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90章 唇唇欲动
    吉川千奈说着,还用刀尖在他的腿心处狠狠戳了戳。

    “怎么样?是不是很期待变成阉人的样子?”

    “吉川千奈,我警告你,你如果敢乱来,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不放过我?哈哈哈哈……”

    吉川千奈好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千野加藤,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何曾放过我?何曾放过我和两个孩子?”

    她抬起手,又是一刀狠狠扎在千野加藤的腿上:“你马上就要变成一具尸体了,你以为我还会怕你?”

    千野加藤疼得嗷的一声嚎了起来:“来人!来人!”

    “不会有人来的!所有人都被我的迷香放倒了!”

    吉川千奈神色得意,猛地又将刀抽了出来。

    那弹簧刀饮饱了鲜血,血珠顺着血槽嘀嗒嘀嗒的往下掉。

    屋外雷声滚滚,倾盆大雨噼啪而下,像是要将整个世界摧毁。

    一道闪电从窗外掠过,惨白的光线,衬得吉川千奈眼底的仇恨像是要吞没整个天地。

    她神色阴煞,用刀锋从他的脸上一下一下刮过:“千野加藤,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有今天?”

    千野加藤冰冷的看着她:“我还是那句话,想杀我就尽管动手,心口和颈动脉你可以任选一处!”

    “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痛快的死?”

    她抬手一挥,刀锋在他脸上留下一道血红的吻痕。

    她残忍冷笑:“是不是很痛?你伤害我母子三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终有一日,这些伤痛会全部都落在你的身上?”

    “千奈……”

    千野加藤的语气弱了些。

    他伸出舌头,将流到唇边的鲜血舔进口中,神色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千奈,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女人,你是不舍得伤害我的……”

    话音未落,又是一刀狠狠扎在了他的腹部:“不舍得?我怎么可能不舍得?”

    她噬血笑道:“这一刀,是我替拓哉还给你的!切腹之痛,你也得尝一尝!”

    匕首拔出来,带出一串可怖的血花。

    千野加藤脸色灰白,浑身冷汗淋漓,却始终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微笑:“继续吧!还有什么仇恨尽管发泄出来吧!”

    “还有闻樱!”吉川千奈狰狞恨道:“你阉割了她的丈夫,摧毁了她的幸福,这一刀我一定要还给你!”

    抬手扬起,又是一刀,要对着他最脆弱,最重要的地方扎下去。

    千野加藤平静的看着她,嘴角那抹诡异的微笑在慢慢扩散。

    吉川千奈看着这张二十多年不曾在他面前展露过的笑脸,心里突然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等她想明白这不好的预感是因何而起,后颈上突然一阵剧烈酸疼。

    她被人劈了一记手刀。

    她眼前一黑,哼也来不及哼一声,便往地上载去。

    黑衣武士恭敬的走到千野加藤的身边:“主人,为什么一直不让我们出手?”

    千野加藤浑身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目光空洞的盯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悠悠叹道:“这么多年,确实是我亏欠了他们母子三人!让他们出出气,爽一爽,就当是我对他们的补偿吧!”

    “可是您受伤了!”

    “没事儿!这点皮外伤,还要不了命!”

    千野加藤看了看地上的吉川千奈,眼神凉淡至极:“知道该怎么做?”

    “知道!”

    黑衣武士去旁边找到了铁椅子的机关,咔哒一声,锁在千野加藤身上的铁锁链全部自动缩了回去。

    另外一名黑衣武士上前把千野加藤搀扶到沙发上:“主人你慢点儿,我这就帮你包扎!”

    “没事,小伤!”

    千野加藤抬手摸了摸脸上的伤疤,有些担忧的说道:“我破了相,如果去阴间见到了如玉,她该不会认不出我吧?”

    武士安慰道:“主人别担心!现在整容技术这么先进,你脸上的伤疤很容易就能磨掉的!”

    “对对对!一道疤,很容易就磨掉了!”

    千野加藤哈哈笑了两声,明显的放松下来:“我将来要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一定要请最高明的整容师将我整成我二十多岁的样子,这样的话,如玉一眼就能认出我了!”

    他如此一想,死亡也变得美好起来。

    黑衣武士将吉川千奈放在千野加藤刚刚坐过的那张铁椅子上,触动机关,锁链铁扣咔一声弹出来,将她牢牢的禁锢在了铁椅子上。

    千野加藤靠在沙发上,任由两名黑衣武士十分有经验的帮他包扎伤口。

    好久没受伤了,这种裂痛居然让他有一种异常兴奋的感觉。

    整人亢奋着,像是随时准备迎接一场残酷的战斗。

    “闻樱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闻樱小姐把轮椅上的那个男人带回北堡去了……”

    “她还真把他当男朋友?”

