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82章 夫妻之间的事(谢‘不以为然的爱情’送鲜花啦,么么么么哒~)
    夏桑榆喊得嗓子都快沥出血来,却始终没有人应声。

    她想要去看看这间暗室有没有连通外面的机关,将小华庭往地上轻轻放的时候,却发现他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紧紧攥着她的衣襟一角。

    他已经高烧昏迷了,潜意识里却害怕被人遗弃,紧紧攥着她的衣襟不肯放开。

    她心里一软,忙又将他抱在了怀里。

    “华庭别怕,娘亲不会丢下你的……,娘亲发誓,就算是死也不会丢下你的……”

    她声音打颤,又气又急,已经接近崩溃的临界点了。

    她不怕黑,也不怕关暗室。

    她只是担心超过十二小时,小华庭的断指就接不上了!

    更加让她感到不安的是,小华庭的体温越来越烫,这样下去,他会有生命危险的。

    可是她能怎么办?

    这暗室近乎封闭,外面的人如果不主动找他们,他们就算在这里变成两具白骨也不会有人发现的。

    她死了倒没什么。

    可是华庭才三岁多,还没有来得及领略生命的美好,就要陪她死在这里,实在太不值了。

    况且庄园里面还有曜儿,她若死了曜儿怎么办?

    曜儿那么懂事,那么听话,她真的舍不得就这样与他生死相隔。

    哦对了,还有容瑾西。

    容瑾西今天到了庄园,他很快就会发现曜儿的存在。

    以容瑾西的能力和魅力,一定能够护得了曜儿的周全,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够带着曜儿平安回到晋城的。

    她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换他们余生的静好安稳。

    只是委屈了她的小华庭,要陪她葬身在这里了……

    她喉头悲噎,低下头亲吻浑身滚烫的孩子:“华庭……”

    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扑簌簌大颗大颗掉了下来。

    南堡里面,哈默丹王子命人收拾了一间书房出来做简易的无菌医疗室。

    医生也都全部到位,该用的器械一应齐全。

    可是等了很久,也不见麻田也香抱着小华庭过来。

    他命人去打听情况,随从回来,说是庄园的二小姐千野闻樱从国外回来了,也香姑娘也因此被耽搁了。

    他只能继续等,反正有十二个小时,足够了。

    然而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了。

    从上午等到天黑,也香姑娘还是没有来。

    医生说:“哈默丹王子,这位也香姑娘是怎么回事儿?再耽搁下去,断指可就植入不上去了!”

    哈默丹王子神色凝重,这才意识到可能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换上外套,神色焦急的出门去了。

    暮色低垂,整片庄园都笼罩在一层昏昏暮霭之中。

    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一座座林立的城堡在夜色的勾勒下,像是一只只蛰伏着的吞人怪兽,又长又尖的顶部快要贴近天际,透着冰冷的慑人气息。

    闻名于世的千野庄园,在这时候看起来其实更像是一座森冷空寂的墓园。

    北边的城堡却灯火通明,不时有欢声笑语传出。

    尤加利为了欢迎千野闻樱的归来,这几天可是做足了准备。

    她不仅命人将北堡这边布置成了千野闻樱离开之前的样子,还特地从千野家族豢养的乐队当中挑选了几名乐手,组建了一支爵士乐队,为千野闻樱的归来添情助兴。

    千野闻樱以前确实很喜欢爵士乐。

    不过自从经历过那段惨痛的失败婚姻之后,她对一切音乐都失去了兴趣。

    又见轮椅上的容瑾西俊眉微蹙,眉目之间似乎有些不耐,便挥挥手道:“尤加利,让他们都退下吧,我和容先生想安安静静吃个饭!”

    “哦,好的!”

    尤加利心里有些失望,这支乐队,这支曲子,都是她精心准备的呢。

    不过她也不敢忤逆千野闻樱的意思,当下便命乐手们全部退下。

    她走到千野闻樱面前,讨好道:“闻樱小姐,你和容先生肯定都饿了吧?厨房里面准备了丰盛的饭菜……”

    “那就端上来吧,还等什么?”

    “是!”

    尤加利答应一声,下去安排厨房的佣人上菜去了。

    心里却始终有些不甘。

    在麻田也香到这个庄园之前,在千野闻樱回来之前,她尤加利就是这座庄园里面地位最高的女人。

    这种低声下气的工作,从来就不是她尤加利该做的。

    不过现在这种局面,她也没办法啊。

    麻田也香很强,千野闻樱更强,她只用让她们强强相撞,鹬蚌相争,她这个渔翁才有机会得利嘛。

    为了以后能够扬眉吐气的生活在这片庄园里,暂时的委屈忍一忍也是值得的。

    千野闻樱并不知道尤加利的心中在划拉着怎样的小算盘。

    在她的印象当中,尤加利只不过是一个爱慕虚荣的肤浅女人,没什么地位更没什么心机,不会对她构成任何的威胁。

    毕竟她刚才让尤加利暗中派人把夏桑榆关进暗室,尤加利毫不犹豫的答应,并且顺利的完成了。

    在千野闻樱的眼里,尤加利就是一个奴性十足的小跟班,和她父亲一样,除了忠心耿耿便再也没有别的优点,一辈子都是做人奴仆的贱命。

    千野闻樱轻蔑的笑了笑,将目光从尤加利的背影上收回。

    她走到容瑾西的身边:“容先生,一路上辛苦了!”

