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84章 关于爱情,关于男人,她想试一试
    千野闻樱这个时候提醒尤加利,也是希望她不要被美色迷惑,多想想她们之间的正事儿,多想想她们之间的约定。

    偏偏那尤加利自从见到容瑾西之后,整个人就鬼迷心窍似的沉陷了下去。

    她已经二十七八岁了。

    在千野加藤那变,态爱情观的熏陶之下,她一直把男人视作洪水猛兽,把爱情看成是比瘟疫还可怕的超级病毒,唯恐避之不及。

    可是自从见到容瑾西之后,她多年来形成的爱情观突然就土崩瓦解。

    关于爱情,关于男人,她想要试一试。

    这时候听到千野闻樱别有深意的提醒,她也不想理会,敷衍两句,便推着容瑾西的轮椅下去休息。

    千野闻樱眼中神色变幻不定。

    她不敢相信,昔日小跟班,为了一个男人,居然要和她暗中犟劲了。

    眼看着尤加利推着容瑾西的轮椅就要从她的面前走过,她唇角勾起阴煞冷笑,暗中伸出了右腿。

    尤加利正春心涌动,情丝浮游,全然没有注意到她暗中使坏。

    她脚下一绊,身体猛地往前面一扑。

    身体失控,手中的轮椅被她猛力一推,飞驰了出去。

    她大惊失色:“容先生小心!”

    竟是丝毫也不在意自己即将被摔个满嘴泥。

    容瑾西沉默少语,却早就洞悉了两个女人争风吃醋的小心机。

    这时候轮椅失控往前飞奔,他丝毫也没有慌张。

    这架全黑钢煅造的轮椅是好友肖鹏为他量身定制的,除了最精密的传感器,还有最贴心最精确的电子操控系统。

    他根本不用做出任何操控,轮椅自带的防护系统已经开启,平稳的停了下来。

    倒是尤加利,噗通一声,面朝下摔得好不狼狈。

    容瑾西连忙过去,关切的问道:“尤加利,你还好吧?”

    “我……,我好得很!”

    尤加利将脸枕在双臂之间,闷闷的声音说道:“容先生,实在抱歉,我恐怕不能陪你下去休息了……”

    “没关系!我自己也可以……”

    容瑾西的话还没有说完,千野闻樱姿态婀娜的走了过来,娇软的声音道:“容先生,我送你去起居室吧!”

    容瑾西看了地上的尤加利一眼,故意用不放心的语气说道:“闻樱小姐,你还是去看看尤加利吧,我担心她可能摔伤了……”

    “不用管她!她从小就皮糙肉厚,不会这么容易就摔伤的!”

    “可是,我听她声音……”

    容瑾西还是不放心。

    尤加利连忙瓮声瓮气的说:“容先生,你走吧,不用管我……,我真的没事儿!”

    容瑾西叹了口气:“那好吧,尤加利,再见。”

    “嗯……”

    尤加利听到轮椅走远,这才慢慢抬起头来。

    她刚才扑摔下去的时候,鼻梁正巧蹭在容瑾西轮椅的后面轮子上,一磕下去,鼻梁撞歪了不说,门牙还崩断了两颗。

    这副狼狈的样子,她自然不愿意让容先生看到。

    可是容先生刚才对她的关怀真的是好暖心啊。

    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暖流充斥在她的心田,看着容先生离开的方向,慢慢湿了眼眶。

    两名女佣上前问道:“尤加利,你受伤了,我们帮你找医生吧?”

    她撑着女佣的手从地上坐起,抬手抹了抹脸上的鼻血:“医生都被哈默丹王子叫去南堡了……,算了,我这副样子,只怕得去微整一下才行。”

    说话的时候,崩掉的牙齿因为吸入了冷空气而刺痛得厉害。

    可是她心里始终还是觉得很温暖,很甜蜜。

    就因为容先生那寥寥数句的关心,让她觉得这些疼痛都不算什么。

    容瑾西被千野闻樱推着前往位于北堡偏南的起居室。

    起居室足有两百多平,是千野闻樱未出嫁之前的闺房,重新布置过,现在成了容瑾西暂住歇息的地方。

    千野闻樱将房间里面的灯全部打开,邀宠的语气道:“怎么样?还不错吧?房间的摆设我都令人换成了你喜欢的颜色和款式……”

    “我的妻子呢?”容瑾西冷冷打断了她。

    轮椅旋转,他冷俊的容颜面向着她,继续说道:“你答应过我,我跟你到日本,你就把我妻子的下落告诉我!”

    他不可以关心麻田也香,却可以光明正大的打听他妻子夏桑榆的下落。

    这是他们之前早就说好的。

    也是千野闻樱让他到日本来的诱饵。

    他颇具压迫感的目光盯着她:“你说我妻子就在这庄园里,现在可以让我见她了?”

