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71章 两颗糖果,奖励给知错就改的‘孩子’
    “是你父亲亲自接我过来的……”

    夏桑榆的话还没有说完,福田管家从后面脚步匆匆的追了出来:“也香姑娘,也香姑娘请稍等!”

    她回头含笑:“福田管家还有事儿吗?”

    “老爷让我送你去迪拜王室居住的南堡!”

    福田管家说着,往不远处的代步马车指了指:“也香姑娘你上车吧,我这就送你过去!”

    夏桑榆点了点头:“好啊!”

    尤加利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拉着福田管家的手道:“爸,你有没有搞错?你是管家呢,居然给一个女佣赶车?”

    “对哟,我是管家呢!”

    福田管家好想想起了什么,动作变得迟疑起来。

    尤加利急忙又道:“爸,麻田也香只是一个女佣,老爷虽然很喜欢她,可你也不用对她太巴结吧?你这样做会让别的佣人怎么想?”

    “确实是我考虑不周!”

    福田管家的手重重落在尤加利的肩膀上:“不如这样吧,尤加利,从今往后,我就安排你跟在也香姑娘的身边,她要出行你就帮她赶马车,她要吃饭你就帮她下厨,她要洗澡你就为她准备鲜花和牛奶……”

    “凭什么?”尤加利手一挥,尖着嗓子叫了起来:“我凭什么要去伺候她啊?我好歹也是你的女儿,凭什么要去……”

    “就凭这是老爷的意思!”

    福田管家的脸色沉下去,不由分说的将马鞭交到她的手里:“你整理日无所事事,正好可以伺候也香姑娘!”

    “我才不干呢!”尤加利噘着嘴,赌气就要将马鞭扔在地上。

    福田管家眼神一横,忙道:“你可要考虑清楚,是不是真的要违背老爷的命令?”

    这话还真管用。

    尤加利高高扬起的手慢慢又放了下来,脸上的不情愿也渐渐被无可奈何取代:“好吧好吧!看在老爷的面子上,我以后就跟着她吧!”

    “这才乖嘛!”

    福田管家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面颊:“尤加利啊,人要学会感恩知道吗?如果没有老爷,哪有我们父女两个的今天?”

    “好啦好啦,我都听你念叨八百回了!”

    尤加利后退两步避开他的触碰:“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福田管家一脸宽慰:“嗯!这才是我的好孩子嘛!”

    夏桑榆已经坐在了车上。

    谁送他去见哈默丹王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安全了,两个孩子也安全了。

    要不了多久,她就可以知道庄园的地下暗道,到时候带一些珠宝在身上,去哪里都比呆在这地狱一般的庄园好。

    马车驱动之前,她回头往千野祠堂看了一眼。

    气势巍峨的古老院落,黛青色的屋脊,很气派很有历史感的一座家族宗祠,只可惜很难给她归宿感。

    就算她在里面完成了家族祭拜仪式,就算她的身体里面流淌着千野加藤和宫如玉的血脉,可是她始终没办法把自己当成是千野家族的一员,更没办法承认千野加藤是她的父亲!

    她有自己的故土,有自己的父亲!

    总有一天,她会回去的!

    代步马车迤逦前行,从庄园里面左穿右绕,二十多分钟后,在迪拜王室成员居住的南堡前面停了下来。

    尤加利撩开车帘:“下车吧,到了!”

    “谢谢!”

    夏桑榆从车上下来:“尤加利,你回去吧,不用在我身边伺候着!”

    尤加利翻了一个白眼:“你想让老爷怪罪我?”

    她淡然一笑:“不会!你走吧,我会去老爷面前解释清楚,我这人独来独往惯了,不需要人伺候!”

    说完,径直就往城堡里面走去。

    尤加利翻了一个白眼:“不伺候就不伺候,你本来就只是女佣,有什么资格让我跑前跑后的伺候?”

    夏桑榆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再理她。

    迪拜王室负责看守的几位随从都见过夏桑榆,知道她是哈默丹王子中意的人,身上还有一块黑金吊坠,见她进来,顿时都恭敬的上前见礼:“也香姑娘你好!”

    夏桑榆点了点头:“哈默丹王子呢?”

    “哈默丹王子在里面,也香姑娘,请随我来,我带你去!”

    “好的!辛苦你了!”

    夏桑榆随手又丢了一颗珠宝给为首的随从:“请你们喝酒啊!”

    “谢谢也香姑娘,也香姑娘你可真大方!”

    随从们得了她的珠宝,态度更是恭敬了些。

    夏桑榆笑笑,这种珠宝主堡那边多得很,她每次进出都可以随手一抓一大把。

    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主堡那边的佣人看见这些随处摆放的珠宝怎么都无动于衷?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些珠宝拿出去就可以换很多很多的钱吗?

