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70章 老爷,求放过
    夏桑榆神色惶恐,跪在蒲团上不敢接话。

    片刻后,她慢慢冷静下来,听千野加藤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他以后要好好宠她?要把她当做亲生女儿看待?

    那是不是就是说,她有机会得到庄园的暗道分布图?有机会带着孩子离开庄园了?

    这般一想,她紧绷的情绪慢慢放松了些。

    在千野加藤的示意下,她跪在蒲团上,恭恭敬敬的完成了祭拜礼。

    千野加藤满意的看着她,等她站起身之后,点头道:“也香,跟我来!”

    “是!”

    夏桑榆跟着他来到了旁边一间雅静的房间。

    “也香啊,你既然是我千野加藤的女儿,那我也就不瞒你了!”

    “老爷你想对我说什么?”

    夏桑榆见他神色凝重,便试探着问道:“是关于拓哉少爷的事情吗?”

    “不是!”千野加藤定定望着她:“是关于X组织的事情!”

    夏桑榆正倾身为他斟茶,猛然之间听见X组织三个字,顿时手一抖,茶水洒在了几面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收拾干净……”

    她连声道歉。

    生怕千野加藤会责怪,她连忙抽了纸巾,将水渍完完全全的擦拭干净:“对不起啊老爷,我刚才,刚才不小心……”

    “也香啊!我理解你的心情!”

    千野加藤端起面前的茶水轻轻呷了一口:“是X组织吓到你了吧?”

    她低着头,不安的绞着双手:“老爷,如此机密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告诉我好了!”

    “不告诉你我告诉谁去?”

    千野加藤牵过她的手,放在掌心慈爱的抚了抚:“也香啊,你和那一对孽障不同!你救过我的性命,昨天晚上若不是你,我现在只怕已经变成尸体躺在水晶棺里了……”

    夏桑榆不习惯被他抚,摸,表情僵硬的笑了笑,将手从他掌中抽了出来。

    “老爷,X组织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你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好吧,你不想听我也不勉强你!”

    千野加藤沉默片刻,眼神倏然冷了下去:“那咱们来谈谈你和哈默丹王子的事情吧?你和他当真情投意合吗?你认定他就是你的终身伴侣了吗?”

    “不不,不是!”

    夏桑榆连连否认:“老爷你别误会,我和他之间才认识一两天,根本就谈不上情投意合,至于终身伴侣,我更是从来没有考虑过他!”

    “那你怎么会收下他的黑金吊坠?”

    “这个啊?”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上沉甸甸挂着的黑金吊坠,想了想,干脆起身在千野加藤的面前跪了下去。

    “老爷,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我留下这块吊坠是为了能够顺利进入他居住的南城堡,是为了能够将我的两个儿子带出来!”

    “你的儿子?还两个?”

    “是!哈默丹王妃乔玉笙身边带着的两个孩子其实是我的亲生儿子……”

    夏桑榆一五一十,将这两个孩子的由来一一告诉了千野加藤。

    顺便,也提到了与乔玉笙之间的过节。

    末了,她再次重申道:“我和哈默丹王子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我们的关系只不过是比陌生人多说了几句话而已,我发誓,我永远永远都不可能会喜欢上他的!”

    千野加藤沉默着,一双晦暗莫测的眼睛像是要看进她的心里去。

    她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低声道:“老爷,你,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相信!你说的话,我自然是相信的!”

    她正要松口气,他话锋一转,问道:“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

    夏桑榆刚要放松的心蓦地悬到了半空中:“孩子的父亲?孩子的父亲是……”

    千野加藤如果知道孩子的父亲是容瑾西,如果知道她爱的人也是容瑾西,那容瑾西的下场只怕会比千野拓哉还要凄惨吧?

    她心念电转,额头上冷汗大颗大颗渗出:“孩子的父亲是,是……”

    千野加藤冷冷逼视着她:“是叫容瑾西对不对?”

    “啊?不是不是!”

    她连忙否认,情急之下,只得胡诌说道:“老爷你有所不知,在晋城的时候,容瑾西虽然是我名义上的丈夫,可是我一点儿也不爱他……”

    “你爱的是一个叫做厉哲文的小白脸?”

    “不不,也不是……”

    她汗出如浆,跪在地上只觉得怎么解释都是错,干脆心一横,挤出眼泪哭道:“老爷,求求你别逼我了,其实我谁都不爱,我这一辈子永远都不可能会爱上谁的!”

