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93章 容先生,这次轮到你了
    这黄金蟒虽然是冷血动物,可是这么多年经过驯化员的驯养,再加上与他朝夕相伴二三十年,彼此之间已经能够简单的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黄金蟒的动作这么明显,连容瑾西都能看懂,千野加藤自然没有不懂的道理。

    他面色沉凝,抬手在一只鹤雕下面找到了地道机关。

    轻轻一拧,地板往两边分开,露出盘旋蜿蜒的石阶,一直延伸向下。

    黄金蟒一见到地道,连忙放开千野加藤,灵活的身体游弋着,顺着石阶往下面而去。

    千野加藤心神一凛:“也香?”

    他不敢怠慢,急忙跟着黄金蟒往地道下面走去。

    容瑾西则在原地愣了许久。

    按理说,千野闻樱此时正被黑衣武士缠得脱不开身,千野加藤又被黄金蟒带着进了地道,这正是他带着曜儿脱身的绝佳时机。

    可是千野加藤口中吐出的那两个字,令他的心里生出了许许多多的牵绊。

    也香就是他的妻子夏桑榆。

    她在地道里?

    那祠堂水晶棺里面的两具骸骨是怎么回事儿?

    事情没有彻底搞清楚之前,他不能就这样离开。

    他调出手边的电子屏,简单的操控后,四个轮子下面又各自伸展出三只小轮子,小轮子与地面紧密咬合,一步步往石阶下面走去。

    速度居然还很快。

    不多时,就追上了千野加藤与那条黄金蟒。

    黄金蟒带着千野加藤在地道里面穿行了好一会儿,才停在一扇紧闭的暗室门前。

    千野加藤急忙伸手转动墙壁上一只铜铸兽,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响,厚重的暗室门缓缓打开。

    夏桑榆怀里抱着小华庭歪躺在地上,无声无息,像是已经没了呼吸。

    千野加藤心房猛地攥紧:“也香,也香……”

    他快步过去要将她从地上扶起,手刚刚碰到她的身体,便被烫得猛地缩了回去。

    怎么会烧得这么严重?

    她脸色发青,嘴唇已经干裂蜕皮,像是马上就要在高烧之下脱水身亡了。

    千野加藤心疼不已:“也香,也香你坚持一下,我这就带你去找医生……”

    他抱起她就要起身往外面走。

    却发现她虽然深度昏迷,手里却还紧紧抱着一个孩子。

    那孩子的情况比她还要糟糕,脸色煞白,气若游丝,仿佛下一秒马上就要断气身亡了。

    千野加藤嫌恶的看了那孩子一眼,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用力掰开:“放开他,他活不成了……”

    被他掰开的手指,又一根一根的捏合,牢牢抓着小华庭,不肯松开。

    她说过,永远都不会再让华庭从她身边离开了。

    就算是死亡,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他们母子两个被困在这暗无天日的暗室里面,已经很久很久了。

    她知道华庭的断指是铁定接不上了。

    她在晕过去之前,就已经知道华庭的伤口感染了,继续拖下去,多半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可是她也没办法啊!

    这暗室就像是一座深埋地下的坟墓,她把嗓子都唤出血来也没人答应她一声。

    她知道,这一次肯定是在劫难逃了。

    后来她也绝望了,抱着发烧的小华庭,晕晕乎乎的陷入了昏迷当中。

    这时候迷迷糊糊听到千野加藤的声音,她便知道自己得救了,不用死了。

    可是,要她放开身边的小华庭,这怎么可能?

    她是华庭的娘亲,她永远永远都不会放弃他的。

    就在这时候,一道磁性质感的熟悉声音缓缓传来:“桑榆,不如我来帮你抱华庭吧?”

    她的喉头瞬间涌上难言的酸涩。

    做梦都在期盼的男人,终于来接她回家了么?

    她的手慢慢放松,任由他将小华庭接了过去。

    千野加藤神色惊疑,锐戾的目光看向轮椅上的容瑾西:“你怎么知道她是夏桑榆?”

    “闻樱小姐告诉我的!”

    容瑾西简单回答了一句,催促道:“我们上去吧,她快不行了!”

    千野加藤也知道夏桑榆此时的情况十分糟糕,实在耽搁不得。

    压下心中的疑惑,他抱起夏桑榆大步往上面走去。

    容瑾西抱着小华庭一步不落的快步跟上。

    十分钟后,庄园里面所有的医生都被叫到了主堡这边。

    检查了夏桑榆的状况,医生们个个惶恐。

    “老爷,也香姑娘长时间没有进食,身体机能已经紊乱……,最重要的是肺部有很严重的细菌感染……”

    千野加藤阴沉可怖,盯着这帮惶恐的医生怒声吼道:“给我想办法!她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就用你们的血去培育下一株血樱树!”

