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65章 大花乖
    千野加藤身上那套隆重华美的外套已经脱掉了,身上就只剩下舒适柔软的中衣,不系不束,一身闲适的坐在巨大奢华的婚床上,双腿交叠,一副不为任何美色所动的模样。

    那条比手臂还粗的黄金巨蟒懒洋洋的盘在他的身侧。

    它以看不见的速度缓慢蠕动,时不时昂起代表权利与威望的头颅,嘶嘶的吐出黑色的蛇信。

    温心怡吓得面色如土。

    一个阴恻恻的怪老头儿已经够可怕的了,现在居然还多了一条黄金巨蟒。

    嘴巴张那么大,会吃人吧?

    她战战兢兢的站在远处不敢靠近。

    一呼一吸之间,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倒是绵绵甜甜两位姑娘不愧是千野闻樱千挑万选出来的尤物,她们一个穿着近乎透明的蕾,丝睡衣,一个穿着巴掌大的黑色皮短裙,正像两只撩人的猫咪,一步步往千野加藤的面前爬过去。

    千野加藤一手抚,摸着身边的黄金巨蟒,一手把玩着托盘里面的琳琅珠宝:“来吧,我很久没有玩过了,如果你们今晚能够让我开心,这些珠宝就全部都是你们的!”

    光华流转的珠宝,每一颗都价值连城。

    绵绵甜甜的眼神更加妩媚,爬行的姿势也变得更加性感。

    “老爷……”

    绵绵舔了舔性感的红唇,爬到千野加藤的面前,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腰肢就轻轻摇摆扭动起来:“老爷你喜不喜欢绵绵?你看绵绵……很想你呢……”

    暗示意味儿极浓的话语,并未让千野加藤有任何反应。

    他甚至连看也懒得看绵绵一眼,垂下目光,轻轻抚,摸身边的黄金巨蟒:“大花,你喜欢她们吗?”

    黄金巨蟒血红色的眼瞳泛着幽冷的寒光,昂起头,黑色的蛇信一吞一吐,猛地往绵绵面前扑了过来。

    “啊——!”

    绵绵大吃一惊,猛地往后面跌坐下去。

    刚才还满面春色,现在却脸色如土。

    甜甜斜睨了绵绵一眼,暗道,没出息,就你这样儿,也想完成闻樱小姐交代的任务?

    绵绵被黄金蟒吓坏了,瘫坐在地上好半天缓不过神。

    甜甜扭着细软的腰肢想要上前,刚刚靠近,那黄金蟒再次直起身体,嘶的一声往她的面门扑来。

    动作之快,像是下一秒就要咬破她的喉咙了。

    甜甜心下一惊,急忙连退了好几步。

    握草,这条黄金蟒是通灵性的吗?

    它难道是察觉到她们身上的敌意,才会露出凶相阻拦她们?

    绵绵甜甜交换了一个眼神,心中都暗暗叫苦。

    看来,闻樱小姐交给她们的任务,今天晚上是不容易完成的了!

    温心怡抖抖瑟瑟站在远处,时不时看他们这边一眼,小脸羞得通红通红的。

    绵绵突然说:“心怡小姐,今天晚上是你的洞房之夜呢,你怎么能站得那么远?”

    甜甜也说:“对呀,心怡小姐,你快点过来吧,咱们四个人一起玩儿才有意思嘛!”

    千野老爷对她们两个都没有反应,说不定就单单喜欢新娘子这种类型呢。

    甜甜从床上跳下来,拉着温心怡的手柔声笑道:“来吧,咱们一起玩儿!”

    “我不……”

    温心怡弱弱的拒绝,目光情不自禁往门口看了一眼。

    怎么还不来啊?

    麻田也香不是说今天晚上要来带她离开的吗?

    怎么都这么晚了,还不见她的影子啊?

    她该不会一直都在骗她吧?

    温心怡推拒不前的样子让千野加藤不高兴了。

    他鼻孔里面冷哼一声:“温心怡,你既然不愿意过来陪我,那就过来陪我的大花好了!”

    “啊?”叫她陪蟒蛇?

    温心怡吓得面色剧变,连声说道:“别啊……,我这就过来陪你,我这就过来陪你……”

    声音打颤,像是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

    她失望的看了一眼毫无动静的房门,战战兢兢往床边走。

    就在这时候,房门开了。

    两名女佣推着搁物架轻手轻脚走了进来。

    温心怡无意之间一抬头,就认出了走在后面的那名女佣,正是她眼睛都快望穿了的麻田也香。

    她没有食言!

    她来带她离开了!

