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68章 像是刀子剜着她的心
    千野加藤愣了一下:“也香你什么意思?”

    她苦笑:“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如果我被你这样对待,我也会像他们一样,想尽千方百计也要杀了你!”

    冷冷说完这一句,她不想再看千野加藤那张错愕阴冷的老脸,转过身,离开了这充斥着血腥味儿的房间。

    夜已经很深了。

    她从房间里面一出来,冷冷的夜风就冻得她打了个哆嗦。

    她抱紧双臂,快步往附堡那边走去。

    旁边的花影下却突然走出一个身穿白色睡袍的女人:“老爷呢?”

    夏桑榆的思绪还沉溺在刚才千野拓哉切腹自尽血溅当场的惨状里,突然出现的女人和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她一个哆嗦,失声惊呼:“啊……”

    “我问你,老爷在哪里?”

    女人穿着白色睡袍,飘飘然走到她面前,脸色惨白恍如厉鬼。

    夏桑榆被吓得心房剧烈起伏:“夫,夫人?”

    “老爷呢?”

    吉川千奈固执的又问了一遍。

    夏桑榆抬手往还亮着灯的大厅指了指:“在,在那边呢!”

    “哦,谢谢……”

    吉川千奈从手中捧着的花束中选了一支玫红色的抽出来,递给她道:“谢谢你!我去找老爷了!”

    她语气欢快,捧着花束就往大厅里面走去。

    夏桑榆拿着那支鲜花,纳闷儿的自言自语道:“夫人这是又发病了?”

    吉川千奈本来就精神失常,如果再知道亲生儿子千野拓哉已经切腹自尽,只怕更是会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夏桑榆转身看向大厅方向。

    只见吉川千奈像个怀春的少女,将手中的花束捧到千野加藤的面前:“老爷你看,我把后山上的花都给你采回来了,好看吗?你如果喜欢的话,我下次还送你……”

    千野加藤脸色阴冷,一把将花束打落在地,吼道:“你出来干什么?不是让你呆在房间哪儿也不许去吗?”

    “老爷,我……”

    吉川千奈被他冷戾的气场吓得往后面缩了缩,怯怯道:“我只是有些想你……”

    “想什么想?谁让你想我的?”

    千野加藤一耳光将吉川千奈抽翻在地,上前两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疯女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吉川千奈蜷缩在地上,抱头哀嚎道:“老爷,老爷别打了……,别打了……”

    “吉川千奈,瞧你给我养的这一对好儿女啊,他们一个想要杀了我,一个想要气死我……,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装疯卖傻安的什么心,你就是巴不得看我死对不对?我告诉你,就算你们全都死了,我也不会死的!”

    千野加藤情绪失控,对着吉川千奈就是一通暴力的狠力猛踹。

    很快,吉川千奈就连哼哼声也发不出了。

    夏桑榆站在院子里,回望着大厅里面发生的这暴力一幕,只觉得胆战心惊,惊悸万分。

    寒意从骨头里面冒出来,冷得她一个劲的哆嗦。

    这庄园简直就是一座大魔窟,她一分钟都不想再多呆。

    无论如何,她都要想尽办法,带着两个儿子从这大魔窟里面逃离。

    她扭身离开主堡,往附堡的方向走。

    经过那片巨大的露天玩乐场,劲爆的音乐和炫目的灯光都已经消停,宾客们三三两两的勾肩搭背,有人在高声歌唱耍酒疯,有人则互相拥抱着滚进了草地上的帐篷里,幕天席地,嗯嗯啊啊的行那销魂之事。

    夏桑榆刚刚经历过死亡和血腥,转眼又看见这样的奢靡银秽,真觉得这千野庄园就是一座巨大的炼狱,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这世界上最丑陋最变态的画面。

    就连天空中的星星月亮也被这污秽之气给湮没了,黑漆漆的一丝光亮都没有。

    步行回到附堡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两点了。

    她一进门,女佣美子就愁眉苦脸迎了上来:“也香姑娘,你可算是回来了,快去看看楼上那两位小祖宗吧!”

    夏桑榆皱眉:“他们怎么了?天都快亮了,他们还没睡?”

    “没睡!两人正打架呢!”

    美子一脸无奈的说道:“唉,他们两个都倔得像蛮牛!我怎么劝他们也不听!”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夏桑榆打发了美子,径直往楼上走来。

    房门一推开,便看见满屋的狼藉。

    能摔的东西全部都摔在了地上,能砸的东西也全部都变成了碎渣。

    就连那只装有热带鱼的鱼缸也被掀翻在地,水泼溅得到处都是,漂亮的热带鱼张着嘴巴,翻着肚皮,全都已经死了。

    夏桑榆看着一屋子狼藉,只觉得头痛欲裂。

    真不敢相信,两个小孩子的破坏力会如此惊人。

    她踩着一地渣滓走了进去。

    “曜儿,曜儿?”

