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88章 他要血洗整个庄园
    千野加藤想起唯一剩下的这个女儿,脸色阴寒得快要凝出霜来。

    他鼻孔里面冷哼一声,磨着后牙槽冷声道:“福田呢?福田管家在哪里?”

    “我在这里!老爷,我在这里!”

    福田管家拽着尤加利往这边急急的小跑了过来。

    来到跟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老爷!对不起!是我没有照看好也香姑娘……”

    福田管家将腰上别着的三根金黄色藤条捧过头顶,愧疚道:“老爷!你责罚我吧!”

    “放心,我一定会责罚你的!”千野加藤冷冷斜视着地上跪着的父女:“也香出事,你们都得跟着她陪葬!”

    声音不大,甚至比平日里听上去还要柔和些。

    福田父女却吓得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尤加利爬到千野加藤的面前,缺牙漏风的哭着说道:“老爷,老爷你消消气……,这一切都是闻樱小姐强迫我和她一起做的,和我父亲没关系……”

    “你和千野闻樱一起做的?”

    千野加藤眼神骤然冰寒:“亏我还一直把你当半个女儿看待!你居然联合外人来欺负我的也香?”

    “不是,老爷你听我解释啊……”

    尤加利的解释还没出口,千野加藤就飞起一脚踹在了她的胸口:“吃里扒外的东西!”

    尤加利痛哼一声,直接被踹得飞出去几米之远。

    挣扎着想要坐起,却喉头一甜,喷出一口血来。

    福田管家在旁边不停的叩头赔罪:“老爷息怒,老爷息怒啊!尤加利不懂事,还请老爷网开一面,给她留一条生路!”

    “生路?也香都死了,你们还想要生路?”

    千野加藤杀气毕露:“你们都给我等着!也香的下葬之日,就是你们的命丧之时!”

    福田管家吓坏了。

    一众佣人也全都吓坏了。

    他们跟随老爷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老爷发这么大的脾气。

    就算闻樱小姐送来的两名尤物想要杀他,就算拓哉少爷杀死心怡小姐再切腹自尽,这么些重大的事故,老爷也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更别说发火生气了!

    这也香姑娘到底什么来头?

    怎么她的死就让老爷这般震怒呢?

    不过现在研究也香姑娘的来头已经没必要了,因为她已经变成骨架了!

    众人在心里惴惴不安的猜测,千野加藤已经走过去对着尤加利又狠狠踹了两脚:“吃里扒外的东西,敢害我的也香,看我不踹死你,踹死你……”

    尤加利哪里禁得住这样的暴打?

    很快就晕了过去。

    福田管家双手着地,爬过去将千野加藤踢掉的那只木屐捡起来,双手捧到千野加藤的脚边,虔诚的帮他穿上。

    借机说:“老爷,尤加利做了错事确实该打,该罚!不过,还请老爷看在我忠心耿耿服侍你这么多年的份儿上,留她一条贱命……”

    千野加藤齿缝里杀气腾腾的挤出一句话:“哼!也香死了,这庄园里面的所有人都别想活命!”

    福田管家面如死灰。

    一众佣人更是吓得双肩瑟缩,连大气都不敢出。

    就在这时候,一道饱含着揶揄的女子声音传来:“哟!鼎鼎大名的千野老爷回来啦?”

    千野加藤一听到这声音,眼中便迸出了杀气。

    他循声望过去,只见千野闻樱容光焕发,穿着一条色彩绚丽的雪纺长裙往这边袅袅而来。

    在她的身边,居然还有一辆市面上少见的定制款黑钢轮椅,轮椅上的男子龙章凤姿,金相玉质,十分的出色夺目!

    千野加藤的眼底涌起难言的情绪:“你是……容瑾西?”

    容瑾西有些意外:“千野老爷,认识我?”

    千野加藤咬牙切齿:“认识!我当然认识你!”

    他为了能够将亲生女儿夏桑榆顺利的接到身边,曾经动用了许多关系调查夏桑榆的底细,容瑾西的一切资料,自然也都被汇报到了他的跟前。

    这明明是夏桑榆的丈夫,为什么会出现在千野闻樱的身边?

    而且看他们两人的样子,关系也是非同寻常!

    千野加藤的眉头紧紧皱起:“千野闻樱,你和他什么关系?”

    千野闻樱挑唇笑道:“呵呵,这么明显的爱人关系,你难道看不出?”

    “爱人关系?”

    “对啊!爸,你总说这世上没有真正的爱情!可是你看,我和瑾西之间就是真正的爱情!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刚刚出了一场惨烈的车祸……,我不图他的财,他也不图我的貌,我们就这样一见钟情,互相爱上了对方!”

    千野闻樱低下头,在容瑾西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容瑾西薄唇微微勾起,似乎很享受她的亲吻。

    千野加藤在旁边看着这一幕,气得差点就要吐血了:“爱情?别自欺欺人了,这世上哪有什么见鬼的爱情?”

