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89章 一场巨大的变故
    不止福田管家等人吓得变了脸色,就连容瑾西也是紧紧皱起了眉头。

    该死的千野闻樱,作死呢这是!

    千野加藤已经放出话,要血洗庄园,要让所有人为麻田也香陪葬了,她居然还敢说这种话?

    千野加藤神色阴鸷的看向千野闻樱:“你说什么?”

    “我说麻田也香根本没资格进咱们千野家族的宗祠!”

    千野闻樱迎上他的目光:“就算你想要娶她做小老婆,可她终归还没有和你成亲,凭什么要将她葬在……”

    她话还没有说完,千野加藤已经神色凶戾的扬起手,又是一个耳光要狠狠的往她的脸上抽过来。

    “住手!”吉川千奈穿着一身肃穆的黑色孝服走了进来。

    鬓边压着一朵白色绒花,衬得她那张苍白憔悴的脸有了几分动人的味道。

    千野加藤僵在半空中的手慢慢放了下来:“吉川千奈?你怎么出来了?谁允许你出来的?”

    “我的儿子拓哉死了,我来给他上柱香!”

    吉川千奈神色凄然,却并无半分怨恨。

    她伸手从香笼里面取出三支素香,点燃,双手合十走到千野拓哉的遗像前:“拓哉啊……”

    妈!”

    千野闻樱走过去轻轻唤了一声。

    吉川千奈抬眼看向她,不悲不喜:“哦,是闻樱啊?你不是发誓说永远都不回来了么?”

    “我听说哥哥死了,担心你一个人在庄园身边没人照顾!”

    “别说了!给你哥哥上柱香吧!”

    吉川千奈又从香笼里面抽出三支香递给千野闻樱:“告诉你哥哥,我们在这边很好,让他别担心……”

    “嗯……”

    高傲嚣张的千野闻樱,在母亲吉川千奈的面前温顺得像头被驯化的小猫。

    母女两个无视了身边的所有人。

    她们动作徐缓的把素香点燃,对着千野拓哉的遗像弯腰鞠躬,再弯腰鞠躬……

    她们沉浸在失去亲人的哀痛当中,令人不忍心打扰。

    容瑾西表情淡漠,目光却一直看着旁边那一只水晶棺。

    千野闻樱答应过他,只要借位拍下那些视频,就可以让他带着桑榆和小华庭的骨骸回Z国去!

    桑榆是晋城人,他一定要带她回到故土去。

    若早知道下直升机的那一次相见就会是永别,他应该不顾一切将她紧紧拥在怀里,抵在她的耳边告诉她他爱她!

    而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

    容瑾西心口再度泛上难以抑制的悲恸。

    鼻端却有奇异的熏香在缭绕。

    他突然觉得视线有些模糊,意识也跟着变得浑沌起来。

    这香味儿有问题啊!

    抬起头,才发现整个灵堂里面的人都已经横七竖八倒在了地上。

    就连千野加藤也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唯一清醒的两个人,是吉川千奈和千野闻樱。

    母女两个还保持着虔诚祭拜的姿势,神色专注又哀痛,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身边这些人的异样。

    那六支香插在香坛里,还在袅袅的冒着白烟,香气扩散得到处都是。

    容瑾西突然就明白千野闻樱刚才为什么敢那样作死的怼千野加藤了。

    她们母女两个,原来是早有预谋。

    最后一个念头闪过容瑾西的脑海,他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千野闻樱扶着吉川千奈从蒲团上面站起身。

    “妈,这几年你辛苦了!”

    “只要能杀了千野加藤,只要能为你哥报仇,妈再怎么辛苦也值得!”

    吉川千奈眼神清明,神色坚定,哪里还有半点儿精神失常的样子?

    千野闻樱看了一眼晕倒的众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先把千野加藤绑起来吧!今天晚上我要一刀一刀剐了他,以解这些年他对我们母子三人的凌虐之恨!”

    “好!如果能找人把他阉了就更好了!”

    千野闻樱的眼神中闪过兴奋疯狂的异彩。

    她轻轻击掌,几名早就被她收买的佣人走了进来,恭敬道:“夫人,闻樱小姐,请问有什么吩咐?”

    “把他给我绑起来!”千野闻樱冷声吩咐:“送去我母亲房间!”

    “是!”佣人齐声答应,上前拖着千野加藤就下去了。

    吉川千奈走到千野拓哉的水晶棺前面,颤抖的手从水晶棺上面轻轻抚过,就像是轻轻抚,摸着千野拓哉年轻温热的面庞。

    “拓哉,你安息吧,今天晚上,我会替你报仇的!”

