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64章 四个人,在玩游戏
    “哎呀千野拓哉你快点放开我,我这只手有伤……,你弄疼我啦!”

    夏桑榆终于挣开他,揉着被揪痛的手臂吼道:“千野拓哉,你想知道温心怡的情况就别特么对我动手动脚的!”

    “你告诉我她到底在哪里?”

    千野拓哉满眼希冀的望着她,惶然道:“他们都在撒谎骗我对不对?那个老混蛋再怎么不是人,也绝对不会娶心怡的对不对?我是他的亲生儿子,他已经毁过我一次,不会再毁我第二次了对不对?”

    这话说得,连他自己都不信。

    千野加藤是什么人,他比谁都清楚。

    能毁他第一次的人,恰恰就是毁他第二次第三次的人。

    夏桑榆同情的看向他:“千野拓哉,我在告诉你真相之前,你得先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相信温心怡,她是爱你的!为了你,她还曾经自杀过!”

    “嗯!我相信她!”千野拓哉郑重的点头说道:“我和她山盟海誓的约定过,这一生一世,我们都会忠于对方的,不离不弃,至死不渝!”

    “那好,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中午的时候,温心怡确实与千野老爷完成了结婚仪式,不过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她……”

    “她真的嫁给那个老混蛋了?”

    千野拓哉的火气一下子就腾了起来,英俊的脸因为极致的怒火而变得狰狞扭曲。

    他咻一下拔出铮亮又锋利的切腹刀,口中叽里咕噜咒骂了一句日本这边的脏话,然后恶狠狠瞪着夏桑榆道:“那个贱人现在在哪里?我要当面找她问清楚!”

    夏桑榆被那刀锋逼得往后面退了半步:“贱人?什么贱人?”

    “温心怡那个贱人啊!她都已经违背誓言,嫁给千野加藤那个老混蛋了,难道还不贱吗?”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夏桑榆急得跺脚:“千野拓哉,爱情是建立在两个人互相信任的基础上的!你不能误会温心怡,她是真的很爱你!”

    “她爱我?”千野拓哉挥舞着手中的切腹刀,脖子上青筋暴突,嘶声咆哮道:“她若真的爱我,又怎会嫁给那个老混蛋?”

    “千野拓哉,这中间有误会!”

    “结婚仪式都举行了,还能有什么误会?”

    “你把手里的刀收起来,我告诉你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夏桑榆简直受不了这个暴躁的,动不动就把切腹刀拔出来的男人。

    如果不是因为她当初放了假消息给他,她才不想管他的这堆破事儿呢。

    她见他将切腹刀收了起来,便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末了还叹道:“温心怡对你痴心一片,一直都以为要嫁的人是你!知道新郎是千野加藤之后,她还寻死觅活好几次……”

    千野拓哉眼中的怒火慢慢消散了些:“好吧,我就暂且相信她!”

    “你本来就应该相信她,就算她真的做出了什么违背誓言的事情,你也不能怪她,她一个弱女子……”

    “你刚才说,今天晚上,你要带着她和我一起逃跑?”千野拓哉突然打断了她。

    “嘘——!你小点儿声!”

    夏桑榆将他拉到僻静无人的树影下,压低声音道:“我现在就去新房把温心怡给你带出来!不过你得答应我冷静一点儿,不准胡来,也不准胡闹!”

    “嗯!只要你能把心怡还给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儿,你能想办法带我们离开庄园吗?”

    庄园四周到处都是密布的电子眼和红外检测线,一旦走出限定的区域,警报就会拉响,守候在各处的精英保镖和猎犬会在第一时间冲上来将他们撕成碎片。

    就算侥幸逃过了保镖和猎犬的追击,外面的迷宫墙也会死死的困住他们。

    而蹲踞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的狙击手一旦发现异动,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射死他们。

    从上面走肯定是死路一条。

    唯一的办法,就是从秘密的暗道离开了。

    只可惜这几天时间她一直在寻找千野庄园的暗道,机关倒是发现了好几个,可是暗道一个也没发现。

    她将满含希望的目光投向千野拓哉:“你是千野家族的少爷,一定知道离开庄园的密道吧?”

    “我当然知道!只要你能够将心怡从那个老混蛋身边救出来,我一定可以带着她顺利离开!”

    “不只是带上她,还要带上我和两个孩子!”

    夏桑榆赶紧纠正他错误的说法。

    千野拓哉点头说:“好!那我们就一起走!这牢笼,我早就不想呆了!”