    容瑾西的目光一直游弋在门外那条小路上,像是在盼着什么人能走进他的视线。

    听到千野闻樱的声音,他淡淡回眸:“闻樱小姐,出发之前,你告诉我说我的妻子在千野庄园?”

    “……”千野闻樱红唇微挑:“没错!我得到消息,夏桑榆为了逃避应有的责罚,改头换面潜藏在我的千野庄园里!”

    “那她现在在哪里?快让她来见我!”

    急切的语气,透露了他此时的心境。

    千野闻樱美眸一暗:“据我所知,夏桑榆是个私生活相当混乱的女人,在她被捕之前,她还曾经与人在酒店里面通宵鬼混?”

    她涂着艳红蔻丹的手指从他挺括的肩膀上轻轻拂过,俯身在他耳边轻轻吐纳道:“听说还被你捉奸在床了?”

    他俊脸微沉,语声冷淡:“那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

    “生气啦?”

    她靠得更近,滚圆柔软的胸部在他的后背上轻轻挨蹭:“我也是关心你嘛……,恰好我那段时间在晋城,天天看你们上头条,心里就难免有些好奇……”

    他身上有一种特别好闻的男子气息,似麝非麝,似桂非桂,十分惑人心神。

    千野闻樱寡居数年,一颗心早就枯寂如灰。

    可是自从在晋城见到他的那一眼开始,她枯寂的心田便再次复苏。

    像是不可抗拒的宿命一般,她身不由己,被他吸引着步步沦陷。

    此时靠近他,嗅到他身上惑人心神的男子气息,一时心摇神曳,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她白皙如脂的手从他的肩膀慢慢往下游移,贴上了他结实有力的男性胸膛。

    容瑾西眼底浮上厌恶之色,大手在轮椅扶手上的电子屏上面轻轻一碰,轮椅一个漂亮的漂移,旋转着脱离了她的触碰。

    千野闻樱正准备凑过去挑,逗的亲吻他的耳垂,没想到面前突然一空,他往旁边快速移动过去。

    她的红唇没有吻上他,却在他的肩头蹭了一下。

    容瑾西侧眸看了一眼,肩膀上那抹刺目的唇色让他的眉头紧紧蹙了起来:“闻樱小姐,还请你遵守咱们之间的承诺,不要做出彼此都尴尬的事情来。”

    声音是真的很动听,语气也是真的很无情。

    千野闻樱干笑着耸了耸肩:“我做什么了吗?我什么都没做啊!”

    尤加利带着佣人过来布菜,抬眼看了千野闻樱一眼,大惊小怪的口气道:“哎呀,闻樱小姐,你口红糊了!”

    “啊?”千野闻樱急忙侧身去了化妆间。

    难怪容先生看她的眼神像是看着要吃人的怪物呢,果然是口红糊到唇线外面来了,血盆大口,丑死了。

    她急忙卸掉原有的唇色,重新描唇线,挑了一支橘红色的唇膏细细描上。

    等她化好妆出来,尤加利已经将容瑾西推到了餐桌旁边。

    尤加利自小生活在庄园里,从来就没有见过像容瑾西这般有魅力的男人。

    特别是他那双深邃如瀚海的黑色眼瞳,每次看向她的时候,她都会觉得心跳加速,呼吸紊乱,整个人像是要沉溺在他的眼神里。

    她面色潮红,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微微的颤音:“容先生,这些菜肴都是精心准备的……,如果你吃不惯,一定要告诉我,我会调整菜式的……”

    容瑾西刚刚摆脱了千野闻樱,这时候又来了一个面带春色的小女仆。

    他是个聪明人,心下稍一思忖,便也揣摩透了这一主一仆的心思。

    他眸色暗沉,唇角染上邪魅浅笑:“你叫什么名字?”

    “尤加利!我叫尤加利!”

    尤加利并不介意他忘了自己的名字,神色欢喜的第二次做了自我介绍:“我是福田管家的女儿,我自小就在这庄园里长大……,老爷和闻樱小姐都很喜欢我!”

    “尤加利?”他宛如天籁的声音缓缓念出她的名字,低沉迷人的声音赞道:“名字很美,人更美!”

    “啊?”尤加利脸色潮红,受宠若惊的抬起头:“容先生觉得我很美?那我和闻樱小姐比起来,谁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