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79章 断指
    她匆匆挂断福田管家的电话,对驱车的佣人道:“从南堡到庄园出口的那条路你认识吧?”

    佣人答:“认识!”

    “那好,抄小路过去!”

    “是!”佣人应了一声,马鞭甩在马臀上:“驾……”

    一路上,夏桑榆心急如焚。

    她撩开车帘,半个身子都探到了外面。

    目光四下游弋,终于看见不远处的鹅卵石小道上,两名王室随从拖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女人正往前方那片繁复交错的迷宫围墙走去。

    而他们的身后,紧紧跟着的小小人影,正是小华庭。

    小华庭脚步很急:“娘亲,娘亲……,你们这些坏人,把我娘亲怎么了?”

    稚声稚气的童音,忿忿然质问着那两名随从。

    随从面无表情:“小孩儿,一边玩儿去!”

    小华庭抬手抹了一把湿润的眼角,脚步不停的继续跟在他们身后:“坏人……,我要杀了你们这些坏人……”

    夏桑榆见状,连忙对佣人道:“快,快追上去!”

    几分钟后,马车在数丈高的迷宫城墙旁边停了下来。

    马车尚未停稳,夏桑榆就跳了下去:“华庭!”

    小华庭扭头看向她,那张极其气忿,极其委屈的小脸上,浮上一抹深深的憎恶:“坏女人!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我不认识他们!”夏桑榆本能的否认了。

    她压下心头苦涩,走过去柔声诱哄道:“华庭,你答应过我要听话的!来,跟我回家!”

    “我不回家!我要我的娘亲!”

    小华庭气恨的嘶吼一声,冲上前就一把抱住了乔玉笙那一动不动的身体。

    此时,两名王室随从也都认出了夏桑榆。

    他们知道这位也香姑娘身上有一块代表王室身份的黑金吊坠,也知道这位也香姑娘是哈默丹王子中意的人,当下便都停下脚步,恭敬行礼道:“也香姑娘!”

    夏桑榆点点头,目光看向地上宛如死尸的乔玉笙:“她怎么样了?”

    “已经饿了她整整四天,离死不远了……,我们准备将她扔出庄园……”

    这也正是夏桑榆当初与哈默丹王子商量好了。

    哈默丹王子信奉穆斯林,手中不愿意牵扯上人命,所以,要赶在乔玉笙断气之前将她脱手扔出去。

    夏桑榆靠近一些,目光看向地上的乔玉笙。

    她的身上裹着一条灰色的毯子,脸色蜡黄,嘴唇干裂脱皮,呈现出死一般的灰白。

    她双目紧闭,任凭小华庭在身边如何摇晃呼唤,也没有再睁开眼睛的迹象。

    而她的右手已经严重溃烂,森森白骨清晰可辨。

    就算不饿她四天四夜,就凭她身上这么严重的感染溃烂,也足以引起致命的并发症了。

    夏桑榆叹了口气,乔玉笙,你死了,我们就扯平了。

    她走过去,将手轻轻搭在小华庭的肩膀上:“华庭乖,跟娘亲回家吧!”

    “你滚开!”

    小华庭狠狠甩开她,再次紧紧抱住了乔玉笙,泣泪唤道:“娘亲,娘亲你醒醒,你别丢下华庭……,呜呜,华庭好害怕……”

    始终不肯流泪的他,这时候抱着乔玉笙扑簌簌的落下泪来。

    夏桑榆心中难过得要命。

    这世间最痛心的事情,应该就是看到自己的亲生儿子抱着不共戴天的仇人叫娘亲了吧?

    她站起身,对两名随从道:“把她带走吧!”

    “是!”

    两名随从答应一声,上前一左一右架住乔玉笙的胳膊,拖着她就往外面走。

    “不——!”

    小华庭撕心裂肺的嚎叫一声,扑过去紧紧抱住乔玉笙:“娘亲啊……”

    夏桑榆急忙过去:“华庭你要听话……”

    她想要将小华庭的手从乔玉笙的身上掰开。

    可是靠近过去才发现,看上去像个死人的乔玉笙竟还有些意识,那只被浓硫酸烧蚀得只剩下骨架的手,居然像钳子一般死死抓住了小华庭的一只手。

    她心下一震,旋即涌上一种毛骨悚然的惊悸。

    她快步上前,使劲的掰扯乔玉笙的手:“放开!乔玉笙你快点放开他!”

    乔玉笙都饿了四天了,而且伤口重度感染下已经高烧到了濒死的边缘,可是当她感觉到身边有小华庭的哭声时,一股强烈的执念自心底生起,一伸手便抓住了她的小华庭。

    这是她的儿子!

    是她辛辛苦苦带大的儿子。

    她绝不放手,死也不放手!

