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73章 石榴裙下
    夏桑榆只是随口一说,哈默丹王子却慢慢蹙起了眉头:“对哦,只要千野老爷死了,就没人能够限制你的自由了!”

    她急忙重重的咳嗽一声:“哈默丹王子,别忘了,你可是有信仰的人,你若杀了人,你的主是不会宽恕你的!”

    他呵呵干笑:“我说着玩儿呢!我怎么可能会去杀人?这世上有什么事情不是金钱能够解决的?如果连金钱都没法解决,那就说明这事儿真的就是没法解决了!”

    他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口中嘀嘀咕咕说了一大通,却全部都是废话。

    夏桑榆不敢再与他深入的往下谈了。

    站起身,她故作轻松的说道:“好了,哈默丹王子,我去见一下那名哑奴,然后就让福田管家安排人是他出去咯?”

    “好!我说过,那名哑奴就交给你处置了!”

    “谢谢!”

    夏桑榆将黑金吊坠还给他之后,心里就觉得轻松了好多。

    她从书房里面出来,看见乔玉笙还昏迷着躺在床上,原本曼妙性感的身体此时只令人觉得难看恶心。

    她走过去,扯过一张薄毯搭在她的身上,遮住她最为丑陋的身体部位。

    她没有趁着她昏睡的机会杀了她,就已经是最大的慈悲了。

    夏桑榆从房间里面退出来,径直来到了院子里,找随从要了钥匙。

    她亲手帮光头蛇身上的锁链打开。

    光头蛇的口中还含着那枚没有完全融化的糖果,近乎虔诚的眼神望着她,喃喃说道:“主人,我,我……可以……”

    “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夏桑榆打开锁链,又伸手将他从地上扶起:“能走吗?”

    “能!”他重重点头。

    他被哈默丹王子一枪打在了后背肩胛上,不过他皮糙肉厚,那子弹打得并不深,而且他十分耐痛,中弹了也没觉得有什么要紧。

    那五十几鞭刑,对于他来说更是小菜一碟儿。

    全身上下,唯一让他痛得难以忍受的就是小腹下面的敏感地带。

    最重要的身体器官已经被哈默丹王子令人切掉了。

    真的很痛。

    却也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从此以后,他不会再被浴望操控,不会再迷恋乔玉笙的身体,不会再受到任何蛊惑,从而做出伤害主人,背叛主人的事情了!

    夏桑榆将他带出南堡,意外的发现尤加利还守在外面。

    她怔了怔:“尤加利,你怎么没走啊?”

    尤加利翻了一个白眼:“我走了啊!不过我父亲又把我给骂回来了,他说做人要讲良心,要学会感恩,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伺候着,就让老爷把我赶出庄园去!”

    尤加利满肚子委屈,一见面就喋喋不休的抱怨起来。

    夏桑榆看了看她身后的马车:“你放心,我回去就去找老爷,让他……”

    “别去找老爷了!”

    尤加利难过的叹了口气:“老爷如果知道我不愿意伺候你,说不定以后就不喜欢我了!”

    她撩开车帘:“上车吧!以后我就老老实实呆在你身边好了!”

    夏桑榆便也不再与她客气,搀扶着光头蛇往马车上面走去。

    尤加利的目光落在光头蛇的身上,嫌弃道:“麻田也香,你有没有搞错?你想让他坐马车?”

    夏桑榆将光头蛇扶上马车:“他受伤了!”

    “可是,马车里面我新换了干净的坐垫褥子,他身上这么多血……”

    “走吧!去附堡!”

    夏桑榆吩咐了一句,便放下了车帘。

    尤加利不情不愿的轻哼一声,马鞭一甩,驾着马车往附堡的方向疾驰而去。

    马车内,光头蛇神色惶恐,庞大的身体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

    他急促的往旁边缩了又缩,生怕身上的血污会弄脏主人身上的衣裳。

    夏桑榆宽容的笑了笑:“我等会儿让医生给你准备一些消炎生肌的药物,你每天自己换药上药应该没问题吧?”

    他低着头讷讷道:“没,没问题!”

    “那就好!”她又道:“我今天就会安排你离开庄园,你一个人在外面有办法生活吗?”

    这一次,光头蛇没有立即回答。

    他抬起头,看向她的眼神当中有些隐隐的依赖:“你,你呢?”

    “我……暂时恐怕还不能从这庄园里面离开!”

