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76章 吓死宝宝了,快,快把它弄出去
    “嗯!曜儿记住了!”

    “那好,咱们现在去午睡吧!小孩子睡眠不足会长不高的!”

    她带着曜儿进了卧室。

    搂着曜儿没说上几句话,就沉沉睡了过去。

    昨晚发生了太多事情,导致她根本没怎么休息。

    这时候躺在床上,搂着曜儿,全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然而她还是睡得不踏实。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小华庭手里举着一柄铮亮的切腹刀,直接就刺进了她的小腹。

    剧烈的疼痛和无边的恐惧让她猛地抽了一口凉气,睁开了眼睛。

    小腹上面沉甸甸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压着。

    她伸手抹了抹,光溜溜的,滑腻腻的,冷冰冰的……

    她开始的时候以为是曜儿的腿,可是侧目看了一眼,曜儿已经滚倒床角去了,距离她至少一臂之远。

    那么,不是曜儿!

    她又摸了摸,这一次,从那东西的身上摸到了光滑的鳞片!

    “啊——!”

    她猛地坐起,赫然发现那条比成年男人手臂还粗的花斑大蟒居然就盘在她的身侧!

    它的尾巴搭在她的小腹,察觉到她的异动,它尾巴上一用力,直接将她的腰腹卷着,勾了过去。

    夏桑榆吓得大脑一片空白:“救命……,救命啊!”

    她天生就怕蛇,怕一切滑溜溜冷冰冰不长翅膀不长脚却还能够蠕动前行的东西!

    曜儿被她的大声呼救惊醒过来。

    他揉了揉眼睛:“娘亲,怎么了?”

    “别看,曜儿别看!”

    夏桑榆急忙探身过去,用一张毛巾遮住曜儿的眼睛:“千万别看,千万别看……”

    很快,美子带着福田管家急匆匆走了进来:“也香姑娘,发生了什么事儿?”

    夏桑榆面色如土:“美,美子,快,快把曜儿抱出去!”

    “是!”美子答应一声,上前就要将曜儿抱起。

    曜儿的手紧紧抓着夏桑榆:“娘亲,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要蒙住曜儿的眼睛?”

    “曜儿听话,跟美子姐姐先出去玩一会儿好不好?娘亲马上就出来……”

    她一面说,一面将曜儿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乖……,娘亲没事儿!”

    等到美子将曜儿抱出房间,她才长长叹了一口气,浑身虚脱至极的瘫软在床上:“福田管家!”

    福田管家就站在距离床五六步远的地方,低着头,神色恭敬,却不敢抬头往她身上看过来。

    夏桑榆低头看了看缠在腰腹上的蟒身,颤声说道:“福田管家,老爷的大花怎么跑我床上来了?快,快把它弄出去……,我害怕!”

    “也香姑娘,老爷出门去了!”

    “出门去了?出门去了你也快点把大花弄走啊,我,我最怕这东西了!”

    她紧张得浑身都在颤抖,说话间,扯过枕头紧紧抱在怀里,好像只有这样,心里的恐惧和紧张才会稍稍缓解一些。

    见福田管家愣怔的站在那里不为所动,她只得又催促道:“福田管家,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啊?快点把它弄出去呀!”

    福田管家恭声说道:“老爷的大花,是权利与威望的象征,我只是个佣人,不敢碰它!”

    “福田管家你什么意思?老爷的大花到处乱跑你不管吗?万一我不下心把它剥皮炖了汤你也不管吗?”

    夏桑榆这时候才察觉到福田管家今天的态度有些异样。

    她坐直身体,盯着福田管家道:“福田,你是不是和尤加利一样,嫉妒我在老爷面前受宠?所以老爷一出门,你就想要用大花来陷害我?”

    “不是这样的!”

    福田管家慌忙往地上跪去:“也香姑娘,请你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我只想命你马上将这鬼东西从我身上拿开!”

    她气很不过,抬手就将手中的枕头往福田管家的身上砸去:“快点把它弄出去!”

    “实在抱歉啊也香姑娘,我身为佣人,没资格触碰老爷的黄金蟒!”

    “你,你成心的!”

    夏桑榆气得心口隐隐作痛:“老爷一走,你们父女两个就想着法儿的欺负我对不对?”

    “也香姑娘,你先别生气,还是先看看老爷留给你的东西吧!”

    福田管家也解释不清,便将掌中紧握着的一支微型录音笔递到了她的面前:“老爷有急事出门去了,临走之前,给你录了几句话在这里面!”

    夏桑榆疑惑的接过,推开了录音笔的开关。

    千野加藤的声音通过电流了出来。

    “也香啊,我这边出了点儿急事必须得出门几天,大花就交给你来照顾了,它性格温顺,不会伤害你的!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庄园也就交给你来打理,你别太紧张,福田管家会帮你的……,庄园里面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自由出入,只要别想着逃跑就行!也别太想我,我会在拓哉的葬礼之前赶回来的!”

