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83章 天衣无缝,神鬼不知
    她眸带春色,满脸都是期待,快告诉我快告诉我,我比闻樱小姐更美……

    容瑾西那张俊朗得令人窒息的脸上,缓缓露出优雅迷人的微笑:“你和她……,都很美!”

    “啊……?”

    尤加利目光痴迷的看着他。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男人?

    他五官深邃精致,像是上帝之手倾注了全部感情精雕细琢而成,剑眉深目蕴藏着这世上最动人的风景,令人看一眼便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她呼吸急促,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被他男性特有的性感气息撩拨得意乱情迷。

    她抿了抿发干的唇,更近的往他身边凑了过去:“那你,更喜欢我,还是她?”

    容瑾西被她花痴的目光盯得心中难受,一抹厌恶之色飞快的从眼底掠过。

    “我喜欢听话的女人!你和她……”

    “我比她听话!”

    尤加利急忙接话,红着脸娇羞道:“我最听话了,我从小就听话,容先生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她是庄园二小姐,平日里嚣张跋扈……”

    千野闻樱已经在不远处看了好一会儿,听到这里实在忍无可忍:“尤加利!你说谁嚣张跋扈呢?”

    尤加利被这骤然出现的声音吓得抖了抖,心底泛起的情潮也瞬间消退了些:“闻,闻樱小姐……”

    千野闻樱看向她的目光很冷。

    这个小跟班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居然敢抢她的男人?

    尤加利被她的目光压得抬不起头,慌乱道:“我,我想起来了,厨房里面还有一个汤,我……去把它端出来!”

    生怕千野闻樱会发难,转身就往厨房里面跑去。

    千野闻樱也不为难她,在容瑾西的身边坐下,柔声说:“她是管家的女儿,没怎么见过世面,刚才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容瑾西往厨房方向看了一眼:“我倒是觉得她挺可爱的!”

    可爱?

    那个小跟班哪里可爱了?

    敢觊觎她的男人,明明就很可恶好不好?

    千野闻樱勉强一笑:“吃饭吧,菜凉了!”

    容瑾西优雅的拿起面前的筷子:“好!”

    两人年貌相当,一个隽俊从容,一个美艳性感,被温馨浪漫的壁灯一映衬,更显得郎才女貌,宛如画中人。

    尤加利用隔热布端着汤钵从厨房出来,看见这一幕,脸上不由得露出羡慕和向往的神色。

    如果她能够代替闻樱小姐,与容先生一起吃饭该多好啊!

    正幻想着,千野闻樱的声音传来:“尤加利,你傻站在那里干什么?端着汤不觉得累吗?”

    “啊?哦哦……”

    尤加利急忙敛藏心猿意马的思绪,走过去将汤放在餐桌上:“闻樱小姐,容先生,你们慢用!”

    千野闻樱挥挥手:“没你事儿了,下去吧!”

    “是!”

    尤加利听话的答应一声,目光不舍的从容先生的身上收回。

    她低眉顺目的退下去,却在餐厅门口与匆匆而来的哈默丹王子撞了个满怀。

    她本就心不在焉,一撞之下直接就跌坐在了地上。

    哈默丹王子也顾不上扶她,大步来到餐桌前面,着急的说道:“你就是闻樱小姐吧?”

    千野闻樱不悦的抬起头,目光看到哈默丹王子胸前的那块黑金吊坠上,神色这才缓和了些:“迪拜王室成员?”

    “没错,我是迪拜王子哈默丹……”

    哈默丹王子的自我介绍才刚刚开了一个头,千野闻樱就低呼一声打断了他:“你是迪拜王子?听说你们的酋长不仅拥有所有部落成员的生杀大权,还拥有所有女孩儿的初,夜权?是真的吗?酋长就是你的父亲吧?那你以后岂不是会成为王储?你也会拥有所有女孩儿的初,夜权?”

    哈默丹王子的脸色慢慢沉了下去。

    看向千野闻樱的眼神当中,也多了些不满与不耐。

    但是出于礼节,他还是尽量克制着,等她把所有问题都问完了,这才沉声回道:“闻樱小姐这些传闻是从哪里听来的?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不存在你说的这种情况!”