    千野拓哉被剖开的腹部填满了干花和香料,又穿上了最正式的和服,所以他的身上已经看不出切腹的惨烈。

    可是他的脸上,依旧残留着些余恨。

    吉川千奈俯下身,将脸颊贴在冰冷的水晶棺上面:“孩子,安心去吧……,妈很快就会来陪你的……”

    眼泪大颗大颗滚落下来,砸在冰冷的水晶棺上。

    千野闻樱那张总是傲慢嚣张的脸上,此时也充满了忧伤和难过。

    她走过去,从侧面拥抱着吉川千奈单薄枯瘦的身体。

    “妈,你别哭,你还有我呢……,只要我们杀了千野加藤,我就是千野家族当之无愧的继承人……,我在哥哥的灵前发誓,我以后一定好好孝顺你,一定好好补偿你这些年受的苦……”

    “妈不要什么补偿,妈只要千野加藤去死!”

    吉川千奈枯瘦如爪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我只要他死!”

    “好好好!他的命现在就在你的手里,你想要他怎么死,他就怎么死!”

    千野闻樱直起身,目光从前方林立的牌位上面一一扫过,狂傲又怨恨的说道:“千野家族的人,从来就不肯接受和承认咱们母子三个!明天在哥哥的葬礼上,我要带着黄金蟒亲手埋葬千野加藤,我看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母女两人相视而笑,灯烛的辉映下,两人的脸色惨白得可怕。

    吉川千奈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又不舍的看了看水晶棺里面的千野拓哉,正准备往外面走,视线突然被轮椅上面俊朗的男子吸引。

    “他是谁?”

    “他啊?他是我男朋友!”

    千野闻樱充满仇恨的冷戾眼神一看到容瑾西,便瞬间柔和了下去。

    吉川千奈叹了口气:“闻樱啊,我也希望你能有一个好的归宿,可你怎么找个残疾人?”

    “他才不是残疾人呢!”

    千野闻樱抿嘴笑道:“他只是腿受了些伤,过段时间腿伤愈合了,绝对能秒杀所有男人!”

    她眼神痴迷,动情极了。

    吉川千奈问:“你和他睡过了?”

    “想睡,还没睡成功……”千野闻樱一脸期待:“不过他跑不掉的,肯定会是我的囊中之物!”

    “就这么自信?”

    “当然!”

    “我看他除了皮相好点儿,也没别的什么优点啊!”

    “怎么会没别的优点?他那里至少十八点几呢!”

    “你量过?”

    “还用量吗?那天我假装无疑的往他身上坐了坐,根据触感我推测出来的……”

    “看来你这几年在外面经历过很多男人。”

    “没错!我经历过很多男人!千野加藤越是想要让我承认这世上没有真正的爱情,我就越是想要找到真正的爱情给他看!”

    遗憾的是,她经历的男人手拉手都快绕着庄园站一圈了,却愣是没有滋生出她向往的那种爱情。

    直到在晋城遇到容瑾西。

    那时候容瑾西像头受伤的猛兽,孤独桀骜的样子,让她第一眼看到他便动了心。

    她走到容瑾西的轮椅边,白皙的手指从他的俊脸上轻轻抚过:“容先生,等到明天,当我成为千野家族的继承人,你就不会心心念念要回晋城了……”

    她推着轮椅,出了千野宗祠,往她的北堡走去。

    广袤无匹的千野庄园,注定要迎来一场巨大的变故了。

    主堡这边。

    一盆刺骨的冰水兜头泼下,千野加藤狠狠一个激灵,睁开了眼睛。

    入眼看见的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子背影。

    “如玉?”

    眼前有些起雾,灯光也有些模糊朦胧,他不敢确定。

    抬手想要揉揉眼睛,才发现手腕被铁箍牢牢的固定在了铁椅子上,丝毫也动弹不得。

    他猛地想起晕过去之前那可疑的香气,心下一悸,脱口道:“吉川千奈?”

    那女子缓缓回头,果然是吉川千奈那冰冷苍白的面容。

    她冷冷的笑着看向他:“醒了?”

    “吉川千奈,你想干嘛?你快点放开我!”

    千野加藤想要挣扎,发现不仅手腕被固定,就连脚腕和脖子上也都缠着铁链。

    他脸色阴鸷:“你一直都没疯?”

    “你看我像是疯了的样子吗?”

    吉川千奈走到他身边,一抬手,弹簧刀直接就扎进了他的大腿:“我若不装疯,你会放过我?你会让我活到现在?嗯?”

    她狰狞的拧动着插在他腿上的弹簧刀,恨声道:“你不爱我,当年为什么要娶我?为什么要毁掉我的幸福?为什么要如此残忍的对待拓哉和闻樱?他们有什么错?他们碍着你什么了你要毁掉他们的幸福?”

    他疼得冷汗淋漓,眼神中却升起异样的快意:“想杀我?那就给我来个痛快吧!心口或是颈动脉,你打算选哪里动手?”

    她的匕首猛地拔出:“我选……这里!”

    带血的匕首沿着他的大腿,一点一点移到了他的腿心关键处。

    “闻樱说,要将你阉了才能解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