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60章 娘亲错了,娘亲改!
    “我没有撒谎!”

    乔玉笙一提到小华庭,眼神就变得强硬起来:“我把他从筷子那么长拉扯到现在这么大我容易吗我?你凭什么还要和我抢儿子?”

    “你闭嘴!华庭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你先天性卵巢畸形,这一辈子你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华庭是你三年前从我的子宫里面取走的那个孩子!”

    夏桑榆气恨的说着,手掌在圈椅的扶手上面轻轻一摁,乔玉笙坐下的那张椅子突然弹出机关。

    铁质的手铐脚铐咔哒一声伸出来,将乔玉笙牢牢控制在了椅子上。

    乔玉笙大惊失色:“夏桑榆,你,你想干什么?”

    夏桑榆脸色阴沉:“我不想与你废话,就问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答应什么?把我的儿子拱手让给你吗?”

    乔玉笙冷笑,眼底涌起玉石俱焚的疯狂:“夏桑榆,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是吗?”夏桑榆冷冷一笑:“你会答应的!”

    她起身走到旁边的小屋,不多时,端着一盆可疑的液体走了出来。

    强烈的腐蚀性气味儿,让乔玉笙情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你,你想干什么?夏桑榆我告诉你,你别乱来……”

    她眼神淬冰:“我再最后问你一次,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不答应!华庭是我的儿子,我死都不会把他送给你的!”

    乔玉笙的话刚刚说完,突然就觉得右手传来钻心蚀骨的剧痛。

    她忍不住,嘶声悲嚎起来:“啊——!我的手……,救命!救命啊——!”

    “没用的!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夏桑榆硬着心肠,将她被拷着的手往硫酸溶液中浸泡下去:“现在答应还来得及!不然的话,我会让你变成一具被硫酸腐蚀的骨架……,你死了,华庭同样也会回到我的身边!”

    “不……,我不会答应的……”

    乔玉笙疼得冷汗淋漓,却始终还是不肯松口:“就算你今天杀我了,我也不会把华庭让给你……,华庭是我的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你还嘴硬?”

    夏桑榆心一狠,将她的整条小臂都浸泡进了高浓度的硫酸溶液里。

    空气中充斥着恶臭难闻的味道。

    乔玉笙的右手手掌,手腕,小臂上的皮肉都被硫酸给腐蚀得不像样子了……

    她疼得脸色煞白,惨声叫道:“华庭……,华庭……”

    叫了两声,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夏桑榆身上的冷汗并不比乔玉笙身上的冷汗少。

    她从来没有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去对付过谁。

    可是这一次,她必须这么做。

    哈默丹王子很快就会带着乔玉笙离开千野庄园,到时候就算她能够如愿以偿的把曜儿和小华庭留在身边,以小华庭那冷淡又记仇的个性,只怕这一辈子都会记恨她,不能与她好好相处了!

    一想到小华庭那冰冷仇恨的眼神,她心就像是被刀剜一般难受。

    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也得制服乔玉笙,让她亲口去解了小华庭的心结才行。

    见乔玉笙晕了过去,她站起身,准备去端盆冷水来泼醒她。

    眼前一花,她突然看到小华庭不知何时站到了她的身后。

    他那双本该澄澈无垢的明净眼瞳,此时已经被极度的仇恨逼出了猩红的血丝:“坏女人,我要杀了你!”

    高高扬起的手中握着一柄锋利的水果刀,对着夏桑榆的身上就猛地扎了过来。

    夏桑榆大惊失色,慌忙后退:“华庭……”

    他的水果刀从她的大腿上划过,血一下子就沁了出来。

    小华庭看到血也是吓傻了,紧紧握着手中的水果刀,颤声道:“你,你赶快放了我娘亲……,不……,不然的话,我就,我就……”

    夏桑榆看到他这样,喉头莫名就哽咽了:“华庭,我才是你娘亲……”

    “你胡说!”小华庭像头被逼上绝路的小兽,挥舞着手里的水果刀对她凶狠嚷道:“你是天底下最坏的女人!你快点放了我娘亲,不然的话……,我就杀了你!”

    他恶狠狠说出最后一句,夏桑榆的心都要碎掉了。

    被亲生儿子用刀指着,被亲生儿子说成是天底下最坏的女人!

    这简直比直接用刀捅她还要令她难过。

    她眼前腾起湿润的雾气,声音黯哑的说道:“华庭……,你快把刀放下,小心伤到你自己……”

    “你别过来!”

    小华庭才三岁啊,眼神里面的恨意和杀意就已经那么炽烈,那么可怕了。

    夏桑榆终于忍不住,揪着胀痛的心口使劲捶打了两下,悲声咽道:“华庭,对不起……,都是娘亲不好,是娘亲没有保护好你……”

    “华……,华庭……”

    乔玉笙突然悠悠醒转了过来。

    她一开口,小华庭就扔掉水果刀往她身边跑了过去:“娘亲……”

    他看到娘亲被腐蚀得露出了骨头的右手,稚嫩的小脸上就露出了死一般的阴煞之气。

    他狠狠瞪了同样脸色煞白的夏桑榆一眼,然后哽咽着问乔玉笙:“娘亲……,你疼不疼?”