    千野加藤锐戾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不疾不徐的问道:“为什么?据我说知,他们都很优秀……”

    “他们的优秀和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夏桑榆继续逼着自己哭,逼着自己流泪:“老爷,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在认识容瑾西之前,就被人陷害,遭人强爆……,这才有了曜儿……,从那以后,我就不敢再奢望爱上任何男人……,嫁给容瑾西后,容瑾西疼爱他身边一个叫做温驰的男人,对我不管不问十分冷淡……,我对爱情更是彻底死了心……,后来,后来……”

    “后来怎么样了?你不是说两个儿子吗?还有一个儿子是怎么来的?”

    “后来,温驰嫌我在容家妨碍了他的地位,就给我的酒水里面下药,让我再次被强爆……,我也因此有了第二个儿子……”

    她脑子里面飞速运转,将过往的那些事情半真半假的混淆在一起,力求一定要将面前这只老狐狸糊弄过去。

    只有将他糊弄过去,她的爱人瑾西,朋友哲文,还有她的两个孩子才能安然无恙。

    千野加藤既然知道容瑾西,知道厉哲文,就说明在救她回来之前,他就已经让人彻底的调查过她。

    瞒肯定是瞒不住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这样真假混淆的糊弄他。

    她跪在他的脚前,紧张得掌心出了一手的冷汗。

    过了良久,才听到头顶上方徐徐传来千野加藤阴冷的声音:“如此说来,你是两次被强爆,怀了这两个孩子?”

    “是!我也因为这两次被强爆,对男人彻底的失去了兴趣,对爱情也是彻底的心灰意冷,不再抱任何希望!”

    她小心翼翼的回答,想了想,又补充说道:“不过,这两个孩子我无论如何也要将他们好好抚养长大!他们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现在子宫被毁,再也没法有自己的孩子了,所以,他们两个,从今往后就是我的命根子……”

    “嗯!爱情可以不要,婚姻可以不要,男人也可以不要,这两个孩子,咱们必须得要!”

    千野加藤将她从地上扶起,语气和缓的说道:“也香,你不愧是我和如玉的孩子,你对爱情对婚姻的看法都十分合我的心意!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两个儿子的!”

    夏桑榆心下暗喜,面上却不露声色。

    她从脖子上将那枚黑金吊坠取下来:“其实,我今天这么早出门,就是为了去找哈默丹王子,将这吊坠还给他!”

    “没错!既然不喜欢他,就应该早点还给他!”

    千野加藤的心情不知不觉变好了。

    这个女儿他真是越看越满意。

    危急关头救他性命就不说了,对待爱情和婚姻的态度居然也如此合他心意。

    哈哈哈,老天果然对他眷顾有加,刚刚失去一个忤逆不孝的儿子,马上就还了他一个各方面都更加出色优秀的女儿!

    他拉着夏桑榆的手,神色柔慈的说道:“好孩子,以后就安安心心的住在庄园里,这里就是你的家!”

    夏桑榆点了点头:“嗯!”

    “不过还得委屈你再做一段时间的女佣,女佣的身份能够更好的保护你,让你不被好事的人揪着不放,也能让你不被詹姆斯那条疯狗盯上……”

    “嗯,这些我都知道!”

    夏桑榆将手抽回,勉强笑道:“老爷如果没别的事儿,那我就去找哈默丹王子还吊坠了?”

    千野加藤含笑看着她:“嗯,去吧!”

    夏桑榆又行了礼,从房间里面退了出来。

    廊外的风一吹,她才发觉贴身的衣物都已经被冷汗浸湿。

    与千野加藤在一起不过短短半个小时,她却像是经历了几番生死一般,整个人也像是打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战役,疲乏得快要虚脱了。

    她双腿发软,一步步往祠堂外面走。

    脑子里面晕乎乎的,已经记不得刚才说过些什么,做过些什么。

    唯一记得的是她现在安全了,孩子也安全了。

    祠堂外面,尤加利穿着红色的裙子,正噘着小嘴,用手中的藤条一下一下抽打着旁边低矮的灌木:“讨厌!讨厌死了!”

    她在这庄园里面都生活了二十七八年了,却从来没有机会进入祠堂一步。

    她都不能进,麻田也香凭什么就能进?

    老爷也太偏心了吧?

    哼!真的是讨厌死了!

    尤加利正发泄着,突然看见麻田也香从祠堂里面走了出来。

    她急忙扔掉藤条,大步迎了上去:“麻田也香!”

    夏桑榆看她一眼,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哦,是尤加利啊,你怎么在这里?”

    “我还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