    他很礼貌很客气,却也很冷淡很疏离。

    这位闻樱小姐身上显露出来的傲慢和无知,让他实在喜欢不起来。

    他上前两步,双臂撑在餐桌上,俯视着千野闻樱,语气里面带出了些强势。

    “闻樱小姐,我想问问你也香姑娘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一直都等不到她?十二个小时都快过去了,再晚那断指就接不上了……”

    咔嗒一声,容瑾西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哈默丹王子的目光这才看向这个一直低头优雅吃饭的男人。

    他俊朗非凡的样貌,优雅从容的气质让哈默丹王子顿时有了一种危机感。

    哈默丹王子对自己的长相向来自负,从小到大,几乎一直都活在别人崇拜的目光里。

    可是眼前这个Z国男子虽然坐在轮椅上,那种与生俱来的矜贵气势和出色的容貌丝毫也不逊色于他。

    特别是那双深邃的眼眸,看上去平静无波,暗地里却有一种锐戾的慑人气势。

    这个男人,他是谁?

    千野闻樱已经命佣人重新为容瑾西换了筷子:“容先生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饭菜不合口味还是哪里不舒服?”

    容瑾西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没有。就是听到说什么断指,感觉怪血腥,挺恶心的!”

    千野闻樱软软笑道:“是的呢,咱们在吃饭,听这些确实倒胃口!”

    她转过身,对哈默丹王子挽唇一笑:“哈默丹王子对我庄园里面的女佣感兴趣?我可以让尤加利今晚侍候你哦,呵呵,她可还是处呢!”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哈默丹王子着急的说道:“闻樱小姐,也香姑娘不见了!我手下的人说也香姑娘和你在一起……”

    “哪有?我根本不知道也香姑娘去了哪里!”

    千野闻樱端起面前的酒盏,优雅的呷了一口,不冷不热的说道:“哈默丹王子你还是去别处找找吧!兴许她和某个男佣正在哪个角落里偷晴也说不定哦!”

    哈默丹王子气得握了握拳头:“闻樱小姐,你最好帮着我一起找她!”

    千野闻樱笑得挑衅:“我为什么要帮你找她?”

    “因为据我说知,千野老爷对她十分宠爱,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千野老爷不会放过你的!”

    “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关我什么事儿?”

    千野闻樱笑容敛尽,冷着脸道:“哈默丹王子对麻田也香一往情深实在令人感动!不过我一直和容先生在一起,他可以作证麻田也香并不在我这北堡里,哈默丹王子如果不信的话,我可以看在你王室成员的身份上,让你上上下下搜一搜!”

    哈默丹王子迟疑的目光看向容瑾西:“她真的没有来过这里吗?”

    容瑾西看上去云淡风轻,暗地里却已经乱了方寸。

    上午在庄园里面看见夏桑榆,他既没有看出她情绪有什么异样,也没有看到她哪里有什么断指。

    好端端的,这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难道是因为看见他突然到了庄园,所以故意躲起来了?

    这么长时间,她难道都不想他吗?

    容瑾西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和惆怅。

    眼前这位英俊尊贵的王子对她牵肠挂肚,庄园主人千野加藤也对她宠爱有加。

    他在晋城对她思念如狂,她却在异国他乡与别的男人逍遥快活。

    夏桑榆啊夏桑榆,你最好给我好好活着,我还要亲口听你的解释呢。

    哈默丹王子见他沉默着不说话,只得又问道:“容先生是吧?请你告诉我,也香姑娘有没有来找过闻樱小姐?她现在在哪里?”

    容瑾西回过神,若无其事的反问道:“也香姑娘是谁?我不认识!”

    哈默丹王子的眼中闪过失望的神色,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你们不帮我找,我自己去找!就算把这庄园翻过来,我也一定要找到她!”

    恨声说完,带着随从离开了北堡。

    容瑾西再也没有继续吃饭的胃口了。

    他放下筷子:“我有些累,可以让我先回去休息吗?”

    “当然可以!”千野闻樱热情的说道:“我已经命人给你准备了最好的房间,我这就推你去休息!”

    “不用!”容瑾西的目光看向委屈的在旁边揉着屁股的尤加利:“让尤加利陪我就好了!”

    尤加利刚才被哈默丹王子撞得七荤八素,屁股正疼呢,听到这话顿时精神一振:“好呀好呀,容先生,我来帮你推轮椅!”

    千野闻樱气得脸色都绿了,语气威胁的说道:“尤加利,你不去看看你父亲吗?”

    为了方便对夏桑榆下手,千野闻樱上直升机之前就与尤加利商量好了,让尤加利在福田管家的茶水里面下了足够放倒一头大象的安眠药。

    等他睡上个两天两夜,夏桑榆已经尸骨无存了。

    到时候她们两个再统一口径,就说夏桑榆从密道里面逃跑,不幸掉进了硫酸池……

    这个计划缜密细致,毫无破绽。

    就连佣人打开机关害得夏桑榆掉进暗室的监控录像都被洗掉了。

    天衣无缝,神鬼不知。

    就算千野加藤翻来覆去的查,也查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更不会怀疑到她们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