    反正她每次看到这些珠宝,就会想到自己和两个儿子逃跑的经费,和以后的生活费。

    她摸了摸兜里的珠宝,觉得心里很踏实。

    随从得了她的珠宝,热情得过头,一路上都在没话找话说:“也香姑娘小心,这地上刚刚洒过水,当心滑倒……,这里有个台阶,也香姑娘你当心脚下……”

    夏桑榆的目光突然被院子中间用铁链拴着的男人吸引了!

    那男人被抽打得浑身是血,跪在地上,身体下面还在淋漓的滴血。

    她心下一震,是光头蛇!

    光头蛇虽然被打得近乎昏迷,可还是从空气中嗅到了昔日主人的气息。

    他抬起头,往她这边看了过来,喉咙里面发出了含糊沙哑的声音:“主,主……人!”

    夏桑榆心里一软,本能的就想要过去。

    一旁的随从连忙拦住她:“也香姑娘,你别过去,他是野兽,会咬人的!”

    夏桑榆涩然问道:“他……怎么被打成这样了?”

    “也香姑娘你不知道吗?这个哑奴昨天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趁着大家都在前面用晚宴的功夫,偷偷溜进哈默丹王妃的房间,强爆了王妃……,哈默丹王子闻讯赶到的时候,这畜生都还没有从王妃的身上下来!”

    随从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事情,语气莫名的有些兴奋:“哈默丹王子气得不行,当场就开了枪!把他制服后,哈默丹王子又令人将他锁在院子里,还抽了他五十鞭……,哦对了,哈默丹王子还令人把他给阉割了!”

    夏桑榆听了随从的讲述,这才慢慢记起,昨天还是她让另外一个随从前去通风报信通知哈默丹王子的呢!

    当时是想着借助哈默丹王子的力量惩罚惩罚光头蛇和乔玉笙这对奸人!

    可是现在看到光头蛇被整得这样惨,她莫名又有些心软。

    在她迟疑的这点儿功夫里,光头蛇对着她的方向开始叩头了。

    他口中含糊的说道:“主人,我……错了……,错了……,对不……起!”

    他双手伏地,额头撞击着地面,发出咚咚咚的声响:“对不起……,我错……了……”

    这些道歉和悔过的话,从一个兽性居多人性居少的奴人口中艰难说出,真的挺震撼的。

    夏桑榆不顾随从的劝阻,走到了光头蛇的面前。

    她伸手扶住光头蛇的胳膊:“你别磕头了,我不怪你!”

    光头蛇嘴唇抽搐:“主,主人……”

    他的眼角已经被打爆,眼泪和着血水一起流了下来:“对不起……”

    “不用道歉!不用说对不起!”

    她扶他在旁边一块大石头上坐下,认真的说道:“以前的事情我不怪你了!你别难过,先在这里歇一会儿,我这就去求哈默丹王子,求他放了你!”

    “他,他要杀,杀……”

    “不会的!他不会杀你!你相信我,我一定能够让你活着从这里离开!”

    夏桑榆安抚了光头蛇,又从兜里摸出两颗糖果,剥了一颗塞进他的嘴里,另外一颗塞到了他的手里:“在这里等我!不许大声喧哗更不许胡闹知道吗?”

    “嗯!”

    糖果很甜,比丛林中最新鲜的浆果还要甘甜。

    光头蛇一辈子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他吮,吸着嘴巴里面的糖果,眼神里面居然有了些乖顺听话的意味儿。

    这两颗糖果是夏桑榆昨天从酒宴上的糖果盘里面选出来最好吃的。

    她原本想晚上回家之后,偷偷将糖果放在两个孩子的枕边,让他们早上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就能看到惊喜。

    只可惜昨晚一回家两个孩子就在揪扯打架,她一急一气,也就将这两颗糖果的事情给忘记了。

    这时候看到受伤的光头蛇,亲耳听到他的忏悔,她才想起兜里还有两颗糖果。

    就像大人奖励知错就改的孩子,她将这两颗糖果送给了光头蛇。

    随从有些惧怕这个性情暴躁的哑奴,站在远处低低的催促道:“也香姑娘,你还要不要见我家王子啊?如果不见的话,那我就去忙别的去了!”

    “见!要见!”夏桑榆对光头蛇安慰的笑了笑:“别怕!我会救你的!”

    光头蛇顺从点头:“嗯!”

    夏桑榆站起身,对不远处的随从道:“走吧!带我去见你们的哈默丹王子!”

    哈默丹王子正与萨丽斯公主等人在城堡后面的喷泉湖边散步。

    萨丽斯公主一脸担忧的说道:“哥,你真的要把那个叫麻田也香女佣带回家?就不怕父亲不高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