    夏桑榆与他低声密语的谋划了一会儿,便带着他往主堡这边走来。

    主堡这边就比露天广场那边安静多了。

    桃红色的竹制灯笼悬挂在过道廊檐上,将整座城堡都笼罩在一层迷离朦胧的光线当中。

    夏桑榆带着千野拓哉刚刚进入主堡花园,福田管家就迎了上来:“拓哉少爷好,也香姑娘好!”

    千野拓哉冷着脸,举步就要往里面走。

    福田管家重重的咳嗽一声,几名神色肃杀的武士便拦住了千野拓哉的去路。

    千野拓哉神色阴寒:“福田,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父亲今日大喜,我进去给他道个喜都不行吗?”

    “拓哉少爷,你想做什么我们心里都清楚!”

    福田管家笑呵呵的说道:“实话告诉你吧,老爷正在与心怡小姐洞房,这种时候,谁都不能上去打扰!”

    ‘洞房’二字让千野拓哉瞬间暴怒,他双拳紧握,抬步就要硬闯。

    夏桑榆忙道:“拓哉少爷你千万别冲动!”

    她拉着他的手将他摁在旁边一张沙发上:“拓哉少爷,你就在这里安安心心的等着,我上去替你给老爷道喜还不行吗?”

    “我……”

    千野拓哉还想要犟,她急忙用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给制止了。

    她转过身,秀眉一挑,对福田管家傲然道:“我应该可以上去吧?老爷说过,我可以随时随地自由的出入他的房间!”

    “你自然是没问题!”

    福田管家是个聪明人,他早就知道这位也香姑娘在老爷心目当中的地位非同凡响。

    当下便也不再阻拦,侧过身恭敬道:“也香姑娘里面请!”

    夏桑榆走了几步,忍不住又回头看了千野拓哉一眼。

    千野拓哉神色紧张,一副蓄势待发的神色望着她。

    她摇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千万千万不要冲动。

    “福田管家,给拓哉少爷准备点吃的喝的吧,你看他这几天在祠堂都饿瘦了!”

    “是!我这就安排人准备吃的!”

    夏桑榆又看了千野拓哉一眼,这才一步步往那个新房的方向走去。

    掌心扣着那柄小手枪,她紧张得掌心都出汗了。

    今天晚上成功了倒还好,若不能成功,以千野加藤的手段和脾性,只怕她这一辈子都将沦陷在暗无天日的地狱当中了。

    好紧张好紧张,真的好紧张啊!

    对面的走廊上,两名女佣各推着一只搁物架也往张贴着大红喜字的婚房走来。

    说起来,千野老爷娶温心怡虽然只是为了拆散千野拓哉和温心怡,可是这面子上的功夫还是做得比较足的。

    像外面悬挂着的大红灯笼,像门窗上张贴着的大红喜字,都有几分Z国人结婚的味道。

    不过他的心里只有宫如玉一个,就算和温心怡结婚,也是不会碰温心怡的。

    所以他并未带温心怡去千野家族的祠堂祭拜祖宗,简单的婚礼仪式之后,直接就令人将温心怡送到洞房来了。

    在新房的门口,夏桑榆与两名女佣相遇了。

    她看了看搁物架上面的东西,疑惑道:“还送食物和热水进去?”

    “是的!老爷洞房之后肯定会劳累饥渴,厨房特意准备了人参莲子羹和一些补充体力的小点心!”

    “那这热水和毛巾是怎么回事儿?”

    “这是事后帕……”

    女佣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小声解释说道:“洞房之后,老爷体乏无力,可能会不想去浴室……,这热水和毛巾就是用来擦洗身体的……”

    不得不说,庄园里面的佣人考虑得还挺周到的。

    毕竟,他们的老爷就算再精猛,也是五十多快六十的男人了。

    房间里面除了新娘子,还有两位闻樱小姐从Z国送过来的尤物,老爷今天晚上以一敌三,肯定会很乏很乏的……

    夏桑榆从兜里摸出一枚宝石,递给其中一名女佣道:“你回去歇着吧,你的事情我帮你做!”

    拇指头大小的一枚红色宝石,一看就价值不菲。

    那女佣高兴得不得了,握着宝石连声说道:“谢谢也香姑娘,也香姑娘你可真大方!”

    另外一名女佣羡慕的说道:“也香姑娘,要不我把我的工作也给你做吧?你也给我一颗宝石?”

    “宝石自然少不了你的!不过,你得陪我先进去侍候老爷,完事儿了我才能把宝石给你!”

    夏桑榆推起一只搁物架,对女佣又道:“放心吧,保证比她那颗还大,还亮!”

    “好好!也香姑娘,今天晚上我都听你的!”

    “进去吧!”

    “是!”

    夏桑榆跟着女佣,进了千野加藤和温心怡布置一新的新房。

    新房里面四个人,居然在玩游戏!

    一场让人大跌眼镜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