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66章 所谓爱情,如此不堪
    “麻醉剂?”

    “对呀!不然的话,她们怎么可能会晕倒?”

    也对哈,如果真的是玩具手枪,也不可能将绵绵甜甜两位姑娘放倒。

    可就算是麻醉手枪,夏桑榆的心里还是很不高兴。

    她往那张凌乱的大床看了一眼:“你打算怎么处置她们?”

    “你希望我怎么处置她们?”

    千野加藤看向她的眼睛里面,居然有了些慈爱的味道。

    夏桑榆很不习惯的别开视线:“你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千野加藤突然在身后叫住了她:“也香……”

    夏桑榆叹了口气,将黑色的麻醉枪放进佣人服的口袋里,又无奈的摇摇头,这才转身看向他:“又怎么啦?”

    “也香,我想知道,闻樱为什么要派人来杀我?”

    千野加藤眼神悲凉:“难道我对她不好吗?从小将她当做掌上明珠一般捧在掌心,让她享受最奢华的生活,接受最上等的教育,她不感恩我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派人来杀我?”

    夏桑榆苦笑着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

    “你也是我的女儿!从小到大,我一天也没管过你,从来也没有尽到过做父亲的责任,为什么你不怨恨我不憎恶我,反而还会在我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搭救我?”

    千野加藤的眼眶慢慢湿润,老脸抽搐,哽声又道:“都是我的女儿,为什么差别就这么大?也香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对不起她,她要对我起这样的杀意?”

    夏桑榆看着他眼睛里面慢慢浮上的眼泪,一时也有些莫名的酸楚。

    她斟酌片刻,试探着说道:“千野老爷,会不会是因为你对她的感情干预得太多了?所以她才会……”

    “我干预得太多了?”

    千野加藤骤然暴怒起来,挥舞着双手情绪激动的吼道:“我不管她行吗?我不管她,她就永远没有机会看清楚爱情龌龊丑陋的真面目!这世上哪有什么见鬼的爱情?那不过是一些哄人的鬼话罢了!我就算不让男佣去勾,引她,她就能守着她的废物老公过一辈子了吗?她就能守着她的爱情过一辈子了吗?她的余生就能过得比现在更幸福吗?”

    “好吧,既然你坚持认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那么,我无话可说!”

    夏桑榆根本也不敢奢望三言两语就能够将他多年的固执认知给扭转过来。

    她的心里还记挂着守在外面的千野拓哉呢。

    千野拓哉知道离开庄园的密道,这时候温心怡下去也有几分钟的时间了,他们两个该不会丢下她和两个孩子,就这么偷偷跑了吧?

    不行,她必须得下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抓住最后的这一线机会呢!

    她转身就又要走。

    千野加藤却突然抬手扼住了她的手腕:“也香,今天晚上你别走!”

    刚才还暴躁得像个黑魔王,这时候却又像是一个孤独的,失意的可怜小老头儿了。

    夏桑榆有一瞬间的心软。

    可是转念一想,万一千野拓哉带着温心怡就这么走了,那她以后想要离开这固若金汤的千野庄园,只怕就更加难如登天了。

    她硬起心肠去掰他的手:“你放开我,我要回去休息了!”

    “别走,留下来陪陪我……,我们一起回忆你的母亲好不好?我有好多关于她的回忆要和你分享!”

    “不行啊!我今天不想听!”

    “也香,求求你了……,看在你母亲的份儿上,你就留下来陪陪我不行吗?我今天晚上心情不好,很不好!”

    父女两个正在揪扯僵持的时候,福田管家猛然推门闯了进来:“老爷,出大事儿了!”

    一抬头,看见老爷和麻田也香正拉拉扯扯。

    福田管家愣了愣,垂下目光道:“老爷,大事不好了,拓哉少爷在外面吵着嚷着要杀了心怡小姐……”

    “哦?他们两个不是很相爱吗?这怎么又要自相残杀了?”

    千野加藤发现了更加有趣的东西,也不再缠着要夏桑榆陪他缅怀宫如玉了。

    他哈哈一笑,整了整身上的衣裳:“走!看看去!”

    夏桑榆在原地僵了一会儿,也快步跟了出去。

    外面的大厅里,看热闹的佣人足有二十几人。

    二十分钟以前,千野拓哉原本听从夏桑榆的建议,一直都在这大厅里面等着她将温心怡给自己带出来。

    望眼欲穿,他终于等到自己的心怡了。

    可是,心怡身上被撕烂的睡衣是怎么回事?