    千野加藤抬手将旁边一只翡翠绿的摆件狠狠扫落在地:“恬不知耻,那是也香的男人!”

    两名武士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所以不敢接话,只低着头认真的帮他伤口止血上药。

    千野加藤气恨恨又道:“送我去北堡吧!”

    武士怔了一下:“这么晚了,外面还在下着大雨……”

    “我说,我要去北堡!”

    他一字一句迸出,带出了强大的威慑感。

    他的命令,从来就没有人敢违背的。

    北堡这边。

    屋外狂风暴雨,屋内却是光线迷离,别样温情。

    千野闻樱去浴室里面泡了个香氛浴,想起这时候千野加藤在母亲吉川千奈的手里正被一刀一刀的生削,她心里就觉得畅快无比!

    从今往后,她就是这个庞大家族的领导者。

    终于可以将千野加藤踩在脚下了,想想都觉得好开心啊!

    她取出许久没有用过的可可小姐香水,在耳后和身上洒了些。

    馥郁淡雅的香气中,她仿佛又回到了情窦初开的美好年纪,对于爱情依旧充满了向往,对未来充满了憧憬……,没有受到过任何伤害,幸福仿佛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她沉浸在这种美好的想象当中。

    走到卧室,轮椅上的男人还昏迷着没有醒过来。

    她走过去,神色迷恋的望着他:“容先生,瑾西……,你愿意陪我重新开始吗?千野加藤死了,从今往后,咱们就是这庄园的主人……,你想怎样都可以……,规矩由你来定,好不好?咱们就这样一直过下去,好不好?”

    容瑾西呼吸均匀,被那迷香搞得现在都还醒不过来。

    俊逸的面庞在睡着了的时候显得格外安静,更有一种别样的魅惑味道。

    千野闻樱看着他,脸上渐渐浮起情动的红晕。

    自从遇到容瑾西,她才发现以前经历过的那些男人都只能算是渣。

    他们连他的一根头发丝儿都比不上。

    她唇唇欲动,凑过去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他没有丝毫反应,她的脸却更红了。

    她牵起他的手,轻轻放在自己丰满的身体上:“瑾西,你看看我……,我不比那死去的夏桑榆差……”

    “嘶嘶……,嘶……”

    房间里面,突然多了怪异的声响。

    千野闻樱循声看过去,只见黄金蟒不知何时从那琉璃笼子里面溜出来了。

    比手臂还粗的身体贴着地面缓缓游动,上身挺立,黑色的蛇信子一吞一吐,发出危险的信号。

    千野闻樱被它败了兴致,操起旁边的一只烟灰缸就扔了过去:“滚回你的窝里去!”

    烟灰缸碎裂的声音,激起了黄金蟒的凶性。

    它的身体游弋得更快了。

    示威的对她嘶嘶几声之后,高高直起上半身,蛇头一个猛地低俯,对着她就要咬下来。

    它的毒牙已经被拔掉,嘴巴两侧也被生生的缝合了几针,最重要的是咽喉部位还被安装了一只不锈钢支架,稍稍大一点儿的东西根本就吞不下去。

    千野闻樱知道它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可是看见它这凶猛的样子,心里还是觉得很害怕。

    她扯过容瑾西腿上盖着的薄毯,对着黄金蟒就挥了出去:“滚!”

    黄金蟒被薄毯蒙住了脑袋,更加暴躁得厉害,尾巴一甩,掀翻了屋中间的那张红木茶几。

    哐啷啷,茶几上面的东西全部都摔在了地上。

    千野闻樱突然想起很久之前曾经听到黄金蟒的驯化师说过,黄金蟒天性温和,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伤人,也不会对身边的食物造成破坏性和攻击性。

    除非,它是得到了主人的指示。

    可千野加藤现在在母亲的手里,根本没办法指挥这条黄金蟒。

    难道……是夏桑榆回来了?

    这个念头让千野闻樱后背森寒,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恰好这时候屋外一道惊雷猛地炸响,吓得她惊叫一声,扑过去紧紧抱住了容瑾西的腿:“救命!容先生救命啊!”

    容瑾西也被这道惊雷给震醒了。

    他看了看趴在他两,腿之间的千野闻樱,皱眉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抱抱我,容先生,请你抱抱我,我害怕……”

    千野闻樱声音都在打颤。

    她更紧的抱着容瑾西,脑袋恨不得埋进他的双腿之间。

    容瑾西不悦的轻啧一声,伸手便将她给拽了起来:“千野闻樱,你能不能稍稍自重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