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81章 死神的窥视
    是,是他吗?

    他怎么来日本了?

    千野闻樱锐利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过:“你在紧张些什么?”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紧张了?”

    夏桑榆有些心虚的回应了一句,目光却一瞬不瞬的紧紧盯着机舱出口。

    一辆全自动全黑色煅钢轮椅缓缓驶入她的视线。

    轮椅上的男人英俊得令人挪不开眼的男人。

    他的五官深邃俊朗,峻挺的鼻峰下,淡色的薄唇如刀刃一般冷冷紧抿,阴郁的眸光从夏桑榆身上扫过,并未做任何停留,便淡漠的移开了。

    而夏桑榆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心中就涌起了澎湃难抑的情绪。

    朝思暮想的容瑾西,就这样毫无预兆的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说不上是开心还是不开心,脑子里面飞快的闪过一些念头,他怎么来了?他怎么会和千野闻樱在一起?

    心念急转,她本能的想要上前问个究竟。

    千野闻樱突然伸手拦住了她,别有深意的盯着她道:“麻田也香,别忘记你现在的身份!”

    话里面威胁的意味很浓。

    夏桑榆也稍稍清醒了一些,垂下眸光道:“我……只是想要帮你的这位朋友推轮椅!”

    她刻意将声带靠后压着,以此来改变原有的声音。

    尽管如此,在她开口说话的时候,容瑾西的眸色还是蓦地一动,已经移开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她的脸上。

    她低下头,一颗心紧紧的揪了起来。

    真的好想现在就告诉瑾西,她是夏桑榆,是他的桑榆啊……

    可是她不能冲动。

    这里是滋生各种变,态人物的千野庄园,一个不慎就容易引火上身。

    她身边还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在弄清楚容瑾西的来意之前,她不能冒然暴露身份。

    她努力压制情绪,强迫自己平静,平静……

    可是容瑾西的突然出现,对她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她脸色泛红,脑子里面乱七八糟闪过许许多多零碎的画面,愈加的心慌意乱起来。

    “过来帮我推车!”

    容瑾西的声音低沉磁感,宛如天籁。

    话是对夏桑榆说的,一旁的尤加利却欢天喜地迎了上去:“我来帮你推,我来帮你推!”

    她撞开夏桑榆,快步走到容瑾西的身后:“先生你好,我叫尤加利,是福田管家的女儿!你远道而来,累不累?不累的话,我带你去庄园各处转转吧?”

    容瑾西没有说话,深邃莫测的目光一直落在夏桑榆的身上。

    夏桑榆眸光低垂,紧张得秀挺小巧的鼻尖上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容瑾西性感的薄唇情不自禁的勾了勾,眸底有惊喜的神色一闪而过。

    经过夏桑榆身边的时候,他忍不住沉声问了一句:“你现在叫什么名字?”

    “我?”夏桑榆有些慌乱。

    问名字就问名字呗,什么叫现在叫什么名字?

    难道他一眼就认出她了?

    她迟疑的抬起头,正对上他暗黑灼热的眼神,心下一乱,脱口说道:“也香,麻田也香。”

    “夜香?”他咧唇轻笑:“女孩子家家,叫夜香可不是什么好名字!”

    他语气轻松,唇角的那点儿浅笑更是有一种抚慰人心的魅力,她惶然忐忑的情绪莫名就安定下来了。

    他来了,她肩上的担子就有人分担了。

    未来的艰辛,突然之间就变得没那么可怕了。

    目送着轮椅上的容瑾西被尤加利推下去休息,她长长的舒了口气,唇角也情不自禁的微微扬起。

    千野闻樱走到她身边,冷声笑道:“这是我的男人,怎么样?很帅对不对?你看尤加利刚才眼神都直了!”

    “你的男人?”夏桑榆秀眉微微拧起:“老爷是不许你谈恋爱的!”

    “你好像很了解千野加藤!”

    “若我摸不透千野加藤的脾性,他怎么会如此信任我,将偌大一片庄园交给我打理?”

    夏桑榆迎上千野闻樱傲慢的目光,正色又道:“千野闻樱,你送给老爷的两位姑娘刺杀失败了,老爷已经知道你想要置他于死地,你这种时候干嘛还回来?”

    “我回来,是因为听说庄园里面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女佣,勾搭老爷,每天晚上都爬老爷的床,费尽心机想要取代我的母亲,成为千野家族的女主人!”

    千野闻樱咄咄逼人,每一个字都意有所指。

    夏桑榆一下子就急了:“你听谁说的?这些话你也能信?老爷这一辈子都只爱宫如玉一人,岂是别人想勾搭就能勾搭得了的?”

    “宫如玉?”

    千野闻樱的眼底突然涌上杀气,抬手一巴掌对着夏桑榆的脸上就扇了过来,吼道:“不准在我的面前提这个贱女人的名字!”