    脖子上的吻痕是怎么回事?

    被吻得红肿的嘴唇又是怎么回事儿?

    他气急攻心,上前几步,对着温心怡就是一个耳光狠狠抽了下去:“贱人!”

    温心怡被这一耳光打懵了:“拓哉?你,你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贱人!”

    千野拓哉反手又是一耳光抽了过去,齿缝里面恶狠狠挤出四个字:“人尽可夫!”

    温心怡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哇一声就哭了起来。

    “千野拓哉你混蛋!呜呜……,你凭什么打我?是你害得我被关在这庄园里,是你害得我身不由己嫁给了千野老爷,你不安慰我,你居然还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这个没脸没皮见异思迁的贱人!”

    千野加藤怒火攻心,抬腿就是一脚,将温心怡直接就踹得跌坐在了地上。

    温心怡心里委屈得要命。

    还以为见到日夜思念的爱人,就能够远走高飞了呢,没想到一见面就是拳打脚踢,就是一盆一盆的脏水往她的身上泼了过来。

    她是个心性柔弱的女人,如何受得了这样的误会和冤枉?

    她抽泣着,从地上爬起来就往不远处的墙壁上面狠狠撞去。

    一名女佣眼疾手快,急忙过去将她一把抱住:“心怡小姐,你千万别冲动啊!”

    “你让我死!呜呜,他不相信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温心怡一心求死,挣开比她身强力壮的女佣,咚的一声,脑袋狠狠撞在了墙壁上。

    然而墙壁并没有她预想的那么坚硬。

    她晕了不到一分钟,就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看见千野拓哉正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

    那一刻,所有的委屈全部都涌上心头。

    她拉着他的手:“拓哉,你要相信我,我是清白的……”

    千野拓哉的目光从她脖子上扫过,吻痕和齿痕交织成一块块暧妹的淤青,可见刚才在新房里面,她与那个老混蛋之间有多激烈。

    嫉妒像是毒蛇一般啃噬着他的心。

    他的眼神再次变得冰冷坚硬。

    站起身,他才发现因为温心怡的寻死觅活,主堡这边的佣人都围拢了过来。

    他走到大厅中间,冷声说道:“我问你们几个问题,你们一定要如实的回答我!不然的话,我就用你们的血来喂饲我的血樱树!”

    说话间,他的大手摁在了腰间的切腹刀刀柄上。

    佣人们吓得连声应是,一个个连大气也不敢出。

    于是,千野拓哉问出了他的第一个问题。

    “你们回忆一下,在今天中午的婚礼上,这位温心怡小姐是自愿与老爷结婚的,还是哭哭啼啼被逼的?如果你们觉得温心怡小姐是自愿的,请站到我的左手边,如果你们觉得温心怡小姐是被逼的,请站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二十来名佣人全部都站到他的左手边。

    温心怡面色如土:“不不,不是这样的……”

    她想要解释,可是她缺乏那种临危不乱的镇定气势。

    结结巴巴嗫嚅了半天,一句有用的话也没说出来。

    千野拓哉冷睨她一眼,继续问了第二个问题。

    “温心怡小姐说她是清白的,说她和老爷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们看她这副样子,你们觉得她说的是真的吗?认为她是清白的,请站到我的左手边,认为她在撒谎的,请站到我的右手边!”

    佣人们都把目光投向浑身狼狈衣不蔽体的温心怡,迟疑片刻后,齐刷刷全部站到了千野拓哉的右手边。

    温心怡连连摇头,颤声说:“不……,不是这样的……”

    千野拓哉仰起头,喉咙里发出悲怆的沙哑嘶吼:“温心怡,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我……真的是清白的!”

    “你还敢说你是清白的?”

    千野拓哉恨不得拧断她温软的脖子。

    他狠狠掐着她,双目赤红,唇角溢出奇异的冷笑:“温心怡你知道吗?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是清白的!我害怕我的心被嫉妒蒙蔽而做出错误的判断,所以我才让他们来帮我辨别事情的黑白!”

    很显然,这二十来名佣人的判断与他的猜测一模一样。

    他越来越愤怒,捏着她脖子的手越收越紧:“温心怡,你背叛了我们的爱情,你,去死吧!”

    “不……,我,我……”

    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温心怡的身体慢慢软了下去。

    千野拓哉神色疯狂,正准备一用力直接就将她脖子拧断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那个比魔鬼更加恐怖的声音:“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们口中崇高美好的爱情吗?你们不是要海枯石烂长相厮守吗?怎么这才几天时间,拓哉你就要亲手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