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59章 迷人的姑娘
    他低下头,情不自禁就想要往夏桑榆的脸颊上吻去。

    目光一扫,却看见她肩膀上润出的一片殷红血花?

    “你受伤了?”

    “没事儿……,一点儿皮外伤!”

    夏桑榆乘机从他的身边离开,若无其事的将手中的射击枪交给一旁的佣人:“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累了!”

    “是!”佣人恭敬的接过:“也香姑娘,旁边有休息区,茶水和糕点一应俱全,要不你去那边休息休息?”

    “不用了!”

    夏桑榆淡淡回了一句,摘掉手中的防护皮手套,就准备去把身上的射击服换了。

    尤加利小跑着跟了上来:“麻田也香,麻田也香你等等我嘛!”

    夏桑榆有些不耐:“你老跟着我干什么?”

    “嘿嘿,我觉得你比较有意思嘛!”

    “别跟着我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夏桑榆加快脚步,还没甩掉尤加利,身后又传来哈默丹王子的声音:“也香姑娘请稍等!”

    她只得停住脚步,眸色凉淡的看向哈默丹王子:“还有事儿?”

    “也香姑娘!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

    “……”她和这个异国男人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到时可以问问他会怎么处置乔玉笙。

    夏桑榆拧眉思忖片刻,点了点头道:“好啊!”

    两人来到安静无人的西北空地。

    夏桑榆小手插在裤兜里,随性淡笑:“哈默丹王子想和我说什么?”

    “也香姑娘,有没有人告诉你,你是个很迷人的姑娘?”

    哈默丹王子毫不掩饰对她的好感,说话间从脖子上取下一枚黑色吊坠递到她的面前:“这是我的随身之物,希望你别嫌弃!”

    “不不,我不能要!”

    夏桑榆连连摆手:“哈默丹王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真的不能收你的东西!”

    “这也算不上什么贵重之物,只不过是迪拜王室家族成员的一种象征而已!”

    哈默丹王子说着,拉过她的手,直接就将这块黑色吊坠塞进了她的掌心。

    吊坠沉甸甸的,黝黑发亮,上面还用极浅极细的金线勾勒出繁复华丽的花纹,华丽尊贵,非同寻常。

    夏桑榆真心不想要这个男人的任何东西。

    可是她转念一想,眸色明亮的问道:“这吊坠代表一种身份?”

    “是的!这是皇室成员彰显身份的黑金吊坠,我最宠爱的王妃都向我索要过好几次了,我都没给!”

    没有给最受宠的王妃,却给了她。

    这其中蕴含着的暗示意味儿,真是再明显不过了。

    只可惜夏桑榆这时候根本没有精力往更深一层去想,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尤加利看到哈默丹王子取下黑金吊坠送给她的时候,那怪异冰冷的眼神。

    她握紧这块吊坠,对哈默丹王子感激笑道:“谢谢!”

    “不客气!”

    哈默丹王子见她收下,紧张的心情也跟着放松了下来:“你喜欢就好!”

    夏桑榆笑笑,眼底飞快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狠意。

    她不知道的是,她这种脸上带笑,眼神中暗藏狠意的样子,最是被哈默丹王子所喜欢。

    哈默丹王子痴痴的望着她,流利的英式英语道:“也香姑娘,千野老爷的婚宴之后,我可以邀请你去迪拜玩一段时间吗?”

    “去迪拜玩儿?”

    夏桑榆回过神来,连忙拒绝说道:“不行啊,我是女佣,我不能离开千野庄园的!”

    “没关系,我会和你的千野老爷商谈的!”

    哈默丹王子胸有成竹,神色透出势在必得的坚定。

    夏桑榆有些心不在焉的干笑两声:“哈默丹王子,我想问一下,你打算怎么处置你身边那位姓乔的王妃?”

    “她已经不是我的王妃了!”

    哈默丹王子看着她,语气温柔的说道:“也香姑娘,我看得出,你和她之间有些过节,只要你高兴,我可以把她交给你处理!”

    “真的吗?你真的可以把她交给我?”

    夏桑榆大喜过望:“那她身边的那两个孩子呢?”

    “一并送给你!”

    “太好了!哈默丹王子,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夏桑榆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一双明眸溢动着兴奋的异彩:“哈默丹王子,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好!回去之后,记得把肩膀上的伤口重新包扎一下,千万别感染了!”

    “谢谢哈默丹王子,放心好了,不会感染的!”

    夏桑榆离开靶场,发现尤加利不知何时已经走了。

    走了正好,她可以放手去干自己该干的事情了!