    夏桑榆被打得偏过头,嘴角很快就有血丝溢出。

    她抬手将嘴角血渍抹去,眸色冷戾:“这一巴掌,我先记着,以后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还给我?我很快就会叫你从庄园滚蛋,你居然还想着还我耳光?”

    千野闻樱刀子一样的目光从她的身上扫过,鼻孔里面冷嗤一声:“不自量力。”

    像只骄傲的孔雀,她抬高下颌,转身走了。

    夏桑榆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小华庭还在不远处的马车里,等着她带去做断指再植手术。

    虽然有十二个小时的时间,可是这样多拖一分钟,小华庭所遭受的痛苦就会延长一分钟。

    她急忙过去,对傻等在那里的佣人道:“走吧走吧,赶快去南堡那边!”

    “好!”佣人驱赶马车,往哈默丹王子居住的南堡走去。

    小华庭的脸色比刚才更加苍白了几分,手指上包裹着的白色纱布已经被血润湿。

    夏桑榆心疼的亲吻他柔软的发:“再忍一忍,再忍一忍咱们马上就到了!”

    小华庭昏迷着,所有的棱角和锋芒都敛藏起来了。

    前所未有的安静,前所未有的惹人心疼。

    夏桑榆抱着他下了马车,径直往南堡的大门走去。

    一名庄园佣人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也香姑娘,请跟我来,哈默丹王子已经等你很久了!”

    “好!医生们都准备好了吧?”

    “医生?”

    佣人的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低头回道:“都准备好了!”

    “你快走,前面带路!”

    夏桑榆抱着曜儿,催促佣人快点走。

    佣人伸手道:“我来帮你抱他吧?”

    “不用!我还抱得动!”

    她拒绝了佣人的好意。

    小华庭这时候其实已经醒了。

    他睁着一双蓄满痛苦的眼睛,静静望着夏桑榆,不哭不闹,有一种令人心碎的忧伤。

    这种情况下,她自然不会将小华庭交给别的人来抱。

    佣人也不再勉强,带着她往里面走。

    南堡这边也比上次来的时候冷清了好多,萨丽斯公主和几名王室成员昨天就带着随从离开庄园回迪拜去了。

    只有哈默丹王子因为舍不得夏桑榆而留了下来。

    夏桑榆正想着以后要用什么样的借口才能劝说哈默丹王子离开,前面那名庄园佣人却走到走廊的旁边,伸手就往一只动物雕像的下面摸去。

    那动物雕像的嘴巴,是张着的。

    夏桑榆心头一惊,连忙出声提醒:“小心……”

    然而她才说出两个字,便猛地感觉到脚底一阵轻微的震颤,不等她做出反应,地板往两边分开。

    她脚下凌空,抱着小华庭往黑黢黢的底下坠去。

    她这才意识到那名佣人的恶意。

    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她以不可逆的速度快速下坠。

    情急之下,她将小华庭紧紧的护在怀里:“华庭别怕……”

    砰——!

    她的后背重重撞在坚硬如铁的地面上,摔得她五脏六腑都差点移位。

    怀里的小华庭也轻轻的发出了一声闷哼。

    听声音,像是隐忍得很。

    她强忍着背部的钝痛,低声问道:“华庭,你伤到哪里没有?有没有哪里疼?”

    小华庭沉默着,一个字也不想回答她。

    她又伸手把小华庭从头到脚摸了一遍,发现他并没有受伤,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这是一间近乎封闭的地下暗室,微弱的光线从安装换气系统的地方照射进来,隐约可见小华庭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正一瞬不瞬的的望着她。

    她将他抱紧,低头吻他的额头:“华庭别怕,很快就会有人来救咱们了!”

    几天前,福田管家带她参观庄园内部机关暗道的时候就说过,一旦机关陷阱里面有猎物闯入,就会引发上面的警报系统,他们很快就会前来察看的。

    现在她和小华庭就是猎物,庄园上面的警报系统说不定已经给出了准确的示警,福田管家很快就会带着人来救他们了。

    然而她抱着小华庭在暗室里面等了一个小时,又等了一个小时……

    始终没有人来救他们。

    她心里涌起一阵强过一阵的恐惧。

    就算她再笨,此时也明白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谋杀。

    又过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怀里的小华庭体温升高,在她怀里慢慢变得像块灼人的火炭子了。

    夏桑榆心急如焚,再这样捱下去,不仅小华庭的断指接不上,只怕他还会因为感染而出现高烧等并发症,丢了小命也是极有可能的。

    “救命,救命啊!有没有人?有人听见吗?救命啊……”

    她大声呼救,却没有一丝回应。

    四周一片死寂,只有死神在黑暗中咻咻的喘着粗气,窥视着这对落入陷阱的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