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61章 畜生也不行
    她这段时间因为要隐藏容貌和身份的缘故,说话的时候一直刻意把声带靠后压着,说话的声音就显得黯哑浑浊一些。

    这时候蓦然看见光头蛇,心中极度震撼之下,脱口而出的,就是她本来的清润嗓音。

    光头蛇一听到这这熟悉的声音就愣了一下,慢慢回头往她的身上看过来。

    自从三年前他残忍的将重伤濒死的主人抛入大海之后,就一直都跟着乔玉笙在一起。

    乔玉笙回到晋城,带着孩子嫁给金重泰的时候,他就潜藏在三番里偏僻荒村的红砖屋里,每天每夜都盼着乔玉笙能够来陪着他。

    他对乔玉笙的身体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只要能够与她在一起,叫他干什么都可以。

    所以,乔玉笙只简简单单的吩咐了一句,他便潜入了容氏公馆,在乔玉笙的安排下,换上了巨大的皮卡丘卡通服,将那个不到四岁的小男孩儿顺利的劫走了。

    后来乔玉笙带着他和两个孩子离开了晋城。

    她将他和两个孩子安置在简陋的宾馆里,让他无论如何都要看管好两个孩子。

    他自然是满口答应,尽心尽责的照看着,那个叫曜儿的小家伙中途跑过好几次,都被他给拎了回来。

    乔玉笙在这段时间里频繁出入各种高档场所,抛头露面参加各种派对聚会,终于成功的钓上了来自迪拜的哈默丹王子,一跃成为了人人羡慕的哈默丹王妃。

    两个孩子被乔玉笙带在了身边,而光头蛇则成了哈默丹众多随从中语言不通的哑奴。

    平日里他都是在后面做些搬搬抬抬的粗笨活计,根本连到前面见乔玉笙的机会都没有。

    只有在极少数的情况下,乔玉笙会背着哈默丹王子偷偷与他幽会,缓解一下他紧绷得快要炸裂的雄性浴望。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他倒也甘之如饴。

    对于未来,他不会想太多。

    对于过去,他已想不起太多。

    半个小时前,他正在城堡后面的空旷草地上休息,嗅着青草和花木的清香,脑子里面迷迷糊糊想起了从前在墨尔庄园那片广袤丛林中的日子,与世隔绝,半人半兽……

    正想得入神,他突然之间听到乔玉笙凄厉的惨叫声从城堡这边传来。

    那么凄厉的惨叫,就像是正在承受某种难以忍受的折磨。

    他心下一惊,跳起来就往乔玉笙的房间跑去。

    在过道上撞倒了一位失魂落魄的女佣,他也并未在意,脚步不停的往前面跑。

    可是,那久违的,熟悉的声音突然之间就唤出了他的名字:“光头蛇!”

    他心头一震,转身看向跌坐在地上的‘女佣’:“你,你是……”

    跟着乔玉笙三年多时间,他已经会说简单的字句了。

    夏桑榆却在叫出光头蛇三个字之后,就后悔了。

    光头蛇不再是宫氏家族忠心不二的守墓人,他现在是乔玉笙的毒齿和獠牙,若知道她用硫酸溶液将乔玉笙的手臂都腐蚀得只剩骨头了,肯定会杀了她给乔玉笙报仇的。

    她垂下眼睫,黯哑浑浊的音线道:“你走吧,我自己能起来!”

    光头蛇愣了愣,不是主人的声音?

    他正要移开视线,目光突然落在她大腿上鲜血渗出的伤口上。

    他是宫氏家族的守墓人,没有上过学没有念过书,没人教他做人的道理。

    他的心智一直都处于尚未开发的浑沌状态。

    很多时候,他像兽多过于像人。

    宁愿和丛林中的动物虫兽做伴,也不愿意与人打交道。

    世人都以为他愚鲁蠢笨,却没人知道他对于气味儿有着异乎常人的敏感度。

    他能够轻易分辨得出丛林中每一株花草树木的气味儿,趴在地上一嗅,就能够判断出从这里走过的是饿狼还是角马……

    所以,当他闻到空气中夏桑榆血液的味道,顿时就想起了三年前,他抱着被剖宫取子后浑身鲜血的主人穿过丛林,然后将她抛入大海的场景。

    再联想到刚才那一声无比熟悉的‘光头蛇’,他就算再笨,也应该知道眼前这位跌坐在地的‘女佣’是谁了!

    夏桑榆被他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憷,情不自禁的往后面挪了挪:“你,你别过来……”

    光头蛇却走到她的面前,咚一声跪了下去。

    不等夏桑榆给出反应,他双手撑地,咚咚咚的磕起头来。

    额头碰在冰冷的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夏桑榆惊愕道:“你,你干什么?”

