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75章 关禁闭
    “哼!我早就想将他从庄园里面赶走了!他有心害你,我一直都在担心他会识破你的身份……”

    千野加藤说着,用银勺子舀了一些金色的颗粒状食物放进她面前的餐盘里:“来,尝尝这个,这个是素食,而且是熟的。”

    这些颗粒状的东西看上去像是被油炸过,一颗颗的金黄色,看上去倒也诱人。

    她确实也有些饿,便将勺子里面的食物往嘴巴里面送。

    千野加藤见她终于肯吃东西了,脸上露出宽慰的笑容:“这叫金沙粒,是我们庄园豢养的九名少女排泄出来的……”

    “呃……”

    夏桑榆终于忍不住,侧身低头,呃儿的一声吐了起来。

    千野加藤忙道:“来人,给也香姑娘准备漱口水和干净的毛巾!”

    “是!”守候在侧的女佣急忙上前:“也香姑娘你还好吧?来,喝点水漱漱口……”

    夏桑榆本就空瘪的肠胃经过这一吐,更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她接过女佣手中的杯子正要喝水漱口,突然戒备的问道:“这是什么水?”

    “就是普通的漱口水……”

    听到女佣的回答,她这才放心的喝水漱口。

    千野加藤一直在旁边关切的看着她:“也香啊,你这身体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啊?要不我找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不用……”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老爷,我实在吃不惯你这边重口味的食物,以后我还是就在我的附堡里面吃饭好了!”

    “你吃不惯?那我以后让下人们不要做就好了嘛!”

    千野加藤叹了口气,极有耐心的说道:“我可以让他们学着做Z国菜,我年纪大了,身边多一个人陪着吃饭我心情可能会好些,心情一好,我胃口自然也就跟着好了……”

    夏桑榆低低道:“你不是一直都一个人吃饭的吗?我以为你应该早就习惯了才对。”

    “我以前一个人吃饭,是因为我的身边没有值得信赖的亲人……”

    “怎么会没有亲人?千野夫人不是你的亲人吗?拓哉少爷和闻樱小姐不是你的亲人吗?”

    “不是!”千野加藤平静的给出了答案,旋即又苍凉一笑:“他们都不是我的亲人!我和他们是彼此折磨的仇人……”

    夏桑榆想起他们之间的关系,彻底无语了。

    这一顿午饭,是她这辈子吃过最难吃的的午饭。

    餐桌上的每一分钟,对于她来说都是煎熬。

    千野加藤不停的怂恿她吃这样吃那样,可是她已经留下了严重的心里阴影,紧紧握着筷子,不肯再吃任何东西。

    最后,千野加藤终于还是拗不过她,令人将餐桌上面的生猛大菜全部撤了下去,换成了红烧的,黄焖的,生煎的,清炖的。

    总之,一切都必须得是熟透的。

    夏桑榆这才勉强吃了些。

    千野加藤有午睡的习惯,夏桑榆送他进了卧室便从房间里面退了出来。

    餐厅里面,几名佣人正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议论。

    “你们看见没有?老爷对这位也香姑娘可真不是一般的好呢!”

    “是啊,我看也香姑娘一点儿也不像是佣人,倒像是这个家里面的小姐!”

    “没错!就算是闻樱小姐,也从来没有被老爷这般温柔对待过!”

    “难道……,这位也香小姐已经和咱们老爷……,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成为咱们的新夫人了?”

    “有可能呢!你们想想啊,昨天晚上老爷的新娘子死了,老爷一点儿都不难过……,今儿一早,还带着这位也香姑娘去了千野家祠!”

    “啧啧啧,我第一眼看到这位也香姑娘,就知道她绝不简单!”

    “她骨子里就是个妖艳贱货,穿上女佣装也没人会把她当女佣!”

    “是的呢,就连哈默丹王子也为她神魂颠倒……”

    夏桑榆冷着脸走过去:“要议论到外面议论去,被老爷听见,你们就别想活命了!”

    几名佣人没想到她这么快就从老爷的房间里面出来了。

    被她冷声一呵斥,顿时都有些慌乱,低着头很快就都散了。

    夏桑榆无奈的摇摇头,这些人啊,难道没听说过祸从口出的道理吗?

    这些话若真的被老爷听到,他们的小命只怕就玩完了。

    尤加利坐在马车前头,百无聊赖的刷着手机,看见她出来连忙将手机藏在身后:“喂,你要不要坐车啊?”

    夏桑榆从容上车:“回附堡!”

    尤加利翻了个白眼,低声嘀咕道:“哼!还真把自己当主人了啊?”

