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56章 小家伙,下嘴真狠
    她以教训的口吻说完,又甩了一巴掌在乔玉笙的脸上:“还瞪?信不信我把你眼睛挖出来?”

    乔玉笙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

    扮狗也就罢了,居然还挨耳光,还要她爬过去捡球?

    她求助的目光看向哈默丹王子。

    哈默丹王子手里掐着秒表,琥珀色的眸子看着她道:“快爬吧,你已经耽搁了快一分钟了……”

    耽搁了的时间,最后还得补回来。

    他袖手旁观的冷漠态度让乔玉笙彻底死心了。

    没人会帮她!

    以萨丽斯公主为首的几位王室成员也都用鄙夷嘲笑的目光看着她,大概是因为知道她马上就要从王室成员中出局了,所以他们谁也不肯上前帮她说一句好话。

    乔玉笙咬了咬呀,双手撑地,当真是手脚并用的往前面爬了过去。

    那狼狈的模样,惹得围观的众人又是好一阵哈哈大笑。

    就连同样扮狗的莫思,也忍俊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反而是夏桑榆沉着脸没有笑。

    她冷眼看着这一切,觉得这满屋子都是不知廉耻心理阴暗的家伙。

    没一个人是正常的!

    在他们看来,这种捉弄人的动物表演,比任何互娱节目都有意思。

    夏桑榆冷冷勾唇,一抹嫌恶的神色不易察觉的从眸子中掠过。

    那边,乔玉笙已经像条狗一样爬到了绒毛球的旁边。

    她捡起球就要转身。

    夏桑榆冷冷道:“等一下!”

    乔玉笙气得磨牙:“又想要怎样?”

    “你见过狗狗用爪子捡球的吗?”

    “那,那你想要我怎样捡球?”

    “用你的嘴巴把球给我叼回来!快点儿!”

    主人发了指令,宠物怎敢不从?

    乔玉笙忍着滔天,怒火,取下脸上的金色面纱,凶狠的剜了夏桑榆一眼,便低下头,用嘴巴咬住了绒毛球。

    “狗狗真乖!快!把球给我叼回来!”

    夏桑榆拍拍手,鼓励的说道:“来!快点回来……,嗯,爬得真快……”

    乔玉笙将绒毛球放到她的脚边,又像条狗狗一样蹲坐在她的脚边,等待着她的下一个指令。

    十分钟,怎么这么难熬啊?

    下一步,她该不会让自己吃屎吧?

    乔玉笙不敢往下想,又气又恨,快要崩溃了。

    夏桑榆将这两个女人虐成这样,心里也觉得格外的畅快和满足。

    “真乖!”

    她伸出手,想要拍拍乔玉笙的脑袋。

    眼角的余光里,却突然看到虚掩的门口处,站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是一脸冷凝敌意的小华庭。

    小华庭像头被激怒的小猎豹,正用噬血仇恨的目光狠狠盯着她。

    她心下一惊,方寸大乱:“华庭?”

    丢下乔玉笙和莫思,她大步就要往门口跑去。

    哈默丹王子上前一把拉住了她:“也香姑娘,十分钟还早呢!”

    “我把她们两个交给你们玩吧,她们在这十分钟之内是两条狗,你们想要她们做什么都可以!”

    夏桑榆匆匆丢下一句,就跑了出去。

    小华庭被她惊动,也是转身就往外面跑。

    他人小腿短,自然是跑不过夏桑榆的。

    在走廊上,夏桑榆追上了他:“华庭,华庭你给我站住!”

    她在小华庭的身边蹲了下来,情绪复杂的轻轻抚,摸着他稚嫩的脸颊:“华庭,你听我解释……”

    啪——!

    她的脸上,居然被小华庭摔了一巴掌。

    三岁小孩儿的巴掌,软软嫩嫩,根本没有多少力道。

    可是夏桑榆却被这一巴掌打得心都快碎了:“华庭……”

    “坏女人!你让我娘亲学狗,还让我娘亲用嘴巴叼球……,你欺负我娘亲,我讨厌你,我恨你!”

    小华庭稚嫩的声音因为极度的仇恨而不停打颤。

    他打了她一巴掌还觉得不解气,又抬起脚对着她一顿猛踹:“我恨死你了!让你欺负我娘亲,我让你欺负我娘亲!”

    夏桑榆心乱如麻,张开双臂就将他小小软软的身体抱进了怀里。

    “华庭,你听我说,乔玉笙她不是你娘亲,我才是你娘亲!”

    “你胡说!”

    小华庭气得呼哧呼哧喘气,细贝一样的乳牙咬牙切齿的发出咕咕的声响。

    仇恨在他的心里疯狂滋长。

    他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欺负他娘亲还胡说八道的女人。

    这种极致的仇恨,让他想起了在晋城的时候,也曾经有这样一个女人,欺负他的娘亲,让她的娘亲跪在地上为她试穿鞋子……

    她们都是这个世界最可恶最可恨的女人。

    这可惜他现在还小,不然的话,他一定好好保护娘亲,把这些坏女人都杀掉!