    他的声音从录音笔传出,显得异常的苍老,异常的疲累。

    夏桑榆握着录音笔来回听了两遍,愣愣看向福田管家道:“老爷这是什么意思?”

    “老爷的意思……”福田管家看了她一眼,又慌忙把目光垂了下去:“老爷年纪大了,他的意思可能是……,可能是害怕千野家族后继无人,所以,所以……”

    所以,想要让她来担起这副烂摊子?

    她是千野加藤的亲生女儿,虽然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在千野加藤的身边,可就因为她是宫如玉生的,千野加藤把她看得比千野拓哉和千野闻樱都重!

    再加上她在新婚夜救过千野加藤的性命,千野加藤对她更是厚看了几分。

    如果真的要从他们三个人当中挑选一个继承人,多半就是她夏桑榆了!

    更何况现在千野拓哉已经死了,千野闻樱又常年漂流在外,这整个千野家族的担子,就只有她夏桑榆来担着了!

    夏桑榆想到这里,只觉得心头堵得慌。

    她可不希望余生都困在这座巨大的牢笼里。

    没有自由她宁愿死,没有爱情她也宁愿死。

    她在床上呆坐了好大一会儿,脸上的神色才慢慢的恢复了些平静。

    “福田管家,老爷的意思是不是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都得听我的?”

    “是!老爷确实交代过,他走了,你就是庄园的主人!”

    “那好,我现在命令你想办法将身边这东西给我弄开!”

    “也香姑娘,我真的不敢亵渎了老爷的黄金蟒!这样吧,你试着用手在它左侧七寸处轻轻抚,摸三下,看它能不能放开你……”

    “七寸?”

    据她所知,七寸是蟒蛇身上最脆弱最敏感的地方。

    她贸然去摸的话,这巨蟒该不会以为她有敌意,绞死她吧?

    福田管家看出她的迟疑,解释说道:“也香姑娘你就放心的试一试吧,它既然能自己从主堡那边来找你,可见老爷在你的身上留下了它最信赖的气息或味道,相信它是不会伤害你的……”

    “真的吗?它真的不会伤害我?”

    夏桑榆将信将疑,犹犹豫豫的看向黄金巨蟒。

    黄金巨蟒也正偏着脑袋打量着她,那双猩红色的眼瞳里面,倒是看不到那种令人胆寒的森冷杀气。

    她迟疑着将手往它的七寸上摸去。

    心里还是怕得要命啊。

    手一直在抖抖抖。

    最后还是黄金巨蟒像是看穿了她的用意,主动直起脖子往她的掌心靠拢过来。

    而七寸处,正好靠在她细软的掌心。

    她心下一颤,隐约感觉到它七寸下面,有类似于心脏的细微搏动。

    它这是将自己最脆弱的部位交到她手里了?

    如此信任,居然让她有了些许的感动,心里的惧怕也消减了许多。

    她轻轻抚,摸着它的左侧七寸,它果然听话的放开了她,将身体从她的腰腹部位收了回去。

    福田管家在旁边欣慰的看着这一幕,叹道:“上次这黄金蟒被拓哉少爷动了手脚,差一点就生吞了老爷!老爷事后觉得很后怕,便请了最高明的兽医为黄金蟒做了一个小手术!”

    夏桑榆问:“什么样的小手术?”

    “在它的食道入口安装了一个不锈钢限制器,超过拳头大小的食物都吞不下去……,还将它的嘴巴两侧缝合了几针,让它的嘴巴开合只能在五十度以内……,现在它连活兔都吞不下,更别说人了……”

    “好残忍的手术!”

    “老爷这么做,估计也是考虑到你的安全!”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老爷让尤加利将你从飞机上救回来,说不定就已经想好了要让你成为这条黄金蟒新的主人!”

    “……”说来说去,还是要让她成为千野家族的继承人了?

    夏桑榆突然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了。

    她从床上下来,对着镜子捋了捋头发:“福田管家,你先出去等我!”

    “是!”福田管家恭敬的退了下去。

    夏桑榆换了一身轻便简洁的装束,秀发用皮筋扎成高高的马尾,正准备出门,隔壁小卧室传来小华庭沙哑的声音:“坏女人,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我要去找我的娘亲!”

    夏桑榆想了想,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小华庭像是一只脱笼的小兽,站起身就往门口快步冲过来。

    可是他一抬眼,就看见那个坏女人的脚边,盘旋着一条巨大的淡金色蟒蛇,对着他还嘶嘶嘶的吐着蛇信。

    他吓得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他脸色发白,结结巴巴道:“坏,坏女人,你……,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