    千野闻樱笑意嫣然:“有啊!我和瑾西之间就有爱情!”

    “你别忘了,他是有老婆的人!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给你爱情?”

    “呵呵,爸你干嘛这么激动啊?”

    千野闻樱笑呵呵走到千野加藤的身边,轻声却清晰的说道:“瑾西有老婆的事情我早就知道啦!他老婆在晋城的时候就勾三搭四水性杨花,后来阴差阳错,就到了咱们的千野庄园……,听说她到了咱们庄园也还是死性不改,还勾搭人家哈默丹王子……”

    千野加藤神色一凛:“你,你都知道了?”

    “我本来是不知道的!没想到庄园里面的麻田也香见到我的男朋友容瑾西就情绪大变,偷偷卷了珠宝想要从暗道里面离开庄园……,唉……,也怪她自己命薄,居然掉进了硫酸池……,我也是在她死了之后才知道麻田也香就是瑾西的老婆夏桑榆。”

    一番话,千野闻樱把责任撇得干干净净。

    就好像夏桑榆的死与她没有一丝关系一般。

    只可惜,尤加利刚才已经把她给供出来了。

    千野加藤抬起手,一个巴掌就狠狠甩在了千野闻樱的脸上:“胡说八道!也香就是被你们这些奸佞小人给害死的!”

    一缕鲜血顺着千野闻樱的嘴角溢了出来。

    她抬手抹了一下,看着指尖上的血色怪异的笑了起来:“爸,你这么着急打我干什么?我这次回来,就没有想过要活着离开庄园!”

    千野加藤怔了一下。

    拓哉死了,也香也死了,他就只剩下闻樱这么一个孩子了。

    虽然很恨千野闻樱,虽然从来没有将她当做亲生女儿看待过,可是她毕竟是最后的血脉……

    千野加藤在迟疑的时候,千野闻樱已经从包里摸出了那只单反相机。

    “爸!我知道你今天会回来,所以,我为你精心准备了礼物!”

    “礼物?”千野加藤看了看她手里的相机,板着脸说:“我不喜欢!”

    “相机里面的内容,你看过之后一定会喜欢的!”

    千野闻樱说着,将相机打开了。

    昨天晚上,她和容瑾西借位摆拍下来的暧妹照片就出现在了相框当中。

    亲昵又大胆的画面,让千野加藤刚刚压下去的杀气又腾地燃烧了起来。

    他抬手将相机一把夺了过来:“恬不知耻!”

    “呵呵!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做羞羞的事情,怎么能叫恬不知耻呢?”

    千野闻樱刚说完,另外半边脸颊上突然又重重地被掴了一巴掌。

    这一次,她直接被抽得往后面仰跌了出去。

    容瑾西的轮椅以极快的速度滑行过去。

    一伸手,便将正要倒地的她拥进了怀里:“闻樱,你没事儿吧?”

    他只不过是按照约定在扮演男朋友的角色。

    可是千野闻樱惊魂未定之际被他抱在怀里,又听到他说出这样关切的话,一时禁不住有些心神摇曳:“瑾西……”

    千野加藤恨恨的看着互相凝视的两人,磨牙狠道:“来人!把他们都给我带进来!今天,我要血洗整个庄园!”

    “是!”几名黑衣武士上前,粗暴的将千野闻樱从容瑾西的怀里扯开:“闻樱小姐,得罪了!”

    千野闻樱虽然被制住,眼神里面却一丝沮丧痛哭的神色也没有!

    相反,她的脸上还有些反常的兴奋。

    盯着千野加藤的背影,眼底溢出噬血的寒意。

    容瑾西的轮椅自动前行,和千野闻樱一起往主堡的方向行去。

    不远处的灌木后面,小曜儿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这边的动静。

    看见他们要走,他便也想要跟上来。

    容瑾西连忙冲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回附堡去,乖乖呆着,等他回来。

    小曜儿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越走越远。

    小嘴瘪了又瘪,总觉得又要被爹地抛弃了。

    千野宗祠。

    那株盛放的血樱已经枯萎了,整座宗祠也显得狼藉萎败了几分。

    千野拓哉的尸体被存放在水晶棺里,要等到明天才能下葬入土。

    夏桑榆母子两人的骸骨同样也被存放在水晶棺里,如果不出意外,会在明天的葬礼上,随千野拓哉一同葬入千野家族的陵园里。

    而留在宗祠里面的,只是一块刻有他们名字的牌位而已。

    千野加藤一看见水晶棺里面的骸骨,便不可抑止的悲哭起来:“也香啊……,我的也香呐……”

    他走过去,张开双臂拥抱着水晶棺,哽噎道:“也香,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他这一哭,所有人也都跟着跪了下去,低低呜呜哭成一片。

    千野闻樱却冷冷的轻嗤了一声:“千野加藤,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麻田也香只不过是一名女佣,和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让她的尸骨存放在咱们宗祠也就罢了,你居然还为她哭丧?”

    这话说得,太不知死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