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62章 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认真的神色让夏桑榆心里生起不好的预感:“你……想说什么?”

    哈默丹王子故作神秘的冲她勾唇一笑:“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说完他转身对千野加藤弯腰一礼:“千野老爷,我想和你谈笔生意!”

    千野加藤浑浊的眼瞳危险的慢慢眯起:“你想和我谈什么?”

    “我对也香姑娘一见倾心,想要与一座油田为交换条件,从你手里换取也香姑娘,还请千野老爷成全!”

    “一座油田?”

    千野加藤意味不明的呵呵笑道:“没想到我庄园里面一个女佣,都这么值钱!”

    夏桑榆在旁边都已经惊呆了。

    她没想到哈默丹王子连一天也不愿耽搁,直接就找千野加藤要人了。

    她抬起头,却看见千野加藤那张老脸布满了山雨欲来的阴鸷。

    想起他对爱情的狠绝态度,夏桑榆心下一沉,忙道:“老爷,哈默丹王子和你开玩笑的,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谁说我是开玩笑的?”

    哈默丹王子牵过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深情一吻:“也香姑娘,我对你是认真的!”

    夏桑榆被他的嘴唇一碰,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猛地将手抽回:“认真什么啊?我们认识一天时间都还不到!”

    “爱情来临的时候,哪里有什么时间界限?”哈默丹王子深情的凝视着她:“也香姑娘,其实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已经爱上你了!这大概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一见钟情吧?”

    “一见钟情?谁和你一见钟情了?”

    夏桑榆急得中文都飙出来了。

    转过身,又对千野加藤道:“老爷你别听他胡说,我和他真的没什么的……”

    千野加藤的目光却直直看向她的领口:“你脖子上挂着的是什么?能让我看看吗?”

    “这……”

    夏桑榆有一种百口莫辩的感觉,在千野加藤目光的威迫下,只得将脖子上挂着的黑金吊坠拎了出来。

    吊坠一拿出来,四周的宾客全都哗然了。

    “哇哦,快看,是代表迪拜皇室身份的黑金吊坠呢!”

    “哈默丹王子疯了吗?居然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一个女佣?”

    “看来他对这位也香姑娘是认真的!”

    “哈默丹王子今天才第一次见到也香姑娘呢……,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爱情!”

    “肯定是爱情啦!不然的话,以哈默丹王子的身份,会教一个女佣打了桌球又去炼射击?”

    “爱情?好感人啊!”

    “是啊!越是这种身份悬殊的爱情,越是感人呢!”

    千野加藤听到周围宾客的议论,脸色愈发暗黑了下去。

    他眼底凝霜,唇角冷笑,爱情?我很快就会让你们看清楚这场爱情的龌龊真面目。

    夏桑榆后脊发寒,不安的说道:“老爷,这吊坠是哈默丹王子借给我玩的,我,我这就还给他!”

    “既然是借给你玩的,你就带在身边多玩几天吧!”

    千野加藤的脸上还是带着笑,眼神和语气却冷寒得可怕。

    夏桑榆知道,自己的下场,一定比千野拓哉和千野闻樱更加凄惨。

    这场莫名其妙的‘爱情’,将会把她推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当中。

    一想起千野加藤对付一双儿女的残忍手段,她就忍不住的心惊胆战:“老,老爷,你别误会,我,我……”

    千野老爷却不再看她,而是笑呵呵的问哈默丹王子:“刚才你说要用一块油田交换也香?”

    “是的!还请千野老爷成全!”

    “哈哈哈……,好,好啊!”

    千野加藤端起酒杯,与哈默丹王子手中的酒杯轻轻一碰:“祝你们幸福!”

    “千野老爷,你,你这是答应了?”

    哈默丹王子没想到事情能这么顺利,高兴的将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谢谢千野老爷,那我三天后带着也香姑娘回迪拜没问题吧?”

    “三天后?”千野加藤哈哈哈的笑得一脸开心:“没问题,没问题哈哈哈……”

    夏桑榆在旁边看着,心里好一阵干着急。

    强烈的预感告诉她,千野加藤是不会放过她和哈默丹王子的!

    唉,不知道哈默丹王子的小丁丁还保不保得住?

    不知道她会不会被送到最贫穷的地方去给人做共妻?

    哈默丹王子走到她的面前:“也香姑娘,千野老爷同意我们在一起了,怎么你一点儿也不开心呢?”

    “我……,呵呵,我好开心呢!”

    夏桑榆没功夫再理会这个自作多情的迪拜王子,给千野老爷道别之后,便离开晚宴场所,叫了一辆代步马车,往南边儿的城堡走去。

    南边儿的城堡是迪拜王室几位成员暂住歇息的地方。

    这时候,所有王室成员都在那边用宴,这边依旧只有随从在看管着。

    夏桑榆凭借脖子上的黑金吊坠,再次受到了极其恭敬的待遇。

    “也香姑娘,里面请!”

