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63章 她要搞事情
    撕裂般的疼痛让乔玉笙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塔图那双被浴望逼红了的眼瞳。

    他像头野兽,喉咙里还发出哼哧哼哧的粗重喘息。

    她大惊失色:“塔图?你混账!你在干什么?”

    光头蛇塔图没有说话,只用越来越猛烈的动作回答了她。

    乔玉笙疼得差点再次晕厥过去。

    她的右手已经被腐蚀得只剩下骨头,千野老爷虽然派医生过来帮她一层层的包扎过,可是现在稍稍一动,还是痛得钻心蚀骨。

    再加上塔图在她的身上做着禽,兽之事,她更是觉得整个人都快被他拆裂了!

    “塔图!我命令你马上从我身上离开!不然的话,我,我就杀了你!”

    她一面命令呵斥,一面用脚不停蹬踢:“你快点给我滚出去!被哈默丹王子看见我就完蛋了!”

    不提哈默丹王子还好,一提到哈默丹王子,塔图的动作就更加凶猛剧烈起来。

    夏桑榆抱着小华庭转身没走几步,就听见房间里面传来的异样动静,和乔玉笙的惨叫。

    她想了想,眼底凝起一抹瘆人的恨意。

    下了楼,一名迪拜随从恭敬的迎了上来:“也香姑娘,马车已经准备好了,你这是要去哪里?”

    夏桑榆往楼上看了一眼:“先别管我!你去通知哈默丹王子,就说有人正在强爆他的王妃!”

    “啊?强爆王妃?”

    “没错!你让哈默丹王子赶紧过来吧!”

    今天晚上是千野加藤与温心怡的洞房之夜,也是她带着两个孩子逃跑的最佳时机,她不介意把事情搞得更大一点儿。

    哈默丹王子身上有枪,如果能把光头蛇制服,她也算是出了郁积在心中的一口恶气。

    如果哈默丹王子伤不了光头蛇,反而被光头蛇打伤了,对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哈默丹王子受伤了,就不会再想着要带她回迪拜的事情了!

    随从知道事关重大,连忙火急火燎的去找哈默丹王子报信去了。

    夏桑榆唇角勾起冷笑,抱着小华庭上了代步马车。

    马车特意避开了人多的宴会场所,抄小路往温心怡前几天住的附堡走去。

    小华庭在她的怀里很安静。

    她低头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华庭,娘亲再也不会让你从我身边离开了!”

    小华庭嘴唇瘪了瘪,上下牙槽因为狠狠碾磨而发出咕咕的声音。

    小小的孩子,就算在昏迷的时候,也咬牙切齿的在恨着谁吗?

    夏桑榆心里酸涩得厉害,正用手一下一下轻抚小华庭紧绷的身体,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心怡,心怡你在哪儿啊?”

    她心念一动,千野拓哉?

    她撩开马车的门帘,果然看见千野拓哉被人从祠堂里面放出来了。

    他身上的衣服褶皱不平,憔悴不堪的脸上眼窝深陷,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正跌跌撞撞往这边走了过来。

    “心怡,心怡你到底在哪里?”

    他抓住一名路过的佣人:“心怡呢?我的心怡在哪里?”

    “心,心怡?”那佣人被他凶煞的样子骇得瑟瑟发抖,颤声说道:“拓,拓哉少爷,你,你放开我……”

    “我问你我的心怡在哪里?”千野拓哉突然爆喝道:“快点告诉我我的心怡在哪里,不然我掐死你!”

    “心,心怡……小姐?”佣人战战兢兢道:“心怡小姐今天和老爷结婚了!”

    千野拓哉脸色一狞:“你说什么?”

    “心怡小姐今天中午已经和老爷举行了结婚仪式,马上,马上就要洞房了……”

    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就感觉到小腹一阵尖锐的刺痛。

    他低下头,赫然发现一柄铮亮的切腹刀已经划破了他的身体。

    “啊……,拓哉少爷,你,你干嘛要杀我啊?”

    佣人眼前一黑,往地上倒去。

    千野拓哉浑身都是凶戾之气。

    他猛地将切腹刀抽出,在佣人的身上将切腹刀上面的血迹擦了擦,转过身就往主堡的方向走去。

    “千野加藤,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他从夏桑榆的马车旁边经过,吓得她连忙放下帘子,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

    听到千野拓哉走远,她的心底升起强烈的不安和自责。

    她低下头,又在小华庭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将他爱怜的抱在了怀里。

    孩子别怕,娘亲一定会带着你们平平安安的回到晋城。

    要不了多久,你们就能见到你们的爹地了!

    马车在附堡前面停了下来。

    她抱着小华庭径直上了二楼。

    伸手在房门上轻轻叩了三下,房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曜儿那张期待又欢喜的小脸出现在她面前:“娘亲……”

    他很听话的!

