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92章 谁比谁更腹黑?(谢‘朵尔’亲送鲜花啦!么么~)
    腿上两刀,腹部一刀,脸颊上面还有一刀。

    每一道都新鲜怵目,令人心惊。

    可是,他们母子三人这些年所受到的凌虐和摧残,岂是这区区几刀就能够解恨的?

    千野闻樱再度看到千野加藤,心中刻骨的恨意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她恨不得剥他的皮,抽他的筋!

    可是……,看到他神色阴煞的一步步逼近,她能够做的,只能是步步后退。

    她两股颤颤,弱声问:“我,我娘亲呢?”

    他轻飘飘的笑:“她死了!”

    “她死了?我娘亲死了?”

    千野闻樱那张美丽的脸上,最后一丝血色消失殆尽:“你……杀了她?”

    “她自己想寻死,还用得着我动手吗?”

    千野加藤叹了口气,遗憾道:“你们母子三个啊,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给你们提供了最奢华最安逸的生活,你们不但不感激我,居然还千方百计的想要杀我……,唉,真是一群狼心狗肺的家伙啊!”

    千野闻樱咬着嘴唇踌躇片刻,终于绷不住,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爸!爸你相信我!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从来没想过要杀你……,这一切,都是吉川千奈逼我做的!”

    她跪行两步,上前抱住了千野加藤的腿。

    “爸,你原谅我吧,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我一辈子都呆在庄园里,我哪儿也不去,我会好好孝顺你,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冷汗从她刷白的脸上大颗大颗滚落。

    惶惶然,似大厦将倾,似劫数将至。

    容瑾西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这千野闻樱,转变得也太快了吧?

    不要说老狐狸千野加藤了,就连他这个旁人也看得出她现在是为了保命在竭力演戏。

    不管她表现得如何诚心悔过,她心底的恨意始终还是无所遁形。

    如此拙劣的演技,连他这个旁人都瞒不过,又如何能瞒得过阴狠腹黑的千野加藤?

    然而让容瑾西大跌眼镜的是,千野加藤居然叹息一声,伸手将千野闻樱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闻樱啊,我知道你从小就是个纯善的好孩子,若不是吉川千奈那个疯女人硬逼着你,你怎么会做出弑父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爸……,你肯相信我?”

    千野闻樱也有些不敢置信。

    这个老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骗了?

    千野加藤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发:“闻樱呐,爸爸现在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孩子了,你可千万别学你母亲和哥哥啊……,你不争不抢,爸爸的一切将来还都是你的!你如果敢对我……”

    “不会不会,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千野闻樱赶紧乖顺的表态。

    她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个老家伙糊弄过去了,她的这条小命,应该暂时保住了。

    千野加藤柔慈的点了点头:“嗯!乖!”

    他拉着她的手来到那张宽大舒适的双人床旁边,伸手在床上摁了摁:“好软和……,睡在上面一定很舒服!”

    千野闻樱刚刚松懈下来的心弦再度绷紧:“爸,你,你这是……”

    “你刚才不是说你服了那什么催晴药吗?”

    “是,是啊……”

    千野闻樱下意识往后面缩了缩。

    变,态又恶心的老家伙,该不会对她做出那种事情吧?

    她心念急转的时候,千野加藤却笑呵呵的问道:“不做那方面的事情,真的会死人吗?”

    她迟疑着点了点头:“这药是从缅甸那边搞来的……,卖药给我的人,确实是这样说的……”

    “闻樱呐,你别怕,我会帮你的!”

    “啊?还是不要了吧!”

    千野闻樱求救的目光看向轮椅上的容瑾西,救命,救命啊,这个老家伙疯了,瑾西你快救救我啊!

    容瑾西轻咳一声:“千野老爷,我看你还是……”

    “容先生!”千野加藤冷冷打断他:“容先生,你别着急,我把她安顿好,马上就轮到你了!”

    容瑾西微怔之下,心底也是涌上了些许不安。

    轮到他?

    千野加藤到底是什么意思?

    算了,管他什么意思呢,趁着他们狗咬狗一嘴毛,他还是赶紧带着孩子和桑榆的骸骨开溜吧!

    庄园外面,阿宇的人说不定已经做好了接应的准备了。

    思及此,他调转轮椅,绕过屏风,穿过装饰精美的过厅一伸手就将房门拉开了。

    然而门外等着他的,是好几只乌黑的枪口。

    房间内,大床上。

    千野闻樱瑟瑟发抖,被千野加藤强势的摁坐在了床上。

    “闻樱呐,我一回来,你就准备了礼物送给我!爸爸知道你孝顺,所以也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爸……,我,我不想要什么礼物……,我突然觉得好困,好想睡觉,要不你先出去吧?”