    她苦笑又道:“你不用管我!离开庄园后,就想办法到机场找Z国友人求助,请他们想办法帮你报警,这样你就有机会回到Z国了……,回到Z国,回到晋城后,你应该就能有办法回到墨尔庄园了!方德方管家是一个心慈之人,他一定会收留你的……”

    她语速很慢,尽量让他有时间慢慢去理解去记住她说的每一个字。

    末了,她还将兜里的珠宝全部都掏了出来:“这些珠宝你带在身上,若遇上需要用钱的地方,可以直接给他们一颗珠宝……”

    以光头蛇的智商,自然找不到兑换珠宝的地方。

    这些价值不菲的珠宝,当钱用应该没什么问题。

    夏桑榆又将行动步骤说了一遍,确定他已经完全记住完全领会,这才放下心来!

    二十多分钟后,马车在附堡门前停下。

    夏桑榆让尤加利去请家庭医生,顺便把福田管家请过来。

    一切都很顺利。

    家庭医生把光头蛇肩膀上面的那颗子弹取了出来,又给他身上的伤口做了清洗消毒,上了止血生肌的药物,不到一个小时,就全部处理好了。

    光头蛇从头到尾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口中含着糖果,脸上的神色异乎寻常的柔和。

    福田管家也很快就带着两名精英保镖走了进来:“也香小姐,他们可以带这位先生顺利离开庄园!”

    夏桑榆点了点头:“辛苦你们了!”

    然后她转身对光头蛇道:“你走吧!路上当心点儿!不准惹事,不准打人,记住了吗?”

    “记,记住了!”

    光头蛇答应着,站起身就又要给她叩头。

    她挥挥手:“快走吧!不用磕头了!”

    “是!”光头蛇看了她一眼,跟着两名保镖往外面走去。

    走了几步,忍不住又回头看向她。

    她再次挥手:“快走,不准回头!”

    “是!”

    光头蛇果然听话的不再回头,跟在两名精英保镖的身后,很快就走出了夏桑榆的视线。

    夏桑榆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眼底升起羡慕和向往的神色。

    如果有一天,她带着孩子也能够这样光明正大的离开,该多好啊!

    女佣美子走到她的面前,低声说道:“也香姑娘,也香姑娘?”

    “啊?怎么了?”

    她还没回过神,有着怔忡的看向美子:“出什么事儿了?”

    “也香姑娘,那个小华庭啊……”

    美子的话才说了一半,福田管家突然插话道:“也香姑娘,老爷刚刚打电话,请你去主堡那边用午饭!”

    “老爷又请我?”夏桑榆看了看墙壁上的复古挂钟:“现在已经过了午饭的时间了。”

    “是的!老爷一直在等你吃午饭,他知道你去南堡那边找哈默丹王子,所以也没有催你!”

    福田管家恭敬又道:“也香小姐,请吧!”

    “他一天到晚事情可真多!”

    她心里却明白,千野加藤叫她过去,是为了问问她有没有彻底的拒绝哈默丹王子!

    唉,没办法,谁让他是整个家族权力最大的人呢,她除了顺从除了将就还能怎么着?

    忍着心里的怨气,她跟着福田管家来到了主堡这边。

    让她有些意外的是,摆放着鲜花的长条形餐桌的周围,居然还围坐着詹姆斯和容慕北莫思三人。

    她怔在餐厅的门口:“你们……都在啊!”

    千野加藤坐在最上首的位置,冲她乐呵呵的招手道:“也香过来,来这边坐!”

    “是!”她乖顺的应了一声,小步走了过去。

    詹姆斯脸上带着阴邪的冷笑,低垂着目光,凝视着手中盛开的血樱:“北先生,看来我们都小瞧了这位也香姑娘啊,她不仅是桌球高手,还是俘获男人的高手呢!”

    容慕北眸光深沉,看着夏桑榆清丽的侧颜没有搭话。

    倒是旁边的莫思轻嗤一声,接话说道:“是啊!也香姑娘天生媚骨,是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的!”

    说着,在桌下下面狠狠拧了容慕北一把,嫣然笑问:“你说是不是?”

    容慕北疼得皱紧了眉头:“你说是,就是吧。”

    “哼!你越来越敷衍我了!”

    莫思娇嗔一声,噘着嘴不开心的生起了闷气。

    夏桑榆只当听不见他们这些酸唧唧的言论,走到千野加藤左手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老爷,久等了!”

    “嗯,不碍事,再晚我也愿意等!”

    千野加藤说着,慈爱的将她的小手放在掌心揉了揉:“饿坏了吧?我这就他们上菜!”

    “其,其实不是很饿啦……”

    她还是不习惯被他触碰。

    特别是现在,有外人在场,他这样的动作和充满宠溺的言语,很容易令人想歪的。

    果然,她刚刚将手抽了回来,对面的莫思就阴阳怪气的用汉语说道:“麻田也香,你行啊,你到底用了怎样的手段,连千野老爷都被你收入了石榴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