    医生们互相对视一眼,全都噗通噗通跪了下去。

    “老爷息怒!也香姑娘的情况确实很糟糕,可是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

    “没有生命危险你们还不快点想办法让她退烧?”

    千野加藤脾气暴戾,狠狠一脚将距离他最近的一名医生踹翻在地:“起来!都给我起来!赶紧想办法给她退烧,让她快点好起来!”

    “老爷啊……”一名年龄稍长些的医生苦着脸道:“也香姑娘这病,需要到大医院去接受全方位的检查和治疗啊……”

    另外几名医生也连声附和:“对对!咱们几个,治疗个头疼脑热伤风感冒的没什么问题,可是像肺部感染这种疾病,还是要经过全方位的体检才能够对症施药啊!”

    其余几名医生也跟着点头称是。

    千野加藤面露迟疑:“去大医院?”

    如果去大医院,万一她跑了怎么办?

    虽然她救过他的性命,在他的面前也一直表现得很听话,很乖顺,可是他的心里始终有一种强烈的直觉,总觉得她分分秒秒都在算计着要逃跑。

    他不想失去她!

    他想把她一辈子都留在身边!

    可是……,不去医院的话,她会死吧?

    那么高的体温,还有肺部的细菌感染……

    他正迟疑着拿不定主意,容瑾西让医生给小华挂好了输液瓶,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

    “千野老爷,让她去医院吧!只要我和孩子留在这里,她一定还会回来的!”

    “容先生,你太高估你自己在也香心中的份量了!据我所知,也香就是看到你来了庄园,为了躲你,才会不小心掉入暗道!”

    “好吧!就算她不会为了我回到庄园,可是这里还有两个孩子呢!你刚才也看见了,她就算昏迷了也还是不肯丢下孩子!”

    容瑾西提到孩子,千野加藤的神色终于有了些松动。

    他将夏桑榆抱起来,一面往外面走一面大声吩咐:“备车!医生和佣人都跟上!”

    “是!”一群人,乌泱泱的跟着来到了院子里面。

    上车之前,夏桑榆稍稍清醒了一些。

    她睁开眼睛,干涸的嗓子艰难的挤出两个字:“华庭……”

    “你放心,有医生在,那孩子暂时死不了!”

    千野加藤见她如此牵挂那孩子,心里更是觉得放心了些。

    夏桑榆的目光只在他的脸上停留了一瞬,便越过他,看向他身后的容瑾西。

    目光交接的那一刻,两个人的心中都涌起了难言的情绪,既是悲楚,又是欢喜。

    还以为,这一辈子再也不能见到你了呢!

    还以为,这一次只能带着你的骨骸回家呢!

    夏桑榆的眼底迅速盈上眼泪,唇瓣微张,无声的唤他,瑾西……

    他冲她温柔轻笑:“也香姑娘,出去了就安心养伤吧,曜儿和华庭也是我的儿子,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她眼泪瞬间决堤,还想要再看他一眼,千野加藤已经将她抱进了车里。

    车门砰一声关上,阻隔了他们的视线。

    千野加藤安排了十二名精英保镖随行,医生和佣人跟是去了一大路。

    目送着浩浩荡荡的车队穿过夜色驶离庄园,容瑾西的心也仿佛被带走了。

    其实,刚才他想要告诉夏桑榆的是:出去了,就想办法离开吧,曜儿和华庭也是我的儿子,我会照顾好他们的……

    不知道她能不能明白自己话里面潜藏的意思?

    庄园外面有阿宇派的人在做接应,她要回晋城,很容易的。

    千野加藤转身看向他,一抹令人不寒而栗的微笑浮上他冷鸷的脸颊:“容先生,我很佩服你的自制力!”

    “什么?”容瑾西本能的问了一句,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催晴药的事情。

    没错,他刚才是在千野闻樱那里喝下了加料的酒水,身体确实也一度紧绷到快要炸裂。

    可是当他见到奄奄一息的夏桑榆和命悬一线的小华庭之后,注意力就全部都放到了他们两个的身上。

    现在他的身体虽然还是很紧绷,却并没有像没千野闻樱说的那么厉害,还说什么不做那事儿就会憋坏,会死人!

    笑话,他这不好好的吗?

    回去泡个冷水澡,药效很快就会过去的!

    见千野加藤的目光直直看向自己的某处,他表情不自然的轻咳一声,将腿上盖着的薄毯往上面拉了拉:“千野老爷不必担心我的身体,我很好!”

    “呵呵,我可没担心你的身体!”他收回视线,举步往楼上走去:“跟我来吧,我有惊喜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