    夏桑榆察觉到他身上的凶戾之气。

    小小的身体绷得直直的,像是一柄能伤人的利剑。

    拳头紧握,似乎下一秒就要往她的身上揍过来。

    而他的牙槽磨出的咕咕声,更像是恨不得生吃她的肉,生喝她的血。

    她紧紧拥抱着他,一遍遍用手掌轻抚他的后背,却始终没法让他的紧绷如铁的身体放松下来。

    “华庭,对不起……,娘亲不应该让你看见这些……”

    她的话没有说完,肩膀上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

    稚嫩却锋利的牙齿已经切开了她的皮肉!

    她疼得瑟缩了一下:“华庭……”

    小华庭的喉咙中发出幼兽的悲呜,紧紧咬着她不肯放开。

    她心里的痛很快就压过了肩膀上的痛。

    抱着小华庭的手臂不仅没有松开,反而还更紧的将他拥进了怀里。

    她的眼泪扑簌簌成串的往下掉:“对不起……,华庭对不起……,是娘亲不好,娘亲没用……,现在才找到你……”

    在她凄凄怨怨的哭诉声中,小华庭眼神中的噬血狠戾慢慢消散下去,眼泪却浮了上来。

    “坏女人……,下次你再欺负我娘亲,我咬死你!”

    撂下这一句,他推开夏桑榆,转身就往走廊的尽头跑去。

    夏桑榆担心他摔着,又担心他一个人在庄园里面跑来跑去的不安全,便快步跟了上去:“华庭你慢点儿……”

    “别跟着我!”

    小华庭冲她狠狠吼了一句,跑得更快了。

    夏桑榆追不上,只得叫住了不远处的女佣美子:“美子,帮我照看着前面那个孩子,别让他乱跑!”

    “好的!也香姑娘你放心,我一定帮你看着他!”

    美子知道这位也香姑娘,虽然都是佣人,但是这位也香姑娘在千野老爷的面前是极其不同的。

    搞不好,下一任的女主人就是她了呢!

    美子想要讨好她,答应着,就追着小华庭去了。

    夏桑榆轻轻捶了捶酸胀的腿,又摸了摸肩膀上面的咬伤,小家伙,下嘴真狠,肉都快被他咬下一块了。

    她往附堡那边的佣人房处理肩膀上的伤口。

    想起小华庭才三岁,心里的恨意就如此凶猛,照这样下去,将来长大了岂不得成为杀人如麻的大恶魔?

    看来,必须得尽快把他从乔玉笙的身边接回来才行。

    桌球室那边的情况,她已经不想知道。

    现在唯一一个心愿,就是带着她的两个儿子,离开这充斥着浓烈变,态气息的千野庄园。

    当然,如果能顺带救下温心怡和千野拓哉就更好了。

    她把消炎生肌的药物敷在伤口上,正费力的包扎伤口,一道温柔得带了几分讨好的声音传来:“我来帮你!”

    她抬眼一看:“心怡小姐?”

    温心怡已经脱下了婚礼仪式上的那套绝美婚纱,换上了一身樱桃红的碎花和服,头发挽成一个奇怪的样式,露出一张敷着白粉的脸,两片殷红得滴血的嘴唇。

    这是日本最隆重的妆容。

    尽管她们都不喜欢,但还是必须得以这样的妆容去面对宾客。

    温心怡帮她包扎肩膀上的伤口:“也香姑娘,你答应过我,要帮我和拓哉的!”

    夏桑榆秀眉微拧:“你别急,我正在想办法!”

    “还在想办法?也就是说到现在你的脑子里根本就还没有万全的脱身之法咯?”

    温心怡轻哼一声,不悦的说道:“麻田也香,咱们可是事先说好了的,你想办法帮我逃脱,我做戏与那个怪老头儿拜堂……,现在我堂也拜了,你想反悔吗?”

    她语气里面的质问和指责,让夏桑榆的脾气也上来了。

    她站起身,冷硬道:“温心怡,我不欠你的,我帮你是出于好意,我不帮你也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什么?你不帮我?”

    温心怡断章取义,听到这几个关键字,情绪一下子就激动起来:“麻田也香,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你答应过的……”

    “我是答应要尽力帮你和千野拓哉!”

    夏桑榆忍着火气,尽量耐心的说道:“可是我和你一样都是女人,我能力有限,不敢保证计划一定能成功……”

    情况每分每秒都在发生变化,她就算有万全之策,也不一定保证能成功啊!

    温心怡却不接受她的解释,拔高声音道:“你不能成功还让我和那个怪老头儿结婚?麻田也香,你和那怪老头儿是一伙的吧?你压根就没想过要放我离开这里?你就是为了哄骗我嫁给那个恶心的怪老头儿!”

    夏桑榆忍了忍,硬声说:“现在还只是拜堂,如果你不相信我,现在反悔也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