    最里面的小房间,传来曜儿含含糊糊的应答声:“娘,娘亲……”

    她快步过去,推门一看,只见曜儿将小华庭压在地上不能动弹。

    而小华庭嘴角带血,眼神凶戾,像是一头随时准备反扑的小野兽。

    听见她开门的动静,小华庭凶狠的目光往她瞪了过来:“坏女人,我要杀了你!”

    说话间,又是一阵猛力挣扎。

    曜儿一见到娘亲,心神就情不自禁的有些放松。

    一个不备,直接就被小华庭掀翻在地。

    小华庭站起身,快步冲到夏桑榆面前,先是狠狠踹了她一脚,然后抓起她的手就要狠狠咬下去。

    夏桑榆反应过来,急忙用右手钳住他的两边脸颊:“华庭你干什么?我是你娘亲!”

    “你不是我娘亲!你是坏女人!天底下最坏最坏的女人!我一定要杀了你,给我娘亲报仇!”

    小华庭像头受伤的幼兽,喉咙里面发出呜呜的低吼,作势还要往她的身上扑打。

    她今天晚上已经筋疲力竭,没功夫再驯服这头暴怒的小野兽了。

    “曜儿,找条绳子过来!”

    “好……”

    曜儿很快就将绳子拿了过来:“娘亲,给!”

    夏桑榆伸手去拿绳子,目光却被他手腕上的伤口吸引:“他咬的?”

    曜儿眼眶红了红:“华庭弟弟醒过来之后就吵着嚷着要出去,要去找他的娘亲……,我和美子姐姐不让他出去,他就砸东西,还想要从窗户跳下去,我拦着他,他就咬我……”

    “好孩子,委屈你了!”

    夏桑榆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安慰的亲吻了一下:“来,帮娘亲把他绑上!”

    “嗯!”

    母子两个,很快就将小华庭给绑起来了。

    小华庭气得一张小脸又红又紫,不停挣扎,不停怒嚎:“坏女人,我恨死你了!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杀了你……”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刀子在剜着她的心。

    可是,她今天实在太累,连讲道理的力气都没有了。

    简单洗漱了一下,又给曜儿的手腕上了药,她爬上了床,在小华庭气恼的咒骂声中睡着了。

    翌日,太阳照常升起。

    夏桑榆尚未睁开眼睛,先就摸摸左边的曜儿,又摸了摸右边的小华庭,一抹既满足又幸福的微笑从唇角缓缓漾开。

    两个孩子都还在。

    历经艰辛,她终于和他们在一起了。

    她缓缓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小华庭那双通红的眼睛,狠戾,噬血。

    她心下一惊:“华庭……你一晚上没睡吗?”

    小华庭恨恨盯着她:“坏女人,我一定会杀了你……”

    声音低哑沙哑,带着浓浓的恨意。

    夏桑榆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华庭,你要娘亲怎么做你才肯相信娘亲的话?乔玉笙那个女人一直都在骗你……”

    “你胡说,我娘亲是不会骗我的!”

    小华庭想起了他自己的‘娘亲’,眼瞳里面迅速盈上泪光:“坏女人,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我的娘亲!”

    “我就是你的娘亲!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回到乔玉笙身边去!”

    一提到乔玉笙,夏桑榆的心里又充满了戾气。

    眼前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局面,就是乔玉笙一手造成的。

    乔玉笙用最狠毒最无形的手段,毁掉了她与小华庭之间的母子亲情。

    就算乔玉笙死了,她留在小华庭心里面的仇恨也会无时无刻的折磨着他们母子二人。

    夏桑榆难过的叹息了一声,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下床去给两个孩子准备早饭。

    曜儿昨天晚上为了看护住小华庭,着实累坏了,到这时候都还沉沉的睡着。

    她给他轻轻的盖上小被子,又忍着脾气对小华庭道:“你一夜没睡,眯一会儿吧……”

    “我不睡!坏女人,你放了我,我要找我的娘亲!”

    “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夏桑榆不想吵着曜儿,干脆将小华庭抱起来,带到了厨房。

    “你就在这小板凳上面坐着,我给你做早饭吃!”

    “我不吃你做的早饭!”

    “别嘴硬,我都听到你肚子的咕咕声了!”

    “哼!”

    小华庭再次扭过头,冷着脸不看她。

    她也不与他多做计较,给他身上披了一条薄薄的毯子,这才开始洗手做饭。

    营养的小米粥焖在锅里后,她开始洗土豆,削皮,上锅蒸……

    然后她又忙着处理鲜虾。

    虾仁儿芝士土豆球,曜儿很喜欢吃。

    相信小华庭也一定会喜欢上这个味道。

    她回头往小华庭看了一眼,正对上他那双清澈如湖水的眼眸。

    他的眼神依旧很冷,却没有刚才那么重的恨意了。

    她尽量柔和的声音问:“饿了吧?娘亲正在给你做虾仁儿土豆球,很快就可以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