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85章 一块令人瘆得慌的白布
    容瑾西磁性动听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腿脚不方便,我帮你叫佣人吧!”

    他已经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

    来到门边,却无论如何也拉不开这扇紧闭的房门。

    他在门上使劲拍了拍:“有人吗?开门!你们的闻樱小姐摔倒了!”

    外面传来佣人刻板的声音:“闻樱小姐说过,除非她亲自发话,不然的话,不准任何人进去打扰你们!”

    不准打扰他们?

    该死的千野闻樱,今天晚上是真的准备与他发生点儿什么了?

    容瑾西面色阴鸷,来到浴室门口,发现千野闻樱已经趴在地上睡着了。

    他找到空调遥控器,直接将温度调到了最低温度,然后走进卧室,将房门倒锁,舒舒服服睡觉去了。

    半夜的时候,千野闻樱就被冻醒了。

    她抖抖索索爬起来,想要去卧室裹床被子取暖,可是门死活打不开。

    “容先生,容先生你睡着了吗?我好冷……,开门让我进来啊……”

    卧室里面一丝动静都没有,想必他已经熟睡了。

    卧室进不去,就只能睡客厅了。

    客厅的沙发虽然很柔软,可是上面根本没有可以御寒的被子。

    偏偏又还找不到空调的遥控器。

    冷空气呼嗤嗤的吹进来,很快就冻得她喷嚏连天,头晕脑胀。

    没办法,她只得把房门拉开:“快,扶我去隔壁客房!”

    “是!”门外守着的女佣急忙扶着她去了客房。

    她一走,容瑾西睡得更加踏实了。

    第二天早上。

    千野闻樱头疼得厉害,吃了止疼药还是起不来床。

    倒是容瑾西神采奕奕,一副精神很好的样子,早饭后,就驾着轮椅去庄园各处散步去了。

    千野闻樱不放心,命一名叫做惠子的女佣跟着照顾他。

    临出发之前,还再三叮嘱:“容先生,庄园里面有很多机关暗道,你可千万别乱走,中午的时候一定要回来吃午饭!”

    容瑾西淡然应道:“好!”

    音色却有些暗沉。

    从北堡出来,直接就往南堡的方向走去。

    轮椅的速度很快,惠子在后面气喘咻咻跟不上:“容先生你慢点儿,慢点儿啊……”

    容瑾西丝毫也没有要慢下来的意思。

    他的轮椅是最新型的智能轮椅,快起来的时候,时速可轻轻松松达到三十公里以上。

    几分钟之后,直接就将惠子抛在了身后。

    穿过一大片绿意融融的草地,又绕过一片有美人鱼的湖泊,终于来到了南堡。

    王室随从听说他要见哈默丹王子,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来:“王子殿下昨晚为了找也香姑娘一夜没有合眼,天色大亮才从外面回来……”

    容瑾西急切的问道:“那他找到了吗?”

    “没有!也香姑娘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我们把整个庄园各个城堡都找了一遍,都说没有见到也香姑娘!”

    随从叹了口气,又道:“也香姑娘多半是遭遇不测了!不然的话,她一定会带着华庭小少爷过来将断指接上的!”

    “小华庭和她在一起?还弄断了手指?”

    他心惊肉跳,猜不到在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要多问一些细节,哈默丹王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刚刚沐浴过,却依旧掩不住脸上的憔悴之色:“容先生,你找我?”

    “哈默丹王子,我想问问你也香姑娘的事情……”

    “唉……”

    哈默丹王子颓丧的叹息一声,失望的说道:“就差挖地三尺了……”

    “还是没有找到?”容瑾西俊脸失色:“那你有没有想办法调出庄园的监控?监控摄像头应该会记录下她的行踪吧?”

    “快天亮的时候,我找到了福田管家,用冰水将他浇醒之后,也确实调看过庄园监控……”

    “有线索了?她在哪里?”

    容瑾西紧张得唇色都变了。

    哈默丹王子依旧摇头:“没有……”

    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彻底的消失了。

    监控摄像头里面,她抱着小华庭往南堡这边走,走着走着,经过一株花树的时候,画面一抖,身形就消失不见了。

    如果不是监控画面被人动了手脚,就是这庄园里面存在着灵异事件。

    哈默丹王子身为异国客人,既无从判断她的失踪属于哪一种,也不方便再深查下去了。

    他表情苦闷阴郁,就像是刚刚失恋一般:“也香姑娘不见了,我也不准备继续留在这里了!”

    “她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

    容瑾西着急的说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没找到?千野闻樱说这庄园下面有地下暗道,你有没有找过?”

    “不用找了!地下暗道要么是万蛇窟,要么是刀斧林,还有硫酸池,你觉得她掉下去还能活命吗?”

