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67章 噗——!
    千野拓哉一听到这声音,眼底顿时涌起凶狠的杀意。

    他扔掉昏迷的温心怡,抬手就将腰间的切腹刀拔了出来:“千野加藤!”

    他双目充,血,刀尖直直指向千野加藤:“你这个畜生!你糟蹋了心怡,居然还敢来见我?”

    福田管家在旁边连忙劝道:“拓哉少爷你别冲动,快点将手里的刀放下来,这大喜的日子,伤着谁也不好啊……”

    “大喜的日子?”

    千野拓哉冷嗤一声,刀影一晃,直接就往千野加藤的身上挥砍了过去。

    千野加藤神色阴戾,唇角勾起一抹肃杀冷笑,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丝毫也没有要躲避的意思。

    夏桑榆紧随其后从新房里面走出来,看见的就正是这样一幕。

    她失声惊呼:“不要啊!”

    电光火石之间,两名身穿黑衣的武士像是影子一般窜出,手中的钢刀锵一声将千野拓哉的切腹刀挡了出去,迎接着一个踢腿蹬,直接就将千野拓哉踹出好几米。

    千野拓哉痛苦的闷哼一声,正要从地上爬起来,就被一柄钢刀架在了脖子上。

    千野加藤慢吞吞走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看着他道:“拓哉啊,你说你这是何苦?我只不过是在帮你看清楚温心怡的真面目,帮你看清楚爱情的真面目,你不感激我,居然还想要杀我?”

    “我呸!”千野拓哉狠狠淬了一口,恶声问道:“千野加藤,我只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对心怡做过……”

    “做了啊!我和你的心怡已经做完了洞房花烛夜该做的所有事情!”

    千野加藤走到他的面前,蹲下了身子,帮他轻轻捋了捋凌乱的衣裳,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慈爱:“拓哉啊,你现在告诉我,你还爱你的心怡吗?你还想要和她长相厮守吗?你还相信爱情吗?”

    “畜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千野拓哉双拳紧握,欺身过去就想要揍千野加藤。

    脖子上一凉,武士冷戾的声音道:“刀剑无眼,拓哉少爷你最好别乱动!”

    千野拓哉僵直着身体,怒目瞪道:“千野加藤,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一定要毁了我才开心吗?”

    “我哪有毁你?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我这是在帮你!”

    千野加藤神色慈爱,叹息说道:“拓哉啊,我知道你的心里很难过,可是我也不能把你一个人蒙在鼓里!实话告诉你吧,我确实和心怡发生了你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你现在告诉我,你还爱她吗?如果你还爱她,还愿意一辈子和她在一起,我就成全你,让你和她……”

    “畜生!”

    千野拓哉整个人都快要被气炸了:“畜生!当年你就是这样对闻樱的,现在你还想要用这样的手段来对我!”

    他真的是恨到了极致。

    他太了解千野加藤的这种龌龊手段了。

    千野加藤就是要大张旗鼓的毁掉他的心怡,毁掉他的爱情。

    如果他还愿意与心怡在一起,那么千野加藤就会夸大温心怡被糟蹋被玷污的事实,让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一辈子都生活在被人鄙夷被人嘲笑的阴影当中。

    说不定,千野加藤还会选送年轻美丽的初女到他的身边,引诱他婚内出轨,想尽千方百计导致他们的婚姻和爱情走向末路。

    千野拓哉绝望了!

    他斗不过千野加藤!

    从一出生,他就注定了是被掌控被摆弄的命运!

    这一生一世,他永远都别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和幸福了!

    夏桑榆在旁边见他神色凄然,怆然惨笑,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她走到千野拓哉的身边:“拓哉少爷,你别听老爷的!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温心怡她是清白的……”

    千野拓哉神色恍惚凄惶,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她说的话。

    她心下着急,抓着他的胳膊摇晃说道:“拓哉少爷,你要相信温心怡,她和老爷之间真的什么都没发生!老爷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考验你和温心怡之间的爱情!”

    千野拓哉还是没有反应。

    他愣愣怔怔的盯着地上的温心怡,眼神中的恨意却是越来越强烈。

    夏桑榆还想要劝说,一旁的千野加藤悠悠叹道:“没用的!也香啊,你现在看清楚了吗?所谓的爱情,不过是狭隘自私的占有……”

    “老爷,这次你真的是太过分了,你这样会逼出人命的你知道吗?”