    光头蛇却不回答她,端端正正叩了三个响头,站起身又对她深深鞠了一躬,这才继续往乔玉笙的房间跑去。

    夏桑榆扶着被吓得噗通噗通乱跳的心口,一刻也不敢耽搁,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这边的城堡。

    此时,千野加藤正在珍禽园饶有兴致的观看迪拜王室送给他的两头美洲狮。

    一公一母,饲养得当的话,将会在他的千野庄园繁衍后代。

    可是,千野加藤不喜欢看到男女恩爱的样子。

    就算是畜生也不行。

    福田管家站在旁边,时不时偷偷看一眼他神色莫测的脸色,猜不透他看到这两头美洲狮的时候,表情怎会如此难看。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千野加藤先开口:“动物在春天的时候,都会发晴吗?”

    “应该……是的吧?”

    “嗯,已经快三月了……”千野加藤缓缓又道:“把它们分开吧!”

    “……,是!”

    福田管家跟着千野加藤多年,很快就明白了他的用意。

    迟疑片刻,福田管家提醒说道:“老爷,晚宴快开始了!”

    千野加藤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长长叹息道:“是啊,天快黑了!”

    尤加利脚步匆匆往这边走了过来:“老爷,老爷!”

    福田管家见她没形没状,连忙呵斥道:“尤加利,在老爷面前,你能不能有点儿规矩?”

    尤加利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目光看向千野加藤,神色就慢慢变得凝重起来:“老爷,我有个很重要的情况要向你汇报!”

    “哦?什么情况?”

    “老爷,我发现麻田也香她谈恋爱了!”

    “也香?”

    千野加藤的眼神瞬间暗沉下去:“她和谁谈恋爱了?”

    “哈默丹王子啊!”尤加利兴奋得小脸放光:“老爷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吗?他们两个一见钟情,一直都在眉来眼去的……”

    千野庄园是有规矩的,佣人一旦恋爱,直接就是丢入硫酸池。

    尤加利从小到大,见多了佣人因为触犯规矩而被沉入硫酸池的场景。

    第一次见,她还会吓得哭叫不停,接连着做好几天的噩梦。

    后来见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隔上几个月看不到那样的场景,她反而会觉得茶饭不思,没劲得很。

    不过,麻田也香是她亲自带着死士从飞机上调包救下来的,就这么死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尤加利看了千野加藤一眼,纠结的声音道:“我亲眼看到哈默丹王子将一块黑色的吊坠送给了麻田也香……,老爷啊,麻田也香到咱们庄园的时间还不长,有可能不懂咱们这里的规矩,你要惩罚就惩罚那个迪拜来的哈默丹王子吧!我看就是他故意在勾,引咱们也香……”

    千野加藤的脸色比锅底还黑:“凭他?也想得到我家也香?”

    “……”

    尤加利和福田管家都愣了愣。

    一位王子想要得到一名女佣,这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

    怎么听老爷这口气,王子还配不上女佣了?

    这时候,一名佣人恭恭敬敬走了过来:“老爷,晚宴开始了,所有宾客都等着你过去开宴呢!”

    “嗯!走吧!”

    千野加藤走了两句,停住脚步对尤加利道:“尤加利,去把也香叫过来,今天晚上让她坐我旁边!”

    “……”尤加利一脸愣怔,点头说:“哦,好,我这就去找她!”

    看着千野老爷和父亲的背影走远,尤加利忍不住狠狠的瘪了瘪嘴巴:“真不知道这个麻田也香有什么好的?哈默丹王子喜欢她也就算了,连老爷都这么稀罕她……”

    抱怨归抱怨,她可不敢忤逆老爷的意思,乖乖去找夏桑榆去了。

    晚宴是在主堡与附堡之间几千平的露天空地上举行的。

    夏桑榆腿上和肩膀上都受了伤,跟在千野加藤的身边应酬了一会儿,便有些撑不住了:“老爷,我好困……,我可以先回去休息吗?”

    千野加藤见她脸色发白精神萎靡,便也没有勉强:“好!去陪陪温心怡吧,你告诉她别着急,我晚点儿就过去陪她洞房!”

    “好……”

    夏桑榆涩然答应一声,正要转身,哈默丹王子端着酒杯阴魂不散的走了过来:“也香姑娘这是要去哪儿?宴席还没结束呢!”

    “我不舒服……,想先回去休息!”

    夏桑榆用硫酸毁掉了乔玉笙的右手,这时候看见哈默丹王子,难免就有些心虚。

    她低下头,侧身就要离开。

    哈默丹王子却伸手拉住了她:“也香姑娘,你先别走,我有事情和千野老爷商量,不如你先就在旁边听听看?”

    夏桑榆讪然一笑:“我,我就不听了吧,我想先回去……”

    “你最好还是听听看!”哈默丹王子深邃的琥珀色眼眸盯着她:“因为这事儿和你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