    哈默丹王子说到这里,才察觉这位容先生今天有些反常。

    他好奇的目光看向他:“你好像很关心她?”

    “我哪有关心她?”

    容瑾西微怔之后,神色恢复如常:“我只是很好奇,这庄园防备如此森严,她一个大活人能去了哪里?”

    “多半……,是不小心掉地下暗道去了!”

    哈默丹王子一想到那么冰雪聪明的女孩儿就这么变成了尸体白骨,不由得心生戚戚,喉头一哽,红了眼眶。

    他连忙转过身,对旁边的随从说道:“收拾收拾,咱们今天就启程回迪拜!”

    容瑾西看到他眼角的水光,不由得也有了一刹的心神恍惚。

    看样子,她真的是遭遇不测了?

    他拖着病残的身体不远万里来看她,才刚刚见过一面,就又要阴阳相隔了么?

    不!他不相信命运对他们会如此残忍!

    他在哈默丹王子诧异的目光中调转轮椅,漫无目的的往前面行去。

    心里很空,很痛。

    就像是有最重要最宝贵的东西,从此被剜走了一般。

    夏桑榆,你究竟在哪里?

    你给我一点儿提示好不好?

    别让我这么担心,这么着急,好吗?

    他失魂落魄,穿行在庄园的鹅卵石小道上。

    对面突然传来一名女佣焦急的声音:“曜儿小少爷,你别乱跑,当心摔着啊……”

    ‘曜儿’二字,让容瑾西心神大震。

    他急忙抬眼看过,果然看见曜儿穿着卡通睡衣正往这边急急的跑了过来。

    容瑾西彻底怔住了。

    刚才从哈默丹王子的口中听到小华庭的名字他并没有觉得有多奇怪。

    因为他知道乔玉笙来过这里,小华庭出现在庄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是,他的曜儿自从上次在莫思与容慕北的婚礼上被神秘的皮卡丘带走之后,就一直杳无音信。

    他还以为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他的曜儿了。

    没想到一个抬眼之间,曜儿就像是披着晨曦的小天使,往他的面前径直飞奔而来。

    他急忙伸出双手:“曜儿!”

    曜儿的身形猛地顿在了原地:“爹地?”

    委屈涌上心头,他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爹地!”

    他跑过去,小鸟投林一般扑进了容瑾西的怀里,哽咽说道:“爹地!娘亲和华庭弟弟不见了……,呜呜,娘亲又不要曜儿了吗?”

    “不是不是……”容瑾西忍着心酸,安慰说道:“你娘亲一定是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她知道咱们在等她,肯定很快就能回到咱们身边的!”

    曜儿的小脑袋在他的怀里拱了拱,瓮声瓮气的低低说道:“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娘亲死了……”

    他的眼泪润湿了他的胸前衣襟。

    父子两人的身上都笼罩着一层浓浓的悲伤情绪。

    女佣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这对紧紧相拥的父子,一时也有些唏嘘难忍。

    一个小时后,容瑾西带着曜儿回到北堡。

    刚刚进大门,就看见院子里面的草地上,蒙盖着一块瘆人的白布。

    佣人们站在不远处的廊檐下,三三两两的低声议论。

    “难怪怎么也找不到,原来真的是掉进硫酸池了……”

    “这下哈默丹王子该心疼死了!”

    “是啊,多好一姑娘啊,居然就这么被硫酸给腐蚀得只剩下骨架了!”

    “可怜了华庭小少爷,才三岁多,居然也跟着丧命了!”

    “明天老爷就该回来了,他如果知道也香姑娘没了,只怕会大发雷霆吧?”

    “说不定还会怪罪咱们没有照顾好也香姑娘?”

    “天呐,怎么办?老爷生起气来可是很吓人的!”

    “老爷该不会让那个咱们为也香姑娘陪葬吧?”

    “呜呜……,我不要陪葬……,我还没嫁入呢……”

    佣人们惶恐不安的议论声,全都被容瑾西和曜儿听见了。

    曜儿双眼通红:“娘亲……,是娘亲……,她死了……”

    他喉头哽咽,挣开容瑾西就要往那盖着的白布走去。

    容瑾西的轮椅一个疾行,飞快的上前拦住了他:“那不是你娘亲!”

    “爹地,你不要骗我……,他们说的话,我都听得懂!”

    曜儿用手背狠狠擦掉眼泪,抽噎着说:“我就看一眼……,求求你,让我看一眼……”

    “不行!”容瑾西大手一伸,直接就将曜儿捞了起来:“你娘亲不会有事儿的,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我不信!你们大人都喜欢骗人!”

    曜儿一口咬在容瑾西的手臂上,趁着他稍有松懈,再次挣开了他的手。

    他快步跑过去,手一伸就将地上的白布揭开了。

    视线聚焦在白布下面盖着的物体上,他双眼惊恐的睁大,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