    “你想睡觉?不行啊!”

    千野加藤凝重道:“你身体里面的药效还没挥发出来,不做男女之间的事情,你会憋坏的,会死人的!”

    “爸……”千野闻樱近乎崩溃,抱着双臂紧紧的蜷缩着身体:“爸,求求你原谅我吧,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惩罚我……,呜呜,你这样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呢!”

    “杀了你?闻樱你开什么玩笑呢?爸爸只剩下你这么一个女儿了,哪还舍得杀你啊?”

    千野加藤站起身,对隐藏在暗处的黑衣武士打了一个手势。

    两名黑衣武士像是鬼魅之影一般走了出来:“主人!”

    “嗯!闻樱小姐就交给你们了!她身体中了毒,而你们就是她的解药!”

    千野加藤语气平淡的吩咐两句,转而又看向床上一脸惊悚的千野闻樱。

    “闻樱,你放心,我知道他们两个帮你解毒可能还不够……”

    “爸!”千野闻樱的语气尖利起来:“爸!你不能这样对我!你已经毁过我一次,你不能再毁我了!”

    “能毁你第一次,我就不介意再毁你一次!”

    千野加藤眼底的怒火终于无法掩饰的燃烧起来:“你和那个疯女人想要杀我没关系,我欠你们的我都认,就算真的死在你们手里我也不会有丝毫怨言!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动我的也香!你知道吗,也香她就是我的命!”

    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千野闻樱此时也伪装不下去了!

    她咬牙切齿,磨牙恨道:“她只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女佣!凭她麻田也香和我母亲抢男人,凭她妄想爬上你的床,她就该死!”

    啪——!

    一记耳光,直接将千野闻樱抽翻在床上。

    千野加藤怒不可遏,指着千野闻樱怒声叱道:“你这个孽种!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我要让你的下场比也香惨上一万倍!”

    千野闻樱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望着盛怒的千野加藤,惨然笑道:“这么维护她?这么想要给她报仇?你还敢说她没有上过你的床?”

    啪——!

    又是一记更加响亮的耳光抽在了千野闻樱的脸上。

    千野闻樱双耳嗡鸣,眼前金星直冒,却依旧强撑着呵呵冷笑:“来啊!有本事就杀了我啊!”

    “杀了你?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千野加藤怒气冲冲,转身对两名黑衣武士道:“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们吧?”

    “是!主人放心!我们会帮闻樱小姐解毒的!”

    “嗯!她中毒很深,为了彻底清毒,你们做完之后,让他们都轮流进来吧……”

    千野加藤的声音,冷得瘆人。

    他为了自身安全,暗地里豢养着十二名身手极高的黑衣武士。

    这十二名黑衣武士,今天晚上一定能够让千野闻樱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儿的!

    他冷冷一笑:“闻樱,好好享受吧!”

    “千野加藤,你这个魔鬼,你这个禽,兽!你最好今天就杀了我,不然的话,我将来一定会让你死在我的手上!”

    千野闻樱声嘶力竭的咒骂和威胁,却改变不了千野加藤的心意。

    两名黑衣武士像两团浓得化不开的阴影,往她的身上笼罩过来。

    千野加藤听到身后传来千野闻樱凄惨的哀叫,唇角扬起快意的微笑。

    他来到卧室外面的客厅:“容先生,该你了!”

    容瑾西却指了指盘在他轮椅下面的黄金蟒:“千野老爷,我看你还是先安抚一下它吧!它看上去好像很焦躁!”

    他刚才被几支乌黑的枪口逼回来之后,这条黄金蟒不知怎地就盘在了他的轮椅下面,有力的尾巴勾着他的左轮,竟是硬生生将一百多斤的他和几十斤的全钢轮椅拖着在地板上滑行了好几米。

    千野加藤听了容瑾西的讲述,脸上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他走过去,伸手在黄金蟒高高昂起的头颅上面轻轻抚了抚:“大花,你怎么了?”

    黄金蟒偏了偏脑袋,血红如宝石的眼瞳盯着他看了看,突然放开容瑾西的轮椅,用尾巴缠住千野加藤的左脚,拖着他就要往左边的侧门走去。

    容瑾西看得惊奇:“不愧是千野家族代表权利与威望的圣物,居然这么有灵性……,看它的样子,像是要你跟着它去一个地方?”

    “我养了大花几十年,还从来没见它这样反常过!”

    千野加藤被黄金蟒拖着走了几步,突然反应过来:“大花,你是要带我去地道?”

    黄金蟒松开他,尾巴在地板上拍得啪啪作响,上半身却不安的绞动着,看上去十分焦躁难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