    “娘亲不疼……,娘亲看到华庭,就不疼了!”

    乔玉笙痛苦的撑着身子,蛇一般阴毒的目光死死盯着夏桑榆:“华庭,你给我记清楚,面前这个女人是娘亲不共戴天的仇人,她的名字叫夏桑榆,你将来长大了,一定要替娘亲报仇!”

    夏桑榆心下大骇,失声喝道:“乔玉笙你闭嘴!我不准你给华庭说这些!”

    华庭才三岁多,正是童真无邪的年纪,乔玉笙却要在他的心底埋下一颗仇恨的种子。

    夏桑榆看着小华庭那恨意汹涌的眼睛,心房猛然之间被痛意攥紧。

    她明白了。

    她永远都赢不了乔玉笙!

    她现在对乔玉笙有多残忍,小华庭将来就会有多恨她!

    这是一个解不了的死结!

    她对乔玉笙做的,最后都会报应在她的儿子小华庭身上!

    小华庭怀揣恨意长大,将来定会是一个心底阴暗,手段狠辣的男人。

    他哪里还会看得到生活当中美好的一面?哪里还有机会享受生命的美好?

    既如此,她宁愿当初从来没有孕育过他,宁愿当初他随她一起葬身在大海里了!

    夏桑榆的心念如电一般急速转动,一瞬之间,万念俱灰。

    她神色灰败的走到乔玉笙面前:“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为难你!”

    骄傲如她,面对生死仇敌说出这样道歉的话,谁也不知道她鼓起了多大的勇气。

    她将那一盆硫酸溶液从她身边端走:“过往恩怨,我都不会再与你计较……,你身上的伤,我会请千野老爷为你安排最好的医疗团队……”

    纵然道歉,心底依旧觉得很心酸,很不甘。

    眼泪在眼眶里面滚了滚,大颗大颗的砸落下来,跌进硫酸溶液当中,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她流泪的眼看了一眼小华庭。

    小华庭眼神中猩红的恨意已经褪尽,正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怔怔望着她。

    她涩然苦笑:“华庭,对不起!娘亲知道错了,娘亲以后一定改……”

    她的眼泪流得更加厉害,连华庭的表情她也看不清了。

    她用衣袖将眼中的泪狠狠擦掉,对小华庭挤出一个比哭更难看的笑容:“华庭你要相信娘亲,娘亲真的会改……”

    小华庭那双冷漠抿着的嘴唇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什么。

    然而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一个宽恕原谅的字也不肯说。

    偏过头,只把一个冷漠的侧脸留给了她。

    他本来在里面的小房间午睡,是娘亲的惨叫声将他从睡梦中惊醒的。

    他一出来,就发现这个逼迫娘亲扮狗狗叼球的坏女人正在用一盆神秘的液体折磨娘亲!

    正好他的旁边有一只果盘,果盘里面有一柄水果刀。

    他要保护娘亲,不能让坏女人继续折磨娘亲。

    所以想也不想就握着刀冲了出来……

    说实话,他刚才的恨意,已经让他有足够的力量和勇气杀了这个坏女人。

    只可惜他人小个子矮,那一刀才刺到了她的腿上!

    明明那么恨她,可是在她流出眼泪的这一刻,他心里却突然变得极其难受,鼻头发酸,喉头哽咽,像是……也要哭了?

    他当然不允许自己为坏女人流眼泪,所以倔强的偏过了头。

    等到房间里面没有动静了,他才慢慢回过头来。

    坏女人已经走了。

    娘亲坐在椅子上,也疼得再次晕了过去。

    他急忙伸手摇晃着乔玉笙:“娘亲,娘亲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别丢下华庭……,你说过你要陪着华庭长大的……,呜呜,娘亲……”

    夏桑榆在门外听到小华庭带着哭腔的呼喊,心已经绞碎得不能呼吸了。

    她终于知道,这世上最残忍的报复,不是抢你的男人,不是掠夺你的财富,不是毁容不是让你身败名裂!

    而是用仇恨毁掉你的亲生儿子;让他刻骨铭心的仇恨你,千方百计的想要杀了你;还抱着仇人叫娘亲!!

    夏桑榆心碎欲裂,从来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这一刻更令她悲恸欲绝,万念俱灰。

    她拖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的外面走去。

    一个异常高大的男人撞开几名随从的拦阻,大步往这边走了过来。

    夏桑榆失魂落魄,一个闪避不及,就被这个男人撞得往地上仰跌下去。

    男人也没有伸手扶她,直接从她身边大步就要继续往乔玉笙的房间走去。

    夏桑榆却在惊愕之余,脱口唤道:“光头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