:“哈默丹王子,谢谢你还一直记挂着我,我……”

    她的视线突然被不远处喷泉湖边的一道身影给吸引住了!

    是神色阴郁至极的容瑾西。

    她的心哐当一声巨响,急忙推开哈默丹王子,往容瑾西的方向走去:“瑾西……”

    容瑾西却冷漠的转身,绕过喷泉湖,很快就消失在小路的尽头。

    他最后看向她的那一眼,眼神冷戾如同万年也不会融化的坚冰。

    背影决绝,好似这一走,他就永远都不会回头了。

    夏桑榆眼眸骤然一空,像世界瞬间寂灭。

    哈默丹王子走过来,柔声问道:“你认识那位容先生?”

    她心房疼得快要窒息,咬着干裂的嘴唇,缓缓点了点头:“嗯……”

    他叹息说道:“他是闻樱小姐新交的男朋友……,听说昨天晚上在主堡那边,他和闻樱小姐一直欢爱到天色放亮……”

    夏桑榆单薄的身形像是不堪承受暴风雨摧残的花枝,摇晃着踉跄两步,差一点就要往地上软去。

    哈默丹王子急忙伸手扶住她:“也香姑娘,你大病未愈,还是快点进去歇着吧,别在这里吹凉风了……”

    福田管家也适时的提醒道:“也香姑娘,老爷还在等着你用早饭呢!”

    她又看了一眼早就不见了人影的喷泉湖,转过身低低说道:“走吧……”

    “也香姑娘,这边请……”

    宏伟威严的主堡内。

    剔透华美的水晶灯散发着璀璨幽光,衬得胡桃木墙上雕着的血樱图腾,邪魅妖异,神秘唯美。

    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各种精美的食物,银质餐具在水晶灯的映衬下流光溢彩,无论是菜品还是餐具,每一样都精美得堪比艺术品。

    夏桑榆在众人的簇拥下刚刚走进餐厅,千野加藤就冲她慈爱的招手:“也香,快过来,坐我身边……”

    夏桑榆艰涩的勾了勾唇角:“我那两个孩子,还好吧?”

    “还好还好!有佣人照顾着,简直好得不能再好了!”

    千野加藤兴致盎然,将夏桑榆安排在身边坐下之后,又对福田管家道:“去把容先生请过来……,他昨晚和绵绵甜甜两名尤物激,战一夜,体能消耗太大,让他过来一起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