    她声音很小,还是怕被这位比主人还拽的女佣听见。

    尤加利驾驶着代步马车来到附堡,等夏桑榆进去之后,又摸出手机开始发信息。

    “闻樱小姐你快点回来吧,再不回来,老爷的魂儿都被这个叫麻田也香的女佣给勾走了!”

    夏桑榆并不知道尤加利已经事无巨细的将她这几天与老爷之间的来往情况全部都发给了远在Z国的千野闻樱。

    她进了附堡,问迎上来的美子:“他们在午睡没有?”

    美子摇摇头,一脸苦色的说道:“没有!”

    她责道:“怎么不让他们睡个午觉?昨晚他们都没怎么睡!”

    “我倒是想要让他们睡,可是也得要他们自己肯听话睡觉才行啊!”

    美子委屈道:“那位曜儿小少爷倒还听话一点儿,最难搞的就是华庭小少爷了……”

    夏桑榆停住脚步:“华庭又怎么了?”

    “他脾气暴躁,爱砸东西不说,他还绝食,不肯吃饭!”

    “不吃饭?”

    夏桑榆想起今天早上喂他吃虾仁儿土豆球,被他一巴掌拍开的场景。

    她秀眉紧紧拧起:“他这是要干什么?威胁我吗?”

    美子不敢抬头,低声道:“华庭小少爷一直吵着嚷着要见他的娘亲……,自从昨天你把他抱回来之后,他就没有喝过一口水,没有吃过一点儿东西……”

    大人一顿不吃还饿得心慌呢,他一个三岁的小屁孩儿,能扛得住几顿不吃?

    夏桑榆硬起心肠:“不用管他,我倒要看看他能饿到什么时候!”

    美子有些担忧:“也香姑娘,我看那华庭小少爷骨子里倔得很,这样下去,恐怕……”

    “我知道了!这事儿你先别管!”

    夏桑榆往楼梯上面走,走了几步,又转身对美子说:“你让厨房里面准备一点儿小孩子爱吃的糕点,做成动物形状,小兔子啊小斑马啊什么的……,总之是做成小孩子感兴趣的形状,然后送到楼上来吧!”

    “是!我这就吩咐厨房里面的人马上就做!”

    美子答应着,很快就下去安排去了。

    夏桑榆无奈的叹了口气,发现自己在面对小华庭的问题上始终还是狠不下心来。

    就算嘴巴里面说着不管不管,可是心里还是舍不得让他受一点儿委屈,同样也舍不得让他饿肚子。

    她来到二楼的起居室。

    曜儿和小华庭正在东侧的玩具室里面对峙,曜儿手里拿着一根金箍棒,小华庭的手里则拿着一柄银色长刀。

    虽然都是塑料的,可是那剑拔弩张的其实还是吓得她失声低呼:“你们在干什么?”

    曜儿垂下手中的金箍棒,回头看向她道:“娘亲,我想让华庭弟弟吃饭,他说除非我打赢了他!”

    夏桑榆面带奖励之色,神色抚了抚他柔软的头发:“曜儿乖!”

    然后她走到小华庭面前:“把刀放下来!”

    “哼!”小华庭不仅不把手里的银色长刀放下来,反而对着她直直的劈刺了过来:“坏女人!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夏桑榆火气猛地腾起,抬手将他手中的长刀一把拽扯下来:“想杀我?就凭你这细胳膊细腿儿的还想杀我?”

    手中一用力,她直接就将长刀对折成了两截!

    然后她气恨恨的将长刀一扔:“想杀我就多吃点儿饭!等你长到我这么高的时候,再来杀我吧!”

    小华庭像一头被激怒的小猎豹,眸光噬血的盯着她:“坏女人,我现在就能杀死你!”

    他冲上前,对着她就是一番蛮力的又踢又咬,凶狠的样子令她心里发颤:“华庭……”

    “坏女人,你放了我,我要去见我的娘亲!”

    小华庭说着,张开齐斩斩的乳牙,狠狠咬在了她的手背上。

    手背上的疼痛,让夏桑榆心中的怒火燃烧得更加炽烈。

    她拽着小华庭的胳膊,见他硬拖着来到小卧室的门口:“小混蛋,你给我好好闭门反思,啥时候心里的杀气戾气不这么重了,我再放你出来!”

    “坏女人,我恨你,我……”

    小华庭还想要反抗还想要挣扎,奈何他身体太弱太小,被夏桑榆一推,直接就跌进了卧室。

    等他爬起来的时候,房门已经砰一声关上了。

    他扑过去使劲拍门:“坏女人,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夏桑榆冷声说:“你啥时候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再放你出来!”

    曜儿在旁边看着这一幕,有些不安的问道:“娘亲,你真的要这样一直关着他吗?”

    “嗯!他这性子,必须得好好磨一磨才行!”

    夏桑榆又叮嘱道:“曜儿,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许放他出来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