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355章 是条狗,就得有狗的样子
    球桌那边传来噼啪的掌声,夏桑榆就知道乔玉笙这一局一定打得漂亮。

    她走过去看了看,桌面上就只剩下一颗白球和一颗黑球了。

    而且黑球已经在洞口了,只需要在力道上再精准一点儿,黑球就能进洞了。

    乔玉笙下巴抬得老高,得意的盯着她道:“麻田也香,该你了!”

    这一局她状态绝佳,打出了她个人历史上的最好成绩。

    只可惜十杆已经打完了。

    不然的话,她完全可以将最后这两颗球全部都送进洞里。

    夏桑榆也给她鼓掌:“不错不错,看来我这一局也要拼尽全力才行!”

    “就算你拼尽全力也未必能赢啊!”

    乔玉笙倨傲的说道:“好运气不会一直都眷顾着你,没点真本事,你休想赢我!”

    夏桑榆冷冽的勾了勾唇角,乔玉笙,你这个狂妄的女人,你就等着被打脸吧!

    新的一局开始了。

    她取了自己的球杆,打蜡之后,很快就找准了角度,一杆打出去,噼噼啪啪,五颗球先后进洞。

    乔玉笙瞪大双眼:“不……可能吧?”

    这是活见鬼了吗?

    五颗摆放在不同位置的桌球,居然就这样被她随意一打,全部打进了洞里。

    哈默丹王子和容慕北等人情不自禁的鼓掌:“漂亮!”

    就连对桌球不怎么感兴趣的萨丽斯公主,也频频点头赞道:“也香姑娘的球技真是太精妙了!”

    夏桑榆神色从容的享受着众人的赞誉,很快就又打出了第二杆。

    噼噼啪啪,五颗不同颜色的球排着队的进洞。

    干净漂亮,毫不拖泥带水。

    紧接着,她一气呵成,又打出了第三杆。

    这一次,桌面上余下的五颗球再次有序的跳进了洞里。

    前后不到两分钟,她就以不可思议的成绩,秒杀了乔玉笙。

    乔玉笙脸色煞白,盯着夏桑榆看了又看:“你,你到底是谁?”

    夏桑榆知道这漂亮的花式五球,瞒不过她的眼睛。

    不过她现在也不在乎乔玉笙是不是识破了她的身份了!

    等手枪到手,她还会怕谁?

    她淡然抿唇,若无其事的回道:“我是赢家!”

    “你,你是夏……”

    “夏什么夏?我都说了我是赢家!”

    夏桑榆语气冷硬的打断了乔玉笙的话:“我连赢两局,按照你三局两胜的规则,我已经赢了!”

    第三局根本就没有再比下去的必要了。

    乔玉笙气得发抖:“你使诈!你一开始就隐藏了实力!”

    “呵呵,我没有隐藏实力啊!我本来就不会玩桌球嘛,若不是你的老公哈默丹王子教得好,我赢不了第一局,若不是我自己的领悟能力强,我赢不了第二局……”

    夏桑榆舒舒服服在旁边一张椅子上面坐了下来:“好啦,你好歹也是王妃的身份,输了就是输了,就别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了!”

    乔玉笙狠狠瞪向莫思:“都怪你!”

    莫思也完全看傻眼了。

    这个麻田也香是鬼神附体了吗?

    明明是新手,怎么能打出这样漂亮的三杆花式进球?

    看见乔玉笙瞪向自己,她才想起自己也是下了注的。

    她走上前:“也香姑娘,说吧,你要我们扮演什么动物?”

    白兔还是乌龟?

    绵羊还是老虎?

    就算是条狗,大不了汪汪汪的叫几声,总能应付过去吧?

    夏桑榆看向旁边的哈默丹王子,甜脆的声音道:“师傅,我让你的王妃学动物,你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愿赌服输嘛!”

    哈默丹王子被她整场的亮眼表现所吸引,现在已经觉得区区一个乔玉笙,实在太无关紧要了。

    夏桑榆得到他的允许,唇角便慢慢溢出笑意来:“师傅果然明理!既然这样,就请师傅为我掐着时间吧,动物表演十分钟就可以叫停了,不过她们如果中途不配合,耽搁了的时间也是要补回来的哦!”

    “好!没问题!”

    哈默丹王子果然就将手机调到了秒表模式,只等着表演一开始,他就计算时间。

    他身边的乔玉笙快要被气死了!

    她的王子老公这到底是什么尿性啊?

    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别的女人勾去了心魂了?

    对方若是个有身份的女人也就罢了,可她偏偏只是一个女佣!

    女佣女佣,看来这个夏桑榆是扮女佣扮上瘾了!

    在容氏公馆就扮女佣,到了日本的千野庄园,居然还扮女佣!

    这样欺神弄鬼的,很好玩吗?

    哼!不管你扮成什么,我都有办法把你打回原形!

    夏桑榆,你是永远永远都斗不过我的!