    “你妻子啊?”千野闻樱讪讪一笑:“你妻子她自然在这庄园里,不过……”

    “不过什么?”

    “你也答应过我,要帮我搞死千野加藤……,你答应我的事情都还没有做到,我又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让你们夫妻重逢呢?”

    千野闻樱妖娆笑着,在那张华美的双人床上躺了下来。

    “容先生,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紧张!千野加藤最恨我谈恋爱了,只要你配合我,就能活活把他给气死!”

    “怎么配合你?”

    “自然是秀恩爱秀甜蜜啊!”

    千野闻樱在床上摆了一个极其诱惑的姿势,媚声道:“容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容瑾西面容冷硬,如同冰雕一般,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抱歉,我有伤在身,满足不了你!”

    “你腿受伤了,还有手啊!”千野闻樱笑容邪气:“我相信,你是可以满足我的!”

    用手?

    还能再无耻一点么?

    容瑾西俊脸微抽,似笑非笑的说道:“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千野闻樱!”

    “我就是这样的千野闻樱呀!”

    千野闻樱起身去酒架旁边取了一支红酒,给他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她抿了一口色泽诱人的酒液,自嘲的勾起了唇角。

    “容先生想必还不知道吧?我有过一段不到三个月的婚姻……,千野加藤为了摧毁我的爱情,在婚礼上阉割了我的爱人……,婚后我爱人想尽办法满足我,用手,有时候也用嘴……”

    她仰头又灌了一口,声音苦涩:“可我还是出轨了……,和一名男佣……”

    晶莹的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慢慢滑落:“而这个男佣,还是千野加藤安排在我身边的……,他的目地达到了!我对爱情,对婚姻,都死心了!”

    三言两句,却是一个无比悲伤的故事。

    容瑾西暗暗心惊:“千野加藤这么变,态?”

    “不是一般的变,态,是超乎寻常的变,态!”

    千野闻樱仰头将杯子里面的酒全部倒进口中:“他这样的魔鬼根本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

    容瑾西深吸一口气,不确定的问了一句:“他……是你父亲吧?”

    “不是!他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我之所以还有勇气活着,完全是心里有一股想要杀死他的执念在支撑!”

    千野闻樱毫不掩饰心中的恨意。

    她将手中的酒杯重重放在桌子上,恨意迸溅:“只要能杀了他,就算搭上我的性命我也愿意!”

    父女相残,已经注定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容瑾西同情的看了她一眼:“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去洗个澡!”

    “去吧去吧,我再喝点儿!”

    千野闻樱挥挥手,伸手拿过酒瓶,对着嘴巴就猛灌了两口。

    容瑾西无奈的摇摇头,调转轮椅,去了浴室。

    浴室的门一关上,他就调出了扶手旁边的超精密电子屏,呼叫了尾随他来到日本的电脑高手阿宇。

    “情况有些棘手,帮我派两名值得信赖的人进来吧!”

    “好的容先生,我会尽快安排!”

    阿宇办事,容瑾西向来放心。

    挂断电话后,他脱下衣服,打开了花洒喷淋头。

    脑子里面挥之不去的是哈默丹王子形色焦急的样子:闻樱小姐,我想问问你也香姑娘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一直都等不到她?十二个小时都快过去了,再晚那断指就接不上了……

    也香姑娘?夏桑榆?

    她到底去哪儿了?

    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现在都深夜了,也不知道哈默丹王子有没有找到她?

    “你在想什么?”

    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千野闻樱的声音猝不及防传来。

    容瑾西身形一僵,本能的想要站起来。

    可是双腿被钢板和骨髓钉牢牢固定着,他根本就使不上力气。

    站起的动作,就这样半途而废了。

    情急之下,他急忙扯过毛巾遮住最关键的部位:“你出去!”

    “我不出去!你是我在晋城新交的男朋友……”

    千野闻樱醉醺醺又色眯眯的目光看向他结实峻美的腹肌:“嘻嘻,我要帮你洗澡澡……”

    一个狼扑,往他的身上扑了过来。

    容瑾西眸色一沉,上身微微一晃,轮椅自带的传感器就按照他的意愿快速的往侧旁移开了。

    浴室地面十分湿滑,千野闻樱又喝了那么多闷酒,带着七分醉意这样一扑,自然是叭唧一声摔在了地上。

    喝醉了的人,摔在地上也不会觉得疼。

    她仰起头,看着容瑾西线条完美的身形和阳刚俊美的五官,止不住的心摇神曳:“亲爱哒,快过来,抱我到床上去……”

    一面说,还一面挑,逗的舔了舔嘴唇。

    容瑾西神色嫌恶的看了她一眼,抬手便将浴室的灯给关掉了。

    浴室里面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千野闻樱挣扎着想要站起,可是地上实在太滑,刚刚起身,又跪跌了下去:“容先生,容先生你在哪里啊?快来抱我……到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