    “不用跟着了!”

    她淡淡吩咐了一句,往乔玉笙的住处走去。

    白天来过一次,现在她是轻车熟路就到了乔玉笙的住处。

    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乔玉笙怨毒的声音道:“该死的夏桑榆,我发誓,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娘亲,你别生气了,等华庭长大了,华庭帮你报仇!”

    小华庭软糯的稚嫩童声,满满都是恨意。

    夏桑榆听不下去,正要推门走进去,阴影处闪出一抹异常高大的身影。

    是光头蛇。

    光头蛇自从知道乔玉笙被人残害之后,便再也不肯回到后院去做搬搬抬抬的粗笨活计,他要寸步不离的守护在她的身边,不让她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这时候看见旧时的主人想要进去,急忙从暗处走出,双臂一抱,挡在了门口。

    他身形巨大,往那一站,整扇门都被她堵严实了。

    夏桑榆叹了口气,只得用原本清润的嗓音道:“光头蛇,你是彻底的要与我为敌了是吗?”

    她的语气很平静,暗地里却扣住了那柄黑色的小手枪。

    实在不行的话,她不介意新仇旧恨与光头蛇做个了断。

    “对,对不……起!”

    光头蛇含糊不清说着,双膝一软,就又要往地上跪去。

    夏桑榆急忙伸手扶住他:“磕头就不必了!如果你还念一点儿往日的主仆情分,就让我进去!”

    “不……”

    光头蛇吐出一个字,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般。

    夏桑榆叹息道:“我知道你喜欢乔玉笙,你放心,我这次进去不会为难她,我只是去把华庭带走……”

    光头蛇将信将疑的望着她,一双浑沌的眼瞳发出兽一般的冷光。

    夏桑榆又道:“你要相信我!我只想带走小华庭……,光头蛇你也是知道的,华庭是从我肚子里面取出来的孩子,他应该回到我的身边!”

    光头蛇口中发出含糊的音节,满脸都是迟疑纠结的神色。

    “光头蛇,你再好好想想,她的身边多了两个孩子之后,是不是对你冷淡了好多?”

    夏桑榆用温和的语气继续诱劝道:“你让我把小华庭带走,她就能像以前那样全心全意的对你了!你们可以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过你们想过的生活……,将来她说不定还能为你生一个孩子……”

    光头蛇终于动摇了。

    其实,他最怀念的还是在墨尔庄园守墓的时候,与乔玉笙在丛林中的日子。

    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在丛林里,他是食物链顶端的王者,那些角马饿狼,猛虎猎豹一看见他的身影就会吓得四下逃窜。

    而出了丛林,他是言语不通的低贱奴人,任何人都可以对他呼来喝去拳打脚踢。

    若不是看在乔玉笙的面子上,他早就化身为兽,将那些看不起他,欺凌他的坏人一撕为二了!

    现在听了旧时主人的话,他对于丛林生活的向往就更是强烈了些。

    稍作迟疑,他含含糊糊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

    他用手指了指房门,一闪身就进去了。

    夏桑榆想要跟进去,他已经砰一声将房门关上了。

    她将耳朵贴在门上,听到乔玉笙不悦的呵斥道:“塔图?你进来干什么?出去,你快点给我出去!”

    “我,我……”

    “你什么你?我让你快点出去你没听见吗?”

    乔玉笙冷硬斥道:“你一个低贱的奴人,出入王妃的寝房,如果被哈默丹王子知道了……,喂!塔图你干什么?你……唔,唔……”

    嘴巴被人赌上了?

    紧接着小华庭满含戾气的声音传来:“你这个奴人,你干什么?你快点放开我……”

    声音很快就小了下去。

    前后不过两三分钟,房门就再次打开了。

    光头蛇手里抱着小华庭走了出来。

    小华庭已经昏迷过去了,趴在他粗壮的手臂上,更显得身材瘦弱,脸色苍白。

    夏桑榆忙道:“你把他怎么了?”

    光头蛇摊开掌心,是一把已经干枯了的褐色枯草。

    这是丛林中常见的一种贴地生长的植物,名叫天仙子,气味儿能令人晕厥昏迷,上个世纪最早出现的医用麻醉剂里面就含有从这种天仙子里面提取的植物精华。

    虽然能令人晕厥,却并没有其它毒副作用。

    夏桑榆松了口气,从光头蛇的手中接过昏睡的小华庭,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声:“谢谢!”

    光头蛇目送她离开,返身进了房间。

    看着乔玉笙曼妙起伏的曲线,他的身体骤然之间就苏醒过来,有了强烈的反应。

    他头脑简单,有了反应,自然就要顺从这种反应,当下二话不说,粗暴的扯掉了乔玉笙身上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