    夏桑榆想尽办法也掰不开她的手。

    在这这期间,乔玉笙和小华庭被随从拖着又走了好几米。

    再往前面走几步,就是数丈高的迷宫围墙了。

    精英保镖真枪实弹的在附近巡逻,大型猎狗吐着长长的舌头哼哧哼哧的盯着这边的动静,一旦发现异动,他们就都会毫不迟疑的下杀手。

    夏桑榆不再迟疑,站起身,从随从的腰上抽出一柄锋利的匕首,走到乔玉笙面前厉声说道:“乔玉笙,我命令你马上放手,不然的话,我现在就将你的手斩断!”

    乔玉笙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力气说话。

    死灰色的嘴角却微微扬起,露出一抹奇异的冷笑。

    像是在鄙夷的告诉夏桑榆,就算我死了,你也赢不了我……,孩子是我的,永远都只能是我的!

    夏桑榆被她这抹冷笑刺得心口发疼,扬起手中的匕首就往她的指节上面挥去:“这可是你逼我的!”

    “不要!”

    一旁的小华庭见状,连忙伸手去护乔玉笙。

    电光火石之间,血光迸现。

    锋利的匕首,竟是齐斩斩将小华庭的尾指削掉了一截。

    夏桑榆大惊失色,手中的匕首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华庭!华庭你怎么这么傻?”

    小华庭的脸色在剧痛之下变得雪一般惨白。

    他望着夏桑榆,断断续续说道:“不,不准……伤害我娘……亲!”

    话音落刚,他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华庭……,华庭……”

    夏桑榆心疼如绞,抱着晕过去的小华庭哭得肝肠寸断:“对不起,娘亲对不起你……,呜呜,你杀了娘亲吧,娘亲该死,娘亲怎么能伤害你呢?”

    强烈的自责让她恨不得用匕首捅自己几刀。

    旁边的随从见状,连忙安慰说道:“也香姑娘,你也别太难过了,现在去找医生,这断指应该还能接得上!”

    是哦,她也依稀记得,断掉的手指只要尽快送医,是能够接得上的。

    她强打精神,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捡起地上的断指,抱起小华庭就往庄园里面跑去。

    乔玉笙察觉到身边的异样,自深度昏迷中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夏桑榆抱着她的小华庭往远处跑去,一时情急,干涸的喉咙里艰难挤出一丝暗涩的声音:“华……,华庭……,我的……孩子……”

    两名随从嫌恶的看了她一眼。

    一人说:“这女人命还真大!都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没死!”

    另外一人说:“我看她这是回光返照,离死不远了!”

    “走吧!快点把她扔出去!”

    “没错,死在咱们手里就不吉利了!”

    他们拖着乔玉笙来到迷宫城墙的外围,从怀里摸出一支通行令递给看守在这里的精英保镖。

    精英保镖挥挥手:“跟我来!我带你们出去!”

    “多谢多谢!”

    两名随从连声道谢。

    辛亏千野老爷临出门之前给了哈默丹王子这样一支可以随时离开的通行令,不然的话,他们休想穿过这蜘蛛网一样的城墙迷宫。

    夏桑榆抱着昏迷的小华庭往庄园里面走。

    她的双腿软得厉害,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棉花上,随时都有栽倒的危险。

    她抱着小华庭跌跌撞撞,一面走一面唤道:“来人,来人呐!”

    附近的佣人闻声都跑了出来:“也香姑娘,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快,快去把医生找过来,把庄园里面所有的医生都给我叫过来!”

    “是!”佣人们也看见了昏迷的小华庭,和小华庭正在滴血的断指。

    众人不敢怠慢,分成几路,去通知庄园里面所有的医生。

    夏桑榆在两名女佣的搀扶下,去就近的八角亭子歇息,等待医生前来为小华庭接上断指。

    她浑身冷汗湿透,脸上的眼泪一直就没有断过。

    女佣将一方干净的毛巾递给她:“也香姑娘,你别太难过了,华庭小少爷不会有事儿的!”

    “谢谢!”

    她接过毛巾胡乱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和冷汗,然后坐下来开始为小华庭做简单的止血包扎。

    回想起刚才她的匕首从他的尾指上面削过的场景,她内疚得恨不得马上死去。

    正是自责愧疚得不行的时候,哈默丹王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也香姑娘,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桑榆回过头,红肿的眼睛看向哈默丹王子,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哈默丹王子被她眼中的泪水摄了一下,心房传来一种前所未有的窒息之感。

    他在她身边坐下来,柔声问道:“你哭了?”

    她深吸一口气,黯哑的声音问道:“医生呢?医生怎么还不来?”

    “我听说你在这边急着要用医生,就将我随行的医生带来了!”

    哈默丹王子说着,对身后两名迪拜男子微微颔首:“快看看也香姑娘怎么了!”

    “不是我!是我的孩子!”

    夏桑榆颤声说着,手掌摊开,露出一截小小的断指:“求求你们,帮我把他的手指接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