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87 你过来一点嘛,我又不吃人
    他手上一用力,只听得咔哒一声,她的胳膊已经被拧得错了位。

    “容先生,你真的可以无所顾忌么?”

    千野闻樱疼得浑身抽搐,脸上却慢慢浮上怪异的冷笑:“刚才那孩子好可爱,我听他叫你爹地?是你和夏桑榆的孩子吧?呵呵,你猜咱们两个撕破脸,他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容瑾西面色一凝:“你还敢威胁我?”

    “不……不是威胁!是警告!”

    千野闻樱迎上他狠戾的目光,阴恻恻笑道:“想必你已经对庄园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对不对?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你和那个孩子,将永远被困在庄园里……”

    “是吗?我倒是很想挑战一下你们的防御系统到底有多坚不可摧!”

    容瑾西面色阴沉。

    话音落,千野闻樱的手骨也发出了咔嚓声。

    她失声痛呼:“啊——!容瑾西,你快放开我……,我手断掉了!”

    他轻哼一声,将她扔在地上:“我最讨厌被人威胁!”

    轮椅自动调转,冰山一般的男人离开了房间。

    千野闻樱满脸都是痛苦之色。

    她从地上坐起,粉色的舌舔过噬血的唇:“容瑾西,你以为你能逃得脱我的掌控?”

    连千野加藤都在她的猎杀名单里,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办不到的?

    这天晚上,容瑾西带着小曜儿没有回北堡,而是住在了夏桑榆住过的附堡里。

    附堡不大,远远比不上东西南北以及最中心的主堡那么奢华宽敞,却因为她曾经在这里住过,而显得格外珍贵,格外不同。

    容瑾西刚刚将小曜儿哄睡着,惠子在外面轻轻叩门:“容先生,容先生你睡了没有?”

    他害怕吵醒曜儿,只得过去将房门拉开:“什么事儿?”

    男人英俊的样貌和强大的气场令惠子红着脸低下头去:“是闻樱小姐,闻樱小姐请你过去一趟!”

    “太晚!不去!”

    “别啊……”

    惠子急忙伸手摁住他正要关上的门,可怜巴巴的哀求说道:“你不去的话,她会惩罚我的!”

    “关我什么事儿?”

    他表情冷淡,关上了房门。

    让他对一个女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他做不到。

    桑榆被千野闻樱和尤加利害死了,他现在连杀人的心都有,又怎么会在乎一个女佣是不是会受到责罚?

    关上房门,他去浴室里面洗漱。

    想到从今往后再也见不到夏桑榆,想到她就那么被人害得只剩下一副骨架,他隐忍着的情绪终于崩溃,湿热的眼泪夺眶而出。

    他在花洒莲蓬下痛苦的抽噎,屋外居然再次传来了敲门声。

    “容先生,容先生,请你开开门好吗?”

    还是刚才那名叫惠子的女佣。

    她刻意将声音放得低柔,生怕惹恼了容先生。

    可是房门打开,容先生的神色比刚才更加愠怒可怖。

    他双眸通红:“想找死吗?”

    “对,对不起……”

    惠子被他锐戾的眼神吓得往后面小退了两步,弱弱的说道:“闻,闻樱小姐……”

    “你告诉她,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大半夜的,我是不会去她的房间的!”

    容瑾西说完,就又要关门。

    “别啊……”惠子的声音像是快要哭出来了:“容先生,我求求你,你就帮帮我吧!闻樱小姐说我再请不动你,就要把我的手剁掉!”

    容瑾西眉峰一皱,目光看向惠子的右手。

    她的右手被钢针密密麻麻刺了无数的小窟窿,像是为了以示惩戒,手掌上还有两根钢针直直的插着,没有拔出来。

    他再怎么铁石心肠,看见一个无辜的人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受到这样的虐待,也禁不住生起了些不忍。

    可是,这大半夜的真的要去千野闻樱的房间吗?

    桑榆尸骨未寒,他怎么能与别的女人有任何牵连?

    惠子见他迟疑,干脆双膝一软跪了下去:“容先生,我知道你是好人!请你救救我吧,闻樱小姐说得出做得到,不把你请过去,她真的会剁掉我的手……”

    容瑾西叹了口气:“起来吧!”

    “容先生,你答应啦?”

    惠子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语无伦次的说道:“容先生,太感谢你了,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是好人……,你和闻樱小姐和拓哉少爷他们都不同……”

    容瑾西的表情依旧淡漠:“等一下,我换身衣服!”