    温心怡紧绷的心弦终于放松了些,冲麻田也香感激的一笑。

    夏桑榆一进门就被他们四个人的动作给惊呆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一男三女再加一条黄金巨蟒,千野加藤的洞房花烛夜居然会如此的与众不同。

    她不敢与温心怡之间有过多的眼神交流。

    垂下目光,她推着装有食物的搁物架来到大床的左侧,打算等到千野老爷完事儿后警惕性放松的情况下,趁着递粥碗的功夫,用枪挟持他,让他放自己和两个孩子还有温心怡和千野拓哉一起离开。

    实在不行的话……

    夏桑榆的目光看向床头那只细颈青花宫窑大花瓶,心中暗暗下定决心,实在不行的话,就用这只花瓶将他砸晕好了!

    她在思量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千野加藤的身体却有了反应。

    千野加藤也看见了麻田也香。

    很自然的,他脑子里面就想起了那个随着时光流逝而变得愈加清晰生动的女人。

    她还是年轻时候最美丽最动人的模样:“加藤……”

    她笑容明媚,身上有着他最喜欢的淡淡体香。

    他情不自禁将她抱紧,低下头就往她鲜嫩的嘴唇上面吻去:“如玉……,如玉我爱你……”

    夏桑榆正在想着今天晚上要怎么才能顺利逃脱,突然之间就听到千野加藤叫出了母亲的名字。

    她心神一震,急忙抬头往床上看了过去。

    只见千野加藤抱着温心怡正胡乱亲吻,大手已经粗暴的将她身上的睡衣撕开了!

    而绵绵甜甜的神色在这一刻却变得前所未有的阴冷肃杀。

    绵绵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锋利的匕首,对着千野加藤的脖子上就要抹下去。

    夏桑榆大惊失色:“老爷小心!”

    那柄一直被她扣在掌心的黑色小手枪抬起来,对着绵绵的胸口就扣动了扳机。

    砰……!

    枪声却没有预想的那么震撼。

    甚至,射出子弹的时候,后坐力也没有射击场的射击枪来得猛烈。

    这——!居然是一柄玩具枪?

    虽然只是一柄玩具枪,却还是在射中绵绵胸口的时候,让她啊一声惨叫,身体往后面仰跌了下去。

    那柄寒光湛湛的匕首,擦着千野加藤的肌,肤而过!

    刀刃带来的森寒杀意让千野加藤猛地惊醒。

    他正要抬头,甜甜一抖手中的银色蛇骨锁链,呼一声缠上了千野加藤的脖子。

    一缠,一绞,再猛力一勒。

    千野加藤顿时觉得眼前发黑,提不上气了:“救……,救……”

    温心怡像一只死里逃生的小兔子,愣了片刻之后,腾地从床上爬起,跳下床就往外面跑去。

    她好像忘记了,在这场逃跑计划里,还有夏桑榆这么一位策划者。

    她被吓惨了。

    连被撕烂的睡衣也顾不上了,就这么拉开了房门,冲了出去。

    而夏桑榆在片刻的迟疑后,再次叩动了手里的扳机。

    子弹射出,准确的击中了甜甜的心口。

    甜甜闷哼一声,往地上倒去。

    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夏桑榆也说不清为什么在看见绵绵甜甜行刺千野加藤的时候,会想也不想就将枪口对准了绵绵和甜甜。

    其实,她应该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带着温心怡出去与千野拓哉会合,然后带着曜儿和小华庭从这该死的庄园里面离开的。

    说不定明天这个时候,她就已经回到晋城,与朝思暮想的容瑾西在一起了。

    可是,她的枪口几乎是未经大脑,本能的就对准了两位行刺的姑娘……

    她颓然的垂下举枪的手,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错失良机,她与容瑾西的距离,又拉远了。

    千野加藤抬手将脖子上失去力道的蛇骨锁链一把扯掉,大口喘着粗气从床上坐了起来:“该死的,居然敢刺杀我!”

    他扭头看了一眼身边意图取他性命的两位姑娘。

    她们正被黄金巨蟒的身体慢慢裹缠着,只等他一声令下,它就会直接发力,绞杀她们。

    他叹了口气,抬手在黄金巨蟒的身上轻轻拍了拍:“大蟒乖!”

    然后他抬头看向满头冷汗,神色沮丧的夏桑榆。

    “也香,也香你没事儿吧?”

    他走过去,伸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夏桑榆怔怔然抬起头:“你……”

    “我没事儿!你看,我一点儿也没有受伤!”

    千野加藤亲热的拉起她的手,放在他的脸颊上摸了摸,又放在他的脖子上摸了摸:“也香,你一定是如玉派到我身边的守护天使!今天辛亏有你,不然的话,我可就……”

    “你为什么要给我一把假手枪?”

    夏桑榆抬起枪口,猛地抵在了他的心脏处:“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怀疑我?你给我一把假手枪,就是害怕我有一天像现在这样用枪口对准你的心脏?对不对?”

    “也香……”

    千野加藤抬手抓住了她握枪的手:“我是害怕你一个女孩子玩枪会伤到自己!这虽然并不是真正的手枪,可是里面的麻醉剂也是足以制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