    夏桑榆劝说不通千野拓哉,便转念想要劝说千野加藤放过这一对苦命鸳鸯。

    却见千野拓哉走到温心怡面前,脱下身上皱巴巴的西装给她披上。

    他的大手轻轻抚,摸她苍白的面颊:“心怡,心怡对不起……,我不该爱上你,更不该让你爱上我……”

    温心怡从昏迷中慢慢醒转过来,睁开眼睛,弱弱的声音道:“拓哉……”

    千野拓哉凄然一笑:“我没办法再爱你了!你不干净,我就没法再爱你了……”

    夏桑榆站在旁边,听出这话里面的不妙,正要上前阻拦,却见千野拓哉的双手端着温心怡的脑袋猛力一扭!

    ‘咔嚓’,一声脆响。

    温心怡的脖子被生生拧断了。

    夏桑榆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千野拓哉居然杀了温心怡!

    他们之间明明是相爱的啊!

    为什么就变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了呢?

    千野拓哉低下头,在温心怡慢慢冰凉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心怡,你先走一步,我马上就过来陪你!”

    他又温柔的捋了捋温心怡凌乱的头发,这才转身看向千野加藤,咬牙切齿恨道:“魔鬼!我用鲜血诅咒你不得好死!”

    夏桑榆被他眼神中瘆人的杀气吓到了。

    她晃动着千野加藤的胳膊:“老爷,你快点阻止他!你快点阻止他啊!”

    千野加藤冷冷一哼:“想用死来威胁我?好啊,只要你答应以后的日子里听我的话,跟我为你安排的女人结婚生子,我就……”

    “不必了!”

    千野拓哉冷冷的打断了他。

    锵的一声,铮亮的切腹刀再次被他拔出了刀鞘。

    他握着刀柄,目光定定露在森寒的刀锋上,一字一句冷声说道:“我这三十年来,从未有一天是按照我自己的方式活着的!现在好了,我可以选择我喜欢的方式死去!”

    “不要啊!”

    夏桑榆的声音已经带了浓浓的哽咽之音。

    她不想看到这血溅当场的惨剧。

    她还盼着千野拓哉带她和两个孩子离开庄园呢。

    她上前就要去把千野拓哉手里的刀夺下来。

    千野加藤却又一次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让他去吧!我了解他的脾性,他不敢真的切腹……”

    话音刚落,千野拓哉已经将切腹刀的刀锋对准了他自己。

    没有再多说一个字。

    他直接就将切腹刀划了下去。

    噗——!

    血一下子就喷了出来!

    夏桑榆吓得失声惊叫,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千野拓哉手上再度用力,那切腹刀就划过了他整个腹腔,鲜血狂涌而出。

    他翻着眼睛,用眼白死死盯着千野加藤,再次咒道:“魔鬼,我用我的鲜血诅咒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千野加藤老脸抽搐,厉声叱道:“孽障!我自问从来就没有亏待过你,你上次在我的大花身上动手脚,想要让大花生吞了我我也没有和你计较此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不识好歹,居然还敢诅咒我!”

    他大手一挥:“来人!把他给我拖下去!”

    “是!是……”

    福田管家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叫了几名佣人,七手八脚将千野拓哉和温心怡抬了下去。

    刚才还闹哄哄的大厅,很快就只剩下夏桑榆与千野加藤两个人了。

    她脸色灰白,盯着那滩怵目惊心的血迹道:“他是你的亲生儿子!”

    “你在怪我?”千野加藤一脸不解的说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怎么能怪我?”

    “是你逼他的!”夏桑榆眼眶发红,嘶声质问道:“你如果不拆散他们,他们怎么会死?”

    “他们如果真的相爱,又怎么会因为我而互相误会互相残杀?”

    “可他是你的儿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的逼死他?”

    “他不是我的儿子!”

    千野加藤阴戾吼道:“我和吉川千奈根本就没有爱情!当年我的父亲为了家族利益,硬生生拆散我和你母亲宫如玉,逼着我娶了吉川千奈,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一分钟是爱她的!”

    “你现在还说什么爱与不爱?”

    夏桑榆的情绪这时候也压抑不住,顿时就给他怼了回去:“不管你爱不爱吉川千奈,你娶了人家就应该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既然你和吉川千奈有了孩子,就应该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你的责任呢?你的责任心去哪儿了?”

    “我……”

    千野加藤被她身上的气势逼得往后面倒退了一步,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又理直气壮的辩驳说道:“我怎么没有尽到责任了?如果我没有尽到责任,他们会长到这么大吗?会有这么优渥的生活环境吗?”

    夏桑榆含泪苦笑,没有力气再与他辩驳了。

    她眼中溢出冷意:“千野加藤,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千野闻樱和千野拓哉都要想尽办法的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