    自从认出娘亲之后,他就听娘亲的话,避开了所有人,偷偷躲到附堡这边,乖乖等着娘亲来见他。

    娘亲果然没有骗他,天一黑就来见他了。

    只是……

    曜儿疑惑的看了看她怀里的小华庭:“娘亲,你怎么把他给带回来了?”

    “曜儿,你帮娘亲照顾着他好不好?”

    夏桑榆将小华庭放在床上,转过身拉着曜儿的手道:“曜儿,娘亲知道你是最听话最懂事儿的,娘亲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出去一趟,你会帮娘亲照顾好弟弟的,对吗?”

    曜儿黑亮的眼瞳在小华庭的身上停留片刻,明明心里很不情愿,可是为了不让娘亲失望,他还是懂事儿的点了点头:“嗯!”

    “曜儿真乖!”

    她抱过曜儿,在他的脸颊上奖赏的一吻,柔声又道:“曜儿,娘亲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位华庭小,弟弟从今天开始,就是娘亲的儿子了!以后你要有个做哥哥的样子,照顾他保护他知道吗?”

    “……”曜儿又往小华庭看了一眼:“可是……,他有他自己的娘亲啊!”

    低低软软的声音,满满都是不乐意。

    她拥着他又亲吻了一下,柔声说:“曜儿,华庭弟弟是娘亲的亲生儿子!他在娘亲肚子里面还没有足月,就被坏人取走了……,这几年他在外面吃了许多苦,娘亲现在把他接到身边,就是希望能补偿他,让他像你一样有个温暖的家,有娘亲和爹地一直守护在身边……”

    她语气温柔,语速也很徐缓。

    曜儿聪慧剔透,一定能够听懂这其中的道理。

    她只希望以后她和瑾西老了,他们两兄弟之间能够有个帮衬,有个照应。

    把小华庭的曲折遭遇粗略的告诉了曜儿,末了她又叮嘱道:“曜儿,你就在房间里面呆着,娘亲过一会儿就来接你!”

    “嗯!曜儿就在这里等娘亲!”

    曜儿认真的点头,眼神里面透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坚毅:“娘亲放心,曜儿会照顾好弟弟的!”

    夏桑榆又亲吻了他一下,这才从附堡里面出来。

    这时候,已经月上中天了。

    庄园的露天广场上,数百名宾客正在那里尽情狂欢。

    千野家族从来就不是一个正经正常的家族,他们的狂欢派对自然也与寻常的派对不同。

    除了传统的日本歌舞表演,还有劲爆的摇滚爵士乐。

    高高的舞台上,一名身着暴露的性感女郎抱着竖起的钢管正做着各种极具暗示意味儿极浓的暧妹动作,惹得旁边一众男人女人发出兴奋的欢呼声。

    夏桑榆只想绕过这些人,低调的到主堡那边去。

    经过舞台的时候,看到一名金发碧眼的外籍男人将厚厚一叠美金塞进那位钢管女郎被撑得圆滚滚的胸,衣,然后将一瓶啤酒递给了女郎,示意女郎帮他把酒盖子打开。

    女郎裂开红唇妖娆一笑,不慌不忙将啤酒瓶放到短裙下面。

    夏桑榆瞪大双眼,妈蛋,这是要搞什么啊?

    那里不是开瓶器啊!

    台下的宾客也都凝气屏息的看着台上的女郎,脸上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猎奇神色。

    只听得啵的一声,啤酒瓶被打开了。

    气泡带着液体从瓶子里面满溢了出来。

    女郎将瓶子递给外籍男人,同时噘嘴抛了一个飞吻。

    外籍男人两眼放光,接过啤酒瓶美滋滋的灌了一大口,伸手在女郎的屁股上面狠狠摸了一把:“宝贝儿,今晚来我的房间啊……”

    女郎媚眼如丝的与他调情,台下众人也早就因为她这个奇异的开啤酒的动作而沸腾了!

    这样的尤物,百年也难得一遇啊!

    今天晚上,她注定是最受男人追捧的宠儿了。

    夏桑榆在一旁看得瞠目结舌,我的个天呐,这钢管女郎是从哪里找来的?那地方居然能开启啤酒盖儿?

    怔了片刻,猛然想起今天晚上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急忙转过身,往主堡那边走去。

    没走几步,突然从斜刺里窜出一人,一伸手就拽住了她的胳膊:“麻田也香!”

    她看清楚来人,顿时有些心虚起来:“拓,拓哉少爷?”

    “麻田也香,我的心怡呢?那个老混蛋把我的心怡藏哪儿去了?”

    千野拓哉紧紧揪住她的胳膊,急声又道:“佣人说我的心怡嫁给那个老混蛋了?是真的吗?麻田也香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快点告诉我,我的心怡她没有嫁给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