    乔玉笙心里嘀嘀咕咕腹诽不止的时候,夏桑榆已经想好要她们扮演什么动物了。

    她指着莫思道:“你扮泰迪吧!你额头上的大包和你的这张小脸,扮泰迪正合适!”

    众人一听,噗哈哈全部都笑了起来。

    不说还不觉得,她这一说,众人再看莫思,果然觉得她与泰迪狗狗有几分神识。

    莫思忍着气:“可以开始了吗?”

    十分钟而已,她忍一忍就过去了。

    反正这里是日本,就算她在这里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回到晋城也没人会知道这事儿。

    夏桑榆道:“等一下,我还没给咱们尊贵的王妃安排角色呢!”

    她绕着乔玉笙来回走了一圈,颔首道:“我知道了,王妃你就扮金毛吧,你瞧你这一身金光闪闪的,可不就像是金毛犬吗?”

    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真的是太好玩儿了。

    没想到来参加千野老爷的婚礼,居然会有这么有趣的助兴节目。

    乔玉笙气得想要杀人了!

    她真的好想调头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可是这里是固若金汤的千野庄园,进来的时候,那些无懈可击的防御系统她都看见了,没有主人的许可,谁也别想轻易离开。

    如果继续留在这里,她在迪拜王室中的形象将会被这个可恶的女人彻底玩坏。

    这才刚刚做了几天王妃,她还没享受够呢,就已经预见得到被冷落被遗弃的下场了。

    她走到哈默丹王子的面前,可怜巴巴的哀求道:“哈默丹,你可不可以帮我……”

    “不可以!”

    哈默丹王子一口就拒绝了她:“赌局是你自己定下的,你现在想逃避责罚,岂不丢了我迪拜王室的颜面?”

    她的颜面和迪拜王室的颜面比起来,太不值一提了。

    乔玉笙失望的转过身,看向夏桑榆道:“说吧,想要我们做什么?”

    夏桑榆今儿高兴,一张清丽的小脸显得格外动人。

    她站起身,对两只‘狗狗’发出了第一个指令:“坐下!”

    乔玉笙和莫思固然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夏桑榆摇头说:“不行!泰迪和金毛可不是你们这样坐的!”

    “那你想要我们怎么坐啊?”

    “像条狗一样坐下!别说你们没见过狗是怎么坐的哦!”

    夏桑榆含笑又补充了一句:“别耽搁时间,耽搁的时间都记着呢,等会儿还得一一补回来!”

    “麻田也香,算你狠!”

    两个女人脸色奇臭无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却也不好发作。

    她们从椅子上起身,走到夏桑榆的脚边,像条真正的狗狗一样蜷起两只手,蹲了下来。

    “哈哈,真乖!”

    夏桑榆摸摸‘泰迪’的头:“来,握个手!”

    莫思忍着火气,抬起了左手。

    夏桑榆却并不和她握手,而是憋笑说:“叫一个来听听?”

    莫思脸色一变,真的要她学狗叫?

    夏桑榆道:“怎么?又想拖延时间?”

    “汪……”

    学狗叫也不是那么困难嘛。

    莫思一不做二不休,又汪汪汪的叫了两声。

    活人学狗叫,真是太滑稽,太荒唐了。

    偏偏她还穿着艳丽的和服,脑袋上顶着一个大红包,那样子真是说不出的丑态毕露。

    夏桑榆又抬手在她的脑袋上拍了拍:“不错,真乖!”

    然后她看向了乔玉笙。

    乔玉笙已经被旁边的莫思震住了。

    她怔怔看着莫思,这女人是要命不要脸吗?居然真的配合着学狗叫?

    夏桑榆淡淡一笑:“乖狗狗,别看她,你的节目马上就来了!”

    乔玉笙心一横,算了,不要脸就都不要脸了吧!

    正要张口学狗叫,夏桑榆道:“等一下,你的表演是捡球!”

    手腕一扬,一只绒毛球就飞了出去。

    乔玉笙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不是学狗叫,捡球嘛,这个超简单的。

    她站起身就要去十几米的地方把毛绒球捡回来。

    夏桑榆却道:“站住!你见过哪只狗狗是像你这样走路的?”

    乔玉笙僵在原地:“那你说要怎样?”

    “当然是爬过去捡啊!”

    “你,你别太过分了!”

    “我哪里过分了?既然你现在是狗,就应该有狗的样子嘛!别耽搁时间,爬过去把球给我捡回来!”

    夏桑榆神色无辜,眼神却异常冰冷的盯视这乔玉笙:怎么?玩不下去了?这还只是开胃小菜,大戏还在后头呢!

    乔玉笙也用阴毒的目光狠狠盯着她:夏桑榆你别得意得太早,我既然能杀你第一次第二次,就能杀你第三次!我既然能抢了你的第一个孩子第二个孩子,我就能够让你断子绝孙在这世间永无立足之地。

    两人的目光刀光剑影的对峙片刻后,夏桑榆轻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狗狗,居然敢瞪我这个做主人的?”