    北堡这边。

    千野闻樱换上了一条十分薄透的真丝睡衣,玲珑饱满的身材在睡衣下面若隐若现,惹人遐想。

    她闲闲的靠在沙发上,神色轻慢的用脚逗弄旁边那条黄金巨蟒。

    夏桑榆死了,这条代表着权利和威望的黄金巨蟒就是她的了!

    只可惜这条黄金蟒不识好歹,刚刚命人送过来的时候,它还好几次张开嘴巴想要吞咬她。

    好在它嘴巴动过手术,被人类用特制的针线把嘴巴缝合了一部分,毒牙也被拔掉了,所以再怎么凶悍,也伤不到人。

    她赤脚踩在它的头上:“不准用这种凶狠的眼神盯着我!哼!等千野加藤那个老怪物死了,我可就是你的新主人了!”

    黄金蟒自从孵化出来,就一直与人类生活在一起,虽然是冷血动物,却也稍稍懂了些人类的情绪。

    它自小就被千野家族的人当做圣物虔诚供养着,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

    它脑袋一偏,避开千野闻樱的踩碾,身形摆动,就要从铺着金丝绒的窝里面出去。

    “想跑?”

    千野闻樱邪邪一笑,捻着它的尾巴,将它倒拖着关进了旁边的笼子里:“给我老实呆着吧!如果千野加藤死了你都还不肯归服于我,我就将你炖来吃了!”

    黄金蟒绞动着身体想要出去,却无论如何也没办法从这只琉璃大笼子里面出去了。

    千野闻樱拍了拍手:“一条不听话的畜生,居然被他们当个宝贝一样供着……,都他妈有病吧?”

    她一回头,正看见容瑾西滑动轮椅进了房间。

    她眸色熠熠,眼神里面的戾气很快消散:“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容瑾西在距离她十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找我什么事儿!”

    她冲他极为暧妹的舔了舔嘴唇,妖媚笑道:“你过来一点儿嘛,我又不吃人,你站那么远干什么?”

    他冷着一张禁欲脸:“不说算了,再见!”

    轮椅一个漂亮的原地旋转,就要离开。

    千野闻樱忙道:“你等一下!”

    他没有回头,声音冷得可怕:“我今晚心情不好,你最好别挑战我的耐心!”

    “容先生……”千野闻樱的声音突然就变得柔嗲起来:“你害得我手肘错位,手骨也骨折了,怎么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啊?”

    说话间,她走到他身边,俯身过去在他耳边轻轻呵气道:“亲爱哒,你就不会心疼人家一下下吗?”

    她身上浓郁的香粉味让容瑾西厌恶得紧。

    他俊脸冷凝,作势就又要离开。

    千野闻樱快他一步,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拽住了他的轮椅把手:“容先生,别这么严肃嘛,我和你开开玩笑还不行吗?”

    他冷寒的眸子看向她:“我看你不像是开玩笑,倒像是到了需要男人来疏解不适的发晴期了!”

    她灿烂一笑:“容先生,你终于明白我的心思啦?那今天晚上我们……”

    “我会去购物平台帮你选购一些成,人玩具,希望你以后别再缠着我!”

    他冷声打断了她。

    话里面的讽刺让她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她翘臀一歪,坐在了他的轮椅扶手上,半个身子差不多都偎进了他的怀里。

    语气却比刚才正经了许多:“千野加藤明天要回来了!我看你这脾气,让你陪我在他面前秀恩爱你恐怕会露出马脚……”

    他被她的脂粉味儿熏得皱起了眉头:“那你说什么办?”

    “我今天晚上叫你过来,就是想和你拍一些亲热的视频……,当然,我知道你刚刚死了妻子,没心情和我做这些!”

    千野闻樱侧眸凝视着他的俊颜,柔声又道:“我也不会勉强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咱们可以借位亲吻,互相抚,摸一下什么的,只要你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强迫和你发生关系……”

    容瑾西伸手将她从身边推开。

    他俊眉紧拧,沉思片刻道:“我可以帮你!不过我有两个条件!”

    “你说!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满足你!”

    千野闻樱这次是带着杀意回到庄园的。

    只要能弄死千野加藤,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第二日一大早。

    千野加藤的加长版黑色房车像是一抹诡异的魅影,缓缓驶进了庄园之中。

    庄园里面的佣人得知老爷一大早要回来,全都整整齐齐分左右站在恢宏巨大的凯旋门两侧。

    恭敬的神色当中,都多多少少带了些惶恐。

    车子在凯旋门前平稳停下。

    保镖上前拉开车门,千野加藤携带着一身阴煞怒意从车上走了下来。

    两天时间,他只离开了两天时间,庄园里面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与爱人宫如玉的孩子麻田也香变成了一具白骨,而他最憎恶的女儿千野闻樱却在他接连着失去一儿一女的时候,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