    迪拜王室一共七位王室成员前来参加千野加藤的婚礼。

    两位王子,一位公主,四位王妃,都被福田管家安置在南边最奢华最宽敞的城堡里。

    这时候,王子公主还有王妃都乘坐庄园内的代步马车出去游玩去了。

    夏桑榆刚刚走到城堡门口,一名王室随从迎了上来,态度不善的喝问道:“干什么?”

    她也懒得多费唇舌,直接就将脖子上面挂着的黑金吊坠从领口拎了出来。

    那随从一看见黑金吊坠,神色一震,马上露出恭敬的表情,弯腰低头恭声道:“姑娘,请问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吗?”

    她将黑金吊坠放进领口,冷傲问道:“乔玉笙在哪儿?”

    “乔……,姑娘你问的是哈默丹王子新娶不久又被废除了王妃身份的那位王妃吧?”

    “对!就是她!她现在在哪儿?”

    “她被哈默丹王子关在房间里,说是,说是不准她再在外面去丢人现眼!”

    “带我去见她吧!”

    “是!姑娘这边请!”

    佣人十分恭敬,带着她就往乔玉笙的住处走去。

    起居室内,乔玉笙眼神凄惶,满脸都是失魂落魄的神色。

    她隐约觉得,有大难将要临头了。

    在Z国晋城的时候,她计划周密,手段狠辣,接二连三将夏桑榆置于死地。

    她先是利用光头蛇塔图假扮皮卡丘,成功的劫走了夏桑榆最宠爱的儿子容曜,还料定夏桑榆会查找她和孩子的下落,所以买通了当地几个地痞流氓,在三番里偏僻荒村的红砖房的附近等着,只要夏桑榆一出现,就难逃被羞辱被轮爆的命运。

    最后她还将夏桑榆三年前在游轮上利用变异的裂头海蛇害死唐又琪和渡边次郎的视频递交到了日本警方的手里。

    她自认为计划缜密,天衣无缝。

    就算夏桑榆再怎么命大,这一次一定也逃不过一个死字!

    却没想到,夏桑榆居然会安然无恙的在千野庄园里面做女佣。

    一局桌球赌局,她败给了夏桑榆。

    夏桑榆只凭借一个眼神就勾走了她新婚不久的王子老公,害得她扮作金毛犬在地上爬来爬去的捡球,受尽了羞辱。

    哈默丹王子是个风流薄情的男人,就因为她扮了狗狗失了身份,他就不喜欢她,不要她了。

    她身份也是一跌千丈,就连随从和佣人看向她的眼神也充满了不屑和嘲讽。

    她预感得到,只要一出这千野庄园,哈默丹王子就会像丢掉抹布一样丢掉她!

    而这一切,都是夏桑榆害的。

    乔玉笙的眼中迸射出仇恨的历芒。

    夏桑榆,我乔玉笙发誓,我这辈子一定要杀了你!

    房门口突然传来响动,一名随从恭敬的声音道:“姑娘,就是这里了!”

    紧接着,房门被打开,夏桑榆神色冷然的走了进来。

    她看了乔玉笙一眼,转身将一颗珠宝抛进随从的怀里:“去外面守着!不准任何人进来,听见任何动静也都不许声张!”

    “是!是是!”

    随从拿起珠宝看了看,满脸欢喜的连声答应着,临走还替她关上了房门。

    夏桑榆这才目光冰冷的看向乔玉笙:“乔玉笙,我们又见面了!”

    “真的是你!夏桑榆,真的是你!”

    乔玉笙露出活见鬼的惊恐表情:“你,你还活着?”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现在活得很好!”

    夏桑榆走过去,在对面那张铺着白虎皮的大圈椅上面坐了下来:“我今天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乔玉笙结结巴巴道:“什,什么事情?”

    夏桑榆傲然挑眉:“你的哈默丹王子,将你交给我处置了!”

    “他……把我交给你处置?”

    乔玉笙脸上露出惊悸的神色:“你想怎么处置我?”

    夏桑榆眼神冰冷锐戾:“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乔玉笙强作镇定,伸手去端茶盏,手却抖得厉害,茶杯啪一声砸在了地上。

    夏桑榆好笑的看着她:“别害怕,看在我两个儿子的份儿上,我暂时不会要你性命!”

    “你,你到底想和我谈什么?”

    “很简单!你把真相告诉小华庭,告诉他我才是他的娘亲,让他和曜儿一样,都心甘情愿回到我的身边!”

    她不希望亲生儿子小华庭的心里一直揣着对她的恨意,一直把她当做是欺负他‘娘亲’的恶毒女人!

    她要把中间的误会解开。

    她要化解小华庭心中的仇恨。

    她看着乔玉笙,诱哄道:“只要你把真相告诉小华庭,我保证会让你活下去!”

    乔玉笙却冷笑了起来:“华庭不是你的儿子!他和你没关系!”

    夏桑榆微怔,气道:“你还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